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堕胎和自杀 >> 自杀的真相 >> 正文

等待黎明的时刻—珍爱您我,关怀自杀(5)

学佛有问必答,专家答疑、有问必答,点这进入>>

 

妄想.是一切苦难的开始

 

文势发展至此,可确定:不能降伏心(保持正念)→妄想(错误知见),是一切苦难的开端,所以《普贤观经》云:‘一切业障海,皆依妄想生’;出家的姊姊曾告诉我,她念补校班上的同学生的第二胎是男孩,今年已两岁,而在初出生时去算命的结果,是日后会出家修行;自此之后的两年间,她已‘担心’(妄想)到成病了。您看,得了个儿子,本是美事一桩,至于能出家修行,更是须有善根福德才能成就—所谓‘一子成道,九祖升天’;在她来说,反而成为‘厄难’的开始。同一‘客观’的境界,却因各人业力不同而有不同的‘主观’想法,好比同一杯水,有人嫌热,有人却嫌冷;若说有千百个理由可自杀,归纳起来只是‘妄想’而已,而这种挥之不去的阴影的根源为何?就如《老子》所说:‘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也诚如佛家所说的‘我执’;在此要先强调,绝不要断章取义地以为—既然有身才有苦,那自杀一了百了不正称合自杀者的‘妄想’吗?非也;佛教非同持‘断灭见’的外道,而是要去对治降伏—对抗执著(ㄓㄨㄛˊ)我和我所的烦恼;此烦恼不放下,即使这个身体没了—如死了也没带走这副臭皮囊,为何如前的引证—死后还待受苦呢?不要忘了,因为还有业力在,故佛家有一偈:‘一但无常到,才知梦里人,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正是我们所造的业,带著我们到处去轮回,至于身体—或当男、当女,或当畜生……等的躯壳只是如同房子而已。你虽将房子打破了,您的业力会再去找一间房子依靠。修善的人,房子会较坚固些,虽较耐用但无常一到仍会败坏;至于造恶的人,房子势必会沦落到如草屋等连遮风避雨都嫌辛苦的屋子。所以别以为佛教徒‘消极’,每天只会诵经念佛,其实佛教徙的确—‘消极’于追一切幻化的五欲六尘(财色名食睡),而‘积极’于修行的目的,正为了—不要再换房子了。(能出离于三界的苦海,到佛国去进修,再回到此世界来度化苦难的有缘众生。)话说回来,佛家既然说‘四大皆空、五阴无我’。(此理甚深,当如实讨究明白;若能彻底证悟,则身虽在娑婆受苦,心已在极乐享受妙乐了。)那死后怎会有苦呢?非常抱歉,您只知其理,但却未经修行而证入此境界,仍有坚固牢不可破的‘我’未破除故,举几个浅显人人可体会的例子:(一)、好比在梦中有人享受五欲的妙乐,也普受被挞打、惊吓、死亡等逼迫之苦;虽醒后,纵然留恋非常或惶怖不已,但毕竟梦中的境界已了不可得,来无所从来,去亦不知去处,然既无‘我’,是谁在受乐、受苦?(二)、每个人多少都有拍照留念的经验,乃至进步到V8、数位相机的摄影,试想:每当拿起团体照片,第一个会看谁?决不超过‘我’和‘我所’( 我的妈妈、我的太太……):只是相纸上或萤幕中的影像,既无‘我’依何而指认?(三)、人既死,假设已成鬼,没了身体,也无‘我’,何以不论佛教经典,如《地藏经》或真实而非佛教徒的历史记载,明明有六道轮回之苦,即如到地狱中,是谁在受苦?

 

既有‘我’—而此我从何而来?简单说正从‘贪爱’来—未得到之前,一再追求而生贪;得到了恐其无常失去,则生‘忧、怖’;被夺、破坏则生‘嗔’;如此不明道理,正是‘愚痴’;妄加分别比较于他人所得则生‘慢’、‘疑’;故《佛说四十二章经》云:‘人从爱欲生忧,从忧生怖;若离于爱何忧何怖?’我们自己想想这是不是‘一针见血’地指出,一般有精神疾病如忧郁、躁症、躁郁混合症、精神分裂者,都把‘我’逼上了死胡同,钻上了牛角尖,认为‘全世界只有我最不幸、最苦,没有人了解我……’千百个理由都是绕著「我’在转,当我们猛一回头,不是阳光依旧灿烂地平等照耀一切,而是自已躲藏在黑暗的房角吗?明朝憨山大师曾说:‘目容天地,纤尘能失其明;心包太虚.一念能塞其广。是知,一念者—生死之根、祸患之本也;故知几(ㄐㄧ)(微细的迹像,与微皆指最微细的一念)知微圣人存戒。’想想看,心可包容多少的东西(念头),但自已却把焦点放在最不幸的那一个点罢了!何不转想—利用有限的生命去饶益一切苦难的众生呢!

 

转念及安忍的等待,应该是对付‘侵蚀性妄念’的最好方法了,因为我们无始劫以来的烦恼势力非同小可,就如在高速公路上快速行驶的车子,想要让它紧急刹车,有可能吗?!不仅刹不了车,反而会因此而翻车,乃至令后车追撞,可说自害、害他;此时必须用减速的方法—延缓刹车时间令烦恼的势力慢慢化除即可。不管是自已的调适,或站在辅导者的立场都不能操之过急,或用责备、强迫接受、不能谅解的口气、作法,想令烦恼就此屈从,如此只会让当事人更增加挫折感,更使不上力而已,而且会逃避他人‘善意但没有善巧’的关心—好心没好报,那是自己的智慧不够,没有善巧,所以虽有好心却让自己搞砸了,怨不得别人;因为好心必有好报,是符合因果定律的。所以心理医生或辅导人员除专业知能外,更当具有佛法的空性智慧,否则时常熏习灰色思想,恐怕自己也将成了病人。这是我曾聆听一个当事人的心声,并实际运用在一个需要帮助的小朋友身上,所获得的宝贵经验。这样的经验、方法,可从《向自杀Say No!》一书获得。

 

有人曾这么说:‘有许多事情您要先—受得了,然后才能找出意义。’《把这件情传下去》第二集,也有这么一段话:‘过了云端才见到虚空;过了影像,才见到镜体;过了意识,才见到心。“过”是容忍、忍耐、等待、克服、破惑清明的功夫;从容受到消化—如浊到清,从意识的感受到深沉的心际—如动到静。人生的意义,世间的真理,只有清、静的心知道。只有屈忍过、等待过、用力走过的心,才能深知洗炼去垢后的智慧真理。小苦→小智慧,大苦→大智慧,我们的生命,就是这样受益的。’记得大姊的孩子新兵训练时,因耐不了苦,便向去探视的母亲表示:‘太苦了!要自杀!’(逃避痛苦—可以说是与生俱来的本能吧!)大姊回来紧张得很,当时我笑了笑说道:‘人在军中,担心也没用,只要承受的苦熬过去了,他会觉得享受人生的五欲还不够呢!怎舍得死……’侄儿现已是卅多岁的人了,还想要交女朋友讨老婆呢!(但社会型态经过十多年的变化,有说‘想自杀’的人似乎都是内心盘算已久的计划者,他(她)是须要有人适时的疏导,不能同我那俗家侄儿一概而论。

 

佛法中所说的忍辱,其实是一种透过智慧观照的行持—对顺境不贪,于逆境也不憎恨;所以不是一种如‘以石压草’的强忍作法,而令产生所谓的压力、焦虑、挫折感不得舒解,在一时的冲动下,做出令自他永久悔恨的行为。在此特别推荐二本书:(一)、《破坏性情绪管理—达赖喇嘛与西方科学大师的智慧》光看书名便知此书的内容梗概。(二)、至于已患情绪疾病者的疏解、治疗,在《向自杀Say No!》一书有很多简单的方法可以利用。

 

接下来,将说明伏心正念之要,及正念昭彰下,连鬼也尊敬呢!

[NextPage]

正念之要

 

《大宝积经》卷七五,佛说偈:‘常乐法自在,数数策其心,贪欲自在中,智心应远离。……,若能降伏心,则能伏烦恼,若能降烦恼,即得离业道。……’我们来看看古人和我的母亲,如何秉持正念而‘消灾免难’。

 

事证三则

 

(一)、《死后的真相》引袁子才于《子不语》书中言及:‘杭州北关门外有一栋房子经常闹鬼,大家都不敢去住,因此一年到头门户深锁。后来有位蔡姓读书人想把房子买下来,有人认为不吉利,劝他不要买,但他却没有接受。等交易完成后,他的家人都不敢住进去。于是蔡某亲自把门打开,点了一根蜡烛,独自坐在房子里。到了半夜,看见一个年轻女子,头上围著红色的细绸巾,慢慢地走进来,向他跪拜行礼后,就将一条绳子悬在梁上,然后把头伸进去。蔡某见此情境,并不害怕。女子另又挂上一条绳子,并向他招手。意思是要他也来上吊。蔡某就拖起一只脚伸进绳结里。女子见其行径,便说:“你弄错了!”蔡某笑著说:“是你错了,才会落到今日的地步,我才不跟你犯同样的错哪!”女鬼闻言大哭,扑在地上向他礼拜后就隐去了。从此再无闹鬼情事,后来蔡其中了进士。’

 

所谓:‘道高龙虎伏,德重鬼神钦。’蔡某德行高尚,非但不得罪女鬼,还为她点破迷津,因而逃过鬼祸,终得厚福。

 

(二)、《德育古鉴.存心类》:‘吴中有一灵鬼,善淫人妇女,昆山正仪民女将被污,女曰:“泾西某氏女甚美,何不往彼而来此?”鬼曰:“彼女心正,吾不敢近。”女怒曰:“我心独不正耶?”鬼遂去,不复至。’

 

(三)、在我出家之前,力劝母亲能吃全素、并教念佛拜佛(之前只吃早斋,且信民间道教。)不久因病须开刀住院,亲友皆劝吃鲈鱼等生物,可提早恢复伤口,但母亲坚持素食(但有使用中药);没几天,便能下床走路,连医师都感到惊讶!因恢复得快,便提早出院了。俗家务农,平时母亲都要骑脚踏车到田里工作;但刚开刀不久,恐伤口破裂而不能骑车,便走路经过巷尾荒废的鱼塭到村外的田间工作。那日回来晚间即得一梦,清楚地如白日的景象—见所经鱼塭的田埂上有一男一女,女的指著母亲是来的方向跟男的说:‘你看,那边又有人来了。’男的说:‘她吃素,而且每天念佛、拜佛,不能伤害人家。’男的原本是母亲十八岁刚嫁给父亲,村子内有一患癫痫而在鱼塭淹死的男子(女的便不认识),事隔已五十多年,依然徘徊于该处。此是出家后一次省亲时,母亲亲口告诉我的;:所以,母亲虽从一般民间信仰转到佛法,但经此梦兆中鬼先生的‘鼓励’,母亲向道之心一直与日俱增,很令我感到欣慰。

 

降伏其心

 

如果我们都能如理降伏自己的心,那么在面对纷杳的境界时,让我们在心和境界(即六根—眼、耳、鼻、舌、身、意,面对六尘—色、声、香、味、触、法的境界,根尘和合而生六识—眼识乃至意识。)之间,能不要向以前一样地马上结合,而产生不如理的反应—如贪嗔痴慢疑等;而希望锻炼—在心和境界当中保持适当的距离,令我们对境界认识清楚,不受其迷惑,再以智慧、善巧的方式去回应,慢慢的就可以转化所有的事,而成善的、正面的结果;反之,若以非理的态度去回应,负面的结果待因缘成熟就会到来。所以,往往我们也都非十恶不赦的罪人,但却有一堆的难题而困扰著,更糟的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地接二连三遭到打击、挫败;相反的,我们也可能真的是十恶不赦的罪人,但却能享受很不错的果报(如财富、健康);但从佛教的观点来看,这只是接受果报时间快慢、先后的问题;如果不从佛法三世因果来看,如何圆满的解释呢?因此,如果我们常常以光明、积极的智慧来平等看待一切的境界(不论是好或坏),那么怎会让这些境界来左右我的心,让我的心时上(躁)时下(郁)呢!!曾有二个人,为了一个碗而闹得不可开交,我便问甲:‘碗一个值多少?而您的心量难道只值这个碗的价值吗?不要忘了—您和乙的心,都可藉著修行而成佛、度众生的啊!为了无情之物,而伤害未来佛,值得吗?’同理的,有时我们的心刚强到认为—只有‘我的问题’存在,而完全漠视还有更多需要去帮助的苦难众生。

 

据《夜,骤然而降—了解自杀》中所载,目前的精神科学当已有‘神经传物质中的血清素5-HIAA、正肾上腺素和多巴胺,错综复杂地涉及情绪疾患的起源。’而其中的‘血清素可以抑制暴力、攻击和冲动行为的证据非常明显—自杀行为常常出于冲动。’尽管这些神经传导物质也有先天基因遗传,(西方科学家,若非佛教徒了解三世因果者,何能了知如此即宿业呢!)但也可经过后天的学习来修正、改变的,因此更显得佛法当中有名的一部经典《金刚经》,其中的深妙义理—‘不取于相,如如不动,何以故?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欲将此理发挥圆满,非我陋劣的智力所及,可请教有智慧的法师大德,若能体解其中道理一二,而让我们的心‘放下’—您会发现:原来我们的心是是可以更宽大,更包容,更柔软而富有弹性—当一块钢铁迎面撞击而来时,心不会像以前一样‘锵!’一声碎得满地;此刻,您会有一种成功地将心本具的慈悲、智慧唤醒起来,并对生命周遭的人事物生起一种责任感。

 

所以,清朝的 彻悟大师曾说:‘善谈心性者,必不弃离于因果;而深信因果者,终必大明夫心性。’而清末民初的 印光大师更以因果—乃圣人治天下,佛度众生的大权之法。世、出世间的一切法,那有超过因果之外?此理,虽经佛而发挥究竟,但却是一切法存在的轨则,并非佛所创立来谁骗世人的;若真那么好骗,绝非是佛骗众生,而是‘自己骗自己’,骗得自己受那么长久的苦了,还要继续骗下去?真的,如果您想教自己出业海轮回之苦,您应静下来思惟—‘菩萨畏因,众生畏果’这句佛教徒人人耳熟能详的话,只因菩萨恐遭恶果,故预先断除恶因,由是罪障消灭,待智慧功德圆满,便可成就佛道;而众生常起恶因造恶业,欲免恶果,即如在太阳下想逃避自已的影子,可乎?!至于信与不信之间,其差别何在?

 

信与不信之间

 

[1] [2] 下一页

相关栏目:自杀的真相讨论请进入:佛教论坛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