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事迹传记 >> 菩萨事迹 >> 正文

地藏菩萨现代灵感录

无量光佛教网 - 佛门网 - 佛要救你 - 净土宗门户 - 佛教网

     

      目 录

  纪念地藏菩萨的恩德   
  
大愿地藏王菩萨化身欤!
  
记地藏菩萨给我的恩泽

  

纪念地藏菩萨的恩德

  

衡钰

  我能够服务监狱,应衷心感激地藏菩萨的灵感!记得前年秋季,我在病榻上呻吟,既不能坐,又不能站,而环境的逆流,生活的鞭鞑,又容不得我自在安闲!这种苦痛究竟是谁给与我的呀?当然是没有宗教色彩的而罪恶万端的共匪关系。当时我如不是一个虔诚皈依佛陀崇拜地藏王菩萨的话,至少也会变到神经病:但是,正因我是个佛子,每遇烦恼无法解脱时,我就怀着散乱的心,在佛前悲泣,在地藏菩萨圣像前忏悔,自认前生造种种恶因,今生才受如此苦报。

  光阴闪得愈速,我的痛苦愈深,我唯一的办法,祗有求佛陀及地藏王菩萨赐我解脱。“工作”一再托人介绍,几次使我高兴不已之时,每每冷水却是突然对头泼下,脑子里呈现的美丽图画,都成了泡影,使我没有勇气提起向佛菩萨祈求;可是依靠何人呢?世界上有谁是最忠实的相助者呢?想来想去在自我解慰之下,居然拿出恒心,和坚定不懈的信念来了!仍然在佛陀及地藏菩萨圣像前不断的虔诚祈祷。

  一个周末的晚上,门外砰砰的响声,随著有人喊我,开门后原来是王居士由莲社听经回来,态度显得很为急促,给了我小小的纸条后,未等我答谢,她即回身走了。纸条上印有“台中监狱招考”等字样,日期是明日下午报名截止,后日下午八时开始考国文、国父遗教、史地、公民、算术各科。我是一个离校十多年的人,什么功课在脑海里一点儿都没有,因此忧思得一夜不能入睡。第二天十时买菜路过甘居士家,承她再三的鼓励,要我前去报名,盛意难却,祗得拖着久病未恢复的身躯走向前去。天啦!报名处,男女拥挤得水泄不通,听说女性仅取一名,我有什么本领来应考呢?既然事实须要勇气,我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借了中学生一些书籍来一个海底捞珠,经半日一夜紧张得不食不眠的读写,自认为记熟了各类题目,有几分应考的把握,才勉强去试。结果,佛圣终于不负苦心人,我的病不药而愈了,而且又得遣派我到人间罪苦的众生所居的监狱来服务工作,使我解决了人生的问题,于是我更敬效“地藏菩萨”的愿力,并学祂一些广度罪苦众生的精神。

  记得我未来监狱工作的前一月,有一天清晨七时左右,于似睡非睡的一个梦中,曾蒙“地藏菩萨”指引到与现实事实不差分毫的地方。回想到如此不可思议的神力,使我这个无荤不能下咽的贪吃人,油然的发心于每月初一十五两日吃斋,渐次的增加到吃观音斋,以至吃十斋,自信这是我不久将来持长素的开始。许多不信佛的朋友说:“不怕信佛,就怕吃素”,我向他们解释:信佛并不是阻止我们吃荤,要我们吃素,而是由于自己最神秘的信心到虔诚时,自然而然的要吃素了。如以世间法来说,比喻自己有了困难,朋友帮助解决,到自己环境好时,当然一定在能力所及之内买礼物送他,或送他喜爱之物;但佛菩萨不受凡夫的食物,所爱的是人们的信仰,因而,我就得学佛的慈悲,爱惜众生的生命,如同自己的生命一样。我要讨得佛菩萨的欢喜,要永远依靠佛菩萨的庇护摄受,自然要持斋戒杀和帮助教化罪苦众生,并引他们响往西方。

  兹因地藏菩萨的圣诞已经降临,为纪念菩萨的恩德,特此敬述经过,以彰圣德,以表内心至深的感激。四十六年七月写于台中。                             

返回

大愿地藏王菩萨化身欤!

                    
周杨慧卿

  我南京的寓庐,在蓝家庄兰园十六号,周围竹篱,前后二门。民国二十四年七月间,一天上午,前后门未启,忽一老僧,飘然而来。头戴毗庐帽,身穿海青衣;佛珠十数串,自胸前挂起,环贯垂地,左右两袖佛珠,也一样垂地;气象庄严,珠光璀璨。我问:“老师父从何处来?”“阿弥陀佛!我从安徽九华山来!”“门都未开,何以能进来?”“我有神通,到处可以进来”。随即举示一青色厚册,上有烫金“九华山地藏王菩萨”八个大字,“九华山”三字横书,其余五字直书,四边也系金色,非常光亮。他老人家合掌说道:“我来化缘。”我说:“我来随便写一点好吗?”“我不要,我今天特为来和你谈谈”。“老师父何以认识我?”“我有神通,早已认识你。”我注意他青色的帽子很特别。他老人家便说:“这是古时候的帽子,我今年已经一百多岁了。”端凳请他坐,他不肯坐,端茶也不肯饮,只是说:“阿弥陀佛”。

  “你是一个有善根的人,与佛有缘。到了四十岁以后,你自己便会想要学佛了;到那时,你就会知道我所说的话了。”“老师父何以知道我?”“人心一切的事,我都知道;各人前生的事,我也知道。你一生二生三生的事,如何如何,我说给你听。但希望你将来好好的修,比前生修得更好。....我看你心中怀疑,劝你切莫怀疑,我是有神通的”。

  我当时看到他老人家那样道貌岸然,突如其来的说了这许多话,又连说有神通,我又不明了何谓“神通”,心里确实是在怀疑。正恍惚间,却被他老人家一眼看出,一语道破。

  “我不知何谓佛;我母亲和婆婆等信观世音菩萨,我只晓得信观世音菩萨”。

  “何谓佛?何谓菩萨?佛菩萨的圣号很多,你到四十岁以后,自然会晓得的。”

  “我看你似乎还在怀疑,不甚相信。我来说点实在的事。比方你先生周邦道,在教育部当督学,他的面貌性情,如何如何,我说给你听,你便可相信了”。

  “你老人家何以知道他?”

  “我老早就知道他,并且随时可以看见他,这就是神通”。

  女工孙许二氏在傍搀嘴说:“先生的朋友多,人人会传说,你自然知道呀!”

  “好,小孩子总不见得有多少朋友会传说了。我来说说你的小孩。你第四个小孩春堤在你身边,我不必说。大儿春境,次儿春垺,三儿春堰,都在莲花桥小学读书,他们的面貌性情,如何如何,可不是吗?现在总该相信了。你是一个贤妇孝妇,能孝敬父母翁姑,前生对于婆婆有一段特别因缘,所以你能格外的孝顺她。孝字是人生最要紧的,你能尽孝道,是难能可贵的”。

  当时五儿春塘尚未出生,卫生院见我大腹便便,以为有问题,不肯负责助产,我心中颇为忧虑。他老人家又说道:“你现在所怀的系男婴,骨干大,所以腹大,切莫着急,没有危险。到了八月某日某时要生,生下来很安隐,一点儿也不会哭。他的性情,如何如何”。“生了五男,以后便生女了。本来你有五男二女,因今生没修好,所以女儿只有一个。此女生时,将有一难,但我会常来看你,保护你,你千万不要怕;不会有生命危险的。你要自己发一愿心,在九华山佛菩萨面前供养灯油,多少随你自己说好了。....你不说,我来告诉你,你能供养灯油一百斤,可保合家平安,生女时毫无危险。”

  “二十斤好吗?”

  “可以。”他老人家不写在他所拿的厚册上,而随手写一纸条“周杨慧卿供养灯油二十斤。”叫我点三根香,跟他到院子里向西南行礼,他老人家将纸条焚化说:“九华山已经知道了。”我看他老人家进出,脚步轻快如飞,毫无声响,心里很是奇异!但不晓得甚么道理。只问:“老师父何以知道我的姓名?”

  “我已一再说了我有神通”。

  “我来缴钱给老师父”。

  “我一文不收,一文不过手,你送清油来就是。你自己送来的话,我会亲自出来接待你;如派人的话,则我自己不出来。你可叫她(指孙氏,她是安徽巢县人),她晓得,告诉她放在某殿便是”。(当时写了殿名,抗战期间,家室迁徙,此条惜已失去。)

  许氏又搀嘴说:“说不要钱,油还不是一样要钱的吗?”

  “你晓得甚么啊?你的前身是甚么啊?可怜你,我不愿说;你太太是个好人,我是特来和她讲话的,你不要多说话。”

  “时间不早了,你先生快要下班回来了。他的脾气很急躁,以为我是普通化缘的和尚,要钱的和尚,一定骂你骂我。你不要生气,我也不生气。他的心肠是好的,脾气发完,便没有事。去年有个上海人,冒称你先生的朋友,骗了你一笔钱,他不是骂得你很厉害吗?那笔钱是你前生欠他的,给了他顶好,你不要再流泪难过”。(我为此事,确常流泪难过。)

  外子在京,虽常至支那内学院,亲近其师周少犹老居士,并施赀刻经,为母墓乞铭于宜黄大师欧阳竟无先生;铭中有云:“....旋转三千,唯有经力。邦道毋惑,勇猛功德;吾为母铭,已生极乐国。”但未尝听经,未闻佛法,未解僧义。又为当时“破除迷信”之观念所“惑”,思想矛盾;且因去年有人骗我的钱,以为我总是受人欺弄的。回来之后,未问情由,果然生气,说不应该随便写捐,一般和尚多是以化缘为名,而自饱自利的。

  他老人家笑笑的说:“我老早晓得你要生气的,你不要骂我,也不要骂你太太,将来还要她来度你助你呢!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许氏送他老人家出门,一出门外,便没看见踪影了。她回来告诉我:“老师父出去便没有看见了,不晓得甚么道理”。我因此事,悲恼万分,又真不晓得甚么道理?老师父所说的话,也不敢和外子细谈。不过他老人家的衣冠珠屦,声音笑貌,一言一语,我都深深地刻镂在我的脑海里。

  是年八月某日某时,五儿春塘果然出生,生下来便静静地睡,未闻啼声,母子也都平安。二十六年正月,小女春垣生,我患腹膜炎,情势颇剧,医治月余,始转危为安。这些事实,和老师父当日所说的话,都完全符合。

  抗战军兴,匆促离京返赣。二十七年一月,外子奉部令兼长国立第三中学,举家由瑞金迁居贵州铜仁。三十年春,外子转任考试院参事,到陪都重庆去了,我母子仍住铜仁。我想到我婆婆弃养,将近十年,心里非常难过,一想即哭。是年九月,我四十初度后,更加想念,常常想报婆恩。有人说,想报婆恩要拜佛,念血盆经。道教万飞云女士说她来教我念,但要拜她为师。不知怎的,我不大愿意,三推四约,终究没有去她家。三十一年三月间,一夕梦见两巨僧;甲披袈裟,偏袒右肩,两耳垂肩;乙穿海青衣,均跣足。乙进门,呼我姓名,问我藏汉柏所制之罗汉珠尚存在否?(此为外子视学河南时在嵩山中岳庙老僧处得来的)。甲说:“你不要着急,将来有机会,我为你介绍介绍。”我不知介绍甚么,只随口说:“请师父留心”。到了六月十九日,在铜仁东岳庙作观音会时,忽有人高声说,“皈依三宝”,“皈依三宝”,说了三四声。彼此问谁说的话,都说听见了,但不知为谁,又不知何谓“皈依三宝”。后请示于宽岸师,始略知三皈依之意义。我等请求皈依,他又不愿,说:“抗战期间,逃难不暇,皈依甚么,将来到普陀山去皈依好了”。再三请求,他才勉强答应,说:“我是不愿你们皈依,恐怕佛菩萨要你们皈依了。”于是临时草草,举行皈依仪式。这是我皈依三宝之始,四十岁以后会信佛学佛,于此已经证验。但老师父数年前所说的话,当时却已遗忘,没有忆起。

  皈依后,宽岸师教我念大悲咒。再请教念金刚经,他不肯,说:“你不懂,何必念。”一夕,梦一老和尚教我念弥陀经,念完后,见有船自空中飞过,我惊问:“船何以会飞?”老和尚说:“这是不易见之物”。再看,则飞船不见,老和尚也不见,手中仅有弥陀经一卷;及醒,则弥陀经也没有了,细想老和尚的容貌神气,和在京寓所遇见的,十分相像。自此以后,便常常忆起当年的老和尚了。

  次晨,宽岸师来,我以昨晚梦读弥陀经之事告之,并询何谓弥陀经,承他约略的说明了一下。是日下午晒书,堰儿发现张默君先生印赠之佛经一本。(南京的书籍均未带出,此本不知如何夹了出来,也是殊胜因缘)。金刚经、弥陀经、无量寿经心经、大悲咒等,都汇列其中。我欢喜踊跃,遂发心念经念咒,早晚有常课,乐此不疲。

  外子于抗战期间,发心念诵摩利支天经,周少犹老居士则函嘱念诵弥陀及观音圣号;至重庆后,亲炙戴季陶先生,受其影响,信佛之念渐坚。选择若干佛经,先行圈点,后寄至铜仁给我。在南昌家设佛堂,常和我共同瞻礼。来台后,因龙健老之介,同皈依南华虚云老法师;并同为李老居士雪庐师之常随弟子,听经学佛,颇能精进。这是他学佛因缘之大概。四十二年七月,地藏王菩萨圣诞,雪师以地藏王菩萨像数十帧赠外子。我看见像中衣冠珠屦。与二十四年南京寓所见之九华百岁老僧相仿佛,不过面貌较为年轻,手中多一锡杖而已。于是回想以前所谈示所证验之种种事实,原原本本,告诉外子。外子悚惕跃起,谓:“如此希有灵迹,当系地藏王菩萨化身。为何不早日告诉我?使我负罪至今?为着你发菩提大愿,我亦知止有定,一德一心,随同修持,这不是你已度我助我吗?”因此,恭敬礼拜,深切忏悔!

  十二月间,台中宝善寺请白圣法师讲“地藏菩萨本愿经”。法师系在九华披剃的,讲经时,常谈地藏王菩萨示迹故事;经中亦屡言供养瞻礼之道,或造塔寺,或塑画像,或燃油灯。因念及前尘往事,亦本本原原,详以奉述。并问九华有无如此神采年踰百岁老和尚?法师说:“我在九华多年,百余之老和尚,从未闻未见,此定系地藏王菩萨化身。他拿着一本厚册给你看了烫金的封面几个大字,不肯打开来给你写捐,行步又那样轻飘,这就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示现。地藏王菩萨常有化身出游的灵迹,附近各处的人,多能津津乐道。”

  经此一问,可以说是得到了个相当可靠的比证,即可以证明十八年前之事迹,迥异寻常!证明地藏王菩萨之化身,不可思议。当时“肉眼不识圣人”,“肉眼不识佛菩萨”,致错过人生难于遭遇之机缘,未能多问因果,多请开示;而且冒渎尊严,致获罪戾;真是悔之已晚,百身莫赎!于是外子和我,敬谨于宝善寺地藏王菩萨座前,献供清油廿斤,聊偿区区夙愿。“至诚恳恻,等一痛切;五体投地,求哀礼忏”。容俟海宇澄清,当更偕诣九华山上,“悲恋瞻礼”,以祈遮止业障回向法界也!日月居诸,自去岁礼忏迄今,又倏将一年了。证略记其本末,坦白忠实,以告同修。并恭引“本愿经”见闻利益品世尊偈云:

  “吾观地藏威神力,恒河沙劫说难尽,见闻瞻礼一念间,利益人天无量事。”

  “欲修无上菩提者,乃至出离三界苦,是人既发大悲心,先当瞻礼大士像;一切诸愿速成就,永无业障能遮止。”

  民国四十三年十一月九日记于台中

返回

记地藏菩萨给我的恩泽

心然

  民国三十五年夏天,我在上海楞严佛学院读书,一夜由于晚睡而患上了重感冒。当时虽有医院诊治,但不久却变成剧烈的百日咳,差不多每小时咳嗽数十次,每次非咳至心呕气噎不止;每回服药每回呕吐,每回注射每回无效,三餐只食液体的米汤,其它的干质食品一概无法进用。而且,每至夜间总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甚为痛苦!

  暑假期间,同学们有朝拜地藏菩萨圣迹九华山之议,我默然自思:“如让无用的色身病死上海,何如让其为朝拜菩萨而牺牲来得富有意义呢!”于是我决定参加他们的行列出发,强打起精神,拖着绵弱的身体,跟随他们前进。当然,其间乘车、乘船的时候比较多,不然,我也去不了。

  我们一行曾乘火车、汽车、经过南京、芜湖;又曾乘轮船、民船,直趋大同、青城,虽然长途巅簸和烈日长空,我们都不曾为困劳而休憩。这一路上,我自己是:默念着地藏菩萨的圣号,一心坚持不绝。由于一程程的伸展,一段段与菩萨道场的接近,我的内心已一点点的增加着勇气和喜悦!虽然我每日只仅食几杯流质的牛奶,而身心的愉快,却能支持不坠。

  在长江上,轮船于波浪进行中,旅客们大多疲困欲眠。我蒙眬间,忽见一位苦行僧前来告称:“咳嗽不必忧虑,多吃西瓜、冰水等的凉品,必可自愈。”言已不见。不多久,面前恍惚摆着灿红而芬芳的一片西瓜,不由信手取来一尝,即感通身舒畅,快爽逾常!但,此时我自己鼾声一响,却唤醒过来,举目一望,恰巧同学们也正在大吃西瓜,自然我也如梦境似的信手食用了。不意,该夜因此居然获得互异寻常的熟睡,次日咳嗽竟减少很多,使我以后更大胆的继续冷吃了,这是一项奇迹!

  大同至青城,必须经过一段内河支流的水路,一段不太短暂的陌阡曲径。水路一段的民船,有同学们自作竹桨,协同合力划水,故前进如飞。唯旱路的一段,属于湿滑的田径,故步履颇为艰难!尤其带着病体的我,更感沉重不前,成为同行中的大累赘!因而,当夜到达青城南门某寺留宿的时候,我又发生了剧烈的咳嗽。关心的几位同学,为我向前殿肉身菩萨前求签。得签云:“大海遇狂风,巨浪击船中,船身复是铁,不沉也惊魂!”求完,即将签诗给我。我看了颇有悟解,因向他们说道:“一路上我曾不断的敬念菩萨圣号,生的意志极为坚强!现在虽有危险的境象,自信必如现代铁壳军舰似的安然度过,请勿忧虑。”果然,延至半夜,咳嗽就告停止,翌晨特别的感到饥肠辘辘,一连吃了两碗粥才够满足,全身气力也由此而增加了许多!自青城至九华山的六十余里的山路,我已能不太落后的尾随行列而上,这是第二项奇迹!

  顺沿山径迈进,我们曾经过有:规模宏伟的龙安寺,茅蓬方式的二圣庵、一宿庵;景致幽绝的小桥庵、大桥庵——内有最近年代的肉身菩萨;翠竹密荫的甘露寺——内有唐宋两代的全部藏经;招风清凉而茶味沁人的半霄亭。在这些地方,我们均曾逗留与参拜,虽也有欣赏风景的心理,但匆促的时间,终缺吟风弄月之情。最后巡礼至祗园寺,正值该寺讲经法会期中,我们观览一回,即集体就宿于下百岁宫。这时,我白日的咳嗽,只剩每小时数次而已。

  第一次留宿在圣地,大家欢忭之情,洋溢于言表;寺中监院的接待亲切与周到,更足令我们舒适而熟睡至不知东方之既白。俟至我起床时,同学们已分批向圣地各遗迹朝拜去,我既然能耐千里之劳抵达圣地,当无独自再求养病之理,因而,我也连着披带衣具,自化城寺起,向神光岭菩萨肉身塔一步一拜的朝礼去。在朝拜中,我瞑想那些一步一拜朝礼四大名山的老修心们虔诚的精神,不觉惭愧万分!似我这样微末的行动,怎能表示敬仰和回报菩萨恩德于万一呢?

  一步一拜的穿过南天门,经历阴森森的十王殿,才投向菩萨塔下又陡又高的石阶;这时我气喘如牛,汗流如雨,但却心静如镜,身轻如风,一种百脉通畅,百念扫除的心境,实在无法加以形容,因而,很快的就到达菩萨的塔前。继续顶礼四十八拜后,全身精神涣发,不只疲劳全无,而且自此苦咳之病,消除无余,这是第三奇迹!

  在九华山数日,我遍礼了所有的道场圣迹,拜见了不少肉身祖师像,连最高的天台峰地藏林、一线天,八万四十斤幽冥钟的峰顶,天险透桥等的胜境,也都竞登无遗!回到上海时,换回一幅活跃而健康的身躯,令人不敢相信即是弱不禁风的我。这是谁的赐与?这是谁力所致?是大愿地藏菩萨的慈护!是大愿地藏菩萨的恩典!不然我也许早已病殁于上海了。南无大愿地藏菩萨摩诃萨。

  四九年补记于佛教信进会

返回

更多文章:菩萨事迹讨论请进入:佛教网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相关文章
    末法时期很多菩萨化身比丘比丘尼、国王大臣长者居士,来护持正法!
    末法时期为什么有人自称菩萨??如何辨别真假菩萨?
    宝箧印见证132 学佛的信心来自感应道交,和佛菩萨互动
    宝箧印见证117 化解与蜘蛛菩萨的冤缘!眼睛重见光明!
    宝箧印见证0061撞车无受伤,佛菩萨加护,更发菩提心
    获得观世音菩萨感应的方法——【转帖】
    转帖:磋砣几十年,学佛路漫漫;我欠他的逃不掉,今世还得做妻还——【地藏论坛】“雪…
    地震时我家的事情(外两篇)——【地藏论坛】“奇花喵”师兄
    末学亲历的佛、菩萨感应事迹——【地藏论坛】“志伟”师兄
    学习佛法应分辨是否如法——【地藏论坛】版主 刘欣 师兄
    遇外道邪论,可令其词理穷屈——【地藏论坛】版主 “刘欣” 师兄
    我学佛到现在的一个简单总结——【地藏论坛】 “冰糖露露”师兄
    太神奇啦——【地藏论坛】 “静待花开”师兄
    我的学佛历程中不可思议的事——【地藏论坛】“仁春”师兄(三)
    我的学佛历程中不可思议的事——【地藏论坛】“仁春”师兄(二)
    我的学佛历程中不可思议的事——【地藏论坛】“仁春”师兄(一)
    宣化上人在我身边显灵——作者:【地藏论坛】“scicode”师兄
    不杀生,怎样请走蚊虫?——作者:【地藏论坛】 “忏悔的心”师兄
    学佛不可仅敬信一师——地藏论坛 刘欣 师兄
    五辛和能熏之味——“地藏论坛” 刘欣 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