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学佛入门 >>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 正文

方便佛报恩经》卷三,论议品第五,佛陀告诉阿难尊者说:(前略)尔时三藏比丘,以一恶言诃骂上座,五百世中常作狗身。

上座就是长老比丘。《大方便佛报恩经》里,佛又告诉,有个三藏比丘,看到有一个上座比丘,说话、唱赞哪,老吐字不清。他就轻心骂了一句,就说恶言,说上座比丘声音像狗叫唤似的。后来那个上座比丘说:“我已经证了阿罗汉了,你怎么可以谤圣人呢?”他当时就忏悔,但还得五百世狗身。就当时忏悔都来不及了,都得五百世狗身,你谤到圣人那块了,那还了得?

一切大众闻佛说法,皆惊战悚,俱发声言:怪哉!苦哉!世间毒祸莫先于口。尔时无量百千人,皆立誓愿,而说偈言:假使热铁轮,在我顶上旋,终不为此苦,而发于恶言。

所以说,大众这时候都发誓愿。“热铁轮”,不管多热的火烤着,像有一个热炉子在头顶烤着,给我烤得快要焦了,也不能因为此苦,而张口说一句恶语。我们还没受苦呢,嗔恨心就起来了,说恶言,说人这个,说人那个,哪还行呢?

当时无量百千人听到佛讲法后,心生怖畏,而发愿,就是铁轮在头顶上悬着,烤着,脑顶上都不行了。“终不为此苦”,也不能因为此苦而发一恶言,说一句不好听的话,或是骂人的话,或是不在行的话都不能说。

假使热铁轮,在我顶上旋,终不为此苦,毁圣及善人。

也不能因此苦去毁犯圣人及善人,都不行。

《分别善恶报应经》卷上,佛陀告诉诸比丘颂曰:“于佛起恶心,毁谤生轻慢,入大地狱中,受苦无尽。”

无穷尽呐,这是“于佛起恶心,毁谤生轻慢,入大地狱中,受苦无穷尽。”现在末法众生正是这种现象。像那“法轮功”啊,就是谤佛,说他超过佛,生大轻慢心。而且拿本不是佛法的当做佛法,来欺骗众生。这样人上哪儿?上大地狱里去。

我在本溪茅蓬闭关的时候(编者注:一九九六——一九九九年),一次有几个人来,说他们练“法轮功”。这是法轮功刚一出现的时候,我说你们这就是在搞邪知邪见。我说:“你们练的危险功,不要练了。”他们都不信,气得哼哼着走了。当时我还没法说:你们将来得受地狱果报。必然要下地狱,好像诅咒他们似的。(当时国家还没有将“法轮功”定性为邪教我还没法说这些话,但是还不能不告诉他们。不告诉他,我有过失。人家有危险了,你不告诉也是有罪过的,见死不救不行。但是,当时还不能恶言去咒他。所以说没办法,我就告诉这是一个危险功,不要练了。

还有一个居士偷偷问我:“师父,我是不是参与他们那里,暗中帮助他脱离出来。”我说:“你可别参与那里,你赶紧跳出来,越帮越乱,你不帮还挺好,只能快点叫他们别练了。”

当时,可把他们给气坏了。后来不长的时间,可能是二年以后,或者是一年以后,这“法轮功”才逐渐地被国家开始正式制止了。而他们问我的那时候,是“法轮功”正兴旺的时候。我当时说它是危险功,就是因为他谤佛,拿本不是佛法的当做佛法,来欺骗众生。

有诸数取趣  于师及比丘

暂时起恶心  命终堕地狱

就是诸取趣,趣,这就是有各种的,想各种的修行,或进入各种的途径。这为了修行也好,为了各种的方式也好,来到师父和比丘前学习。但是在师父和比丘面前,或是背后,而起恶心,就暂时的起恶心,命终都会堕地狱的,谤佛法僧都会堕地狱的。特别是对师父及比丘,有的谤师,对师父起嗔恨心了,说:“这师父太偏向了,对我太刻薄了,你看看又骂我,有时候还使劲呵斥我。”对师父起恶心。还有对比丘起恶心,命终堕地狱,就有这么大的果报。

所以说,为什么有时候不敢管?就是怕大家起恶心,起恶心就坏了。要管呢,就一下管过来(教育过来)。要不管呢,有时候就暂时放一下,以后再处理。但是放完以后,有时候再管就难管了。所以说没办法,有时候师父都担着很大的危险在管,就怕人起恶心。一起恶心,不是师父如何,而是你自己要受苦报的。毁了师,毁了比丘,就等于毁了你的法身一样。

我们现在修行过程是在干什么呢?就是在投胎,在成长的过程。你现在就不断塑造自己成为第二个师父,第三个师父。不断地塑造,还要远远地超过师父。就在师父的基础上不断塑造你自己,就是这样。所以说,你谤师,不就是谤了你自己吗?不等于拆了你自己的台吗,是不是?你的恶心起来以后,谤师罪最重,能堕落地狱里。因为师父给你的东西,它是最高的东西,是帮助你,给你佛法,要了脱生死。所以,你若不要这个最高的法,就等于毁犯这个法。特别是以恶言去诽谤这个法,那你能不堕地狱吗?

若于如来处    起大嗔恨心  

皆堕恶道中    轮回恒受苦

你要毁犯如来,起大嗔恨心,凡在佛的地方,佛法僧的地方,起大嗔恨心,甚至如何如何的,皆堕恶道中,轮回恒受苦,永远受苦。

《分别业报略经》说:

粗言触恼人    好发他隐私

刚强难调伏    生焰口饿鬼

就是经常说话恼他人,张口就骂人,张口就揭人的难处。看人的个高啊,说是细高条;看人个矮啊,说是什么矮墩子啊,尽说一些很难听的话。总是揭人的短处,好揭发他人的隐私。隐私,就是人有很多的毛病,不需要你讲的,人家都是悄悄地覆藏起来。你是专门给扒拉出来,让人家怎么痛苦,你就怎么来。所以说这样的人非常“刚强难调伏”。他为什么难调伏呢?不听劝,你怎么跟他说,他也不改。你就说他骂他,怎么劝他,就是不改,所以说难调难伏。最后怎么样呢?他就生焰口中,焰口恶鬼。就从嘴里总吐火,来自己烧自己,把所有的嘴都烧化了似的。一会儿好了,一会再烧化了,总是吐火焰。那火焰都几尺长,总是那种吐火的鬼。他想喝点水,要熄灭自己心里的这种火啊,都不能够,永远受自己嘴里的火煎烤,那你说得多难受。

通过学习这个,我们大家知道了,说僧过恶犯大重罪。我们讲了,应该知道说僧的过恶太大,口业是无边无量。想修学佛法,第一点,你得注意口业。我们由于平时的习性,过去所染成的习性,和社会染成的习性,而不知道什么是一种恶。我们今天通过学习,知道这是一种不对的事情,而一定要加紧速度把它改掉,可别再造业了。而且这个东西确实害人。我们本来是好好的,什么事没有,如果这个造口业的事改了,天下太平。你这事不改,天下大乱。

过去都是这样,说有个叫妲己,另外那个叫什么?纣王啊?就是因为妲己而把自己毁了,贪恋女色。实际上他就是听信了妲己的谗言,他相信妲己,她说什么话他就去做。有一次他们看到一个孕妇在路上走,那妲己说这个孕妇怀的是个男孩,不信可以剖腹来看,他就敢去剖腹。所以,这口业罪过无边无量,我们要远离口业,做一个清净的比丘,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丈夫,做一个真正的人,我们应该这么做。

另外,给大家讲一个例子。过去有一个法师,在五台山修行。他有一天,看到一个老人和一个童子牵头牛。他就上前去,去讨杯水,要过夜,天要黑了。人家就给领到这个房子,这个房子金碧辉煌。招待得很好,那个茶芳香啊。吃完了,他就不想走了,说:“你看看能不能留我?”老人说:“你这还有戒否?”他说:“没戒。

“还有毗尼否?

他说:“还有毗尼。”

老人说:“不行,我不能留你,你还是走吧,以后再来吧。”就没留他。

他就恋恋不舍地就往回走。走到门口了,看那个放牛的童子。他就求他,问童子叫什么名?童子说叫均提。他说:“均提,你能不能告诉我今后怎么修行啊?跟我说一说。”他就这样请教小孩。均提一看他诚心诚意地请教,就给他讲了这么几句话,说:“面上无嗔供养具,口里无嗔吐妙香,心里无嗔是珍宝,……”后面还有一句我忘了。(编者注:无垢无染是真常。据《五灯会元》卷九)

其中就有这么一句,“面上无嗔供养具”,脸上无嗔恨谁都供养你,你到哪都能供养你。我们有时候就是总有嗔恨心,人家谁见谁烦。“口里无嗔”,嘴上如果不造口业,不说人恶事,不挑拨是非,不去揭发人隐私,处处称赞人,为人讲法,嘴上总是吐妙香。这样的话才是无价之宝。而且你总这样不说恶事,你本身就有妙香,一张口就有无量的妙香要现前,嘴都是香的。大家一看你张口说话,都得集中过来,听你在讲什么,都竖耳听。为什么呢?因为你讲每句话都非常真实,大家都非常愿意听。

过去我在部队的时候就曾经遇到一个人,是四川人,岁数还不大,长一脸雀斑。但他一张口说话,虽然说话挺直挺快的,但大家都非常愿意听,觉得非常悦耳。大家听他话,就好像听唱歌似的,就那种感觉。我记得好像是四川人,忘了。他从来不说人过失,平时还真没发现他说人过失。他说话大家都愿意听,就是他经常不说人过失。虽然说的是一句普通的话,但大家爱听。我们一定也要这样,不说人过失。

“心里无嗔是珍宝”,因为这些东西都来源于你心。心里无嗔就不会说出嗔恨心的话。所以说,嘴上说这些恶语,都是由于你心有恶念之过。你口业要改了,你心就改了;你心改了,口业就改了。所以说,先改口业,来逐渐地改变心。心改了以后你嘴就不会犯了。所以大家多学习学习这个。今天就讲到这。

 

摄心守口真教化

〇〇一年十一月十二晚  听《口业之过》录音后,法师对大戒师做的开示

 “口业”是咱们僧人最容易犯的毛病之一。平时,在家人也都是容易犯口业。你看在家人,比如农民,吃饭的时候,端个碗,也得说别人过失,有什么所谓的花边新闻。甚至跑到外面,也得说一句,不说不行。不说,那嘴巴把不住,不说心里就不痛快,非得说。所以平时养成爱说的习惯,再加上有时候遇到一些困难的事情,遇到一些不平啦,越说他就越厉害,造业太多。

就像这些事,是修行中最大的一个漏洞。你如果能够做到,别人无论好坏都不讲,心里就特别地舒服。虽然有时候,你憋得都难受,这心里怎么……就想跟谁说一说,就觉着非常难受。但是你要咬住牙,挺住了就是不讲,过后心里是非常地暖和,非常舒服。如果你张口去说了,功德马上就漏掉,一说别人的过失,马上就漏掉。你即使是说好事,说老实话,那也是起心动念。就说好,称赞别人,那也是起心动念。

为什么说称赞别人是一个好事,那是为对治那个坏的而言。没办法,说是“好事”,这也只不过是一种对治的方法。只要张口说话,都是毒药,只不过是用这个轻毒对治那个重毒,称赞别人的毒对治毁谤别人的毒,毒有轻重不同。而那个毁谤别人不好的话,是毒上加毒。就是称赞别人,实际上,也在起心动念。真正一个修行人,就得什么都不要讲,你不讲,那才是真讲。所以,佛讲:我说法四十九年,没说一个字。有人说如来有所说法,即是谤佛。

佛说法,明白地告诉你,不要起心动念分别佛所说的话,不要着在言语上,不要讲。何况我们凡夫,如果老去喋喋不休,是最大一个弊病。有时候就想去给人讲法,非要给人讲不可。人家不听,追在人家后面讲。讲完了,你觉着:是我给你讲法。实际上,你不是讲法。有时候已经是自己犯了过,很大过失。你这个心已经在动,自己控制不了。你虽然是用讲法的名义,说是给人讲法,实际上那不叫“法”。真正的“法”是什么呢?是你能够摄住那个心,把心摄住了,能够真正地心平,而且能见到实相。那实相它没有说是起心动念的,只有不起心动念,才能见到实相。我们凡夫做不到像如来似的,心根本不动,就喜欢喋喋不休地跟人讲,有时候会造成很大的过失。

但是,有时候为了对治那些不好的过失,就是防止口业,我们去讲一讲善法。讲善法的目的,它的功德在哪里?是能够对治那些坏的东西,让人明白道理,不再做恶事。虽然它有对治的功德,但要更究竟来讲,它也不是真正的究竟法。真正的究竟,你就别起心动念,这才行。我们想不起心动念,首先把嘴看住了,别说,这个是最主要的。

所以咱们这里,大悲寺常住规矩里,为什么有这一条呢?“不许讲理。”就算你有多大的理,你去讲,它都是一个大漏洞。不许讲理,就是让你干什么呢?你能真正明白那个不讲理,才是真正有道理的人,真正讲理。就是说,你放下一切口业,守住那口业,不去说,不去起心动念,那才是真正的道理。有那个道理,什么问题都解决了,用不着去说,说它干什么?我这次讲《说僧过恶犯大重罪》也就是这么个意思。所以,咱们以后逐渐地多讲一些这方面的内容,再把这个口业的问题纠正纠正。以后给大家都讲一讲,对大家能有点帮助。

现在我们有时候就是说惯嘴了,不说不行了。特别是在个别的僧人之中,他平时没事的时候,说哪里的僧人之间,哪个庙里和庙里的事情,“那个比丘尼吵架了,破口骂人”,“那个庙上如何如何了” ,无论真假,都要讲。就是十里之外,或者百里之外的庙里的事情,传播着很快就过来了。“那里的庙里怎么怎么了” ,个别不修行的僧人也没啥事,互相老是讲这么点事,老去讲。最后由于这个习性,就把自己搞坏了。

过去我就有这个体会。那时候还没出家呢,有的出家人有时就说这个事情,我听到特别反感。我心里话:这出家人怎么讲这些事情呢。就算有点事情,讲这些做什么?我一个是烦,另外也反对他这个讲法,这个出家人之间怎么这么不清净。所以说那时候给我造成的印象就是这样。

大家都多加注意,以后就好了。另外这次多讲一讲这类的事情,大家听完能好一些。大家听一听,看看这里还有什么需要讲的,哪块还有点不足的地方,大家可以提一提,等下回再讲的时候,好注意这方面,加以补充。

有时执事人,或是为了说什么事情,才提到某人的过失。有时候就这个事情,大家讲时一律加小心,也不能打着执事的名义,而去说别人的过失。我给你说,这都得加小心。因为什么?这个东西,你只要起心一说,一定要心平。你绝对不能起嗔恨心。就你刚开始时心是平的,说他过失,教育他,让他改过。等到说着说着,觉察到自己起火了。这时候你还得退回来,别讲了。再讲就坏了,自己能把自己那个心给坏了。就得马上停下来。你再继续说下去,就不是原先的好心,超越直心的范围了。这都得注意,就是直心说时,也得加小心。涉及到别人的过失时,你一定要加小心。

咱说老实话,除非为了整个僧团的集体利益,而对方确实是那么回事儿。这才跟师父提对方的过失,或是确实应该提到对方的过失的时候才讲,这属于正常现象。这样他不犯口业的过失。

而这里所讲的,往往都是有恶意去说,那绝对不行。如果有一种善意,你比如说就想帮助这个人,而且不是以这个角度说,以提出他本人某个问题去讲。但是尽量回避什么呢?僧众的过失问题,不能拿那个人的错误来教化他,或者提醒他。尽量回避这个问题,能够回避的东西,尽量回避。虽然你觉得这样教化效果可能差一点。但是看着像差一点,有时候效果反而更好。

还有应该注意的地方,比如说,佛讲了一些公案,说到某个比丘犯了过失,受到大的果报,来警惕人不要犯过失。这都属于正常,这都很教育人的。但是我们就得加小心。在这个事情上,佛怎么样讲都行。我们呢,有些人就拿着佛所讲的,去攻击比丘。有的讲事情的时候,就说:“现在的僧人如何如何,这是佛讲的。”但是要知道,佛讲这些的目的,是告诉你自己要警惕,不要犯过失。有的人就不是了,这么讲的目的,是为了指出僧人的过失,要说僧人的过失。这绝对是不行。

佛讲法时提到,某比丘因恶业造成下地狱罪,或者是什么的。虽然佛这么讲,但是你讲就两回事,你就得加小心,这例子有时候不能乱举。

另外,在白衣面前,你不能过多地讲什么“地狱门前僧道多”,一些不利的说法都得适当回避。否则,你会失去大利益的。就算有的是事实,你也要回避。

虽然佛过去讲了一些公案,教育人不要犯过失,但是我们就得加小心。因为现在末法时期,人心不思善,有的人不愿意尊敬三宝,不愿意尊敬僧人。这时候,再对他讲这些公案,利用得不好,也会造成过失。

 

相关栏目: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讨论请进入:佛教论坛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