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学佛入门 >>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 正文

目录

口业

说僧过  犯大重罪

摄心守口教化

常行

【附录一】

【附录二】远离口业的

【附录三】“人面”的故

【附录——昙影法师

【附录见他人

 

  《口业之过》是二○○一年,法师大悲寺对沙弥所做的开示。因为很多学佛人,包括僧人、居士在修行中很容易造口业,而得不到法的利益。为防患于未然,避免口业的过失,能够更好地修行,应机而开示。因当时是对沙弥随机所讲,谆谆善诱,故言语重复较多,在不改变原意的基础上,有的地方文字改动处理较大,不能完全与录音对应。

  并附有三篇开示:

  《摄心守口真教化》,二〇〇一年十一月十二,听《口业之过》录音后,对大戒师所做的开示。

  《常行忏悔》,日期同上,对僧众关于写忏悔笔记的开示。

  《勿见他人过》,二〇〇三年五月初十对沙弥开示,节录有关口业的一部分。

   师讲时是依据《说僧过恶犯大重罪》的流通版本,此原文出于昙影法师所编著的《劝大众勿造口业》的第二部分。现将《劝大众勿造口业》附录于后,校对时并依据经典做了适当修改。

 “溯源系列”编辑小组  谨识

  佛历三〇三六年三月

公元20094

 

 

     

                                            妙祥法师

说明:《口业之过》是二○○一年,妙祥法师对寺院内的沙弥所做的开示。针对很多学佛人、包括僧人,在修行中容易造口业,为防患于未然,少造口业而开示。因直接对沙弥所讲,为谆谆善诱,故言语重复较多,但在整理文字后显得不通顺,在不改变原意的基础上,有的地方文字改动处理较大,不能完全与录音对应。

妙祥法师讲时是依据一个寺院所流通的《说僧过恶犯大重罪》,此原文出于昙影法师所编著的《劝大众勿造口业》的第二部分。因各处在流通中版本不尽相同,故不能与原文完全对照,现将《劝大众勿造口业》附录于后,对《劝大众勿造口业》也做了校对及几处修改。

 

时间:二○○一年十一月初八上午

地点:海城大悲寺沙弥寮

缘由: 祥法师对沙弥关于忏悔、勿造口业的开示

《说僧过恶犯大重罪》,为什么早就想学这个呢?因为这个问题,我们有时候很容易犯的。这个不但是僧人犯,沙弥也犯,而且有很多的居士也犯。什么原因犯呢?由于不懂。不是他故意想犯,而是我们平时养成了一种说僧过恶的习性,有说僧过失的恶习,所以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有的还认为是很正常的,头两天有个居士说《说僧过恶犯大重罪》这本书别有用心,他心里非常不平。关于这个人,并不是说他不想好,而去反对什么。而是由于他的正见不足,并且他不知道法的真相,所以他认为这书不正确。他是从世间法去看的,不理解佛法的真义,所以他很容易犯过失。在这个问题上特别容易导致人犯过失,而且这种过失一旦形成,果报是很大的,你修了多少天,都不如不说僧过恶这一念正确。

如果说僧过恶是很容易堕落的。因为我们修行,大家来修行,很容易犯口业的。这个口业不光你们犯。就是咱们有时候心里稍稍不平,就算没有什么事情,你善意说了口业(别人过失),它也造业。

    因为这个所谓的善意说口业是什么意思呢?是我们自己觉得没有什么嗔恨心。实际上你说出来时本身就带有嗔恨心了,只不过太微细,你不知道。所以说自己觉得没有起心动念,或是觉得我没有说什么。但是这句话你只要想说出口,在你微细的种子识里已经起变化了。我们不知道,以为得从自己的脑袋,那个粗妄想所说出来的,那才叫心动。而你不知道,这个话,别说你说出来,就是你写出来,你想出来,它已经在造业了,何况口再说出来。你想,能不造业吗?

    所以话从哪里生出来的呢?它得有个出处啊,是不是?这句话从哪生出来呢?外境为什么演给你看?为什么你的眼睛、六根能看到?为什么到你的心里而不能回收?而且,往往又通过心里说出来,就被染了。而这个我们已经是起心动念了,只不过这个起心动念我们认为是正常的,实际上已经开始堕落了。

    这个微细的变化只有菩萨、罗汉才能看到,我们很难看到这些变化。而我们看不到,不等于没有。所以说,就起了一念的恶心,我们都会马上天地灰暗。你就起了一念恶心,甚至包括退道心起来,马上天地就灰暗。

就算这个事情不是你的,别人生退道心,你思惟思惟:哎呀,他怎么起这个心呢?这个心是什么样的心?就你这么一思惟,你同样地也跟着起了变化——天地昏暗,甚至地狱现前。只不过是我们这个粗妄想觉察不到这种变化,因为我们不具备天眼通、慧眼通,我们不具备这些,所以我们不知道。不知道不等于没有啊!等我们知道的时候早就晚了!那时跟谁讲去啊?你想讲理,你什么都讲不了了。所以说,千万可得注意这一点。

所以说,恶语最伤人,一个伤他人,一个伤自己。特别是对方的事情,比如说有个人犯了一种过失,我们去说,至于对方受没受损失咱先放在一边,就你想说的这一念,就像人把斧子往空中扔,那斧子能砸到虚空吗,能把虚空破掉吗?破不掉。而最后这个斧子还得落下来,从哪扔还得落到哪地方去,还得砸你。像人仰天吐口水似的,你吐完了,那个口水它不会吐到天上,粘在天上,它还得落下来,落下来就是自作自受的。你想,多厉害的事情!

而且,不光是佛法中不允许这么样做,就世间法也不允许那么做,有事得隐恶扬善,少说别人的过失。过去,有个人就是这样,他发现别人有着一种行为,不是他自己发现,是他和大家一起开会的时候,别人就提出了某个人有什么隐私的问题。当时这个人,就制止这种说法,虽然是大家集体开会,但也制止了这种说法。

因为一个人如果有隐私的问题,只能个别地去解决。如果在公众的大场合,一旦提出来了,本来有很多人是不知道的,因为你以为是提出一种公事,而说了一些别人的隐私,会造成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人你叫不叫他活啊?一是容易把他的名誉毁坏,很难再活下去;另外,等到说完他,我们那个心已经变坏了。没等损害他的时候,我们这个心先变坏了。

后来这个人就制止大家,就告诉:你们大家不要讲这些事,讨论点别的事。意思就是这个事呢,我们没有看到,不要胡说。就这一念的好心,最后结果怎么样了呢?大家马上止口不言了。就这一念好心,咱不说别人有什么感想,就这(要被众人讨论的)对方确实是永远地感谢他。至于他对此知不知道,那是又一回事儿,但对方永远感谢他。后来对方有的出国了,也非常惦记他;有的在国内呢,也非常惦记他。一念好心,就功德无量啊!所以我们千万不要造口业。口业不能造,说僧众过就更不能造了。就是世间法都不允许我们造口业。

    比如说有的人,行为不轨,道德不好。有时候就看着了,得装看不着似的。你要喜欢说别人的过失,即使别人真有过失也不行,说了也污染你的心,自觉不自觉地,就堕落到他的情趣里去了。你是不是已起心动念了?好坏啦,你在那分别着,弄不好你就堕落到那里去了。这些都不行,何况我们在这里看完了以后起分别,而说好说坏。一说好说坏,我们那个心就已经开始变化了。不是外境在变化,是我们那个心在变化了,这就是修行中最大一个忌讳。本来修得挺好的,很努力的,但是由于嘴不好,说了别人的过失。别人还没怎么着呢,我们心先变坏了,吃了大亏了。这并不是大家愿意说,而是大家由于没有勤学正法,不知道这一关。

过去古人讲,绝对不让揭发人隐私的,或是揭发别人的过失,都要隐恶扬善。扶正不一定要破邪。你只要称赞好的方面,那个邪气它就站不住了。你有时候想去扶正,但又说他的不足的地方,有时候反而造成另一种麻烦。因为我们还是凡夫,心念弄不好就被说这话时所产生的这种嗔恨心所代替。所以说,若说僧众的过失,自己的罪过是非常大的。而且佛讲,不允许任何人造口业,身三口四,口业最重。(编者注:身三:杀、盗、淫;口四:妄言、恶口、两舌、绮语。)

我们就很难做到止语,说我不说话,这很难。因为我们平时爱说话,而不知道止语的功德。都以为说话很正常,活着不说话能行吗?那不闷死了?再说,我说话也没说什么过分的东西。其实我们根本就察觉不出来。每句话都有它的过失,张口就有过失,你说好、说坏它都有过失。有时候不说才是真正的好。就算你说好话,你说的时候,你能不起心动念吗?“哎呀,这个东西太好了,你这个事做得真好。”你说好,自己也在起心动念。如果你对好的虽然没有去说,但是你心非常的平和,反而是一种真正的好,心好才是真正的好,而且能达到无漏。你说的这个好,虽然称赞了一些事情,能起到一点好的效果,但终归是有漏的好。所以,我说的意思,是让大家尽量地往这个真正的好去使劲儿。一定要让它真好,要让它无漏。

好话都会造成一定的漏洞。我们如果闭关以后,止语了,那时才知道,我们平时说话都在喋喋不休。就是说好话,有时候也是在没完没了地重复,喋喋不休,为满足自己的想法和欲望而讲话,并不真实。

刚才讲了,这个说好话都起心动念,都会有漏的,何况我们说恶话呢。恶话不光有漏,而且首先得污染我们的心。说一遍,就是等于又往种子识种一遍。种了一遍以后,马上就开始一天一天地加深。等到半个月以后,你如果不忏悔,不拔出去,它就深得最后都很难拔出去了,就这么厉害!

所以,为什么我们总轮回?虽是修道,总是不精进!有时候觉得没有什么可修的,你这么修一修,就算打点坐吧,修点儿禅定,这为什么没有太大的反应呢。有时候你不知道,刚修完禅定,张口几句话,漏出去了。等你说惯嘴的时候,会有什么毛病呢,你这边刚有点禅定的功夫,刚想定住了,想着这一下证到无漏的时候。突然你的恶口,所产生的“漏”马上就现前,那时候你想不说也不好使。因为你的恶言在那块,它走惯腿了,到那时候就形成一个漏洞。你马上快要生起这个法,但它顺着这个漏洞,“呼”一下子出去了。你就拿手抓那功夫,你用什么定力想控制它,你咬牙,那也不好使,顺着就漏下去了。

你那时候痛苦万分!本来马上就可以证到某一个境界,甚至于马上就可以了脱生死的事情,你按都按不住它,功德就漏掉了。咱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像人想上厕所,肾脏又不好,你想控制它,能控制了吗?这裤子一下就湿了,你想咬牙都不好使,它也往外出啊。那不容你控制,就像这种东西一样。但是你要肾脏好呢,它这种现象就没有了。

虽然我们有这些不足的地方,但是由于我们不造口业,它就不会造成这种状态的。由于我们造成口业,它已经坏了,里面已经起了一种漏的根了,而且在那摆着呢。只要是你有点功德——它专门漏你功德,你有多少,装多少,它都给你漏出去。你往里装吧,像个破口袋似的,装多少粮食,总从那缺口,一点点都给你漏出去。所以说这个口业特别地重。

所以,如果你这一天忍住了,不说什么闲话,而且心里能够放得非常平静,这就是功德。即使你心里忍不住,口要能忍住,它也同样有功德。忍住了以后,心里是暖乎乎的,因为那法在那里。久了以后呢,它逐渐地要结果啊,功德逐渐地攒满。如果你就是有点好处,刚攒那么点好,你说来说去的,慢慢地,就这点东西,没了。这心里一片空白,一片空虚。所以口业过恶非常大。

这是一般的口业,就这么大,起心动念都这么大。何况说僧众之过,那就更大了。因为僧是三宝啊!什么是三宝?那是我们的命根,是我们的家。就像人回家的时候,本来要回家,说“我要回家”,别人告诉往前直接走就行了,你顺这条道走就行了。你不走——不但不走,还要刨这条道,这条道太烦人了,我给它刨掉了。你三刨两刨,你还能回到家吗?就回不了家了。就像人坐船似的,本来要想渡过苦海,你硬拿把小刀去挖个洞,要把船挖个窟窿,好玩啊。挖来挖去,你能过了苦海吗?一旦挖穿了,你会沉没在大海里。

所以说,说僧众过就这么厉害。我们现在修行就好像在大海里航行一样。说僧众过就等于在大海里航行的时候,把船凿个窟窿。你凿个窟窿,那能不沉底吗?是不是?有一点洞,它都会把你的船毁掉的,何况你再自己亲自去凿。过去无始劫我们造的业,我们都堵不过来呢,何况你再新造个洞呢。是不是?那就更坏了。洞上加洞,那能不沉没吗?

有时候修行不上路,不是别人的事,就是自己的事,自己这么大的事情自己不注意。你就是为了得到一个世间财,都得要守各种规矩。何况我们为了无上的法财,了脱生死的大事,你再不去做,那你说不太傻了吗?所以大家不要顺着自己的习性。说惯的嘴,走惯的腿。那嘴要是说惯了,它停不下来呀!没完没了地说下去,旁边有人一听,这怎么没完没了的,一句话重复来重复去的,太招人烦了。

所以大家一定要记住,起心动念便是轮回啊!说一句话,你不知道已轮回了多少次了。你不说话都轮回,何况你说话了。说话以后,那有多少念就是多少轮回。我们成天在轮回之中,每一念不知道轮回了多少次,甚至几百次,几千次。就这一念都这样,何况我们念念都在起心动念,那不更厉害了吗,你说话能不用思惟吗?能不去想吗?能不观照吗?你这种“观照”不是返观之观,而是放逸,是往外观。什么叫往外观?起心动念就是往外。哪有外?你起心动念就是外啊,不控制嘴就是外。眼耳鼻舌身意一起往外观,最后你能不轮回啊?而且是大轮回。轮回哪呢?不是地狱,就是畜生,再就是人。

一般说恶口的,特别是谤僧的,主要是地狱罪。为什么是地狱罪?你谤到根本去了,谤到法王那个地方去了。什么是法王?佛法僧就是法王啊!佛法僧是三宝啊!你一直谤到国王那去了,你说还了得了?就世间法也不允许啊。一个普通人如果自称自己是国王,或是骂国王,那国王能不抓你?能不杀你头啊?能不给你关进监狱去啊?世间法都不允许,何况佛法呢。

你谤的是法王,更不允许了,绝对不允许。就法王能原谅你,下面的护法也不原谅你。所以说,口业是造业无边哪!身三口四,特别是口业,最难控制。

咱们今生能出家,能够学佛,我们首先就得一件宝贝,就少造了很多的口业。身、口、意业,特别是口业,我们少造多少啊!是不是?我们今生,就感觉到非常的——就说是自豪吧。而且,我们非常感谢佛和菩萨,给我们这么一次机会,叫我们出家修行。我们是大福报人呐!那前生不知有多大的福报,或许见过佛呀!所以今生我们才有这样的机缘。一定要珍惜自己的机会,一定不要造口业。如果你不造口业,那将来就是佛子。

什么是通往回家的路?不造口业就是回家的路啊!你不要再另外找路了。说我怎么做,怎么回家,我搭一条路,这边拆路,那边又修路,你能修到家去吗?本来挺好的一条回家路,你硬要把这条主要的干线拆了,想在旁边再搭一条路,这可能么?所以说一边毁路,一边造路,还不等你把路毁完,那个路还没等造成呢,就堕落地狱里去了。你做什么,一事无成。自己造自己毁,你以为能行吗?所以说不行啊。

相关栏目: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学佛答疑请进入:学佛有问必答网常见问答集锦(还可以免费人工答疑)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


(微信扫一扫或长按二维码赞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