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因果 >> 其它因果事迹 >> 正文

两位老人——前世愿力 七岁证果

学佛有问必答,专家答疑、有问必答,点这进入>>

  

  一时,佛在舍卫城。有一大国王,名曰增长,他统率军队将整个释迦族涂炭无余。阿难尊者的妹妹、妹夫亦无幸存,唯遗留两个孤儿,流落于迦毗罗卫城的街头,无依无靠。无家可归时,从舍卫城来了一位施主,看见沿街乞讨的两个孤儿,便认出了是自己朋友的孩子,前去询问他俩:“孩子,你们的父母哪儿去了?”“我们的父母都被增长王杀害了,留下我们两兄弟无家可归,流浪于街头。”“你们既然已无人抚养,那就去找你们的舅舅阿难尊者,他在舍卫城,对亲戚特别关心,你们如果去找他,肯定会得到照顾。”两个孩子说:“舅舅远在舍卫城,我们路途又不熟,不知道怎样去找舅舅。”施主安慰道:“不要急,等我在此办完事,可以带你们去。”这两个孤儿耐心地等待。施主事情办妥后,就把他俩带到舍卫城,告诉他们:“你们的舅舅就在此苦行(Tapo Kamma),你们自己去找,我要回去了。”施主嘱咐毕,独自回去了。这两个孤儿四处访寻,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舅舅阿难尊者。尊者知道他们是来自迦毗罗卫城的外甥,便问:“你们的父母哪里去了?”他俩说:“舅舅,我们的父母都被人杀了,留下了我们两个,无处可依,四处流浪。后来,听说了舅舅您在舍卫城,故特意来投靠您的。”阿难尊者听毕,心里很忧愁。诸比丘见阿难尊者如此,便询问道:“尊者为何心里如此沉重?”尊者说:“这两个孤儿是我妹妹的孩子,无依无靠,特来投靠于我,但我是一个苦行僧,自己无资生之源,三宝的财物他们又不能享用,不抚养又不行,若抚养,对我来说又很困难,真不知该怎么办?”诸比丘劝阿难尊者说:“尊者,还是好好地照顾他们吧。世尊曾讲过,如果对僧众做利益事,可以对其布施因果上也没有什么不应理的。这样,可以让这两个孩子常为僧众洗钵、洗水果、供花等,做一些这样的事是可以开许的。”如此,阿难尊者便摄受了这两个可怜的孤儿。
  (师言:象一般的小孩子或居士,若经常为僧众做事,僧众的财物同样可以享用。所以,本院每次供斋开许居士们享用,在此有教证的依据。以后供斋时,希望居士们尽量去挑水、扫地等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在因果方面会比较如法。) 

  平时,比丘把剩下的一些饭菜布施给这两个孤儿,但不足以充饥。后来,阿难尊者就把自己化缘所得之一钵饭食分一半给他们食用,自己仅食用半钵。日子久了,尊者的法体日趋衰弱。世尊得知后问余比丘其中缘故,诸比丘便如实对世尊陈白了事情的原委。世尊就问阿难:“你收养的两个孤儿是否要出家?”阿难白佛言:“世尊,这两个孤儿是要出家的。”世尊说:“阿难,这两个孩子若出家的话,可以享用僧众的财产,没出家前,为僧众做些供花果等事,也可以享用僧众的财产。”世尊这样开许后,他俩的生活得到了改善。又过了一段时间,世尊问阿难:“你那两个外甥为什么还不出家?”阿难说:“世尊,因您早已规定:不满十五岁则不能出家,这两个孩子现在不满十五,一直在等,所以,还没能出家。”世尊又问:“这两个孩子能否在僧众晒粮时驱赶乌鸦?如果能做驱乌之事则可出家。”“驱乌之事足以能做。”“若能驱乌,则七岁可出家。”世尊如此开许了,他俩都出了家,生活也很好,但很懒惰。白天乐于嬉戏,晚上长时睡眠,根本不闻思修行。目犍连看到这两个孩子放逸睡眠度日,便对阿难说:“让两个孩子这样地虚度很不好,应该严加管教!”阿难说:“我确实太慈悲了,这两个孩子一点也不听话,不闻思修,我也没办法,不如交给您来管教好不好?”目犍连尊者爽快地应承管教这两个孩子。这两个孩子很害怕,心想:这个比丘肯定很厉害,以后肯定会很严厉地管教我们的。但又不敢违背舅舅的言教,只好在目犍连尊者座下学习。目犍连尊者开始还是比较严厉,可渐渐地也是很慈悲,不能严厉管教了。阿难尊者就问目犍连尊者:“您现在怎么也娇惯这两个孩子?”目犍连尊者说:“不行,这两个孩子已经了解到我很慈悲,所以,一点都不听话,实在拿他们没办法。”阿难尊者说:“您确实对他俩束手无策的话,那就请用方便法使他俩生起厌离心。”目犍连尊者便答应了。

  一天,目犍连尊者带着两个孩子外出玩耍。他以神变幻现一个异常恐怖的地狱,并发出各种巨响。尊者故意问这两个孩子:“听,这是什么声音?”“我们也不知道,这么令人害怕。”“那你们去看看究竟是什么声音。”他们俩去看时,只见地狱里的众生正在遭受烧杀、煎、熬等各种痛苦,令人目不忍睹;再转到一个非常大的铁锅旁,见锅里正熬着铁水,空无众生,他俩觉得奇怪,就问地狱里的众生:“为什么这个铁锅里只熬铁水,有什么意义?”他们说道:“这不是没有意义,因人间阿难尊者有两个外甥,天天不闻思修却享用僧众的财产,待他们离开人间时,堕入地狱,就在这锅铁水里煎熬。”听后,他俩非常恐惧,即速返回到尊者身边。尊者问其所见,他们说:“尊者,我们已亲眼目睹地狱之苦,真是可怕极了。我们若再不精进闻思修,将来肯定会堕地狱的,现在我们很害怕。”尊者说:“以前我对你们讲的,你们不太相信,现在你们亲眼目睹地狱中种种痛苦,以后你们看着办吧。”

  从此,两个孩子夜以继日精进修学。若在早上没吃饭时想起地狱的痛苦便不思饮食了;若是已吃过饭后想起地狱的惨景遂将食物全部吐出。

  如是茶饭不思精进闻思修行,渐渐地体衰无力,面色萎黄。阿难尊者见此情景,便去询问目犍连尊者其中缘由。目犍连尊者如实告曰:“大概是这两个孩子见到地狱的景象以后非常恐惧,故不敢吃饭。”阿难尊者很担心长久下去会把两个孩子的身体拖垮。便请求目犍连尊者,能否再以善巧方便安慰这两个孩子,目犍连尊者答应想个办法。 

  过了几天,目犍连尊者要带两个孩子去外面的花园里玩,但两个孩子不敢去。尊者告诉他们说:“今天我们不去上次的地方,我们到另外一个很好的地方去玩。”两个孩子就跟着目犍连尊者出游了。尊者又幻化了一个美妙的天堂,天堂中的天子天女无忧无虑的生活着。听到各种天人的音乐和手掌声时,目犍连尊者问这两个孩子:“我们听到的是什么声音?”两个孩子都说不知道,尊者就遣他们去看个究竟。他们看到很多的天子和天女,周身以天人的珠宝装饰着,共同享受非常美好的生活。两个孩子心里很羡慕这种天人的生活。后来他们又看到有两个狮子座⑴,有很多天女围绕着,演奏各种乐器,供养各种鲜花。两个小孩便问:“为什么这两个狮子座上没有天子呢?”众天女告诉他们说:“现在人间阿难尊者的两个外甥,他们不精进闻思修行却享用僧众的财产,故会堕入地狱受苦报;又因他们害怕堕地狱而精进修行的功德,于未来世会转生天界。这两个狮子座是为他们准备的。”听到这番话,两个孩子非常高兴,心想:如果现在能精进修行,以后还是可以转生天界的。他们欢天喜地的跑回来将实情一一禀告了尊者。尊者慈悲地对他们说:“你们已经亲眼目睹了善、恶趣的苦乐,所以你们一定要精进地修行啊!”此后,两个孩子特别精进修持佛法,他们终于发现无论生于地狱、饿鬼、傍生、人、阿修罗或天人中,皆没有任何安乐可言,一切都是有漏法,三界轮回犹如火宅,一切都是痛苦的本性,真正地生起了出离心。  

  (师言:对于出家人,出离心是很重要的,但我们刚出家时是否具有出离心有两个观点:一种说出家时必须要有出离心,否则是不得戒体的;另一种说法是,只要能够发起出离心,暂时有没有是无所谓的。但从《百业经》的内容来看,刚刚出家的时候不一定有很勇猛的出离心,但佛陀已经开许他们出家了。所以,在出家以后才生起出离心也可以得到戒体。)

  以后他们精进修持,灭尽了三界轮回的烦恼,证得了罗汉果位。在他们的境界中:黄金与牛粪等同,虚空与手掌无别。

  诸天赞叹他们的功德。得果后,他们二人经常依神变到各处去采集水果、鲜花等来供养僧众。僧众感到这两个小孩很稀有,都觉得他们是非常了不起的。有些年长的比丘们因之而自觉惭愧,这两个年仅七岁的小孩子皆已得到如是的功德和境界,而我们这些头发都已变了三次的人却仍无甚证悟,若还不精进努力那真是很惭愧啊!(译者:这里“头发变了三次”大概是指人小的时候头发是红色的,青壮年时是黑色的,等到年迈的时候头发是白色的。)于是,他们也开始精进努力,很多比丘都证得了罗汉果位。时诸比丘请问:“世尊,这两个孩子往昔造了什么业,七岁便灭尽了三界轮回的烦恼,证得阿罗汉果位?”佛告诸比丘:“这是他们前世的发愿力。”   

  (师言:从《百业经》的开头到结尾都说明了发愿的重要性。所以,我们在念《普贤行愿品》的时候一定要发清净的善愿,切不要发下恶愿。)

  很早以前,贤劫人寿二万岁时,人天导师、如来、正等觉迦叶佛出世。当时,迦叶佛率众比丘出游鹿野苑,有五百青年人在花园里享受美好快乐的生活。他们在远处看见如来出游的盛况,生起了无比的欢喜心,很多人觉得如来出世的机会很难得,欲发心出家,可是有些人说:‘现在我们是风华正茂之时,应享受人世间美好的生活,等到年老的时候再出家不是很好吗?’  

  (师言:如今社会上的人多数认为年青的时候舍不得出家,等我老了的时候再出家,或者等到把家里的一切安排妥当再出家等等的说法,这是完全不对的。要出家就应马上出家,不要左顾右盼犹豫不决,不要询问别人。)(译者:自从讲了《百业经》后,我们的汉族弟子中已有一百多个人立即出家了,现在都精进修学成为真实的佛弟子。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觉得这个选择很不错,大家应随喜功德。)

  还有些人觉得不该出家,等到生了儿子女儿以后才出家。可是后来他们在家中一直忙于生计,生了孩子就去世了,没有了出家的机会。(师言:有些人说明年、后年到学院来常住,可是没等来学院就去世了。)(译者:前两个月时,汉族弟子当中有些老年人,虽然我和益西彭措堪布再三劝其出家,但仍不愿出家,结果在回去的路上已死掉了。)

  最后,那五百个人中只剩下两个人尚活于世。伙伴都一个个地死去了,这两位老人才醒悟过来:我们二十五岁时就发心出家,现在已是年迈体衰,若还不出家,恐怕今生再也没有机会出家了。他们将自己的财产上供下施后于迦叶佛前出家了。因佛陀规定:新出家的人必须承侍先出家的上座之故,虽二位老人已是年迈古稀,但仍必须做很多事情。僧团中一些僧人经常欺负他们二位老人,叫他们‘老糊涂’、说他们的过失等等。其中一位老人生起了嗔恨心,觉得自己天天为别人做事情,却要受这样的侮辱,心中很是忿然。而另一位老人的心胸很开阔,他对伙伴说:‘不要生气,这并非他们的错,如果我们早一点出家就不会发生这种事,要说错还是我们的错。’这位老人遂诚心诚意地忏悔,没有受到报应。  

  (师言:有些恶业如生嗔恨心等,象这位老人一样立即忏悔,以后也是不会受报的。)他们一生中出家,在临终时发愿:我们一生在佛的教法下出家,令佛生起欢喜心,以此功德,愿我们能在释迦佛出世时童贞入道,(译者:这两位老人很害怕,觉得老年出家很困难。你们当中的老人们也应注意,若今生未得证悟,也应发愿来世弥勒佛出世时能变成小沙弥。老年出家的人不一定能精通戒律的学处,经常可以见到一些老年人因不懂戒律以至于行为很不如法。)灭尽烦恼,获证阿罗汉果位,如不够出家的年龄,愿佛陀为我们特别开许可以出家。众比丘,你们是怎么想的?当时在迦叶佛教法下出家的二位老人即这两个孩子。因他们的愿力故,今生在我教法下,七岁时得我特殊开许他们出家,获证罗汉果位。”  

 

相关栏目:其它因果事迹学佛答疑请进入:学佛有问必答网常见问答集锦(还可以免费人工答疑)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


(微信扫一扫或长按二维码赞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