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网友投稿 >> 正文

 围炉夜话 寒夜围炉,田家妇子之乐也。顾篝灯坐对,或默默然无一言,或嘻嘻然言非所宜言,皆无所谓乐,不将虚此良夜乎?余识字农人也。 岁晚务闲,家人聚处,相与烧  。煨山芋,心有所得,辄述诸口,命儿辈缮写存之,题曰围炉夜话。但其中皆随得随录,语无伦次且意浅辞芜, 多非信心之论,特以课家人消永夜耳,不足为外人道也。倘蒙有道君子惠而正之,则幸甚。 咸丰甲寅二月既望 王永彬书於桥西馆之一经堂 博学笃志,切问近思,此八字,是收放心的工夫。神闲气静,智深勇沉,此八字,是干大事的本领。 薄族者,必无好儿孙。薄师者,必无佳子弟。吾所见亦多矣。恃力者,忽逢真敌手。恃势者,忽逢大对头。人所料不及也。 饱暖人所共羡,然使享一生饱暖,而气昏志惰,岂足有为饥寒人所不甘。然必带几分饥寒,则神紧骨坚,乃能任事。 宾入幕中,皆沥胆披肝之士。客登座上,无焦头烂额之人。 不必於世事件件皆能,惟求与古人心心相印。不能缩头者,且休缩头。可以放手者,便须放手。 不镜於水而镜於人,则吉凶可监也。 不蹶於山而蹶於垤,则细微宜防也。不忮不求,可想见光明境界。勿忘勿助,是形容涵养工夫。 不与人争得失,惟求己有知能。卜筮以龟筮为重,故必龟从筮从,乃可言吉。若二者,有一不从, 或二者俱不从,则宜其有凶无吉矣。乃洪范稽疑之篇,则於龟从筮逆者,仍曰作内吉。於龟筮共违於人者,仍曰用静吉,是知吉凶在人, 圣人之垂戒深矣。人诚能作内而不作外,用静而不用作,循分守常,斯亦安往而不吉哉。 把自己太看高了,便不能长进。把自己太看低了,便不能振兴。 贫贱非辱,贫贱而谄求於人者为辱。富贵非荣,富贵而利济於世者为荣。 贫无可奈,惟求俭。拙亦何妨,只要勤。 泼妇之啼哭怒骂,伎俩耍亦无多,静而镇之,则自止矣。谗人之簸弄挑唆,情形虽若甚迫,淡而置之,则自消矣。 莫大之祸,起於须臾之不忍,不可不谨。每见待子弟,严厉者,易至成德,姑息者,多有败行,则父兄之教育所系也。又见有子弟,聪颖者,忽入下流,庸愚者,转为上达,则父兄之培植所关也。每见勤苦之人,绝无痨疾。显达之士多出寒门。此亦盈虚消长之机,自然之理也。 谩夸富贵显荣,功德文章,要可传诸後世。任教声名暄赫,人品心术,不能瞒过吏官。 门户之衰,总由於子孙之骄惰。风俗之坏,多起於富贵之淫奢。 名利之不宜得者竟得之,福终为祸。困之最难耐者能耐之,苦定回甘。 明犯国法,罪累岂能幸逃?白得人财,赔偿还要加倍。 父兄有善行,子弟学之或无不肖。父兄有恶行,子弟学之则无不肖。 可知父兄教子弟,必证其身以率之,无庸徒事言词也。 君子无过行,小人嫉之亦不能容。可知君子处小人,必平其气以待之,不可稍形激切也。 富不肯读书,贵不肯积德,错过可惜也。 少不肯事长,愚不肯亲贤,不祥莫大焉。富贵易生祸端,必忠厚谦恭,才无大患。 衣禄原有定数,必节俭简省,乃可久延。 富家惯习骄奢,最难教子。寒士欲谋生活,还是读书。发达虽命定,亦由肯做工夫。福寿虽天生,还是多行阴骘。 伐字从戈,矜字从矛,自伐自矜者,可为大戒。仁字从人,义字从我,讲仁讲义者,不必远求。 凡遇事物突来,必熟思审处,恐贻後悔。 不幸家庭衅起,须忍让曲全,勿失旧欢。凡事谨守规模,必不大错。一生但足衣食,便称小康。 凡事勿徒委於人,必身体力行,方能有济。 凡事不可执於己,必广思集益,乃罔後艰。凡人世险奇之事,决不可为。 或为之而幸获其利,特偶然耳,不可视为常然也。 可以为常者,必其平淡无奇,如耕田读书之类是也。风俗日趋於奢淫,靡所底止,安得有敦古朴之君子,力挽江河。 人心日丧其廉耻,渐至消亡,安得有讲名节之大人,光争日月。大丈夫处事,论是非不论祸福。士君子立言,贵平正尤贵精详。 打算精明,自谓得计,然败祖父之家声者,必此人也。朴实浑厚,初无甚奇,然培子孙之元气者,必此人也。 德泽太薄,家有好事,未必是好事。得意者,何可自矜?天道最公,人能苦心,断不负苦心。为善者,须当自信。 德足以感人,而以有德当大权,其感尤速。 财足以累己,而以有财处乱世,其累尤深。淡中交耐久。静里寿延长。 但患我不肯济人,休患我不能济人。 须使人不忍欺我,勿使人不敢欺我。但责己不责人,此远怨之道也。但信己不信人,此取败之由也。 但作里中不可少之人,便为於世有济。 必使身後有可传之事,方为此生不虚。待人宜宽,惟待子孙不可宽。行礼宜厚,惟行嫁娶不必厚。 敌加於己,不得已而应之,谓之应兵,兵应者胜。利人土地,谓之贪兵,兵贪者败。此魏相论兵语也。 然岂独用兵为然哉?凡人事之成败,皆当作如是观。 地无馀利,人无馀力,是种田两句要言。心不外驰,气不外浮,是读书两句真诀。 道本足於身,切实求来,则常若不足矣。 境难足於心,尽行放下,则未有不足矣。读书不下苦功,妄想显荣,岂有此理? 为人全无好处,欲邀福庆,从何得来? 读论语公子荆一章,富者可以为法。读论语齐景公一章,贫者可以自兴。 读书无论资性高低,但能勤学好问, 凡事思一个所以然,自有义理贯通之日。立身不嫌家世贫贱,但能忠厚老成, 所行无一毫苟且处,便为乡党仰望之人。 东坡志林有云: 人生耐贫贱易,耐富贵难;安勤苦易,安闲散难;忍疼易,忍痒难;能耐富贵、安闲散、忍痒者,必有道之士也。 余谓如此精爽之论,足以发人深省, 正可於朋友聚会时,述之以助清谈。多记先正格言,胸中方有主宰。闲看他人行事,眼前即是规箴。 敦厚之人,始可托大事,故安刘氏者,必绛侯也。谨慎之人,方能成大功,故兴汉室者,必武侯也。 天地生人,都有一个良心。苟丧此良心,则人去禽兽不远矣。圣贤教人,总是一条正路。若舍此正路,则常行荆棘之中矣。 天地无穷期,光阴则有穷期。去一日,便少一日。富贵有定数,学问则无定数。求一分,便得一分。 天虽好生,亦难救求死之人。人能造福,即可邀悔祸之天。天下无憨人,岂可妄行欺诈?世上皆苦人,何能独享安闲? 天有风雨,人以宫室蔽之;地有山川,人以舟车通之。是人能补天地之阙也,而可无为乎? 人有性理,天以五常赋之;人有形质,地以六谷养之。 是天地且厚人之生也,而可自薄乎?图功未晚,亡羊尚可补牢。虚慕无成,羡鱼何如结网。 桃实之肉暴於外,不自吝惜,人得取而食之。食之而种其核,犹饶生气焉。此可见积善者有馀庆也。 栗实之肉秘於内,深自防护,人乃破而食之。食之而弃其壳,绝无生理矣。此可知多藏者必厚亡也。 念祖考创家基,不知风霜沭雨, 受多少苦辛,才能足食足衣,以贻後世。为子孙计长久,除却读书耕田, 恐别无生活,总期克勤克俭,毋负先人。 能结交直道朋友,其人必有令名。 肯亲近耆德老成,其家必多善事。莲朝开而暮合,至不能合,则将落矣。 富贵而无收敛意者,尚其鉴之。 草春荣而冬枯,至於极枯,则又生矣。 困穷而有振兴志者,亦如是也。浪子回头,仍不惭为君子。贵人失足,便贻笑於庸人。 鲁如曾子,於道独得其传,可知资性不足限人也。贫如颜子,其乐不因以改,可知境遇不足困人也。 论事须真识见。做人要好声名。 观规模之大小,可以知事业之高卑。察德泽之浅深,可以知门祚之久暂。 观周公之不骄不吝,有才何可自矜? 观颜子之若无若虚,为学岂容自足? 观朱霞悟其明丽,观白云悟其卷舒,观山岳悟其灵奇,观河海悟其浩瀚,则俯仰间皆文章也。 对绿竹得其虚心,对黄华得其晚节,对松柏得其本性,对芝兰得其幽芳,则游览处皆师友也。 耕读固是良谋,必工课无荒,乃能成其业。 仕宦虽称显贵,若官箴有玷,亦未见其荣。耕所以养生,读所以明道,此耕读之本原也, 而後世乃假以谋富贵矣。 衣取其蔽体,食取其充饥,此衣食之实用也, 而时人乃藉以逞豪奢矣。古今有为之士,皆不轻为之士。乡党好事之人,必非晓事之人。 古之克孝者多矣,独称虞舜为大孝,盖能为其难也。古之有才者众矣,独称周公为美才,盖能本於德也。 古人比父子为桥梓,比兄弟为花萼,比朋友为芝兰。 敦伦者,当即物穷理也。今人称诸生曰秀才,称贡生曰明经,称举人曰孝廉。 为士者,当顾名思义也。 郭林宗为人伦之鉴,多在细微处留心。王彦方化乡里之风,是从德义中立脚。 甘受人欺,定非懦弱。自谓予智,终是糊涂。 孔子何以恶乡愿,只为他似忠似廉,无非假面孔。孔子何以弃鄙夫,只因他患得患失,尽是俗心肠。 看书须放开眼孔。做人要立定脚根。 陶侃运甓官斋,其精勤可企而及也。谢安围 别墅,其镇定非学而能也。 肯救人坑坎中,便是活菩萨。能脱身牢笼外,便是大英雄。和平处事,勿矫俗以为高。正直居心,勿机关以为智。 和气迎人,平情应物。抗心希古,藏器待时。和为祥气,骄为衰气,相人者,不难以一望而知。 善是吉星,恶是凶星,推命者,岂必因五行而定。何谓享福之人?能读书者便是。何谓创家之人?能教子者便是。 何者为益友?凡事肯规我之过者是也。 何者为小人?凡事必徇己之私者是也。济世虽乏赀财,而存心方便,即称长者。 生资虽少智慧,而虑事精详,即是能人。 积善之家必有馀庆,积不善之家必有馀殃,可知积善以遗子孙,其谋甚远也。 贤而多财则损其志,愚蠢而多财则益其过, 可知积财以遗子孙,其害无穷也。见小利,不能立大功。存私心,不能谋公事。 见人行善,多方赞成。见人过举,多方提醒, 此长者待人之道也。闻人誉言,加意奋勉,闻人谤语,加意警惕, 此君子修己之功也。 敬他人,即是敬自己。靠自己,胜於靠他人。家之富厚者,积田产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保。 不如广积阴功,使天眷其德,或可少延。 家之贫穷者,谋奔走以给衣食,衣食未必能充。何若自谋本业,知民生在勤,定当有济。 家之长幼,皆倚赖於我,我亦尝体其情否也。 士之衣食,皆取资於人,人亦曾受其益否也。家纵贫寒,也须留读书种子。人虽富贵,不可忘力穑艰辛。 交朋友增体面,不如交朋友益身心。 教子弟求显荣,不如教子弟立品行。教弟子於幼时,便应有正大光明气象。 检身心於平日,不可无忧勤惕厉工夫。 教小儿宜严,严气足以平躁气。待小人宜敬,敬心可以化邪心。俭可养廉,觉茅舍竹篱,自饶清趣。 静能生悟,即鸟啼花落,都是化机。 进食需箸,而箸亦只随其操纵所使,於此可悟用人之方。作书需笔,而笔不能必其字画之工,於此可悟求己之理。 讲大经纶,只是落落实实。有真学问,决不怪怪奇奇。谨守父兄教条,沉实谦恭,便是醇潜子弟。 不改祖宗成法,忠厚勤俭,定为悠久人家。 居易俟命,见危授命。言命者,总不外顺受其正。木讷近仁,巧令鲜仁。求仁者,即可知从入之方。 君子存心但凭忠信,而妇孺皆敬之如神,所以君子落得为君子。小人处世尽设机关,而乡党皆避之若鬼,所以小人枉做了小人。 君子以名教为乐,岂如稽阮之逾闲。 圣人以悲悯为心,不取沮溺之忘世。齐家先修身,言行不可不慎。读书在明理,识见不可不高。 气性不和平,则文章事功,俱无足取。 语言多矫饰,则人品心术,尽属可疑。气性乖张,多是夭亡之子。语言深刻,终为福薄之人。 求备之心,可用之以修身,不可用之以接物。 知足之心,可用之以处境,不可用之以读书。求个良心管我。留些馀地处人。 能福人,亦能祸人,有钱者不可不知。 药能生人,亦能杀人,用药者不可不慎。权势之徒,虽至亲亦作威福,岂知烟云过眼,已立见其消亡。 奸邪之辈,即平地亦起风波,岂知神鬼有灵,不肯听其颠倒。清贫,乃读书人顺境。节俭,即种田人丰年。 习读书之业,便当知读书之乐。存为善之心,不必邀为善之名。孝子忠臣,是天地正气所锺,鬼神亦为之呵护。 圣经贤传,乃古今命脉所系,人物悉赖以裁成。 行善济人,人遂得以安全,即在我亦为快意。逞奸谋事,事难必其稳便,可惜他徒自坏心。 性情执拗之人,不可与谋事也。机趣流通之士,始可与言文也。 小心谨慎者,必善其後,惕则无咎也。高自位置者,难保其终,亢则有悔也。 心静则明,水止乃能照物。品超斯远,云飞而不碍空。心能辨是非,处事方能决断。人不忘廉耻,立身自不卑污。 兄弟相师友,天伦之乐莫大焉。闺门若朝廷,家法之严可知也。知道自家是何等身分,则不敢虚骄矣。 想到他日是那样下场,则可以发愤矣。 知过能改,便是圣人之徒。恶恶太严,终为君子之病。能知往日所行之非,则学日进矣。 见世人之可取者多,则德日进矣。 志不可不高,志不高,则同流合污,无足有为矣。心不可太大,心太大,则舍近图远,难期有成矣。 治术本乎儒术者,念念皆仁厚也。 今人不及古人者,事事皆虚浮也。忠实而无才,尚可立功,心志专壹也。 忠实而无识,必至偾事,意见多偏也。 忠有愚忠,孝有愚孝,可知忠孝二字不是伶俐人做得来。仁有假仁,义有假义,可知仁义二途不无奸险人藏其内。 种田人,改习廛市生涯,定为败路。 读书人,甘与衙门词讼,便入下流。正己,为率人之本。守成,念创业之艰。 正而过则迂,直而过则拙,故迂拙之人,犹不失为正直。高或入於虚,华或入於浮,而虚浮之士,究难指为高华。 粗粝能甘,必是有为之士。纷华不染,方称杰出之人。处境太求好,必有不好事出来。学艺怕刻苦,还有受苦时在後。 处世以忠厚人为法。传家得勤俭意便佳。 处事要代人作想。读书须切己用功。处事要宽平,而不可有松散之弊。 持身贵严厉,而不可有激切之形。 处事有何定凭,但求此心过得去。 立业无论大小,总要此身做得来。愁烦中具潇洒襟怀,满抱皆春风和气。 昧暗处见光明世界,此心即白日青天。 川学海而至海,故谋道者,不可有止心。莠非苗而似苗,故穷理者,不可无真见。 常人突遭祸患,可决其再兴,心动於警惕也。 大家渐及消亡,难期其复振,势成於因循也。常存仁孝心,则天下凡不可为者,皆不忍为, 所以孝居百行之先。 一起邪淫念,则生平极不欲为者,皆不难为, 所以淫是万恶之首。常思某人境界不及我,某人命运不及我,则可以自足矣。 常思某人德业胜於我,某人学问胜於我,则可以自惭矣。成大事功,全仗着赤心斗胆。有真气节,才算得铁面铜头。 成就人才,即是栽培子弟。暴殄天物,自应折磨儿孙。程子教人以静,朱子教人以敬。静者,心不妄动之谓也。 敬者,心常惺惺之谓也。又况静能延寿,敬则日强。为学之功在是,养生之道亦在是。静敬之益人大矣哉,学者可不务乎? 世风之狡诈多端,到底忠厚人颠扑不破。末俗以繁华相向,终觉冷淡处趣味弥长。 世之言乐者,但曰读书乐、田家乐。可知务本业者,其境常安。古之言忧者,必曰天下忧、廊庙忧。可知当大任者,其心良苦。 士必以诗书为性命。人须从孝悌立根基。士既知学,还恐学而无恒。人不患贪,只要贫而有志。 事但观其已然,便可知其未然。人必尽其当然,乃可听其自然。事当难处之时,只让退一步,便容易处矣。 功到将成之候,若放松一着,便不能成矣。 势利人装腔做调,都只在体面上铺张,可知其百为皆假。虚浮人指东画西,全不向身心内打算,定卜其一事无成。 十分不耐烦,乃为人大病。一昧学吃亏,是处事良方。数虽有定,而君子但求其理,理既得,数亦难违。 变固宜防,而君子但守其常,常无失,变亦能御。 奢侈足以败家,悭吝亦足以败家。奢侈之败家,犹出常情,而悭吝之败家,必遭奇祸。 庸愚足以覆事,精明亦足以覆事。 庸愚之覆事,犹为小咎,而精明之覆事,必见大凶。舍不得钱,不能为义士。舍不得命,不能为忠臣。 守分安贫,何等清闲,而好事者,偏自寻烦恼。 持盈保泰,总须忍让,而恃强者,乃自取灭亡。守身必严谨,凡足以戕吾身者,宜戒之。 养心须淡泊,凡足以累吾心者,勿为也。 守身不敢妄为,恐贻羞於父母。创业还须深虑,恐贻害於子孙。善谋生者,但令长幼内外,勤修恒业而不必富其家。 善处事者,但就是非可否,审定章程而不必利於己。 山水是文章化境。烟云乃富贵幻形。身不饥寒,天未尝负我。学无长进,我何以对天? 神传於目,而目则有胞,闭之可以养神也。 祸出於口,而口则有唇,阖之可以防祸也。生资之高在忠信,非关机巧。学业之美於德行,不仅文章。 盛衰之机,虽关气运,而有心者,必责诸人谋。性命之理,固极精微,而讲学者,必求其实用。 儒者多文为富,其文非时文也。君子疾名不称,其名非科名也。 人品之不高,总为一利字看不破。学业之不进,总为一懒字丢不开。 人犯一苟字,便不能振。人犯一俗字,便不可医。 人得一知己,须对知己而无惭。士既多读书,必求读书而有用。人皆欲贵也,请问一官到手,怎样施行? 人皆欲富也,且问万贯缠腰,如何布置? 人皆欲会说话,苏秦乃因会说话而杀身。人皆欲多积财,石崇乃因多积财而丧命。 人之生也直,人苟欲生,必全其直。 贫者士之常,士不安贫,乃反其常。人之足传,在有德,不在有位。世所相信,在能行,不在能言。 人知佛老为异端,不知凡背乎经常者,皆异端也。人知杨默为邪说,不知凡涉於虚诞者,皆邪说也。 人生不可安闲,有恒业,才足收放心。 日用必须简省。杜奢端,即以昭俭德。人生境遇无常,须自谋一吃饭本领。 人生光阴易逝,要早定一成器日期。 人虽无艰难之时,要不可忘艰难之境。世虽有侥幸之事,断不可存侥幸之心。 人心统耳目官骸,而於百体为君,必随处见神明之宰。 人面合眉眼鼻口,以成一字曰苦,知终身无安逸之时。人称我善良,则喜。称我凶恶,则怒。 此可见凶恶非美名也,即当立志为善良。 我见人醇谨,则爱。见人浮躁,则恶。此可见浮躁非佳士也,何不反身为醇谨。 自奉必减几分方好。处世能退一步为高。 自己所行之是非,尚不能知,安望知人。古人以往之得失,且不必论,但须论己。 自家富贵不着意里,人家富贵不着眼里,此是何等胸襟!古人忠孝不离心头,今人忠孝不离口头,此是何等志量! 自虞廷立五伦为教,然後天下有大经。 自紫阳集四子成书,然後天下有正学。子弟天性未漓,教易入也, 则体孔子之言以劳之,勿溺爱以长其自肆之心。 子弟天性已坏,教难行也,则守孟子之言以养之,勿轻弃以绝其自新之路。 紫阳补大学格致之章,恐人误入虚无, 而必使之即物穷理,所以维正教也。阳明取孟子良知之说,恐人徒事记诵, 而必使之反己省心,所以救末流也。 作善降祥,不善降殃,可见尘世之间,已分天堂地狱。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可知庸愚之辈,不隔圣域贤关。 最不幸者,为势家女作翁姑。最难处者,为富家儿作师友。财不患其不得,患财得而不能善用其财。 禄不患其不来,患禄来而不能无愧其禄。 才觉已有不是,便决意改图,此立志为君子也。明知人议其非,偏肆行无忌,此甘心为小人也。 在世无过百年,总要作好人、存好心,留个後代榜样。谋生各有恒业,那得管闲事、说闲话,荒我正经工夫。 存科名之心者,未必有琴书之乐。 讲性命之学者,不可无经济之才。聪明勿使外散,古人有纩以塞耳,旒以蔽目者矣。 耕读何妨兼营,古人有出而负耒,入而横经者矣。 纵容子孙偷安,其後必至耽酒色而败门庭。专教子孙谋利,其後必至争赀财而伤骨肉。 夙夜所为,得无抱惭於裘影。光阴已逝,尚期收效於桑榆。 矮板凳,且坐着。好光阴,莫错过。偶缘为善受累,遂无意为善,是因哽废食也。 明识有过当规,却讳言有过,是护疾忌医也。 耳目口鼻,皆无知识之辈,全靠着心作主人。身体发肤,总有毁坏之时,要留个名称後世。 一信字是立身之本,所以人不可无也。 一恕字是接物之要,所以终身可行也。一室闲居,必常怀振卓心,才有生气。 同人聚处,须多说切直话,方见古风。 一生快活皆庸福。万种艰辛出伟人。一言足以招大祸,故古人守口如瓶,惟恐其覆坠也。 一行足以玷终身,故古人饬躬若璧,惟恐有瑕疵也。 以汉高祖之英明,知吕后必杀戚姬,而不能救止,盖其祸已成也。 以陶朱公之智计,知长男必杀仲子, 而不能保全,殆其罪难宥乎。以直道教人,人即不从,而自反无愧,切勿曲以求荣也。 以诚心待人,人或不谅,而历久自明,不必急於求白也。义之中有利,而尚义之君子,初非计及於利也。 利之中有害,而趋利之小人,并不顾其为害也。意趣清高,利禄不能动也。志量远大,富贵不能淫也。 忧先於事,故能无忧,事至而忧无救於事。此唐使李绛语也。其警人之意深矣,可书以揭诸座右。 尧舜大圣,而生朱均。瞽鲧之愚,而生舜禹。揆以馀庆殃之理,似觉难凭。然尧舜之圣,初未尝因朱均而减。瞽鲧之愚,亦不能因舜禹而掩。 所以人贵自立也。 有不可及之志,必有不可及之功。有不忍言之心,必有不忍言之祸。 有真性情须有真涵养。有大识见乃有大文章。 有守虽无所展布,而其节不挠,故与有猷有为而并重。立言即未经起行,而於人有益,故与立功立德而并传。 有生资,不加学力,气质究难化也。 慎大德,不矜细行,形迹终可疑也。有才必韬藏,如浑金璞玉, 然而日章也。 为学无间断,如流水行云,日进而不已也。 友以成德也,人而无友,则孤陋寡闻,德不能成矣。学以愈愚也,人而不学,则昏昧无知,愚不能愈矣。 言不可尽信,必揆诸理。事未可遽行,必问诸心。严近乎矜,然严是正气,矜是乖气,故持身贵严而不可矜。 谦似乎谄,然谦是虚心,谄是媚心。故处世贵谦而不可谄。颜子之不校,孟子之自反,是贤人处横逆之方。 子贡之无谄,原思之坐弦,是贤人守贫穷之法。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然人欲既胜天理或亡。故有道之士,必使饮食有节,男女有别。 隐微之衍,即干宪典,所以君子怀刑也。 技艺之末,无益身心,所以君子务本也。无论作何等人,总不可有势利气。 无论习何等业,总不可有粗浮心。 无执滞心,才是通方士。有做作气,便非本色人。无财非贫,无学乃为贫。无位非贱,无耻乃为贱。 无年非夭,无述乃为夭。无子非孤,无德乃为孤。误用聪明,何若一生守拙。滥交朋友,不如终日读书。 伍子胥报父兄之仇而郢都灭, 申包胥救君上之难而楚国存,可知人心足恃也。秦始皇灭东周之岁而刘季生, 梁武帝灭南齐之年而侯景降,可知天道好还也。 为学不外静敬二字。教人先去骄惰二字。为乡邻解纷争,使得和好如初,即化人之事也。 为世俗谈因果,使知报应不爽,亦劝善之方也。 为善之端无尽,只讲一让字,便人人可行。立身之道何穷,只得一敬字,便事事皆整。 为人循矩度,而不见精神,则登场之傀儡也。 作事守章程,而不知权变,则依样之葫芦也。文行忠信,孝悌恭敬,孔子立教之目也,今惟教以文而已。 志道据德,依仁游艺,孔门为学之序也,今但学其艺而已。稳当话,却是平常话,所以听稳当话者不多。 本分人,即是快活人,无奈做本分人者甚少。 王者不令人放生,而无故却不杀生,则物命可惜也。圣人不责人无过,惟多方诱之改过,庶人心可回也。 与朋友交游,须将他好处留心学来,方能受益。 对圣贤言语,必要我平时照样行去,才算读书。与其使乡党有誉言,不如令乡党无怨言。 与其为子孙谋产业,不如教子孙习恒业。 遇老成人,便肯殷殷求教,则向善必笃也。听切实话,觉得津津有味,则进德可期也。 余最爱草庐日录有句云:澹如秋水贫中味,和若春风静後功。 读之觉矜平躁释,意味深长。欲利己,便是害己。肯下人,终能上人。 用功於内者,必於外无所求。饰美於外者,必其中无所有。 丙子年初 丙戌 有键入、订正於华府寒舍附记: 版权属有缘,翻印更欢迎。 只要众生有人因此身受益,一经堂主自当含笑於冥冥。 梁武帝是个非常喜欢佛法的皇帝平时喜欢着佛衣。梁普通八年十月一日达摩祖师会见梁武帝。 梁武帝问达摩「我自即位以来供养佛僧建造庙宇抄写佛经 雕塑佛象这有多大的功德呢?」达摩「根本没有功德可言。」 梁武帝「怎麽会没有呢?」 达摩「这些都是六道中的小成果一切都是迷惑的再生产恰如影子跟随人即使有善意也不是真实的。」 施善事心中不能先存有积善德之心。如果有便没有德了。 摘自 六祖坛经带发疯僧自性弥陀,弃蒲团穿肠总酒肉; 游戏人间善结有缘,善恶祸福苍生造化。  有颂 济公活佛 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与人恩德自己恩德;与人富贵自己富贵,成就他人成就自己。  有痴愿呆想 帮有需要你援手的人,就是你对我俩最好的回报。 刘嘉彦先生伉俪 善哉!得君检阅本文至此,今生今世您我有缘。 大恩不言谢 丙戌 有 合十鞠躬
相关栏目:网友投稿学佛答疑请进入:学佛有问必答网常见问答集锦(还可以免费人工答疑)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


(微信扫一扫或长按二维码赞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