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事迹传记 >> 古德圣僧 >> 正文

僧稠——岭东第一禅

无量光佛教网 - 佛门网 - 佛要救你 - 净土宗门户 - 佛教网

 


    僧稠从幼年时就勤学苦读,到青年时已精通经史子集。被聘为太学博士。僧稠虽名振朝庭,但对俗事无比厌烦,常叹息不止。偶然间,僧稠看一本佛经,他突然醒悟,于是投身佛门。这年僧稠二十八岁。

    僧稠刚一剃发,就找佛经来读,读过之后,悲喜交加,心领神会,更加坚定了立身于佛门的志向。僧稠入佛门后,立下五个誓愿:一、以佛法为财富;二、获得广大神通;三、弘扬佛法;四、献身于三宝;五、报答父母恩、师长恩、国君恩、施主恩。

    僧稠最初向道房禅师学行止观,然后到定州的嘉鱼山去修炼。练过一段时间后,僧稠就消除了凡人的欲念。

    一天,僧稠遇到一个从泰山来的僧人,僧稠把自己修炼的情况告诉了他。这个僧人苦劝僧稠修习禅定,不要有别的想法。他对僧稠说:

    “一切有灵魂的东西,都有成为菩萨的最初基础,你一定要紧守此缘分,不要追求世俗的东西。这样,你肯定能成大道。”

    僧稠听从了僧人的话,开始潜心修持禅定。过了十天,僧稠觉得自己散乱的心收归为一,进入了禅定。接着,他又依照涅槃圣行和四念处之法来修炼。过了几天,僧稠发现无论是睡梦中还是清醒时,无论是感觉到的还是没有感觉到的,都不会使他产生丝毫的欲念。

    五年后,僧稠又到赵州漳洪山向道朋禅师学习十六特胜法。此时,僧稠修炼更加刻苦。他为了节省时间,三个月只吃一顿饭,经常修炼得不知晨夕。衣服破了,露出肉来,僧稠只是把它挽一挽,无暇换新的。有时正在煮饭,饭还未煮熟,他却入了定。过了很长时间,他前面摆着的食物都让野兽给吃了。

    僧稠在修炼灭绝一切杂念之法时,遭到贼人的恐吓。但僧稠面无惧色,对他们讲解佛理,并把他们射来的箭一一毁掉。贼人大为震惊,听从了僧稠的劝告而受戒。

    又有一次,僧稠正在鹊山静坐修炼。过了一会儿,听见有阵阵乐声从空中传来,又有一股股醉人的香气直钻他的鼻孔。接着就看到有几个身穿彩绸、姿态娇美的仙女飘然而下。几个仙女一起上前,抱住僧稠的肩,柔嫩的肌肤在他的身上蹭来蹭去,喘息之气吹到了他的脖子上,僧稠坐在那里,昂然不动,他在内心以死来约束自己的欲念。不久,仙女消失,僧稠证得深定,入定达九天之久。到此时,情感杂念完全消除,对世事不再有丝毫兴趣。

    僧稠来到少林寺,向诸位大德们讲了自修禅定的经过。众高僧一齐称赞僧稠。跋陀(天竺僧人)对僧稠说:“葱岭以东,你是禅学学得最好的人。”

    僧稠于是住在少林寺,向跋陀学习更深的修持之法。

    少林寺中有一百多个僧人,寺里有一眼泉,冒出的水深可没足。有一天,一个衣着破烂的妇人夹着扫帚坐在台阶上,听僧人们念经。众人不知她是谁,便喝斥她,赶她走。妇人面露怒色,用脚踩了一下泉水,泉水立刻枯竭,妇人也不见了。众人把此事告诉僧稠,僧稠连叫三声“优婆夷”(佛家称女居士为“优婆夷”),那妇人就出现了。僧稠对她说:“众僧正在行佛道,你应该保护他们。”妇人用脚拨了拨泉水所出的地方,水即刻就涌了出来。众僧都惊奇女居士的法力,更感到了僧稠的威力。

    僧稠在少林寺修炼时,曾发现有两卷长生之术的仙经放在他的床上,僧树对仙经说:
  “我修得是佛道,不想在世上长生不老。”

    说完这话,僧稠就失去了对事物的各种感觉,无论是内在的,还是外在的。进而证得了更深的禅定。

    此后,僧稠到青罗山修炼。练了几天后,他的身上长起了恶疮。恶疮脓水不断,臭气难闻。可僧稠对此并不在意,依然修炼如故。打坐得时间长了,僧稠感到疲惫不堪,想站起来伸伸腿。这时,有神人从天而降,上前扶住僧稠,让他再次打坐。 因此,僧稠多次入定,每次入定都长达七天之久。

    僧稠学法修定成功后,他到了怀州马夹山,准备弘扬佛法,报答众恩,实现自己的誓言。

    魏孝明帝继承其先祖敬佛的遗风,前后三次派人到马夹山召僧稠入京。僧稠推辞说: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请求在山上修道,与您敬佛的大道是一致的,何必要到您的身边去呢?”

    孝明帝答应了他的请求。曾稠知道,君王喜怒无常,伴君如伴虎,在君王身边,难免为俗事所缠。而且人往往有贵远贱近之习。为弘法考虑,还是留在山上更好。

    魏孝帝继位后,又下请僧稠,他仍不出山。孝武帝于是在尚书谷中为僧稠建禅室,聚集了许多僧徒向他学道。

    到此时,僧稠的弘法事业获得极大的成功。燕赵各地,佛法流传,几乎不再有人食肉。众僧人则虔诚拜佛求福。有被名利所困的人来找僧稠,僧稠就为他说偈来止其名利之心,让他焕然一心,明其本性而归于佛道。

    后来,齐国建立。齐文宣帝在天宝三年下诏,请僧稠赴齐传法。

    僧稠觉得,齐国建立不久,就请自己前去弘法,是一个传播佛法的好机会,因此决定前往。

    僧稠将要离开的那天,山谷的两边突然发出悲切的惊天动地的响声,这声音震撼四方,使得山中禽飞兽跑,一直持续了三天。僧稠回望群山,生出无限依恋之情。他心中想:

    “慕道怀仁之心,在各类事物中都有,并非一定是懂得情爱的人才有。我本想在山中了此一生,那曾想又有此变动。人真是易于放荡,难于坚持啊!”

    从此以后,僧稠不再事先约定什么事。

    文宣帝亲自迎接僧稠到宫中。僧稠虽然已七十多岁了,但他神宇清旷,使人心动。僧稠为文宣帝说法,先讲了三界本空、荣华富贵不能长久的道理,又讲了四念处之法。文宣帝听完之后,头发竖起,冷汗直流。接着文宣帝向僧稠学禅定,不久就证得了深定。从此,文宣帝对佛法崇信不疑。文宣帝又跟僧稠受了菩萨戒,断绝酒肉,传旨把鹰鹞等放归自然,让国家成为仁义之国。并且传旨,一年之中要有六个月禁止屠宰。后来还下令斋戒,斋戒期间,无论官私,禁用一切荤食。

    一天,文宣帝对僧稠说:“佛法必须由人来弘扬,真诚而不能虚伪。希望您能够安心于佛法,弟子做您永久的佛门弟子。您认为怎样呢?”

    “陛下既然发誓要护法,就应该顺天之安排,俗居世上,尽心于教化,成为珍爱三宝、引导民众的君王。如此重担落到肩上,陛下不应推辞。”

    僧稠在皇宫住了一段时间后,觉得教化之事已成,想回到山林静心修炼,便向文宣帝辞行。文宣帝认为此去马夹山的山路崎岖,相互来往困难,因此传旨在邺城西南八十里的龙山,给僧稠建佛寺。佛寺要建成方圆十里的大寺,让修炼之士到寺中念经行道。僧稠得知后,对文宣帝说:
    “十里寺院的面积太大,恐怕要妨害当地居民,这不是济世之道,请减一半。”

    文宣帝再次传旨,把寺院定为方圆五里,让著名匠人纪伯邕负责寺院建造。当纪伯邕召集附近的乡人,问此地的地名,忽然听到天空有人大声回答:

    “山林幽静,此处本名叫云门。”

    再问声音的由来,没有一个人知道。文宣帝听说此事,依空中的声音给寺院起名叫云门寺。

    寺庙建成后,有一个客僧拿着锡杖前来。寺中僧人给他安排住处,问他从哪个寺院来,他答非所问:

    “我看这里有三个寺院。”

    说完就不见了,众僧在地上挖井时,挖出两只鸱鸟的嘴。

    在寺院的前面有一个深渊。有一天,僧稠看见一个长着毛,身材魁伟的胡人,在渊边点火烧水。水将要煮沸时,就见有一条大蟒从水中跃出,要到锅里去。僧稠用脚一拨,蟒又回到渊中,毛人也不见了?这天晚上,有一神人领着一个男子来拜见僧稠说:“弟子有一个儿子,年年做恶,神要把他吃掉。我虽然爱惜儿子的生命,但也不敢阻拦神人。弟子已老,将要死去,所以我亲自要把儿子供给神。幸而得到大师的救护,才使我的儿子幸免于难。”说完 , 两人化做云雾而去。

    僧稠住进云门寺后,文宣帝又请他作了石窟大寺的住持,让他以此职位来教化僧众。又传旨把成千上万的供奉品运到山中,并让国内各州修建禅室,让那些体悟佛法的聪明有识之士为教授,来讲授佛法。宣讲佛法之风大盛。

    文宣帝认为这种弘法方式弊病很多,他对僧稠说:“佛法的根本宗旨是静心为本,诸位法师依经讲法,令人感到枯燥。看来,这种方式要废除。”

    僧稠说:“诸位法师继承四依,弘扬佛法,使众人能够区分正邪,认识到佛理的奥妙。如果没有这些人,如何开始弘道呢?这是习禅开始时必定要有的过程。发挥佛理的主旨,使信奉者逐渐领悟,依靠的就是这些人。”

    文宣帝非常高兴:“现在把国家的财物分成三份,一供国家使用,另外的归佛事使用。”

    于是文宣帝传旨,把、绢、被褥等物品运到山上,在山中建库房来储存这些东西,以供应寺中日常所用。僧稠认为佛法的宗旨在于修心,财利世俗之事妨碍救化,于是致书文宣帝,让他把这些东西都拉回去。文宣帝为僧稠的气度所感动,让把这些东西在别处建库存起来,需要时给寺中送去。

    到后来,文宣帝为佛事而下的诏书不断,每有一些小事也要亲自过问。又让大臣送药物和食品给众僧人,并随时解决众僧生活中的困难,文宣帝自己常带着侍卫亲临僧稠的寺院。文宣帝每次到来,僧稠都在房中静坐,从不起身迎接;宣帝走时,他也不去送。僧稠的弟子劝他说:“皇帝到来,您只顾修行不去迎接,这是否有背于常情。”

    僧稠说:“过去宾头卢迎王七步,使王少掌天下七年。我自己没有什么好的德行,不敢自欺,知道自己不会给皇帝带来什么福德。”

    当时的人们都称赞僧稠敦厚,顾大法而不拘小礼。

    不久,有人向文宣帝说僧稠的坏话,告僧稠傲慢无礼,不敬帝王。文宣帝大怒,要加害僧稠。僧稠早已料到此事。一天,僧稠来到厨房,说:“明天有客人到,多准备此食物。”到半夜五更时,僧稠备好牛车,独自到山口去,站在离寺院约二十里的路旁。文宣帝的人马走到僧稠站的地方,感到很奇怪,问僧稠为何到此,僧稠说:
    “我怕自己的血不干净,玷污了佛寺,所以在这里等您。”

    文宣帝立刻下马跪拜,对大臣们说:“这样神通的真人,怎么能诽谤呢?”文宣帝要躬身背僧稠到寺院,僧稠坚决不接受。

    文宣帝说:“弟子有负于师,用整个天下也不足以谢罪”。

    接着,文宣帝又问:“弟子的前身是什么?”

    僧稠说:“是罗刹王,所以到今天还喜欢杀人。”

    僧稠让人端来一盆水,对着水中祷告一会儿,然后让文宣帝在水中看自己的影子,果然就像罗刹。

    每年伊始,文宣帝都要问僧稠一年的吉凶。天保十年,僧稠对言语宣帝说:“今年不吉。”文宣帝很不高兴,问:“那么怎么避免呢?”僧稠说:“我也不久于人世了。”

    到十月,文宣帝死了。第二年的夏天,僧稠也去世了。

    僧稠临终时,异香飘满寺院。皇帝派襄乐王前来问候:

    “大禅师僧稠,意志坚强,修炼刻苦,必能感动上天而成正果。禅师寄心于寂默之中,虚来实返,定能成玄妙功德。”

    僧稠去世后,高官和名士大都前去吊唁。为表达他们对僧稠的崇敬,施舍无数的东西,召集一千多僧人,在云门寺供祭,以期为他在彼岸世界带来福德。

    僧稠下葬的那天,满山是人,有几万之多,点着无数支香。正午时,开始焚烧僧稠的尸体,人们无不悲痛欲绝,哭声响彻山谷。立刻有白鸟数百只,徘徊飞翔于烟尘上,悲声鸣叫,悽切感人。

    皇建(北齐孝昭帝年号)二年,僧稠的弟子昙询等奏请孝昭帝为僧稠建塔。孝昭帝下诏说:

    “僧稠大禅师,德行修持高深,是佛家三宝的栋梁之才,其神灵超于一切物外。可以据此地的风俗,建塔以志纪念。后将举行千僧斋祭,彰示法师光辉的一生,使之流传后代。”

    北周灭掉北齐后,把废弃后的云门寺赐给大夫柳务文,柳务文让他的亲戚辛俭守把家搬入寺院。过了不久,辛俭守一家暴病而亡。


 

更多文章:古德圣僧讨论请进入:佛教网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相关文章
    金刚经之十威力——转帖
    获得观世音菩萨感应的方法——【转帖】
    转帖:磋砣几十年,学佛路漫漫;我欠他的逃不掉,今世还得做妻还——【地藏论坛】“雪…
    地震时我家的事情(外两篇)——【地藏论坛】“奇花喵”师兄
    末学亲历的佛、菩萨感应事迹——【地藏论坛】“志伟”师兄
    我信佛的证据——转贴
    学习佛法应分辨是否如法——【地藏论坛】版主 刘欣 师兄
    念佛应念“南无阿弥陀佛”六字还是“阿弥陀佛”四字?——《印光大师文钞》
    遇外道邪论,可令其词理穷屈——【地藏论坛】版主 “刘欣” 师兄
    我学佛到现在的一个简单总结——【地藏论坛】 “冰糖露露”师兄
    太神奇啦——【地藏论坛】 “静待花开”师兄
    我的学佛历程中不可思议的事——【地藏论坛】“仁春”师兄(三)
    我的学佛历程中不可思议的事——【地藏论坛】“仁春”师兄(二)
    我的学佛历程中不可思议的事——【地藏论坛】“仁春”师兄(一)
    宣化上人在我身边显灵——作者:【地藏论坛】“scicode”师兄
    吃人肉的外星人——转帖
    不杀生,怎样请走蚊虫?——作者:【地藏论坛】 “忏悔的心”师兄
    楞严精神——末法时期的中流砥柱
    难以置信的撞车事件!——转帖
    太神奇了,毛毛虫听我诵经——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