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素食天地 >> 素食生活 >> 正文

    为什么“鉴真宴”打出豪华牌

  新闻原点:江苏扬州大明寺素食餐饮有限公司日前传出消息:随着大明寺素食坊文汇路店装修进入尾声,豪华顶级的“鉴真宴”开始关门试菜。据研发人员透露,鉴真宴全菜系分两套,菜单将于8月20日全部敲定,单套市场定价分别为9999元、8888元。
 
    据了解,大明寺还将为“鉴真宴”申请国家知识产权保护。

  据7月25日《人民日报》

  吃素斋本是为了修身养性,尤其是打着鉴真的名号,更要珍惜鉴真的名声,如果这样的“鉴真宴”只以豪华定位,缺少普济众生的情怀,恐怕也与素斋倡导的节俭、简单原则相违背吧。鉴真大师在饮食研究上是否有高人的地方,这里不敢乱说,只是需要提醒的是,我们都应该尊重大师的名声,别打着大师的旗号去捞为好。

  为什么几家医院竟治不了蛔虫

  新闻原点:拾荒女肚子里长了蛔虫,几家医院都没有看出来。为了查出病因,她前后竟花了1万多元。自今年5月起,在武汉拾荒的四川女子徐某不时腹部绞痛、腹泻,做了b超、胃镜等检查,先后被当做胃肠炎、胆囊炎、胃炎等病治疗,但一点效果也没有。

  据7月25日《楚天都市报》

  不是虫子太厉害,也未必是医生太无能,是医疗检查“做大做强”的惯性使然。和一次感冒花个万八千的相比,异曲同工而已。不知道,拾荒女需要捡拾多少垃圾才能治好自己的简单的病,不知道我们的医生是故意使然还是一时疏忽,面对一次次关于医疗价格的声讨,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医护人员没把心放正,别的好像都没有什么用。只有调整现行的公共医疗政策,恢复公立医院的公益属性,才能遏制制度化的牟利冲动。

  为什么瓜农卖瓜卖到上吊自杀

  新闻原点:运城西瓜低廉到2分钱一斤,已逼近瓜农心理承受能力的底线,最突出的表现是一起农妇自杀事件。李爱芳的丈夫张百望到临猗县城卖瓜,中午返家途中,三轮车被临猗县交通局卓里稽费所扣住,要求缴465元的养路费。张百望身上的钱不够交费,打电话让李爱芳送来。电话中李爱芳一直抱怨瓜卖不了,车怎么又被扣了,当日下午,李爱芳上吊自杀。据7月24日《山西晚报》

  瓜农之死,见证的是政府部门缺少人文关怀的精神,不但西瓜贱,而且瓜农还被各种各样的罚款所困扰,农民怎能不急。把农民所有的活路几乎都堵死了,怎能不寻短见?基层政府工作人员常说一句话:“解决问题还得靠市场,要学会在市场经济的海洋中游泳。”这是不讲道理的话,如果完全让农民自己游泳,信息闭塞的农民怎能不呛水?人,不管是农民还是什么,总要给个活路才好。在灾难面前,连法律也是要展示人文关怀精神的。评点:欧恩懿

附:鉴真素宴

    鉴真和尚为唐代佛教分律学高僧,住持扬州大明寺,讲经传律。应日本僧人荣睿、普照、玄朗邀请,鉴真东渡扶桑弘法,历时10年,六次东渡五次失败,历经波涛终成始愿。他将伽蓝营构、艺文、药学传到日本,此皆为盛唐文化之菁兰,推动了日本奈良文化的发展,也带去了盛唐的饮食之道,成为中日文化交流的先驱者。唐代李白、高适、刘长卿、刘禹锡、白居易登临大明寺栖灵塔,留下众多咏唱诗句。宋代欧阳修、苏东坡为扬州太守时,常在大明寺平山堂设诗文酒会,成为文坛佳话。“坐花载月”“风流宛在”“过江诸山到此堂下,太守之宴与众宾欢”等匾额、楹联集中反映其时盛况,历代文人视平山堂雅集为平生快事,韩琦、梅尧臣、王安石、秦少游、孔尚任、王士祯、朱彝尊、袁枚、曹寅、卢雅雨、郑板桥……在此风雅吟唱。因此,大明寺素宴声名远播,成为淮扬素宴的重要组成部分,而鉴真素宴则集中其高雅精要菜品。“素有荤名,素有荤味,素有荤形”是其主要特色。

鉴真素宴菜单:

    冷菜:主盘 松鹤延年

    围碟 素鸭脯 素火腿 素肉 炝黄瓜 拌参须 萝卜卷 发菜卷 果味条

    热菜:宫灯大玉 炒素鸡丁 三丝卷筒鸡 芝麻果炸 金针鱼翅

    大菜:罗汉上素 醋熘鳝丝 三鲜海参 烧素鳝段 蟹粉狮子头 干炸蒲棒 香酥大排 扇面白玉

    甜菜:八宝山药

    汤菜:清汤鱼圆

    点心:人参饼 草帽蒸饺 春蚕吐丝 果汁蹄莲

    水果:时果拼盘

评论:"鉴真宴"让鉴真蒙辱

东方网
 
  扬州大明寺素食餐饮有限公司日前传出消息:随着大明寺素食坊文汇路店装修进入尾声,豪华顶级的“鉴真宴”开始关门试菜。据研发人员透露,鉴真宴全菜系分两套,菜单将于8月20日全部敲定,单套市场定价分别为9999元、8888元。(7月25日人民日报)

  稍微有点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鉴真是我国唐代赴日本传戒并首创日本律宗的高僧,他一生艰辛,六次东渡,五次挫折,为中日文化交流做出了伟大的贡献,鉴真已经成为中

    日文化交流代名词,已经成为中日人民景仰的伟人,可以说鉴真这个名字本身已经成了中日文化的宝贵资源。

  我想,开发“鉴真宴”者,大概也是借助鉴真这个让人景仰的名字在增加自己的知名度吧?但是这种借助实在不恰当,因为鉴真是追求佛教真理的,佛教是教人不贪食的,然而,这里的豪华“鉴真宴”分明是对人食欲的一种诱惑,是和鉴真精神和形象背道而驰的,我认为,这是对鉴真精神的亵渎,让鉴真蒙辱了。

  也许有人说,你是不是太吹毛求疵了,我认为,一个历史名人的名字已经是一个宝贵的历史文化资源,我们后人开发是对的,但这种开发应该符合这个文化资源的特点,应该为这个文化资源增加光彩,应该让这个文化资源辐射出强大的文明效益,而现在,这个“鉴真宴”对鉴真这个文化资源不但没有益处,反而有害处,容易让人产生误解,认为鉴真就是奢侈的代名词,这是对历史的不尊重,更是对鉴真精神的不尊重。有支持者认为,“鉴真宴”作为扬州的一个特色品牌,应该做大做强,只要有市场消费群体就有存在的必要。这种存在就是真理的思想实在要不得,因为我们不能忘记,存在的并非都合理,存在也要讲究社会效益。据了解,大明寺还将为“鉴真宴”申请国家知识产权保护。我感觉,现在鉴真本身的历史知识产权已经被“鉴真宴”侵犯了,我们文化部门应该追究。我们的历史文明资源需要发展,需要开发,但不能被现代庸俗文化扭曲和羞辱。


 

相关栏目:素食生活讨论请进入:佛教论坛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