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网友投稿 >> 正文

台湾通灵者讲述:淫邪的恶果引子

学佛有问必答,专家答疑、有问必答,点这进入>>

[ 作者:佚名    来自:网络    点击数:530    文章录入:蝴蝶


  人的感官并不可靠,有时候我们全是被我们的五官所蒙骗了。
  说这话,可能许多人不信。不信。不信。
  请认真仔细地去想一下吧:
  人的眼睛能看到的波长,占光家族的百分之几?
  人的耳朵哪呢个听到的波长,占声波家族的百分之几?
  人的鼻子能闻到的气味数量,占世界气味种数的百分之几?
  人的舌头能尝到的味道,又占味道总类的百分之几?
  人的皮肤能感受到的东西,只占世界万物的百分之几? 
  难道我们五官感应不到的,看不见的、听不到的、闻不到的、尝不到的、摸不到的东西、、就真的不存在了么? ??
  我们的五官限制了我们的对这个神秘宇宙的认识
  如果我们再不明白这一点,过分信任我们的感官,我们就失去了认知世界的机会。
  下面文中的是一个叫莲生的人讲的几个小故事!
  莲生是台湾人,可以通灵,他通的是 司禄神 
  第一个故事:
  司禄神 
  “神算灵验”之事,我的事迹,是世人津津乐道的。 
  例如: 
  早期,我的部队(五八零二测量连)副连长魏青萍,手握铜,要我即刻算出多少枚? 
  答:“十四枚。” 
  魏副连长自己都不知道有几枚,他数了一下,瞪大了眼珠,原来真的不多不少,是十四枚。 
  此事使魏青萍皈依佛门,念佛诵经。 
  又有一次: 
  一位铁齿者,嘲笑家人相信我的神算。 
  至我处时,疯言疯语,尽讲一些风凉话。 
  我先请他上前。 
  他放话问我: 
  “你能算出我昨夜做什么吗?” 
  我答:“打麻将。” 
  这位铁齿者怔了一下,几乎不敢相信,怎会如此准,他又说: 
  “是打麻将没错,但,你能算出输赢多少吗?” 
  这是一个大考验,众人皆看着我。 
  我答:“八百八。” 
  那位铁齿者大叫: 
  “准,准,准,果然准,准得真神,准得令人不敢相信,天下岂有这等事。” 
  众人鼓掌欢呼。 
  铁齿者说: 
  “原本自己只输八百元,输了就算了,准备走了。后来,邻座有人向自己借八十元。我自己想,八十元还借什么,就当成插花吧!结果八十元也输了,刚好是输八百八,自己输八百,他人帮我输八十,就是这样。” 
  又有一回: 
  有一位年轻人根本不相信神算的,他只是被家人带到我处,他缩在墙角,根本不愿向前。 
  家人叫他。 
  他大喊: 
  “神算都是骗人的,是江湖术士,都是骗子、骗子、骗子、大骗子。” 
  我很安静,对他说: 
  “这世界有真就有假,骗子是很多,但,你何不认一认,谁是真?谁是假?” 
  他答: 
  “我不管,反正你是骗子。” 
  我说: 
  “我能知道你的一些事!” 
  “我不相信。”他很倔强。 
  我说: 
  “你的右腿上擦伤了,而且流了血,昨天你骑机车跌了一跤,是吗?” 
  他瞪大了眼睛说: 
  “我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连家人也没有,只我一个人知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他卷起裤管给大家看,右腿上果然有伤,血迹已干,他自己擦“梅斯里荡”。 
  他走向我的座位前,给我神算。 
  众人欢呼。 
  第二个故事:
  一般说来,神算灵验的事甚多,但也有不灵验的,如何会不灵验呢?请听我一一道来。 
  一位高官,欲当局长。 
  有三位竞争者。 
  这位官员姓邓,其他三位是赵、陈、梁。 
  邓来问我: 
  “可任局长否?” 
  我答:“可。” 
  经过了约半年之久,局长任命下来,不是姓邓的,而是姓陈的,姓邓的大怒,来质问我,当初神算说可任局长,何以今日却不准了,这还算什么算?什么神算第一?根本不灵不应?岂不是骗人吗? 
  邓问: 
  “如何说,你怎么说?” 
  我答不出来。面红耳赤。 
  邓再问: 
  “你不是说可吗?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哑口无言,我只得回答:“其实我是不知道的,我只是听司禄神说的,他怎么说,我怎么答。” 
  “司禄神?司禄神在那里?” 
  “司禄神是无形的。” 
  “真是废话。”邓极度的不满。 
  当我神算不准的时候,当人们质问我的时候,可以想见的,我的处境非常的尴尬,神情自然很颓丧,真的只有无语对苍天了,我这时候,也只能呼叫苍天。 
  正当此时—— 
  我的眼前一亮,司禄神出现了,这神吏手书一“淫”字,给我看得一清二楚,“淫”字底下是某月某日。 
  我告诉邓: 
  “你犯淫戒!” 
  邓答:“没有。” 
  “某月某日。” 
  邓仍然答:“没有。” 
  我傻了,明明司禄神手书“淫”,又有某月某日,指示非常清晰,怎会可能没有,我不相信。 
  我说:“请清楚想一想。” 
  邓想了想,又仔细的算了算日子,仍然答:“没有。” 
  这时司禄神又指示我,邓是偷窥邻女洗澡,我听了司禄神讲偷窥洗澡,心中就想笑,但不敢笑出来。 
  我对邓说: 
  “不是私通,而是偷窥邻女洗澡。” 
  邓一听,换他傻住了,他不再说话,低着头走了。 
  据我所知,邓的情况是这样子的,邓原本是局长的格,约几个月前,邻居搬来一位单身女郎,模样俏丽,人也落落大方,邓对她多注意了几眼。 
  邓有一窗,巧对邻居浴室。 
  某月某日,邻居女郎沐浴,忘了关窗帘,邓刚好看见,于是邓取来望远镜,从头看到尾,从头看到脚,口中啧啧称赞不已,而内心也极度兴奋。 
  口中言:“能与此女一度春风,也不枉虚度此生!” 
  眼看心想。 
  心痒难抑也。 
  司禄神说:“虽然邓与邻女事情虽然未成,但,邓窥见邻女沐浴,应该即时回避,非但未回避,竟然从头偷窥到尾,不但眼动,其实心也动。淫欲之心一发动,虽非有淫事,也已犯了淫戒也,因此削去禄位,须六年后才当局长。” 
  第三个故事:
  又有一回,一位吕固中将到我处。 
  吕固说: 
  “莲生,听说你神算第一,所以今天我来请问你。记得早年,家父母请来一位铁板神算的叶师父,替我占算,说我十八岁就拿到全国大学联招的状元。后来入军事研究所,二十七岁取得博士学位。三年赴美,又取得另一博士学位。五十三岁时,将官达上将。” 
  吕固接着说: 
  “这位铁板神算的叶师父,是非同等闲的师父,要请他批命,一定要重金,他批命也要看人,小命运的他不算,同时要排期预约,并非随到随算。叶师父给我批的,非常的准,我真的十八岁时,全国大学联招得第一名。然而二十七岁取得博士学位,却差了一些,我二十九岁才拿到博士学位。三年赴美,取得另一博士学位是真的。五十三岁官达上将,这就差了,如今我五十六岁,仍然是中将,始终和上将擦身而过。现在我要问卢师父,请你算算我一生的命运,又何时会当上将。” 
  我用我神算的方法,替吕固算了算。 
  我手掐“禄”字手诀。 
  再按时辰手诀。 
  最后用“召请”手诀。 
  我念: 
  “咒起翻云扰海,指向法界虚空,动处如钥开锁,静处如日破洪,照见阴阳交感,现出司禄仙翁。急急如太上老君律令。” 
  这咒念三遍。 
  司禄神如一点星光,渐渐变大,出现了。 
  我问吕固一生命运。 
  司禄神的回答与叶师父所算无差。 
  我又问: 
  “何以得博士,却迟了两年?” 
  司禄神答: 
  “原本他可以如期拿到博士学位,然而他却和一些年轻学子,在一次酒后,去了娼家,同学鼓舞他,他为了表示有胆,和一位青楼妓女奸宿一宵。因此,迟了两年。” 
  我问: 
  “娼妓一宿,便差两年?” 
  司禄神答: 
  “莫看青楼妓女,倚门百媚夭斜,须知君子惜身家,护玉一般深怕。彼自落花有瑕,我终白璧染污,破财伤身误生涯,染毒罹疴祸大。” 
  司禄神再说: 
  “迟了两年,只是小罚,染了毒就死了,博士成了博土,又成了博死。” 
  我卷舌无语。 
  我又问司禄神: 
  “吕固应该在五十三岁升至上将,又何以今年五十六岁,才是中将,而且未担任重要职务,何以故?” 
  司禄神写了二字给我,此二字是: 
  “莫书。” 
  “莫书是什么意思?”我好奇。 
  司禄神答:“人名。” 
  “此人和吕固有关?” 
  “自然。”司禄神说:“吕固算是世间才士,文武皆备,少壮犯一娼妓,已迟两年,只是小罚。中年之后,却不知改过,竟然喜男色,莫书者,弱冠才华,丰姿韶秀之下属者也,吕固与莫书共聚八年。吕固官至中将已是侥幸,何可有上将重职之想,他只求自己禄位,竟不知已惹下孽障。” 
  “吕固将来如何?”我问。 
  “报在其子。” 
  “其子如何?” 
  “绝嗣夭亡。”司禄神说。 
  我听了大骇。 
  我对吕固先谈差迟二年拿到博士学位的事。 
  吕固回答: 
  “是有的。年轻时,大伙一起去,大家好玩,想不到就这么样,真的迟了两年。” 
  再提到何不能当上将?我写了“莫书”二字递了给他看,他看了“莫书”两字,低头不语。 
  “可有这等事?”我问。 
  “有。”吕固点头。 
  吕固站起来,对我说: 
  “莲生,你果然神算第一。然而,我终于也明白了,人的命运,虽有天定,但,事实上也一样会改变,变来变去,唯在自心。” 
  “说得好,希望你自心体会,免得遭报!” 
  吕固走时,我给他一张纸条警语: 
  “男女居室正理,岂容颠倒阴阳,污他清白暗羞怆,自己声名先丧,浪费钱财无算,戕生更自堪伤,请君回首看儿郎,果报昭昭不爽。” 
  过后不久。 
  吕固果然独子发生车祸身亡,真的绝嗣! 真的绝嗣!真的绝嗣!
  司禄神厉害。

相关栏目:网友投稿学佛答疑请进入:学佛有问必答网常见问答集锦(还可以免费人工答疑)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


(微信扫一扫或长按二维码赞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