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事迹传记 >> 古德圣僧 >> 正文

乱世佛教宣传家——竺佛图澄

无量光佛教网 - 佛门网 - 佛要救你 - 净土宗门户 - 佛教网

  

  西晋佛教,是继承汉魏佛教。仍以洛阳为中心并得到发展,但是,佛事活动,除了翻译佛教经典之外,就是佛教的信仰宣传活动,己深入上层和民间。最突出的一位来华西域高僧、佛教宣传家,就是竺佛图澄。

  一 挺身洛阳 力阻杀戒

  竺佛图澄(公元231——348年),西域人,本姓帛;又说是天竺国人,本姓湿。九岁时,在乌苌国出家,聪明好学。曾两度到天竺国佛教圣地学法,少年时己经得道,闻名当世。佛图澄自幼学习大小乘佛学,能诵佛经数百万字,精通佛理、经义。他早听说天竺和西域不少僧人,东渡传教,因此,他萌动了东渡传教的想法,长途跋涉、风尘仆仆来到汉地的佛教圣地敦煌,他在敦煌住寺多年,通晓汉语。为了更好地了解和宣传佛教,特于西晋怀帝永嘉四年(公元310年)又东行到洛阳,时年八十岁高龄。

  竺佛图澄,虽没读过儒家经典和史书,但通过别人传述,还是能够理解要旨大意。据说,有一次,他和众多学士论辩疑难问题,他滔滔不绝的演说,和书的内容完全一样,大家都称他为“奇僧”。他曾在天竺国西北部的佛教圣地学习过,所以,他多次对人表示再到天竺接受名师教晦。

  佛教虽在汉明帝时传入中国,但是影响并不很大,官方长期禁止汉人出家,一般只在民间流传。佛图澄善诵神咒,使法术,很快得到统治者的信赖,为佛教扎根中国起到了很特殊的作用。

  佛图澄来到洛阳,本想建立佛寺,作一番弘扬佛教的事业。

  佛图澄来洛阳前,洛阳己非汉魏太平景象。西晋王朝内部的“八王之乱”后,战争纷起,王朝名存实亡。晋惠帝太安二年(公元303年),氐族李特在成都建立汉国,前后延续七帝、四十五年。晋永兴元年(公元304年)晋冠军将军、匈奴族刘渊,在北方起兵反晋,在左国城(今山西离石)自称汉王,国号汉。晋怀帝永嘉二年(公元308年)十月,称帝,第二年(公元309年)迁都平阳(今山西临汾)。刘渊下令将军刘聪、王弥扫清黄河以北进军,再令直下洛阳。

  刘聪、王弥强度黄河,驻军宜阳,却被晋军用诈降计,摧毁汉军多半,刘、王只得脱身北走。半月后,刘聪又率八万人到达宜阳,直逼洛阳城下大有气吞河洛势焰,强行攻打洛阳四面城门,多日攻打不下,却被晋军夜袭,损兵万人,士气大降。刘聪只好奉命引军北归。不久刘渊死,刘聪杀死太子,继承帝位。

  佛图澄到达洛阳后的当年(公元310年)十月,汉帝刘聪下令攻打洛阳。刘曜、王弥、石勒三将军,率兵八万南下洛阳。石勒兵从东路,沿途掠杀,占据许昌,横扫洛阳以东晋军防线。

  汉将王弥先行攻入洛阳,斩关直进,如入无人之境。到了宫城,纵兵大肆抢掠,宫女珍宝,洗劫一空。继而,刘曜从洛阳西明门攻进,正巧碰到怀帝一帮人正拟出城西逃,全被浮掳,又查看南北二宫,空空如也,尽为王弥所获,一时愤愤不平,便命令手下人除了怀帝及二臣外,全部斩杀。宫城内外被杀死的有二万多人。刘曜命士兵迁移死尸于洛水岸边,筑城京观。后纵兵盗掘邙山诸帝陵,焚烧宫室,大逞凶威。待石勒最后进洛阳城,满目狼籍,掠无可掠,愤然离洛阳,前驻许昌。王弥离都城,东驻项关。刘曜命令押送怀帝等人北上平阳,邀功请赏去了。

  石勒北归后,设巧计杀了王弥,尽得他在洛阳掠夺的财物和宫女。不久,又吞并了幽并二州,声势赫赫。

  晋愍帝建兴元年,汉刘聪嘉平三年(公元313年),石勒被封为镇东大将军。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石勒再次引兵南下,抢掠豫州各郡人民,一路烧杀,一直打到长江边,再返回驻扎葛陂(今河南新蔡)。拟攻建业。中原横遭涂炭,芸芸众僧,也再劫难逃。

  佛图澄在洛阳避乱四年,面对这一场浩劫,目睹这汉地佛教迟迟发展的国度,又如此滥杀无辜,东方文明古城,施遭覆灭。这样下去,佛光何时才能普照,戒杀信条,何时才能实现。八十三岁的佛图澄决心掀过这历史的一页,于是,他决定用自己的行动来阻止这毁灭性的现象再次发生,让佛的智慧在这块奄奄一息的大地上,重现光明。

  佛图澄在这年四月的一天一大早,便精神振奋,信心实足地离开洛阳,一漫东南大道,向石勒驻军方向走去。

  这时,羯胡族首领石勒屯兵葛陂,他的军队极其残暴,专以杀人为事,僧人遇害的也很多。佛图澄眼见那血淋淋的渗景,十分怜悯老百姓的无辜被杀,他决心用佛法来感化石勒,使他放下屠刀。石勒手下有员大将叫郭黑略,是石勒最初时的“十八骑之一”。此人虽也是个无智武夫,却信奉佛法,佛图澄于是打算投到郭黑略的军门,实现自己的愿望。

  郭黑略对佛图澄非常尊敬,跟他受五戒,拜他为师,又经常与他讨论军事,受益不少。郭黑略从此常为石勒出谋划策,往往预测战事的胜负,十分准确,使石勒在与刘曜的战争中连连得胜。石勒非常高兴,但心里也不无疑惑。有一天,他向郭黑略问道:

  “我一向不觉得你有出众的智谋,而近来你每每能预测出出兵的吉凶,是什么原故?”

  郭黑略回答道:“将军天挺神武,自有神灵帮助。如今有一位和尚,法术智慧极为出众,他说将军一定会拥有中原,他愿当将军的谋师。我以前向你的建议,全是他预测的结果。”

  石勒听罢大喜,说:“真是天赐我也!”下令立刻召见。

  佛图澄受召拜见石勒,石勒问他:“你说你是我的老师,你的佛法有那些灵验?”

  佛图澄明明知道石勒不懂佛法,故意问这玄妙的道理,心想要用法术来取信于他。于是回答道:“佛法的道理虽然深奥,但也可在眼前表演,作为证据。”

  石勒叫他赶快表演。佛图澄要了一个瓦钵,盛满了水,烧了一柱香,口中念咒。不一会儿,瓦钵中长出一株青莲,须臾开花,光色鲜艳夺目。

  石勒看后大惊,立即下拜,表示信服。

  佛图澄因而向石勒进言道:“凡是王者的德化普施天下,那么就会出现灵瑞;相反,要是政治败坏仁风消退,天上就会出现彗星。这些自然现象的出现,吉凶也就随着而来,古今没有列外。”

  石勒听后很高兴,也深受启发,原先准备要杀的人,经佛图澄这么一说,许多人算得以保全了。

  佛图澄还有高明的医术,有顽疾无法医治的,也都找到佛图澄,佛图澄略施法术,治好了不少人。从此,中原地区的人们开始普遍信奉佛教。

  石勒接受了佛图澄的建议后,便领兵自葛陂还河北,路过枋头(今河南浚县),当地人准备晚上劫营。佛图澄告诉郭黑略道:“贼人很快就要来,可去报告主公,作好防备。”郭黑略赶快去报告,不一会果如其言,因为己有了准备,所以没有什么损失。

  石勒自从遇到佛图澄后,各方面受到不少帮助。但石勒毕竟是一位叱咤风云的人物,历来十分自信,他对佛图澄的神异妙算有点不可思议,还有点不服气,但总是心存怀疑,一心借机试探。

  有一天夜里,石勒武装整齐,手执宝剑,高坐军帐,特派人去专问佛图澄就说:“今夜晚你知道将军到那里去了?请告知。”

  来人见到佛图澄,还没有开口,佛图澄己料到来人的意图,于是反问来人道:“今夜平安无事,大将军为什么要披挂戒严?”

  来人哑口无声,回报石勒,因此,石勒又更加敬重佛图澄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石勒因国事不顺心,想在僧人身上杀恶气,一怒之下想把他们统统杀掉,同时也想让佛图澄吃点苦头。佛图澄料到此事,赶忙颓躲到郭黑略的住处告诉弟子们:“如果大将军派人来,问我在那里,就说不知上那儿去了。”一会儿,石勒果然派人来了,但到处找不到佛图澄,他们自然不敢搜查郭黑略的住处,只好回去向石勒报告。石勒听后大惊道:“我有恶意想加害圣人,圣人离开我去了,唉!”他若有所失,通夜不眠,想再见到佛图澄,并一再称他为“圣人”。佛图澄知道石勒己经后悔,第二天一早,就主动前去拜见石勒。石勒一见非常高兴,问他昨晚到那里去了?佛图澄回答道:“主公正在气头上昨晚暂时避一避。如今主公己改变了主意,所以敢来相见。”石勒大笑,自我掩饰道:“道人错了,我怎么能加害于圣人呢?”

  石勒都城襄国(今河北邢台西南)城濠的水源,在离城西北五里远的围丸寺下,这年,城濠的水突然枯竭了。石勒很着急,向佛图澄请教道:“怎么能弄到水呢?”佛图澄回答道:“如今只有命令龙了。”石勒字世龙,他以为佛图澄是在潮笑自己,回答道:“只因为龙弄不到水,所以才向你请教。”佛图澄也笑了,说:“我说的是真话,不是开玩笑。凡是水的源头,必然有龙居住,如今前去命令龙,一定可以得水。”石勒很高兴,请他当即前往。佛图澄与弟子法首待等人来到源头,只见水源早己干枯沟里开着比车轮还要宽的裂口。弟子们心里颇犯疑,认为水恐怕是难弄到。佛图澄便不慌不忙地坐到绳床上,烧起安息香,口里念着数百字长的咒语。如此三天过去了,开始有了涓涓微流,但见一条五六寸长的小龙随着水流摇头摆尾地游了过来。过了片刻,忽然大水漫天而至,城濠的水很快都灌满了。石勒万分高兴,从此对佛图澄口服心服了。

  这年,鲜卑人段末波向石勒进攻。段末波的人马非常强盛,石勒很恐惧,赶紧向佛图澄请教。佛图澄若无其事,回答道:“昨日寺里的铃响,我仔细的听了,是说今天中午时分当捉住段末波。”石勒且信且疑,与侍人登城了望,只见鲜卑军铺天盖地,望不见前后。石勒大惊失色,说敌军行进,真是地动山摇,段末波怎能被擒呢?那一定是宽慰我的话。他又派人去问佛图澄,回答说己经捉住段末波了。原来,城北有一支伏兵,伏兵出正遇段末波,便将他擒获了。

  前赵刘曜光初十一年(公元328年),刘曜亲自率领大军进攻洛阳。当时石勒的堂弟石虎守洛阳,石勒打算亲自前去抵抗刘曜,然而内外僚佐都反对,认为这很危险。石勒只得又去请教佛图澄。佛图澄说:“相轮的铃音说‘秀支替戾罔仆谷劬秃’。这是羯语,‘秀支’是‘军’的意思,‘替戾罔’是‘出’,‘仆谷’是刘曜的胡位,‘劬秃’是‘当捉’。就是说,军出定能捉住刘曜。”石勒这时己深信佛图澄,于是不听众人的劝说,决心亲征。他留长子石弘与佛图澄来镇守襄国,自率中军直驱洛阳。刘曜貌似强大,哪知才一交战,他的军队就大溃,刘曜的马没入水中,果然被活捉了。石勒平定了刘曜,前赵政权于是灭亡,从此统一了北方。不久,石勒自称“赵天王”,行皇帝事,改元建平。历史上称石勒政权为后赵。石勒登位后,佛图澄更加恭敬,凡是军国大事,都要请教他后才施行,为他上尊号叫“大和尚”。石勒的诸多小儿子,也都养在佛寺。后赵建平四年(公元333年)四月,佛寺塔上的铃子无风自鸣。佛图澄向大家说,国家将有大丧,不出今年。七月,果然石勒死,他的儿子石弘登位。

  二 再现佛威 放下屠刀

  石弘继位的第二年,石虎杀了石弘自立,改元建武,不久迁都到邺(今河北临漳)。

  石虎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他见石勒利用佛图澄的崇高威望登上了皇帝的宝座,于是就更加倾心事奉这位充满神奇色彩的高僧,企图利用佛法洗净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以巩固从侄儿那里夺来的政权。石虎曾下书说,和尚是国家的大宝,如果不加高爵位,不享受厚禄,怎么能够表彰他的德望呢?从此以后,和尚宜空穿绫锦,乘雕辇,朝会的日子,和尚升殿,常侍以下官员都要帮助举步,太子、诸公搀扶而上。主持朝仪的礼官高唱一声“大和尚到”,所有的人都要起立,以表示对他的尊敬。又命令司空官早晚要亲自前去向大和尚请安,太子、诸公每五天前往拜见一次,以表示皇帝对他的崇敬之情。

  佛图澄住在邺城内中寺,由于统治者对他崇拜,加上各种神奇的传说,老百姓自然也对他十分敬畏,他到那里,人们甚至不敢向那个方向吐唾沫。

  太子石邃荒淫纵酒,图谋杀他的兄弟,又怕佛图澄识破他的阴谋。佛图澄每月末要去朝见石虎,回来时一定要到石邃家拜见,石邃想利用他进见的机会,除掉这个巨大障碍。佛图澄朝见的日子到了,临走时,他对弟子曾慧说:“昨夜天神唤我,说明天朝见后回来的路上,不要到别人家去。我如果要到那里去,你一定要制止我。”太子石邃不得大和尚造访,早就等在路边。佛图澄正要上南台时,僧慧扯了扯他的衣服,提醒他。佛图澄低声说:“事出不得己。”刚座一会儿,他就起身告辞,石邃坚持挽留,但没有留住,阴谋于是未能实现。佛图澄回到佛寺,叹息到:“太子作乱,己经很明显了。”他想说难说想忍难忍,只好因事隐约地告诉石虎,但石虎听不懂。不久事情暴露了,石虎方才醒悟。

  建武九年(公元343年)石虎先后进攻前燕、前凉,都遭到惨败,而东晋大将桓温又进攻临淮,真是四面受敌,三面告急,人心惶惶。石虎气急败坏,瞪着眼睛说:“我一向诚心奉佛供僧,却征伐失利,甚至外寇入侵,这说明神法没有神验了!”第二天一早,佛图澄朝见,石虎因事问他,佛图澄因而劝告道:“大王前世是位大商人,曾到 宾寺供奉,当时正举行大法会,有60罗汉参加,我也是其中之一。当时有得道人对我说,这位大商主命尽当受鸡身,以后要到晋地作国王。如今你不是作了国王了吗,佛法怎么能说不灵验呢?这不正是你前世修下的福分么!至于战阵负胜得失,乃是国之常事怎么能怨谤三宝,夜起毒念呢?”石虎见说破了他心中对佛法动摇的秘密,十分惶恐,立即跪下谢罪,又重新对佛法坚信不疑了。

  前面说过石虎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有人在他面前说他儿子石斌的坏话,他立即杀了石斌的生母,又手杀五百人。太子石邃被杀后,他改立石宣为太子,不久石宣不仅杀了亲兄弟,而且打算杀他老子。石虎怒极,将石宣活活烧死,又杀掉石宣的妻子儿女共9人,同时还将太子官属三百多人统统车裂肢解,投入漳水。如此残无人道的暴行,佛图澄曾多次劝告,对他说:杀人不可纵,人死了不可复生,哪有国王亲手杀人的道理呢?大和尚的劝说,客观上拯救了不少人的生命。

  一天,石虎问佛图澄道:“佛法主张不杀,然而朕为天下之主,不用刑杀就不能肃清海内。既己违背了杀生的戒律,虽然奉佛,还能得福吗?”

  佛图澄回答道:“帝王奉佛,自然与老百姓不同,只要能体恭心顺,提倡佛教,不为暴虐,不害无辜,就算是对佛诚心了。对于那些凶愚无赖、不可教化的人,有罪仍然不能杀,有恶也不能不刑,但是一定要该杀的才杀,该判刑的才判刑。如果滥用天子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