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事迹传记 >> 佛陀传记 >> 正文

 

  以前有一牙瓦国家,国王善妙以佛法治理国家,下辖六十小国,统领八十城市,拥有五百头大象、四千大臣、两万王妃。众王妃开始均无生子,后有一王妃终于怀孕。待太子降生后,两万王妃乳房均流出乳汁。见此瑞相,大众皆感欢喜,就为太子取名义成。


  义成王子十六岁前已娴熟掌握文字、战略战术、工巧、音乐,所学技艺无不精通。王子经常承侍于父母膝下,国王、王妃亦为爱子单独造一宫殿。


  义成王子从小就喜布施,恒愿飞禽走兽等所有众生都能离苦得乐,并常造布施赞叹文。后王子长大,娶另一国家公主曼德为王妃。曼德秀丽端庄,嫁于义成后生有一男一女两个孩童。


  一次王子出宫巡游,看见帝释天所幻化之众多贫者,回宫后便向善妙国王请求做广大布施,布施干净所有国库财富。国王欢喜开许,义成王子乃得以大行布施。


  牙瓦国有一宝象名斯达亚,与牙瓦国比邻之一敌国对此大象觊觎已久,因此大象具有能战胜与之作战之敌人等不共功德。敌国派出八位婆罗门前往义成处讨要,义成答应给他们其它大象,但均遭八婆罗门拒绝,他们只求能得到斯达亚大象。义成王子无奈说道;"此大象乃国宝,父王待它与我无二无别。如我将大象赠与你等,父王定会将我驱逐出境。"


  义成王子说完心下暗想:我以前行布施时从未违逆过众生心愿,现在为得无上菩提又有何物不可布施?我可将大象赠与他们,然后令其马上离开便罢,否则父王一定会将大象抢回。想到这里,义成便将大象送与八位婆罗门,又命他们快快离开本国,八位婆罗门就牵着大象飞快跑掉。


  闻听斯达亚大象被送与敌国后,牙瓦国臣民均感恐惧异常,众人议论纷纷道:"有此宝象,国家方能繁荣昌盛。更何况这头大象实在与众不同,它之强劲力量能抵六十头大象。如果将之布施给敌国,敌国则可凭之轻易摧毁我国。这可如何是好?大象已经赐与敌国,加之国库又已被布施一空,如此看来,义成王子将来连妻子、子女亦可一并布施。"国人议论到沸沸扬扬之时,善妙国王也有所耳闻。他问王公大臣道:"此事当真?"大臣回答说:"太子确已把斯达亚大象送与敌国。"听到这番话,国王立刻从宝座上跌落于地、昏死过去,王妃也感震惊、恐惧不已。


  众大臣此时则商议如何处置王子,有人道:"应将义成双脚砍断,只因他依靠双脚走到象群中去之缘故。"也有人说:"因他手牵大象、将之送与敌国之故,应砍断他双手。"还有人言应砍头......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国王闻言,心生不悦,乃道:"我太子义成喜行布施,且对善法有信心,如此残害实不应理。"当此之时,恰有一大臣建议道:"如是打、砍、杀皆不合理,不如让太子十二年中不得回国,将其流放在外以作惩罚,同时又可令太子羞愧难当,不知此计能否称意?"国王点头称是,便接纳了这项建议。


  国王又召太子进宫询问道:"是你赠与敌国大象?"太子答言:"是。"国王又问:"为何不经我开示就将之擅自布施与敌国?"太子辩解说:"父王以前确曾答应过孩儿可任意布施一切,难道父王已忘自己之开许?正因已得到父王同意,故我未再请示。"善妙国王掩饰说:"我所开许仅限一般财物,谁又同意你将宝象布施?"太子抗争道:"所有财宝既然均属国王,又为何单单要把宝象开列出去?"


  国王至此已理屈辞穷,便强辩说:"我已下令要惩罚你,你必须前往丹得山居住十二年,这期间绝不许你回宫!你尽快启程吧。"义成仍以慈悲心祈请道:"父王如此决定,我毫无怨言。惟愿再开许我行七日布施,待布施圆满后我自会离开。"国王狠心说道:"不能让你居留过长时间,你应即刻启程。"义成只得无奈说道:"父王既如此,孩儿也只得不违教言。"


  此时两万王妃皆替王子求情,善妙国王终于答应给王子七日时间以作布施。义成随即派人四方宣说,广集众生后又连行七日布施。


  临近分别之时,义成对妻子曼德说:"国王已将我驱逐出境,令我十二年中住于丹得山。"曼德听罢义成所叙情况,坚定果敢地对丈夫说道:"我们应于此地发愿,愿一切吉祥和平。为此,我欲与你同上丹得山。"义成王子善义劝解道:"丹得山环境恶劣、条件困难,加以山上又常有凶暴猛兽出没,而你一直安享富贵、快乐生活,故而理应呆在王宫继续享用美妙生活。你如何忍受丹得山之艰苦:那里无有妙衣、甘美饮食,只能以草为垫、以山中泉水、水果充饥;那里无有任何妙欲,只有狂风暴雨肆虐、严寒酷暑煎逼。大风起时,飞沙走砾、灰尘蔽空、不见天日;尚有毒蛇时时侵扰,所有这些,你将如何承受?"


  曼德则从容应对道:"妙衣美食于我有何利益?我只愿永不离开你,能长久与夫君相依。我欲与你一起离开此地,因我一心一意依赖你。我们最好一路同行。"义成为不连累妻子,还欲劝说曼德打消此念,他又接着说道:"我性喜布施,如有人索求,不论妻子儿女我都会舍弃。那时,你恐会对我布施制造违缘,不知你能否信守不对我布施制造障碍之承诺?"曼德则以坚决态度说:"如果你要布施,则我定会随喜,直至命难也绝不为你义举制造任何违缘,望你再勿怀疑。"义成最终只得答应曼德请求:"你既如此坚决,那我们就一起出发。"


  义成夫妻携儿女准备上路,临行前与母亲告别时,义成顶礼母亲且说道:"请母亲方便时多多奉劝父王以善法护持国家。"母亲则感悲痛交集:" 我唯有一子,与你分别实乃令我伤心欲绝,我心何能似金刚那般坚硬、冷酷!祈请诸天尊务必保佑我子,尽快让其归来。"母亲发完此愿,又有两万王妃各自献上珍宝项链、四千大臣一一献一朵七宝莲花以为赠别礼物。


  太子妻儿离开王宫,欲从城中北门出发。北门外聚集众多可怜众生,义成于是便将七宝莲花、珍宝项链全部布施给此等众生。当时此地有数万人前来为王子送行,众人痛苦万分,纷纷说道:"如此贤善之太子实为我等无偏亲友,为何要被驱逐出境?"王子一边安抚众人,一边使其各自归家,自己则带曼德与一双儿女离开牙瓦国。


  一路上,妻子与两小孩坐于马车内,义成则为其驾车。走过一段遥远路程后,一次于一树下休息时,走来一位婆罗门。他直接向义成提出索要马匹之要求,义成便爽快布施与他。驾车之马既无,王子便亲自拉车,曼德也于后推车相助。四人又走过一段漫长路途后,一婆罗门又前来索要大车,王子再次以欢喜心满其所愿。


  马、车皆无,四人只得步行。又逢一婆罗门求乞时,王子已无可施财物,最终便将自己所着新衣交予其人,自己则以破衣烂衫遮体。继续上路后再逢一婆罗门讨要,王子便将曼德新衣尽皆布施。当又一个婆罗门继续前来乞讨时,义成就将一双儿女之新衣完全布施干净。行如此布施时,王子未生起一刹那之后悔心。


  所剩路途中,义成背负儿子,曼德背负女儿,一家四口欢喜充满、其乐融融。此时尚距丹得山有一千由旬路程,可谓遥远至极。一次走至一寂静处,四人唇焦舌干,实难继续前行。帝释天便幻化出一城市,城中众人多有迎接、供养王子饮食财物者。稍事休整,四人又继续上路。


  由于路途实在太过遥远,加之四人疲乏劳累、困顿之至,曼德便对义成建议道:"我们已行如此远之路途,不如就地住下可好?"王子认真答言:"父王命我至丹得山方可居留,如停于此处实乃违背父王教言,且不为父王好太子,我们还是继续前进为好!"


  四人如是又往前行,长久跋涉之后,快接近丹得山时,眼前一条深广、汹涌之河流突然挡住去路。行至岸边,曼德面有难色说道:"河水如此汹涌,不如索性住于此处,勿往前行。"义成仍坚持道:"父王乃命我行至丹得神山,故而我们怎可于此地长久滞留?"言毕即入慈悲心等持,河中刹时现出一座大山、截断水流,王子、曼德携儿带女挽起衣服直跨过河去。上岸后,义成回顾河中大山转念想到:此山如果仍继续存留于此处,则河水势必不往下流,许多众生将因此而死亡。于是王子一边注视水面,一边发愿道:"愿此河流能恢复从前样貌,流淌向前、一如往昔。若有人前来过河,也望他们皆能顺利渡过。"话刚说完,河水即恢复旧时状态。


  王子一行最终抵达丹得山时,但见满目萧条、一派贫瘠景象。不过因山有鸟语花香点缀,加之山溪水甜甘美、山上水果鲜艳诱人,整个环境倒也安适清和。王子不觉说道:"看此山中,参天巨树高耸云天,无人砍伐、亦无人搅扰;溪水则长流不断,且清冽透彻;而瓜果又丰饶肥美,真乃一绝佳修行之地。"


  义成入此山中之后,所有飞禽走兽均欢喜迎接。此山原本已住有一俄兹达比丘,年逾五百,此人具有殊胜功德。义成闻听后便前去俄兹达处顶礼问候,且说道:"我们准备长住此处,可否请长老指点何处有水源清净、水果鲜美之圆满修行地?"俄兹达缓缓道来:"此山乃一真正具足福德之山,一切皆完备不缺。你住于任何一方都胜妙适意,所有地方均清净无染。你是否欲与妻子在此求学佛法?"


  义成正欲答言,曼德则插话答道:"大比丘,你在此处已修行多少时日?"俄兹达回答说:"我来此山中已四百多年、快近五百年矣。"曼德又问道:"你现在仍有我、我所执,如此修行何日方能证道?于此山上久住,如能像土木石块一般弃绝我、我所执,那时才可谓真正证道。"俄兹达谦虚说道:"我不大明白你所谓之真实道理,因我尚未证悟。"王子此刻则接上话题:"不知你听闻过牙瓦国义成太子名声否?"俄兹达说:"我经常听人说起,只是无缘亲睹其容。"义成就坦白道:"我正是义成太子。"俄兹达比丘惊问道:"你到此地欲为何求?"义成认真答言:"我欲得大乘圣道。"俄兹达满怀敬意地说:"你未来定可得大乘圣果,到那时我愿为你座下神通第一之弟子。"


  俄兹达比丘带领他们于清净地安住下来,依比丘教言,义成将辫子打成发髻,全家以饮净水、食瓜果为生。义成后又用草木搭建成一小茅棚供自己居住修行,又为曼德、儿女一一各搭小茅棚遮身。


  义成儿子此时已过七岁,名为牙日,年纪虽小,已会自己穿衣,整日跟随在父亲身后。女儿名为牙娜,年纪六岁,常身着兽皮,跟于母亲身后。山中禽鸟野兽在见到义成王子后均欢喜依赖,义成于此山中只住一日,第二天,就见干涸泉水又充满清澈水流;已干枯衰败之树木重又萌芽、开花、结果;较凶猛之野蛮众生尽皆消散;互啖、残忍之猛兽亦开始食草;整个环境中之草木皆全部返青;种种飞鸟各出悦耳动听之鸣叫。曼德常在山野采集水果,供义成、儿女食用。两小孩则经常暂时离开父母,到一水泉边与各种小动物嬉戏玩耍,有时甚至乐不思归、整夜不回。


  一次,义成王子看见牙日在骑一头狮子时,不小心从狮背上跌下,轻微擦伤皮肉,又稍稍出血。一只灵俐猴子见到后就过来舔舐血迹,又用树叶擦拭伤口,还陪小牙日到河边清洗伤处。


  此时,革拉地方有一婆罗门,年已四十方才讨得一妻子。妻子秀美非常,而此婆罗门却极其丑陋,具足十二丑相:脸黑如煤;生三横肉;鼻粱歪斜;眼球斜视;嘴唇耷拉;声音啁哳;肚皮凸出;屁股撅起;脚又跛行;皱纹满面;头顶生疮;丑如魔鬼。妻子自然不愿正眼瞧他,常当面数落道:"你如死去,该有多好!"


  一日,妻子去河边提水,恰遇一群年青男子。他们看见她后就开始嘲笑她丈夫,众人边模仿婆罗门行状,一边放肆讥笑:"你如此美丽,怎会嫁与那么难看的丈夫?" 婆罗门妻子无奈答道:"我家丈夫就如晨霜一般白发苍苍,我亦希望他能尽快死去,怎奈他一直苟延残喘、活到如今,这叫我又有何方?"


  待妻子挑水回到家中后就对婆罗门说道:"我挑水时凡遇年青人均会遭到他们耻笑,你如能找到仆人,则我也无需挑水,如此一来,也可免遭众人讥笑。故而你务必为我找到仆人。" 婆罗门闻言面呈难色:"我们生活贫穷若此,怎能雇得起仆人?"妻子则毫不让步:"你若不找,那我就绝不与你共同生活。"妻子说完又补充道;"我听说义成王子性喜布施,现今正遵父命居留丹得山。他有一双儿女,你不如直接讨要过来。"


  婆罗门满心不情愿地说道:"丹得山离此有六千余由旬,何况我以前从未去过,现在前往着实困难。"


  妻子厉声说道:"如你不为我找到仆人,我立刻吊死在你面前!" 婆罗门惊恐万分:"千万勿寻短见,宁可我亡,也毋须你死。你快为我备好干粮及路上所需,我即刻动身。"妻子发泼说道:"要去就去,有何准备可言?" 婆罗门只得自己找些干粮上路出发。


  婆罗门一路步行,先至牙瓦国王宫,向守门人寻问义成下落。守卫将此情况禀报国王,善妙国王闻听后恰如火上浇油一般顿起嗔恨,他心中想到:这些婆罗门以前就滋事甚多,我驱逐太子实是因他们而起,不知现在为何又来此处?国王内心非常不满,不过还是接见了他。


  婆罗门则对善妙国王说道:"义成王子美名现已传遍天涯海角,我此次来就为恳请太子能满我愿,我要找到他。"国王闷闷不乐回答说:"义成太子现在一寂静深山中居住,已无任何财物随身,他能以何物布施与你?" 婆罗门趁机巧言道:"王子既无资财,则也无须怕我讨要,我只想见见太子而已。"


  善妙国王便遣人指路,告诉他义成大致方向。


  来自革拉之婆罗门从此就踏上千辛万苦寻找义成王子之旅途。他经过长时间颠簸后终至丹得山近旁之大河边,此时,他一心一意观想义成,结果终于顺利渡过大河。


  到达丹得山时,婆罗门先遇一猎人,便问猎人道:"你于此山中是否见过义成王子?"猎人心中暗暗思量:王子素喜布施,结果被这些婆罗门拖累,以致被逼离开父王。想到这里,猎人心头怒火猛然升起,他一把抓过婆罗门将其拴于树上,然后狠狠抽打,以至于婆罗门身上多处受伤。猎人又警告他道:"你问义成王子下落到底有何居心?若不如实道来,我立刻用箭射杀你。" 婆罗门心想:如将实情告之,此人必会杀死我,看来只能以妄语相答。想到这,他便做出生气状,且委屈说道:"你为何如此待我?你这样质问实在不好!"猎人一时不明所以,就再三寻问他事情究竟。婆罗门就打妄语道:"牙瓦国善妙国王极欲见太子义成,便派我前来接太子回家。"猎人听罢此言,后悔不已,就再三向其道歉,忏悔因不认识婆罗门而致误打之过,同时又为其指明太子住处。


  婆罗门立刻向太子处进发,义成很远看见他后就恭敬迎接,且欢喜说道:"你从何处远来此地?一路奔波,想必辛苦不已。" 婆罗门趁机说道:"我千里迢迢赶来,不顾身体衰老、又饥又渴。"王子听后就将其带入茅棚,请他坐于坐垫上,又供以净水、瓜果。婆罗门随意享用后直接开口询问道:"我从革拉地方来,早就听闻王子慷慨好施,乐善美名传遍四方。而我正好一贫如洗,故而特意长途跋涉前来乞讨。"王子面露愧疚说道:"如我有财物可布施但却不布施与你,则我实已为一贪婪吝啬之徒。怎奈我确已布施完所有物品,此身现已一无所有,又谈何接济你?" 婆罗门紧追不舍道:"你既已无可布施之物,那就干脆将一双儿女送与我当仆人,不知你可否愿意?"


  婆罗门如是讨要三次后,王子最终答应道;"你既从远道而来,那我不得不按你意愿将两个小孩布施与你。"此时,两小孩正在外面玩耍,义成将之唤回家后说道:"这位婆罗门专程从遥远地方而来讨要你俩,我已答应他之请求。从今往后,你们应跟随他一道生活。"两小孩听后恐惧异常,他们躲在义成腋下齐声说道:"我们虽曾见过不少婆罗门,但从未碰到过如此丑陋之人。他哪里是婆罗门,分明是饿鬼或食肉鬼。何况我们母亲上山采水果尚未归来,她未回来之前,请父亲万万不要将我们送给眼前这位饿鬼,否则他定会吞吃我俩。再者说来,母亲又不在身边,我们未与母亲道别就离开,恰如牛犊离开母亲一般,母亲定会痛苦哀伤。"义成王子宽慰两小孩道:"我已将你们布施给他,因而你们兄妹不能再居留此处。况且这位婆罗门也绝非饿鬼,他乃一真正婆罗门,哪里会吃你们?你们还是跟他上路吧。"


  婆罗门则趁机说道:"不如我现在就离开此处,否则孩子母亲归来又会阻拦儿女离去。如此一来,她必将给王子布施制造违缘,并从而毁坏善根。"义成王子则坚定表白道:"我无论布施什么,从开始至结束,从未生起过一刹那之后悔心。"


  王子说完就以水为婆罗门洗净双手,然后将儿女小手交于他手上,这时大地开始震动。


  两小孩根本不愿跟着婆罗门走,便又回到义成身边,双膝着地,边顶礼边哭诉道:"我俩以前造何恶业,竟至遭此大难?我们虽已转生国王种姓人家,却还要替别人当奴仆,这到底是何道理?我们愿在父亲面前忏悔业障,以忏悔之因缘、福德,愿我们兄妹二人再勿遭遇如此痛苦!"待两小儿说完后,义成王子立刻开示道:"世间所有聚合、同情怜悯最终皆会分离、消散,一切法均无常,皆无任何可靠之处。待我证得无上菩提时,定会度化你二人。"孩子们又接着哭诉道:"子女离开母亲时本应顶礼告别,而我俩却未见母亲就得离开,这真是我们各自业力所致。这样一来,母亲必定痛苦万分。"两小儿边说边哭。


  婆罗门就进一步要求道:"我已年迈体衰,孩子如若跑回母亲那里,我何能赶上?你务必捆住二人。"义成王子听罢就将儿女双手反绑起来,然后再将绳索交与婆罗门。


  婆罗门牵着牙日、牙娜正欲前行,而哥哥、妹妹均不愿离开,他就开始用鞭子抽打孩子,直至他俩流血倒地。义成王子眼见儿女受人鞭笞,伤心泪水不觉潸然落下。泪珠落地后,大地又开始震动起来。


  义成与飞禽野兽送别孩子,一直到孩子消失不见、再也寻觅不到踪影时方才归来。各种野兽送别牙日、牙娜后回至过去经常玩耍嬉戏地方,各个倒地哀号、伤心欲绝。


  婆罗门牵着两小儿走出很远路程后,来至一棵大树下。他就将他俩拴在树上,自己则在一旁休息。休整妥当后,婆罗门复欲前行,但孩子思母心切,便躲在一棵树后不愿前进。


  婆罗门再度以鞭子狠狠抽打,可怜小孩儿皮稚肉嫩,如何经受得了这等毒打,便双双哀求道:"不要再拷打我们,我们与你同行便是了。"牙日、牙娜抬眼望见碧蓝天空,就满含哀怨诉说道:"天啊!山神啊!树神啊!你们难道不慈悲我们吗?难道见不到我们在受苦吗?我们要赴他乡异地充当别人奴仆,离开母亲时,母亲恰好在山上采摘水果。我们实在渴念母亲,你们能否帮忙让我们如愿见到她?"


  这时,曼德正在山上采摘水果,突然间便有不同感应阵阵袭来。她左脚掌开始抖动,右眼皮也跳动不止,同时两只乳房自然流出乳汁。曼德心想:今日频频现出恶兆,此种情况以前从未出现,小兄妹定在遭遇违缘,一定有不吉祥之事发生。曼德于是停止采摘,飞速归家。


  帝释天此时担心曼德会为义成布施制造违缘,于是就变现成一头母狮挡在道上。曼德看见母狮后说道:"你是兽王妃子,我乃人王之妻,我们在此山上之生活实质并无差别,请为我让路。我尚有两个未成熟孩子,他们从早到晚还未吃任何东西,他俩一定在家等着我,我一定要前去探望,请勿挡我去路。"母狮眼见婆罗门已走出很远路途后,才给曼德让出一条道路。


  义成妻子回家后,只见义成未见小孩,便急忙往两小儿平日所居木棚里探视一番,结果一无所获。又去牙日、牙娜平日常玩耍之地搜寻,亦无有任何收获。但见孩子平日所喜欢玩耍之同伴黄鹿、梅花鹿与其它猛兽,诸如狮子、猴子等都痛苦不堪、倒地难过。她寻问义成儿女下落,但义成却沉默不语。


  曼德疑惑顿生:"我每次从山中采摘水果归来,两小儿很远就欢快蹦跳不已。他们甚至因喜悦而致趴倒在地、撒娇叫喊:'妈妈来了。'而当我一旦坐下,他俩便会在我前后左右、肩上肩下来回跳跃,且为我抖落灰尘、擦去汗滴。现在他们都在何处?你是否已把他们送与别人?未见孩子,我心似肝肠寸断。我那可怜的孩子到底在哪里?求求你告诉我吧。"曼德如是祈请三次,但义成均不回答。曼德伤心欲绝:"未见孩子我心难过,你哑口无言,我更伤悲。"义成这时才答话道:"今日,革拉地方有一婆罗门前来向我讨要孩子,我已将牙日、牙娜布施与他。"


  义成妻子听罢顿时倒地痛哭,义成便善言劝解道:"你勿哭泣,难道你已忘记我们前世发愿之经历?你过去于燃灯佛出世时所发誓愿尚能忆否?当时我为一婆罗门子,你为一婆罗门女,名森达日嘎。你手拿七朵莲花叫卖,我便用手上仅有之五枚银币从你手中买下五朵以供养佛陀,而你则将剩余两朵莲花也一并送与我,且在供养完佛陀后又与我一起发愿,愿生生世世做我妻子。那时我就向你表白过,要当我妻子,必定不能违背我之愿望。我素喜布施,除父母以外,我会布施掉所有财物,你不能为我布施制造任何违缘。我当时就叫你发愿,你也发下大愿,言不会为我布施制造违缘。你那时如是说过,现今我将两小孩布施,你又为何要扰乱我心?"


  曼德听完此番话后,自然以清净心回忆起过去发愿经历,她立即随喜,并希望王子发愿圆满。


  后来,帝释天有一次幻现成一具十二丑相之婆罗门,并向王子索要曼德。义成答应布施与他,曼德则说道:"我如跟随别人,谁又来承侍你?"王子回答说:"我若不行布施,又怎会得无上菩提果位?"说罢就用净水洗涤婆罗门双手,然后将妻子交与他。如是做时,义成未生刹那后悔心。


  帝释天了知义成未生后悔心后,与诸天天人齐声赞叹,时大地震动不已。帝释天将曼德带出七步后又送回,将其送还王子时说道:"拜托王子万勿将妻子交与其他任何众人。"义成王子惊问道:"你为何不带走她?她在人间女人中非常贤惠美丽,又乃一国王之公主,并为我做饭及从事一切事务。我相信,她性格、操守都非常适合你,是故你应带她离去。"


  婆罗门这时便回答说:"其实我并非婆罗门,实为帝释天,只为观察你布施心真伪才如此行事。"他一边说一边就现出帝释天身相,且问义成:"你们有何请求?"


  曼德恭敬顶礼帝释天后提出三项请求:"第一,愿带走我儿女之婆罗门能前往牙瓦国;第二,愿我一双儿女不遭受饥寒交迫之痛苦;第三,愿两小儿与我俩能尽快回到王宫。"帝释天听罢当场答应帮助曼德满此三愿。


  王子此时则提出自己愿望:"我愿一切众生均能摆脱生老病死之苦痛。"帝释天闻言又感敬佩又感无奈地说道:"你所愿实乃广大无比。若转生善趣后欲获日、月果位,或得世间国王地位,或希求健康长寿,我皆能赐与此等悉地。但王子所愿早已远超三界,故我实难满你愿望。"


  义成只得说道:"如你无法达成我之愿望,则望你暂时助我成为富裕之人,能令我布施超胜从前,除此之外,还望你能让我与父王、大臣早日相见。"帝释天听到这两个愿望则爽快答应道:"这二者定可帮你实现。"帝释天说完就泯去踪影。


  来自革拉之婆罗门此时已将两小孩带回家中,谁料家中悍妇非但不满意,且严词训斥道:"看你带回两可怜小儿之骄傲神态,不以为羞,反以为荣,其实有甚可夸耀之处?这两孩儿本属国王种姓之人,而你对他俩却无有任何慈悲之意,反虐待他们,以致两人皆遍体鳞伤、浑身滴淌脓血、身体肮脏不堪,你怎会做如此伤天害理之事?你速将两小儿卖掉,重新买一堪作仆人之别家小孩。"


  婆罗门只好又将两个孩子带往集市,帝释天就幻化成一名商人告诉他说:"你这两个小孩卖价太高,在此地恐难以卖出。"此时牙日、牙娜已是饥渴难耐,帝释天又巧用幻化法使其吃饱喝足。婆罗门则通过帝释天之加持威力而不欲再呆在本地,于是便带着两小孩向牙瓦国进发。


  到达牙瓦国之后,国中大臣与民众皆认出牙日、牙娜乃义成子女、善妙国王之孙,如今却沦落至如此田地,众人不免伤心感叹不已。他们问小兄妹:"为何会落到婆罗门手中?" 婆罗门不满地抢白道:"这两孩儿皆属我所有,你们多嘴多舌又为哪般?"国中一大臣正色斥责道:"你在我们牙瓦国内,我们理当寻问寻问,你又有何不满之处?"另有一些大臣及百姓商量后认为应从婆罗门手中夺下孩子,而有一施主却另有看法:"此乃义成王子布施之举,我们如若抢来夺去,王子了知后定会内心不悦,还是不抢为妙。不如直接禀告国王,他肯定会将孙儿买下。"众人纷纷称善,就一起前往国王那里说明、请求。国王满心焦急:"速将这婆罗门及孩子带到王宫。"


  见到牙日、牙娜后,国王、王妃、大臣均痛哭伤心,国王问婆罗门:"你欲将此小儿以何价卖出?"还未等婆罗门答话,牙日抢先说道:"我之价钱为一千银币外加一百头牛,妹妹价钱为一千金币外加二百头牛。"国王颇感奇怪,便问孙子:"世间惯例都为男子值钱、价高,何故你们却颠倒行事?"牙日振振有词道:"有人原本不属于国王种姓,且又性格恶劣,但却可以被招至王宫,并受众人尊敬,还要穿着种种珍宝衣裙,恒享百味甘美饮食。而自己唯一之至亲太子倒无法享受王室生活,无权享受快乐逍遥皇宫自在,加之众人对他也毫不在意。以如此之颠倒规律看来,男儿理当价低,女儿就应价高。"闻听孙儿如此表白,善妙国王满怀伤心,他痛苦落泪道:"我如今想念你们,你们为何不投入我怀中?你们是因对我不满意还是害怕婆罗门?"两小孩答道:"我们既非对国王不满,也并非害怕婆罗门。只是我们原先被人认为是大国王孙子、孙女,而今却又成别人奴仆。于此世界中,何来仆人扑入国王怀中之理?既无此规矩,我们又怎敢破例?"


  国王听罢更觉伤心难过,便如牙日所说如数将钱交与婆罗门,然后将两兄妹同揽入怀。他摸挲着孩子们的头说道:"你俩在山上如何解决吃穿?"孩子们回答说:"我们以野菜、水果为食,树叶、兽皮为衣,整日与小动物欢快嬉戏,无有丝毫痛苦心。"


  国王此刻命婆罗门立刻离开,孩子们又请求国王道:"这位婆罗门一路忍饥耐渴,现在应赐与其吃喝,使其愿望得以满足。"国王满心疑惑问孩子:"你们对此人难道不生憎恶、仇恨心?为何更欲赠其吃喝?"国王语气已略带不满。牙日、牙娜则颇为懂事地说道:"我们父亲一向喜行菩萨道,他已将财物布施尽净,就将我们兄妹布施与他作仆人。只是我们未能满父亲所愿,未对此婆罗门行一天仆人义务。何况他本人尚要忍受饥渴痛苦,此种烦恼谁能承担?我们父亲不惜以儿女布施与他,你作为大国王难道如此吝啬,以致不愿施舍一人饮食?"


  国王顿生惭愧,便送与婆罗门许多饮食,婆罗门心满意足、高兴离去。


  善妙国王又派人前往丹得山接义成回宫,派去之人在到达丹得山脚下时,无法渡过那条汹涌大河。来人便一心观想王子,以此得以顺利抵达丹得山。到山后便请求王子按国王意愿速速回宫,但义成却让其捎口信给父王道:"父亲让我居此地十二年,我现今还差一年就将圆满,待我期满后再回宫不迟。"


  使者回国后就向善妙国王禀报了义成王子所说原话,善妙国王就亲笔写信并再次派人给王子传信道:"你为人中具慧之人,去时能去,归时亦定能归来。孩儿是否还对我不满?我如今只想与你同桌共食、再续父子情缘。望你火速回宫!"


  使者再上丹得山,义成王子见信后便将之放置头顶之上恭敬顶礼,又绕转七匝后始动身返回。


  待王子即将告别丹得山时,所有飞禽走兽听到消息后均痛苦难过、倒地哀叫;众多泉水也突然干涸;一些小动物也不欲再吸吮母亲乳汁;许多飞禽发出凄惨、哀痛鸣叫声......


  王子穿上能出门见人之衣衫,便与曼德一起启程回宫。


  此时敌国国王听说义成王子要回来,便派人带着已配金鞍之斯达亚大象,及盛满金子之银盘与盛满银子之金盘,前去迎接义成,并令人传语于义成王子道:"我自己曾被无明遮蔽,以致向王子索要大象,以此缘故而令你被驱逐出境。现在我已明白事理,并后悔不已、忏悔不迭。听闻你欲归国,我就将大象、金银供养你,望你接纳并宽恕我之罪过。"


  义成则宽容地对来人说道:"譬如有人已享用百味甘美饮食,食已呕吐不止,所吐之污秽脏物又岂能再次食用?我已做过布施之物同样也无法收回。希望你把大象再送还国王,并对国王言,我义成对你们能派人迎接我、并对我说这番话已欢喜不尽,感激之情充溢于胸。"


  来使回国后将大象又交与国王,以此宝象之威,举国上下人人皆生起慈悲之心,大家和睦共处,同庆国泰民安。


  牙瓦国善妙国王此时则乘骑一头巨象,率领王公大臣与民众齐来迎接王子回宫。义成看到父王后恭敬顶礼,便跟父王一道回宫。当地百姓各个笑逐颜开,纷纷供上各种鲜花、供品,且洒水除尘,欢迎王子归来。


  到达王宫后,义成先去母亲那里恭敬顶礼、问候请安。善妙国王于是便把所有国库宝藏、财富交与义成,让其随意布施。义成终于满了布施之愿,所行布施更胜从前。


  释迦牟尼佛如是为义成王子时就广行布施。当时之父母后为净饭王、摩耶夫人;当时之妻子曼德后为耶输陀罗;当时之俄兹达比丘后为目犍连;当时之帝释天后为舍利子;当时之猎人后为阿难;当时之牙日后为罗睺罗;当时之牙娜后为姨母郭达嬷;当时之婆罗门后为提婆达多;当时之婆罗门妻子后为婆罗门女匝玛姿亚娜。

 

更多文章:佛陀传记讨论请进入:佛教网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