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事迹传记 >> 佛陀传记 >> 正文


  

  我听佛这样说过:佛在摩竭国善胜道场中成佛之后,便关心众生,心想:众生迷惑邪倒,难以教化,就是我留居此世,也于事无补,不如迁逝无余涅槃。

  梵天知道了佛的心思,即从天而下,来到佛处,脆在地上,头面礼足,双手合掌,劝请佛常转法轮,不要现时进入涅槃,而放弃众生。佛回答说:“天下众生,皆为尘垢所弊,留恋世间快乐,没有智慧之心。如果我常住此世,也是白费功夫,所以还是入灭为好。”梵天听佛此说,—时倾倒,又对佛说:“世尊,今日佛法之海已满,法幢已立,一切具备,润济开导众生正是时候。况且天下众生,应该化度救济者很多,您怎想涅槃而去,使天下众生失去荫护呢?世尊,在往昔过去世的无数劫中,您常为众生采集法药,甚至有偈说:要以自己身体及妻子相许,换来大法以度众生,而今天又为何不怜念众生,想抛弃他们而去呢?”

  “在过去久远之时,此阎浮提有一个大国,国王名修楼婆,统领着八万四千小国,占有六万山川和八千亿部落。修楼婆有二万夫人,一万大臣。当时妙色王(修楼婆王)德高望重,力量强大,其国百姓丰衣足食,享受着一切快乐。但是他想:‘如今我只用财物资助百姓,而无道德教化,怎么能立国呢?这是我的过错,老这样下去,多么不好!现在我当寻求坚实可靠的道法财富,让天下百姓得以解脱。’于是,他当即宣令:‘凡天下有能给国王说法者,随其所需,献给一切,决不违误!’招募的人四处游说,皆无回应,因此修楼婆王十分忧愁,心中很是烦恼。

  “毗沙门王看到这种情景,想前往试试,于是变化成一个容貌青黑,双眼血红,牙齿外露,头发根根直竖,舌头鲜红如火的夜叉,来到国王的门前,自称有法要说,谁若想听,我将告诉他。修楼婆王听说了十分高兴,亲自出迎,向其施礼,给布置了庄严的高座,请他就坐。又召集大臣,前后围绕,来听其说法。就在这时,夜叉告诉修楼婆王说:‘学法的事情十分困难,怎么能这样容易,就得到法呢?’修楼婆王对其说:‘你要什么都可以,我绝不违背。’夜叉说:‘我如果能吃掉大王您可爱的妻子儿女,我就将法告诉你’。修楼婆王就把娇妻和儿子中最可爱的献上去供养夜叉。夜叉于高座之上,当众取来,吃掉其母子二人。群臣百官看到修楼婆王如此,一齐大哭。心中懊恨不已,皆伏在地上劝告大王,放弃听法之事。修楼婆王为了求得大法,意志坚定,坚决拒绝。夜叉吃了修楼婆王的妻子儿子之后,说偈语道:

  一切事物均无常,人生充满难和苦。
  五阴之身空无相,万事皆空我亦无。

  “修楼婆王听此偈语之后,满心欢喜,丝毫没有后悔的意思,立即就派遣使臣向全国宣布,让人人背诵此偈。于是毗沙门王恢复原来面目,称赞国王说:‘善哉!这是多么奇特的事啊!’修楼婆王的妻子儿子也恢复了原状。

  “当时的修楼婆王就是今天的佛。世尊,过去之世您能如此求法,而现在却怎么能抛弃众生而不救济呢?

  “世尊,又有这样一个故事:在过去世的很久远的年代,阎浮提界有一个大国,国王名虔阇尼婆梨,他统领着八万四千部落,有二万个夫人和婇女,一万大臣。虔阇尼婆梨大王心怀慈悲,爱怜人民,其国谷米倍贱,物产丰富。所以百姓皆感恩戴德,把他看作慈父一般。

  “当时,尼婆梨王心想:如今我位及至尊,人民安乐,国家强盛。虽然如此,但仍不合乎我的本心。我现在应该寻求妙宝法财,以利众生。他如此想罢,立即向全国宣告:谁有妙法,说给王听,王将给其奖励所需要的东西。这时,有一个婆罗门名劳度叉,来到王宫门前,说其有法要说。大王听罢,十分高兴,立即出来迎接,并向其施礼,设置好座,请其就座说法。王与左右群臣向婆罗门合掌施礼说:‘望大师垂爱我等愚昧之人,开讲妙法,让我等闻知’。这时,劳度叉却对大王说:‘我的智慧是游历远方才求得的,学成不易,你等怎么能这样容易的就知道呢?’大王又回答说:‘只要你能告诉我,你所需的一切,我皆可供给。’劳度叉又说:‘大王,您若能割自己身上的肉点燃千灯,用作供养,我就给你说法。’大王听到此话,倍加喜欢,立刻派使臣乘坐每日能跑八百里的大象,通告天下说:‘虔阇婆梨大王,七日以后,为了求得妙法,将割自己身上肉,点燃千灯。’诸小国王及所有百姓听此消息,皆忧愁心痛,一起来到王前,作礼拜见后说:‘如今这世界上凡有生命之类皆依靠大王,就像盲人跟着向导,孩子仰望母亲,大王如果因此而死,我们怎么办呢?在身上剜肉点燃千灯,不但不能全身,亦于事无济,您为何因这一个婆罗门而抛弃世界一切众生呢?’当时王宫二万夫人,五百太子,一万大臣皆合掌跪倒,苦苦相劝。尼婆梨国王说:‘你等诸人,千万不要使我退却此无上道心,我这样做,是发誓求佛,我成佛后,一定先济度化你们。’众人见他意志坚定,皆放声大哭,自投于地,大王执意不改,转回头来对劳度叉说:‘您现在可以剜我身上之肉,点燃千灯了。’一会儿,他的肉就被一块一块地割下,众人见此掺状,昏绝而又惊醒,惊醒而又昏绝,头面碰地,如大山崩裂。大王这时说道:‘望大师垂愍我等,先说大法,然后燃灯,要不,我命断绝,就听不到您说法了。’这时,劳度叉便唱了一偈:

  常住总要消灭,高者必然堕下,
  合会终有离别,有生一定有死。

  “唱完偈后,便要点燃千灯。而在这时,大王仍然满心欢喜,毫无悔恨之心,并自立誓言说:‘我今舍身求法,是为成就佛道,以后若得成佛,会以智慧光明,照悟众生,使众生从黑暗中解脱出来。’大王刚发完誓,只见天地大动,摇摆不定,以至净居天中,宫殿动摇。诸天惊奇,皆出来观看,只见一位菩萨(大王)正在作法供养,毁坏自己身体,不顾牺牲生命。诸天飘然临下,停满虚空,啼哭之泪,犹如大雨。又下天花,以便供养。当时,帝释天也下至王前,禁不住地连声赞叹,又问王说:‘大王,你现在痛苦至极,难道就无悔恨之意?’大王回答说:‘毫不悔恨。’帝释天又说:‘我看大王您全身颤抖,不得安宁,而您又说毫不悔恨,谁能知道呢?’大王又发誓说:‘如我从始至终均无悔恨之心,就让我身上众伤疤立刻康复吧?’誓刚立完,身上众疮,全部好了。

  “当时的虔阇尼婆梨王,就是现在的佛。世尊。您于过去之世,忍受如此苦毒而求法,其目的都是为了成佛道以济度众生,而现在您的愿望已经满足,却为什么要抛弃众生而入涅槃呢?这会使众生永远失去大法,失去光明的。

  “世尊,又有这样一个故事:在很久以前的过去世,此阎浮提有一个叫毗楞竭梨的大国王,他统率着八万四千部落,有两万夫人和婇女,五百太子,一万大臣。其王心怀慈悲,视民如子。大王本人敬慕正法,派遣使臣宣令天下说:‘凡有谁能说经法给国王的,国王将满足他的一切要求。这时,有一名婆罗门,名劳度叉,来到王宫门前,说其有大法,谁愿听法,当为之讲说。大王听后满心欢喜,亲自出迎,施礼至足,问讯起居,接到大殿,设置高座,合掌请说道:‘望大师为我说法。’劳度叉说:‘我所知道的,为四处求学才得,千辛万苦,实在不易,大王怎么能就这样听到呢?’王叉手作礼道:‘大师所需一切,我都供给,不敢有错。’劳度叉马上说:‘如果能在你的身上钉上一千钉子,我当为您说法。’王答应说:‘可以,七天之后,就办此事。’于是大王便遣人乘坐日行八万里的大象,遍告国内说:毗楞竭梨大王,至今七天之后,要在身上钉一千铁钉,以求道法。’全国臣民百姓,听说此事,云集前来,对大王说:‘我等四远臣民,承蒙王的恩泽,各自获得安乐,愿大王为了我等,不要这样。’宫中的夫人婇女,太子大臣及聚会的大众,皆苦苦相求说:‘愿大王为我们想想,不要为此一婆罗门,丧失性命,抛弃天下众生。国王虽对众人表示感谢,但仍义无反顾地说:‘我在过去久远之世中,看到众生,杀身无数,或因贪欲,或因恼怒,或因愚昧,死人的白骨堆起来比须弥山还高;斩首所流的鲜血,超过五江;啼哭的眼泪,多于四海。如此种种,白白送了性命,也求不得道法。现在我全身钉钉,以求佛道,我成佛后,会以智慧的利剑,断除你等愚昧顽病。你们怎要阻挡我的求道之心呢?’会中大众,默然无语,于是,大王告诉婆罗门说:‘请大师垂恩说法,然后钉钉,要不,我命先终,就来不及听您讲法了!这时,劳度叉唱说了一偈:

  世间一切皆无常,凡是生命皆有苦。
  事物本空无自性,实在本假我亦无。

  “说完,就在大王身上钉上千钉。诸小王群臣及众百姓见此惨状,皆以身扑地,如大山崩裂,哭声不断,痛苦断肠,不知天地南北。当时,天地作震,吼、击、动、涌、起六种震动,一时地动山摇。欲界和色界诸天见此,皆感奇怪,飘然而下。只见一菩萨(国王)忍苦求法,而伤身体,他们同时啼哭,泪如大雨。又下天花,以便供养。帝释天来到大王身前问:‘大王,您现在勇猛精进,不畏苦痛如此,到底想得到什么呢?是想作帝释天、转轮王呢?还是想作魔王、梵王呢?’大王回答说:‘我这样做,不是为了求得三界受报的快乐,所有功德,皆是用来求得佛道的。’帝释天说:‘大王今日损伤身体,倍受痛苦而求法,难道不后悔吗?’大王说:‘不后悔。’帝释天说:‘我看大王之身体,似乎不能忍受,而你却说无悔,有什么为证呢?’大王发誓说:‘如果我以至诚之心求得佛道,心无后悔,那就让我的身体立刻恢复原状吧!’话刚说完,大王的身体就恢复了原状。诸天及人民,皆欢欣鼓舞。世尊,现在您的法海已满,功德已备,而您怎么能舍弃众生而入涅槃呢?

  “世尊,又有这样一个故事:在很久的过去世,此阎浮提一大国,自王名叫梵天王,其有一个太子,叫昙摩钳,喜好正法。太子派遣使者四处寻求说法者,但毫无结果。因此,太子愁闷懊恼。帝释天知道了他的诚心,变成一个婆罗门,来到王宫门前,声称自己有法,谁要听法将给其说。太子听到,立刻出来迎接,头面礼足,又将他接到大殿,置设好座位,请其坐下。此时,太子才合掌请求说:‘望大师垂爱怜憋,为我等说法。’婆罗门却说:‘学习法事,十分艰难,我跟随老师很久,才得到它。你怎么能这样就得到呢?这是没有道理的。’太子回答说:‘大师需要什么,请告诉我,就是舍弃我的妻子儿女及我的生命,我也会满足你的。’婆罗门说:‘现在,你若能作一个大火坑,深有十丈,里面点燃大火,投身其中,以作供养,我才会给您讲法的。’太子立刻按他的话,挖了一个大火坑。父王及夫人,群臣婇女听说此事,皆坐卧不宁,聚集前来,到太子宫前,劝喻太子,并请求婆罗门发慈悲之心,为了众人等,而不要使太子投身火坑。婆罗门所需的一切,无论是国城,还是妻子,甚至众人之身,皆可得到。婆罗门说;‘我也不想逼迫你们,一切听从太子的意愿。他如果按我说的去做,我将给他说法,不然,我是不会说的。’只见太子意志坚定,众人一时无话可说,都沉默了下来。当时国中就派遣使臣乘坐日行八万里的大象,宣告全国说:‘昙摩钳太子,为求正法,七日之后,将投身火坑,谁如果想见太子一面,应早赶来。’当时,诸小国王和四方百姓,强弱相扶,一起来到太子面前,长跪合掌,异口同声,劝太子说:‘我等众生,全仰望太子,犹如孩子仰仗父母。如您投火身死,等于天下丧父,我等将永无荫护,愿太子怜憋我等,不要因一婆罗门而抛弃一切。’太子对众人说:‘我看见过去久远之世的生生死死之中,丧身无数,人中贪婪而多杀害,天上寿尽,又感忧苦;地狱之中,被火烧汤煮,斧锯刀戟,灰河剑树,一月之中,丧身无数,痛苦多得无法述陈;饿鬼之中,被百毒钻心,变做畜生之后,身供众口品尝,而自己忍辱负重,只能食草,其苦更难数及。天下众生,糊涂—世,唐突受苦,白送性命,也不发善心,来求道法。我今天用自己的鄙贱身躯来供养正法,你等怎么能使我退却此无上道心呢?我舍此身,是为了求得佛道。我成佛后,将会施给你们五分身法的。’众人听罢,皆默然无语。此时太子,站在火坑边上,对婆罗门说:‘望大师快为我说法,不然,我命一终,就来不及听说了,’这时,婆罗门说了一道偈语:

  恒常保持慈爱心,除去怨害他人想。
  大悲怜愍诸众生,骄矝伤害最痛心。
  欢喜修行大道义,人己一同得正法。
  依据佛教救护世,即是圆满菩萨行。

  “太子听完此偈,便想投身火坑,正在这时,帝释天和梵天王出现了,其各自抓住了太子的一只手,一起劝他说:‘此大国内一切众生,因依赖太子恩德的缘故,各得其所,而您如今却要投身火坑,使天下丧父,您为什么要抛弃这一切呢?太子报谢天王及诸臣民说:“你们为什么要阻挡我的无上道心呢?’天王及众人,又都沉默了。转瞬之间,太子就纵身跳入了火坑。就在这时,天地大动,虚空诸天,同时哭号,泪如大雨。一时,火坑变成花池,太子坐于池中的莲花台上,膝部以下藏于天花之中。

  “当时的梵天王,即是今天的父王净饭王;当时的母亲就是今天的摩耶夫人;当时的太子昙摩钳,就是今天的世尊。当时,您为了求得正法,教化众生,就舍身如此,而今愿已满,就应滋润众生于水火之中,怎么能舍弃众生入涅槃,而不肯为众说法呢?

  “世尊,又有这样一个故事:在过去世的久远年代里;婆罗[木+奈]国有五百仙士。当时仙人师多罗常想求得正法,一心要修学。于是,四处寻求,宣告天下:谁有正法能说给我,我当随其所欲,供给一切。当时,有一婆罗门,前来应招,说其有正法,谁想听闻,当于说给。仙人师合拿行礼说:‘望大师垂爱,怜愍我等,为我说法。’婆罗门说:‘学法十分艰难,只有经过长期苦修,才能获得,你如此求法,于理不通,你如果诚心实意求法,就应当按照我的教导办事。’仙人师说:‘大师所说的话,我一点也不敢违背。’婆罗门就说:‘现在,您如果剥皮为纸,折骨为笔,以血为墨,写下我说之法,我当为你讲说之。’仙人师听了此语,欢喜踊跃,因其礼敬此教,即剥自己身上皮,拆骨为笔,以血和墨,仰望着婆罗门说:‘一切都准备好了,现正是时候,请您快点说法吧!’于是,婆罗门便说偈语一首:

  经常约束此身行,不杀不盗不奸淫。
  更不两舌与恶口,妄言绮语也要去。
  心里不贪种种欲,无有愤怒毒害心。
  舍离一切颠倒见,才是真正菩萨行。

  “婆罗门说完,仙人师立即亲自书写,派人宣布。于是,国内人民皆诵读此说,并依此修行。世尊,您当时为了众生,如此舍身,心无悔恨,而现在却怎么要抛弃众生,进入涅槃,而不给众生说法呢?”

  “世尊,又有这样一个故事,在过去世的很久远的年代里,此阎浮提有一个大国王,王名尸毗。王所住的城池,号提婆拔题。其国丰乐无比,人民享受幸福。当时,尸毗王统领着天下八万四千小国,据有六万山河之地,八千亿部落,有二万夫人及婇女,五百太子和一万大臣。他慈悲为怀,怜憋一切。

  “当时,帝释天五德离身,命将终息,愁闷不乐,毗首羯摩见帝释天如此,走向前去问道:‘你为什么如此愁闷?’帝释天答说:‘我命将终,死的征候已经出现,而现在世间,佛法已灭,又无大德菩萨出现,我不知道该归依何处,所以才如此发愁’。毗首羯摩即对帝释天说:‘今此世界有一大国王,行菩萨道,王名尸毗,志固精进,以后必成佛道,您应该投归此王,一定能得到护佑,解脱目前的危难。’帝释天说:‘若是菩萨,应当先试一试,看他是否诚实可靠。你先变成一只鸽子,我再变作一只鹰,紧紧追你到尸毗大王宝座之前,你求他保护,看他态度如何。用这个方法试他,便知真伪。’毗首羯摩又对帝释天说:‘不宜给菩萨添加痛苦,而应该供养于他。我看就不要以此事难为逼迫他了吧!’帝释天便说了一道偈语:

  我们其实无恶心,如是真金就应试。
  只有以此方式验,才能知其诚与否。

  “说完,毗首羯摩即变为一只鸽子飞去,帝释天变成一只鹰,紧追而去,想捉鸽子为食。鸽子惊惶失措,飞向尸毗大王,藏在王的腋下,请求尸毗大王保护。鹰跟着飞到,立在大殿前,对大王说:‘现在,这只鸽子是我的食物,藏在大王的旁边,应该快快还我,我饥饿极了!’尸毗王说:‘我原本誓愿,要度一切众生,鸽子来到我这里,要求保护,我绝不会答应你的。’鹰又说:‘大王,你一边说普度众生,一边又断了我食物,我命现不能保全,难道我就不是众生之类吗?’尸毗王说:‘如果给你另外的肉吃,行吗?’鹰立刻回答:‘我只吃新杀的热肉。’尸毗王转念一想:‘现如再求新杀热肉,定是害一救一,于理无益。今天除了我的身体外,其余众生都应珍惜的。’想到这里,就取出利刃,自割股上的肉给鹰吃,以换取鸽子的生命。这时,鹰又对尸毗王说:‘大王即为施主,就应平等地看待一切,我虽是小鸟之类,但从道理上讲,也不可偏袒。如果想拿您的肉换这只鸽子的命,你就应该用称称量,使您的肉和鸽子的肉相等。’尸毗王即令左右迅速把称拿来,以称其肉。称挂在中,两头置盘,拿出鸽子,放在一头;新割之肉,放在另一头。但是,股上的肉割完了,称还不平;又割两臂两胁之肉,还是不平;身上的肉全割完了,还是不能与鸽子相等。这时,尸毗王便站起身来,准备全身走向称盘,但因气力不济,跌倒在地,知觉全无。好一会儿,才苏醒过来。于是,他自责其说:‘我从过去之世,久远以来,被此肉身困惑,导致轮回三界之中,备受酸毒苦楚,未受一点福报,现在正是该精进不懈的时候。’尸毗王一边责备自已,一边强忍着站起来,走上称盘。此时,心中欢喜,认为自己做了一件善事。当他刚走上称盘的时候,天地又作六种震动,诸天宫皆被摇动,以至色界诸天,同时下来观看。其在虚空一看,只见一菩萨(国王)为求法而伤害身躯,不顾生命。大家都感动得痛哭,泪如大雨,又变成天花,来供养尸毗王。

  “于是,帝释天恢复原状,走到尸毗王前问:‘今天,你身遭此大难,想要求得什么?是想转轮圣王呢?还是想成为帝释、魔王呢?三界之中,您想求 得什么果位?’菩萨回答说:‘我想要得到的,不是三界的荣誉与享乐。我之所以如此,是为求得佛果。’帝释天说:‘如今您身遭不全,痛彻骨髓,不悔恨吗?’尸毗王说:‘不。’帝释天又问:‘你虽然说不后悔,谁能知道呢,我看你全身颤抖不已,气息断绝,而却言说无悔,您用什么能证明呢?’尸毗王立即发誓说:‘我从始至今,无有一丝悔意。我所求的,一定能够得到,如果我说的话至诚不虚,就让我的身体恢复如常吧!’话刚说完,尸毗王的身体就恢复如初,而且庄严十倍于前。帝释天和众生皆大欢喜,高兴得不能自我抑制。

  “当时的尸毗王就是今天的佛。世尊,您过去之世,能不顾生命到这种地步,而如今法海已满,法幢已立,法鼓已建,法炬已照,润益众生的各种条件均已成熟,您却怎么说要舍弃众生,入于涅槃,而不说法呢?”

  于是,梵天在如来前合掌赞叹,说如来前世,为了众生舍身求法的事,共有千首。世尊当时即受到梵天的邀请,往波罗[木+奈]国鹿野苑中,广转法轮,三宝因此现示于世。当时,诸人天等,诸龙鬼神和八部护法之众,听此说后,没有不欢喜鼓舞,顶戴奉行的。

 

相关栏目:佛陀传记讨论请进入:佛教论坛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