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网友投稿 >> 正文

      为表真实,我在此写上自己的身份:我是广东梅县丙村人和村刘屋人,叫刘柳强。具体时间已经不记得,了,只知道是童年十岁左右。我们住的是围龙屋,背靠山。那些老屋有好几代人住过的,一代代相传下来的,那些房子多多少少也死了些老前辈,所以不是很干净。在有意识时就听村里人说过文革时有个家伙特别风流,专门跟那些有夫之妇干些不三不四的事,最后因为患了种不知道叫什么的病,在出院时医生特别嘱咐不可再行房事,但其居然不听劝告,当晚就去干那污秽的事,不到24小时就暴毙。但死后阴魂不散,时常游荡村前村后,逢初一十五很多时运底的村民上山经常受其骚扰,不得不求助于神婆,当晚“打发”烧些衣纸给他了事。当时还小,夏天时一大堆人在乘凉说时年长的人总有补充,但也只是当闲话来听,并未上心。直到有两三件事我亲身经历后方醒悟过来`````

       第一件:我那时家里,没那么多房子,就一直跟我爷爷奶奶在老屋睡。记得很清楚。有两次,深夜时,在睡觉房子的窗外很清晰地听到有个男的声音,全身被铁链锁着,走起来特别痛苦,每走一步就长叹呻吟一声,而且后面还拖着铁链,从那沉重冗长的铁链声可以判断铁链重且长。

      我们围龙屋有左青龙右白虎之说,我跟奶奶住在右边,是白虎。经常在深夜里莫名其妙地听到有人来重重的拍门,两三声后就没气息了。后来有位德望很高重的地理先生说我奶奶的大门正好开在鬼门口,而且后来有位年轻点的风水师也是这么说,但我奶奶想到自己年事已高,怕动老屋会带来不好的兆头就一直没再改过那门,只是挂了个八卦来挡煞。

    第二件事:那时稍大点,家里因为酿米酒,环境稍好点。酒坊还是在老屋。因为每天冷却池的水到下午六七点还热,大家就一起在酒坊冲凉。那天应该是刚过黄昏,天色没完全黑。我,我爸,还有我阿叔三个男的在洗澡。我爸跟我叔在晾饭的台上冲,我则在台下洗。当时头上有洗发末,刚想低下头到水桶洗时,突然有一只手在我颈背卡住我,让我动弹不得。我当时一惊,平时蛮的要死的人这时竟被吓住了,全身好象被定住了,话也说不出来,只听到我爸跟我叔在台上洗澡的声音。大概一分钟不到那手松开了,我赶忙转身四周看,除了我爸他门谁也没,因为没见到什么,当时也没跟我爸他们说,但那似无实有的大手在卡我脖子留下的感觉却在事隔十几年后的今天依旧让我心悸不已。后来才知道我家酒坊很久之前是乱葬岗,文革时被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给铲平了,后来大队就把那块地招标,我爸他们转了过来。虽然作了法事,烧了阴契,但那块地仍不太平,经常闹鬼。后来全家都搬了。

    第三件:那是我高三尾声时,几个同学下午放学后到河边去玩。河边有很多大小不一的鹅卵石,我们就把它拿起来扔到河里斗谁抛的远。我记得当时有两个4岁左右的小男孩在河边的草丛玩小石子,也不晓得怎么,我手里的大石头本来是要向河中央抛的,居然失手丢到两个小孩那边。因为抛得不高也不远,落点很清楚是那两个小孩靠在一起的头部,试想一下,那么大的石头砸在两个那么稚嫩的头上,后果不堪设想。但结果出呼意料,居然偏出很远掉到河里。我亲眼看到那块石头在即将落到小孩头部时被改变的轨迹,千钧一发呀!如果不是有神明保佑的话。我肯定不可能在此打这篇文章的。

以上就是我亲身经历的事,我也希望自己能尽早皈依三宝,同时更希望有更多的人能接触佛陀的教诲。

至此,向所有三宝弟子,各位善心人侍敬礼。

              刘柳强于09年10月3日于江门新会

 

相关栏目:网友投稿学佛答疑请进入:学佛有问必答网常见问答集锦(还可以免费人工答疑)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


(微信扫一扫或长按二维码赞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