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事迹传记 >> 感应事迹 >> 正文

 

  一、现法身

  一九八六年(丙寅年)二月十一日(正月初三)晚上,正当做晚课完毕,静坐之际,我忽然看见金光缭绕,出现了一位菩萨,法相庄严,全身放射金光,头上金光光轮巨大,但他全身毫无装饰,十分朴素,胸前挂着菩提大念珠,他慈祥温和地望着我微笑,我却不认识他是谁。

  我慌忙下拜,叩问:“请恕弟子眼拙愚昧,您是哪位菩萨莅临?”

  他微微笑,没有立刻回答,我细看他的法相,我发现他是一位很瘦的老人,大约有九十多或一百岁,不过面貌不似那么老,好像只有六七十岁,非常清秀,鼻子相当高而长,山根几乎是完全不下陷的,倒有些像是希腊人的鼻型,下巴是很长的,而且有些向外翘,两眼炯炯有神,闪射着高度智慧光芒,耳朵很长很大,头上是剃光的,眼肚下的泡泡很大而有些下垂,人中很深,眉毛很不少,有几根特别长,白白的,他一身带着水果的香气,有些像是桔子花的香味。

  这是谁呢?法相那么庄严,那么祥和,分明是一位菩萨,而又具有罗汉相。这是谁?令我一见而心生恭敬而且喜悦不已。

  我从来未见过这位菩萨,也猜不出他是谁?我知道他不是我的幻觉,他在我面前,十分真确。我知我不是做梦,因为外面的远处火车和汽车奔驰之声,我仍听见,后园树上的知更鸟阵阵夜啼,也历历可闻。

  我大惑不解,再次叩问菩萨法号。

  他微微笑,嘴唇微动:“我是广钦!”

  他说的是台语,不是国语,我是听得懂闽南语的,也能讲一点。去国廿余载,少年时代在台湾会讲流利的台语,早已忘了八九成,不过基本的台语还是懂的,可是要费力一点才可听得明白人家说什么。而这一次,这位老和尚一开口,我就听懂了,虽然他的口音好像又跟台湾人有不同。

  “啊!您是广钦老法师!”我失声叫了起来,我又惊又喜,我欢喜无限地下拜:“老法师您怎么来的?”

  “说来就来啦!”他微笑:“你不是希望有一天见到我吗?我现在就来成就你的心愿喽!”

  “啊!是的!是的!老法师!”我欢喜得无法形容!“倾仰已久,无缘识荆,今晚得见,太欢喜了,弟子太欢喜了!”

  “你是个好孩子,”他说:“你要多多护法啊!你做得没有错,不要怕毁谤!”

  “多谢老法师!”我感激得很,无以置词。

  “你说无缘,那就是不对的。”他说:“有愿则有缘,缘是从愿生的。”

  “老法师开示说得对。”我说:“我在台湾的时候,年纪小,顽心重,没有立愿去拜诸山长老大德,如今后悔了,错过了好多学法的好机会。”

  “这不要紧,只要虔心信佛学佛修行,将来大家都还会见面的。”他说:“人人都与佛有缘,都是龙华莲池会上人!”

  我忽然心中惊觉,我此时才明白我见到的并不是广钦老法师的父母身,而是他的法身。 

  “老法师!”我叫道:“你成菩萨了!太好了!”

  “人人都可以成菩萨!”他微笑:“这也没有什么,都不过是来来去去而已,就是一个愿字。”

  “那么您现在去了?”我不免有些不舍难过。

  “去去又再来!”他说:“去去就来!”

  “那么,老法师有什么法谕指示么?”

  “没有!”他摇头微笑:“没有!”

  “请老法师多多开示吧!”

  “没有!”笑着,身体渐渐溶化,金光渐渐散去:“本来就是没有!”

  在他消失的最后一刹那,金光陡然尽敛,陡现出数千粒的舍利子,七彩光芒照射,晶莹庄严至极,旋即光华又都消失了。

  我眼前仍是黑暗的静室,窗外天空出现鱼肚白,知更鸟啼声已残。

  我知那不是梦境,绝对不是。

  我提前起床做早课,母亲在邻室也起床了,我知道他在念经。

  那天我告诉母亲说:“台湾的九十五岁老法师广钦和尚来过了,似乎他已入灭或将入灭,他好像要我传递什么,大概是叫我告诉世人那句话‘本来就是没有!’或者是叫我看见他身上有数千粒舍利子闪光!”

  二、众震惊

  新年头,很多佛教友人来舍下欢叙,每天络绎不绝,我都把我定中所见告诉他们,大家都惊异,都说:“广钦老和尚一定是入灭了!”

  宾客中有一位是虔诚的佛教徒L太太,她是印尼华侨,曾经有幸皈依广钦和尚。年前,她来舍下见我,说她回国参拜各处名山佛寺,她问我有什么特别要她做的事。

  “你是广钦老和尚的弟子,”我当时说:“你就到台湾去,多多亲近他老人家吧!他老人家就快入灭了,将来你再去台湾,可能见不到他了。”

  在座众人就都惊问:“培德居士,你预见广老入灭?什么时候?”

  “广老已经九十四岁了!”我说:“谁不能预料他随时都会入灭呢?我也只是随便推测而已,不敢自称是预见。”

  大家都同意我的观点,不过,也有人说:“虚云老和尚一百二十多岁才入灭,也许广老也会到一百多岁吧!”

  “但愿如此吧!”我说:“不过,我感觉到广老好像世缘将尽,我推测在一九八六年上半年,或者是春天,就会发生。”

  大家都说:“希望你这一次看不准确!”

  L太太回国拜佛,果然依我言,去拜广老。而且,她福缘殊胜,竟得与众弟子随侍广老十天之久。她回加以后,就来见我,初四这天,她也在座。

  她说:“师父精神很好,他非常慈悲,你说他会入灭,恐怕你说错了。”

  “我也没有把握说我看得准不准。”我说:“我但愿我看得不准也罢!我但愿广老也像虚老那样,活到一百多岁教导我们;不过,我昨夜所见,恐怕是不太吉祥之兆,也许这时候,广老他老人家已经……哎呀……”我惊叫了起来:“他入灭了!他入灭了!”

  “什么?”大家都惊叫做一团!“什么?”

  “大概是三四小时之前,他入灭了!”我说:“你们大家记下这时间,现在是一九八六年三月十二日,农历是正月初四,上午十一时十五分,台湾现在应该是初五下午三点多、四点多钟,我看见广老入灭了,他的全身都是舍利子闪闪发光!”

  三、入涅槃

  在座的人都渐渐肃静了下来,有些人低声饮泣。

  “你一定看错了!”有人说:“培德,你一定看错了!”

  “但愿我是看错!”我心中难过。

  “等一两天看看吧!”有人说:“或者我们打长途电话到高雄去问。”

  “那不太好!”有人说:“打电话去问老和尚是不是死了,这不好!”

  “那么就等几天,看台湾有没有消息来吧!”大家这样决定,我立刻打电话将奇象告诉罗午堂伯伯和冯公夏伯父,两位老伯也劝我等待消息。

  初六晚上,下午七时,电话铃响了,台北的总机小姐声音:“找冯冯先生听电话。”

  “我是!”我紧张了起来:“我知道,是天华公司李云鹏先生打来的,请接通电话。”

  我一开口就叫:“李先生!”

  果不然是李云鹏先生,他在台北那边说:“我是李云鹏。”

  “你知道广钦老和尚……”李先生提出了广老,一句没说完,我就知道是证实了。

  “我已经知道了!”我抢着说:“广老已于昨天入灭了!他老人家入灭前,法身分出神力来过示现,全身金光,舍利放光……”

  “广老昨天初五下午两点多钟入灭了!”李先生说:“我现在要问你,他有没有舍利子?”

  “广老有很多舍利子!好几千粒七彩的、放光的,”我回答:“好多好多!不过,要叫他们小心处理—荼毗火化!”

  “那我就放下心了!”李先生说:“得你这几句话,我就安心了,我会通知他们。”

  “李先生您别为广老伤心,”我说:“他已经进入永恒了,他在宇宙更高的境界中,他已经成佛了。”

  “我应该为他欢喜才对!”李先生说。

  我们都应该为他欢喜才对!广老已经成了佛菩萨!为什么我们不欢喜,反而要悲悼流泪呢?我们这个物质的身体,是终归要物化的;但是,像广老这样,超凡入圣,已经进入了涅槃,得证真如,与宇宙中万能诸佛并在永存。而且,他还会乘愿再来济度世人,我们应该欢喜才是啊!

  我从未见过广老,根本连照片也未见过。这一次在定中见到他,是唯一的一次,我叙述他的形貌,在座的他的弟子们或再传弟子都说我讲的就是广老,听这么一说,大家都化悲为喜,念佛没停。

  广老既与我素昧平生,我又没有福缘做他的弟子,他为什么会向我示现呢?似乎是不很合理的事,或者,是因为他悲愿宏深,普遍示现,亦不弃我这顽劣的小子吧?我相信,我断不是唯一见到他法身示现的人,必定还有不少人梦见他或在定中见到他的金光法身示现。我相信他老人家的法恩是会像雨露一般普及的。

  有人说,我可能是因为常常听人谈及广老,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加以我对广老向慕,因此产生幻觉。

  幻也罢,真也罢,幻也是真,真亦是幻,这是我的看法。

  精神心灵感应,不远万里,幽明无隔,这已经是现代科学所证明了的事实,我认为这一次是广老以幻示真。

  听最后消息说:广老火化后,果然有数千粒七彩舍利子!让我们多修行吧!多念佛吧!南无阿弥陀佛

  

相关栏目:感应事迹学佛答疑请进入:学佛有问必答网常见问答集锦(还可以免费人工答疑)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


(微信扫一扫或长按二维码赞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