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事迹传记 >> 感应事迹 >> 正文

 

 

  清彭希曾妇姚氏,患痞,发持大悲咒。一夕梦老妪授以一技华,顿觉身轻如叶,而病寻愈。(一行居集)

  荆山万文玉自言:“予持大悲咒心经,灵异不胜缕述;忆母病笃将终,予痛哭流血,跽向大士前诵大悲咒一遍;母觉有人带引回阳,渐气暖能言动,数日获安。(圣经汇录)

  宋释宝通,长诵大悲陀罗尼。有赵姓女为魅所惑,病狂;师诵咒,鬼即逃,癫遂愈。

  清乾隆乙巳,苏州旱。彭二林居士结三七期,诵大悲咒,加持西方佛名,断午食,期满得两半尺。(观河集)

  张抗,积善,向佛发誓,诵大悲陀罗尼十万遍,求生净土。年六十余,寝疾,一心念佛。谓家人曰:“西方净土,只在堂前;阿弥陀佛坐莲华上。”言讫,念佛而逝。(往生集)

 

  观世音菩萨灵感录:  

  民国二十四年孙立人将军夫人张清扬女士,突然得了一种怪病,口吐出一块块鲜血,嘴巴也歪了,试过各种中西医疗,都束手无策。在感到万念俱灰,已无生存的意志时,幸好她母亲赶来。因她母亲是信佛的,见状异常痛心,于是命令全家斋戒一天,于当天上午烧香祈祷,诵二十一遍大悲咒,求了一杯净水,使之服下,到了傍晚时分,嘴巴就自动更正过来。一杯大悲心的功力,竟可不药而愈,佛法真是不可思议。

  民国五十年,滕一鸣居士罹患中风,左半身不遂,六年后又患糖尿病,几年后又因病重而使左脚趾溃烂,住院吃药都无起色。医师说要锯腿,但又不敢保证痊愈,其家人咸认为西医既无妥善的办法,遂改用中医治疗。如此一来,非但病情不见好转,反而溃烂得一发不可收拾。一日,她的姻亲刘驹君女士来探病,因她吃斋念佛已数十年,于是建议在佛前皈依,祈求加被庇护,而刘老居士又热心奔走,请求承天寺广钦老和尚下山接引皈依。皈依仪式结束后,并向老和尚祈求大悲水服下。说也奇怪,当夜其左脚趾痛处,流出一大片浓血,自此以后,就一天天的好起来,两个月后,却也行动自如。

  民国六十七年,林敬然的母亲,不知何故脚背起脓肿,各种医疗都告无效。林居士每天看著母亲痛苦呻吟,内心非常难过,忽然想起曾听说大悲咒水,非常灵验,于是在佛前虔诚诵念大悲咒水,先请其母念诵“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十声,然后服下,如是三次。隔日清晨,其母感觉胸中甚为难过欲呕吐,结果吐出一团血块,不久,脚背上的脓肿已霍然痊愈。

  民国元年,前南京国立高等师范学校校长江易园居士,住在上海海宁路天保里。一天晚上,近邻失火,情势危急。江居士临危不乱,举家持念观世音菩萨名号,并持诵大悲神咒。不久,于其心中即幻像观世音菩萨在虚空中,手执杨枝宝瓶,以大悲水灌火。稍后,火即熄灭。

  民国十三年,住持湘城慈圣禅院。一日,传德法师乘小舟渡大河。途中忽遇狂风巨浪,小舟剧烈震荡,将要倾覆。传德师于惶惧之余,急诵大悲咒数遍,风浪忽然停止,小舟亦平稳下来。而离小舟一丈远左右,水面波浪,仍然波涛汹涌。船夫见状曰:“自幼至今,从未见得半河有浪、半河无浪之奇事;真菩萨慈悲威力也!”一船的人终于化险为夷,安然渡河。

  民国四十七年,阿森先生的眉上长一粒疮,延医求治皆不见好转,其友人永龙先生想起曾听普济寺住持真得法师说过大悲咒水非常灵验,于是为他在菩萨前供奉一杯净水,并虔诚焚香诵念大悲咒七遍后,再给他服下,而且嘱付他以后要虔敬恭念观世音菩萨等佛号。翌日阿森眉上的疮子果真不知去向去了。

  民国五十年,林慈仁先生原本信奉基督教,他婚后住在高雄县新寮村。一日,其妻腹痛得非常厉害,知道即将生产,立刻就近延请助产士,但接连四天难产,中西助产士皆束手无策。他忽然想起不久前在火车上遇见一位法师,曾说有事不妨去找他。于是在次日一早就赶去找他。法师听说其妻难产,即转身端起佛前的水杯,双膝跪地,喃喃地念起来,十多分钟之后,法师双手将水杯交给他,并对他说:“这是观世音菩萨赐给你的圣水,能除一切苦厄,你信得过吗?”当时他磕了三个头,表示信得过。于是他带著圣水,急得一出门就开始念“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忙回家将圣水给其妻服下,结果在“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声中,孩子降世了。之后,林慈仁先生常去探望老法师,由谈说中得知其妻所服用的是“大悲水”,而法师即是当世圣哲“明藏法师”。不久林先生也皈依明藏法师,成为虔敬的佛教徒。

  民国三十一年,周杨慧卿女士在贵州省发心念佛,持诵观世音菩萨大悲咒。她取净水一瓶,早晚各念咒七遍,救助当地病患皆能痊愈。三十五年冬,侨委会统计主任钟养轩的三岁儿子患高度烧热症,住中央医院十多日,不治死亡,他忽然想起周夫人曾对他说过观世音菩萨神通力,不可思议。于是前往周家索取大悲水,焚香礼请而去。他先为孩子用大悲水摩擦颜面口鼻,接著擦胸腹手脚,再撬开小孩的牙关,而以净水灌之。不久,已能转动呻吟,次日却也能说能笑了。钟夫人虽原为基督徒,却因此灵验,特别带小孩到周家叩谢观世音菩萨。

  民国十五年,前福建省防司令李生春,当时随孙传芳至福建,与周荫人各任师长。周与李二人素不相好,周荫人贿赂李生春的护兵乘隙刺杀之。一日,李司令昼寝,那个护兵突然举枪向他射击,李司令忽见某前有白衣观音举袖一拂,子弹戛然落地,护兵急发第二枪,还是一样,再发第三枪,子弹却发不出来。遂命左右拘捕之,始知为周荫人所主使。周荫人见事机败露,再贿赂李之厨师,乘机下毒。一天,中午吃饭时,第一次拿起汤匙要喝汤时,觉得好像有人从后面撞他的手臂。回头并没有看到什么,第二次再拿起汤匙又是如此,他觉得很奇怪,于是要找厨师来问话,却又遍寻不著。试验结果,才知道汤羹被下毒。两度获救,他想盖缘自他平曰持诵大悲咒甚虔的缘故。

  民国六十五年,家住永和的谢瑞村先生,从新竹返回台北途中,出了车祸,严重脑出血,送到仁爱医院急救,医师也认为回天乏术了。当时在国小任教的谢夫人,于车祸发生后,每天都在观世音菩萨像前持诵大悲咒,祈求菩萨能慈悲加被,以挽回丈夫的生命。她坚定信心,持续不断诵念大悲咒十五天,她的丈夫忽然从死神的怀抱里苏醒过来,简直是不可思议。

  民国五十七年,住在新站的王永吉先生,因修理家中流斯发生意外,全身烧伤达百 分之六十八。而与之熟识的广明寺真光法师看到报上的报导,赶到耕莘医院去探望。此时王先生由于吸入过多瓦斯,加上烧伤部位又肿胀流脓,昏迷不醒,医师已不保能医。 法师见状,虔诵大悲咒一个半小时,王先生于次日上午就已经醒了,一星期即复原出院 。

  民国六十一年,雷余观翔居士某日获悉经常向她买菜的小贩,已怀孕足月,日前突然两腿麻痹,下半身几近于瘫痪不能动弹,顿时起了怜悯之心,于是劝告她要一心称念观世音菩萨圣号,并发心为之求取大悲水。雷居士取来半杯冷开水,放在家中观世音菩萨像旁边,屏息万缘、清净身口意三业,焚香虔诚祈求,大声诵念大悲咒九遍,继续称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圣号百遍,至功德园满才将那杯大悲水交给病患服下。如是三次 ,已经稍微能够移动了。如此更增加雷居士的信心,他认为观世音菩萨是“千处祈求千处应,苦海常作渡人舟”,只要诚意祈求,则是有求必应的,于是劝告病患每日必须诚敬念诵观世音菩萨圣号。到第五天,病患已平安的生产下一个白胖的女婴,大家深感观世音菩萨救苦救难不可思议的威神。

 

相关栏目:感应事迹学佛答疑请进入:学佛有问必答网常见问答集锦(还可以免费人工答疑)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


(微信扫一扫或长按二维码赞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