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素食天地 >> 断食之乐 >> 正文

我超级喜欢猪肉。尤其当猪肉烹煮得恰到好处,再淋上特制酱汁时,真的是美味至极。我从来没想过会有人愿意放弃这样的人间美味。

    我自愿端起那杯苦水

    有一天我的女儿突然宣布她是素食主义者,声称她不再吃肉了,每天只喝一点点汤汁和白开水。她还随身携带一本名为《断食使人重生》的小手册,看得出来她是在励行书里的指导。为了了解她奇特的举动,为人父亲的我就这样开始了个人的断食历程。

    Buchinger医院位于波登湖旁的一个小镇,很多人来这里接受断食疗法。奥图·布契吉(Ottu Buchinger)医生过去担任帝国海军军医,在1917年他39岁时因为无法治愈关节炎,以残废者的名义从军中退役,经过两次的完全断食,他竟然不再发痛,一直到老关节炎都不曾复发。他最后决定将他的方法与大家同享。来到Buchinger医院大厅柜台,有一位女士向大家致欢迎词。一辆电车嗡嗡作响,将包裹送到可以眺望湖景的房间里。一本翻烂的书跃于眼前,《断食使人重生》。这本书的作者霍缪特·卢兹勒曾担任Buchinger医院多年的主治大夫。

    在我进行“断食重生”之前,我曾经觉得断食很容易。尤其在断食的第一天,我有一种错觉,觉得断食是很舒服的一件事,因为吃的东西尽是南北各地的水果,梨子、芒果、荔枝、奇异果等等。肠子畅快地蠕动着,尿液呈现啤酒色,味道也和啤酒差不多(这时,护士小姐特别叮咛大家,体内的酸性物质已经排除,但是还是要多喝水)。本以为下一餐的食物还是这么美味,没想到竟是要大家喝下半公斤很苦的硫酸钠水化合物,说是要将体内残余的消化物清除干净。不过这是通往断食世界的必经之路,我只好拿起那杯苦水,一饮而尽。

    断食是“内科医生的手术刀”

    在断食第一天的晚餐,只能喝少许的汤汁和开水。大家饿得发昏,人体的机制发出警讯,提醒我们该进食以摄取生存所需要的能量。但是忍了一忍,过了一会儿竟不再有饥饿感。这样几天之后,大脑就不再理会肠子所发出的求救信号,身体和灵魂也不再相互对抗。正如医生们所说:从外人来看,断食和饥饿是同一件事,但是,对于断食者而言,饥饿是一种恐惧,断食却是身体满足于无食物状态,无欲无求,充满了悲天悯人的胸怀,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中古时期的僧侣。

    有一幅漫画这样描述断食的好处:一个断食者清晨7点起床,裹着白毛巾,来到“加水站”,那里早有一排断食者等着加水,漫画旁边还冒出一句很颠覆性的台词:“不吃,不喝,不享乐,罚你活到100岁。”

    说起断食的好处,具体表现是:在断食几天以内,人们的血压情况好转;第二周以后,胆固醇会下降;断食对于过去开刀的部位、伤口的疼痛也有神奇的疗效。当断食以后,身体不必再从事过去习惯性的消化动作,便重新找寻新的运作功能。它会游戏般地拍拍过去的伤口或者疼痛,并且修复这些创伤。

    在医院的吧台,所提供的Buchinger饮料就是一杯0.25升的蔬菜汁,含丰富的碳水化合物,不含蛋白质,也不含油脂。外加一小撮新鲜蔬菜,每天最高只能摄取250卡路里的热量。每个人都安安静静地低下头来,一小匙、一小匙地品尝着这得来不易的人间美食。在闲聊时,大家交换最近断食的心得,有人说他的生活变得多彩多姿了,有人说他已经不再按表过生活,也有人说他不必再戴眼镜了,因为随着水分的流失,眼压也改善了。很多男男女女长久以来身材因过重而走样,但是到这里来就没有身材危机了。不少人在潜意识里对现实社会失望,他们认为现代的世界是低层次的权力竞技场,在这里却不必担心投资失败,不必塑造英雄形象,也不必夜夜狂欢表现男子气概。

    为了不让我们因饥饿感受到任何伤害,护士小姐每两天为我们通一次肠。在断食40天以后,大量的分子细胞不断地从肠壁上脱落下来,身体本来消化外来的食物,现在开始转而消化体内的东西,消除肝脏和胆汁的分解成分。外科医生夸张地形容断食像是“内科医生的手术刀”或“不用刀的手术”。

    根据医生的经验,断食者的身体不会攻击活性组织,只会对苟延残喘或者怠惰的物质产生攻击行为。在户外剧烈、持续和流汗的运动可以帮助身体区分哪些是有用和没有用的组织。新鲜的空气也可以帮助脂肪燃烧。天黑了,健行的人纷纷归巢。山脚下小城里家家户户灯火通明,不禁让人想到餐厅的美食。而这正考验着我。我怀着断食的精神,走进每一家餐厅索取外带的菜单。我看到丰盛的餐盘,闻着我喜爱的香味,我知道我放弃了什么。

    山上断食城堡正在享受文化与知性大餐。在一天“费力的放松”之后,就是躺到床上去。根据了解,断食者很少沉睡,大都处于半熟睡状态。有专家认为断食会释放一种似吗啡的物质,让人富有创意,所以在梦中会出现很棒的画面。睡觉吧,在这个没有美食与欲望,没有电视节目的夜晚,放下你的纸和笔,拥抱你的梦。

    苹果原来如此之香

    断食疗程终于结束了。杯子装的不再是蔬菜汁,而是苹果泥和一颗豆子。双颊曾经因照顾沉睡的胃而不能嚼口香糖,现在开始磨动了。舌头在辨别豆子的碎渣时,感觉十分奇特。现在的感觉状态真是五味杂陈,一来咀嚼的动作是那么熟悉令人可喜,苹果泥的味道闻起来真是超绝,但是另一方面却感到深深的悲哀。或许是一种不舍之情,这几天以来所做的一切,却因再度进食而破坏了。一直到下午,这种分离的痛苦,才被抚平。在桌上有一颗大苹果,苹果的香味四溢,我拿起刀,轻轻地慢慢地切开它,很小心地将一小片一小片苹果放进口中。一股莫名的悲伤涌上心头,这样奢侈的享受是这么的短暂。

    晚餐时,结束断食的人由女主人护送进入餐厅,每个人一个餐桌,桌上点着蜡烛。先向奥图·布契吉医生默祷一番,庆祝重生。我舀了一汤匙的马铃薯汤加上超小块的芹菜和胡萝卜。4克的蛋白质,5克的脂肪,50克的碳水化合物,第一天的食物一共是 285卡克的热量。就这样一天一天慢慢地增加食物份量,至少起初4天都要记住不能把体内的巨蛇喂得太快,否则麻烦就大了。现在,我充满欢喜地走进市场,想挑一些上好的肉,烹煮美味的佳肴,并邀请我女儿共享。因为她,让我有机会可以一窥断食的奥妙,并且体会到食物的珍贵。套句名言:谁不对食物存以感激之心,则枉费断食一行。断食让我对人生的态度有所转变,也更加珍惜上天给我们的丰富食物和健康的身心。(《海外星云》)
 
 

相关栏目:断食之乐学佛答疑请进入:学佛有问必答网常见问答集锦(还可以免费人工答疑)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


(微信扫一扫或长按二维码赞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