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学佛入门 >>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 正文

劝 大 众 勿 造 口 业

                                    昙影法师编著

  

、罪大恶极 莫过口业

诗曰: 

口业何因罪最深  能牵善众处刀林

破僧极恶殃难灭  万劫悲哀苦海沉

世间最大的恶业,就是五无间罪(又叫五逆——杀父、杀母、杀阿罗汉、出佛身血、破和合僧),然而五逆罪中,尤以“破和合僧”罪为最重。

佛陀将住持佛法、弘扬佛法的责任付与出家僧伽,没有僧人,佛法就无法延续下去,而现今却有说出家人的是非、毁谤僧众、于僧中作离间等,其罪无量无边。此是由身口意三业中的“口业”造成的,口业不但是三恶行中最大之罪业,又是众恶(十恶)业中最大之罪。如《大毗婆沙论》卷百十五说:“三恶行(身、口、意)中,何者最大罪?谓“破僧”虚诳语(口业),此业能取无间地狱一劫(中劫——三万三千五百九十六万年)寿量异熟苦果(受大剧苦)。”又同论卷百十六说:

  诸有破僧人  破坏和合僧

  生无间地狱  寿量经劫住

(前略)三不善根(贪、嗔、痴,又叫三毒)中,何者最大罪?谓能起“破僧”虚诳语,此不善根,能取无间地狱一劫寿果。十不善(十恶)业道中,何者最大罪?谓破僧虚诳语,此业能取无间地狱一劫寿果。”又《阿毗达磨发智论》卷十一,同此说。

《阿毗达磨藏显宗论》卷二十三说:“破僧虚诳语,于罪中最大。(中略)为破僧故,发虚诳语,诸恶行中,此罪最大。” 

地狱罪人均倒栽受苦。如《大毗婆沙论》卷七十,偈云:

   颠坠于地狱   足上头归下

 由毁谤诸仙   乐寂修苦行

《阿毗昙毗婆沙论》卷七说:是趣堕落,如偈说:  

 诸堕地狱者   其身尽倒悬   

 坐诽谤贤圣   及诸净行者   

 诸根皆毁坏   如彼燋烂鱼  

又说:  

      火焰遍满多由旬  见者恐怖身毛竖

      诸恶众生常然之  其焰炽盛不可近 

造口业毁谤僧众,为什么会成为无间地狱的大罪人呢?因为每一位发心出家,进入僧团的修行人,都是为自利利他,弘扬佛法;一旦遭受魔心人毁谤破坏,就会发生种种不如意事,不但无法精进修行,又从此不能弘扬佛法。其造口业人,即犯破坏佛法之大罪业,又会把此破僧恶业,传授给世间众多的人,使一切众生对佛法无信敬心,跟着魔心人造口业。其最先毁谤僧尼者,就是传播口恶业的罪魁。由于魔心人一句口业,而遗害无量无边的众生。所以,说出家人是非的人,会由此口业而惹成破坏僧众的大罪业。

《阿毗达磨俱舍论》卷十八说:“能破僧人,成破僧罪;此破僧罪,诳语为性,即僧破俱生语表无表业,此必无间大地狱中,经一中劫受极重苦。”(《顺正理论》卷四十三,《显宗论》卷二十三,同此说。)

《大乘宝要义论》卷九说:“如来藏经云:佛言:迦叶!最极十不善业者,所谓:  

一者,假使有人缘觉为父而兴杀害,是为最极杀生之罪。  

二者,侵夺三宝财物,是为最极不与取罪。  

三者,假使有人阿罗汉为母而生染著,是为最极邪染之罪。  

四者,或有说言我是如来等,是为最极妄语之罪。  

五者,于圣众(僧众)所而作离间,是为最极两舌之罪。  

六者,毁呰圣众(僧众),是为最极恶口之罪。  

七者,于正法欲杂饰为障,是为最极绮语之罪。  

八者,于其正趣正道所有利养起侵夺心,是为最极贪欲之罪。  

九者,称赞五无间业,是为最极嗔恚之罪。  

十者,起僻恶见,是为最极邪见之罪。  

迦叶!此等是为十不善业,皆极大罪。” 

《佛说大乘菩萨藏正法经》卷二,佛陀告诉贤护长者说:“恶道深险,世间合集,斯苦甚大,渐向恶趣,增长恶趣,广开恶趣,谓不善业,有其十种。”(中略)尔时世尊,重说偈言:  

众生起杀命   侵取他财物 

欲邪行遍行   速堕于地狱 

两舌及恶口   妄言无决定

愚者绮饰语   异生烦恼缚 

贪心乐他富   嗔起诸过失 

邪见破坏多   当堕于恶趣

身有三种罪   语四种应知 

意三罪亦然   作者堕恶趣 

若造诸罪者   定堕于恶趣

若离此三罪   必不堕恶趣

《龙树菩萨为禅陀迦王说法要偈》说: 

无间无救大地狱  此中诸苦难

 若复有人一日中  以三百刺其体

 比阿毗狱一念苦  百千万分不及一

 受此大苦经一劫  罪业缘尽后方免

 如是苦恼从谁生  皆由三业不善起

  从前,释迦佛陀在祇树给孤独园说法时,有六群比丘在僧中作离间语,使僧众互相斗乱。佛陀诃责之后,告诉诸比丘说:往昔大山林中,住有母狮子和母彪,各养一儿,两兽在山林中各不相见。有一次,母狮子外出觅食,狮子儿在山林内游行,无意中来到母彪的住处。彪遥见狮子儿来,即便自忖:我当杀此狮子儿作为饮食。继而思惟:不要杀他,留与我儿作为朋友,共相欢戏。这时,狮子儿受饥饿所逼,有乳便是娘,遂投向彪处共饮其乳。

  母狮子觅食回来,不见其儿,心里非常着急,遂遍处寻找。来到彪处,见儿在彪边而饮其乳,看了非常感动。是时,彪看见狮子来,大为惊怖,急欲奔走。母狮子安慰它说:“姊妹!幸勿奔驰。你于我儿能生怜念,我今和你同居一处,若我外出觅食时,你看护二子;你若外出觅食时,我看护两儿。这样互相照顾不是很好吗?” 

  狮子是百兽之王,彪能和狮子共住,当然求之不得。于是两兽遂即同居,便为两儿取名。其狮子儿名曰“善牙”,彪儿号为“善搏”。二母养育二儿,渐渐长大。后来,二母俱患重病,于临终之际,二母均告诉二儿说:“汝等二子一乳所资,我意无差义成兄弟,须知离间之辈充满世间。我终没后,背面之言,勿复听采。”二母交代二子此语之后即命终。

佛陀又告诉诸比丘说:汝等比丘,诸法常尔。即说颂曰:  

积聚皆消散  崇高必堕落

合会终别离  有命咸归死  

  二母命终之后,其狮子儿自己外出求食,因为它是百兽之王,觅食兽肉简单,很快就饱满而归;至于彪儿,那就不同了。是时,彪子外出觅食,时常找不到肉食,因此很久才回来。有一次,彪子外出求食,仍吃昨日残肉,因而迅速归来。狮子觉得奇怪,即便问它说:“善搏弟!我看你外出求食时,很久才会回来,为何今天回来特别快,获得什么美食?” 

  彪儿说:“善牙兄!我吃昨天的残肉,所以才这么快回来。” 

  狮子说:“善搏弟!我每天外出,都是选择最好的麋鹿充作上妙血肉,饱食而归,所有残余之肉,我都无心重顾;你为什么要吃那些残余臭肉呢?” 

  彪儿听到狮子的话,叹一口气说:“善牙兄!你的才能勇健,堪得上妙血肉;我无此能力,所以啖食残肉啊!” 

  狮子说:“若是这样,我们一同出去,所得新肉,可以共同而吃。”于是,狮子和彪儿即同行求食。

  在此两兽未同行时,有一只老野干,常随逐于狮子后面,食其残余之肉以自活命。野干看见它俩每日同行,兄弟非常友爱,即暗自忖:此二兽皆当俱入我腹,我今当以离间斗乱,使它俩互相残杀。

  野干等待彪儿不在的时候,便向狮子作离间语说:“我听见善搏恶彪说:这只吃草的狮子,实在可恶!每天均抢夺我的美食,我一定要把它杀死,以充口腹。” 

  狮子说:“我母命终时,俱告诉我们不能听信背面谗言。” 

  野干说:“我是可怜你,才把这件秘密奉告,你今死期将至,还不相信我的忠告!” 

  狮子问说:“你怎么知道善搏彪要杀我?” 

  野干说:“你们相见时就会知道。” 

  这只恶心野干又跑去向彪儿说:“我听见善牙狮子说:这只食残物的彪儿能逃何处?每次遣我辛苦寻求血肉给它吃,岂放它干休!我若得方便一定要把它吃掉。”善搏彪不相信,说:“我母遗言:须知离间之辈充满世间,我终没后,背后之言勿复听采。” 

  野干说:“我是看你可怜,所以将此秘密相告,你今死日到了,还不相信我的话。好吧!你跟它见面就会明白。”于是,狮子“善牙”和彪儿 “善搏”见面时,各怀疑心自忖:它欲杀我。这时,狮子又自思忖:我有大力勇猛无双,彪儿何能杀害于我?我应该问它,为什么要杀我?即说偈曰:

  形容极姝妙  勇健多奇力

  善搏汝不应  恶心来害我

  彪听闻狮子说此偈后,它也说偈问狮子说:

  形容极姝妙  勇健多奇力

   善牙汝不应  恶心来害我

  是时,狮子“善牙”问“善搏”彪说:“谁告诉你说我要杀害你?”彪儿答说:“是老野干告诉我说你要杀我。” 

  彪儿也问狮子说:“是谁告诉你说我要杀害你?”狮子答说:“也是老野干告诉我说你要杀我。” 

狮子善牙想了之后说:“由此恶物斗乱两边,令我亲知几欲相杀。”于是,狮子即把野干杀死。这时,诸天看见这件事,即说偈曰:  

不得因他语  弃舍于亲友 

若闻他语时  当须善观察 

野干居土穴  离间起恶心

是故有智人  不应辄生信 

此恶痴野干  妄作斗乱语 

离间他亲友  杀去心安乐

  佛陀再次告诉诸比丘说:“狮子、彪儿二兽被野干所破,相见时各怀不悦;旁生兽类尚且如此,何况是人?被人所破,其心岂能不恼?是故汝等不应于他作离间事。”(事见《四分律》卷十一,《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卷二十六)

《本事经》卷一,佛陀告诉诸比丘说:“苾蒭当知!僧若破坏,一切大众互兴诤论,递相诃责,递相凌蔑,递相骂辱,递相毁呰,递相怨嫌,递相恼触,递相反戾,递相诽谤,递相弃舍。当于尔时,一切世间,未敬信者,转不敬信;已敬信者,还不敬信。苾蒭当知!如是名为世有一法,于生起时,与多众生,为不利益,为不安乐,引诸世间,天人大众,作无义利,感大苦果。”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世有一法生  能起无量恶 

所谓僧破坏  愚痴者随喜 

能破坏僧苦  破坏众亦苦 

僧和合令坏  经劫无间苦

毁谤僧众——破和合僧,是五无间罪中最重之罪。然而毁谤佛法的罪业更加深重。如《佛说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卷八,佛陀告诉舍利弗尊者说:“汝勿谓彼五无间业,与此谤法重罪而得相似。舍利子!违背毁谤甚深正法者,其罪甚重过五无间所有罪业。何以故?彼谤法者,闻说般若波罗蜜多法门,即作是言:‘此非佛说,我今不能于是中学。’彼人自坏净信,复坏他人所有净信;自饮诸毒,复令他人亦饮其毒;自所破坏,亦复令他作其破坏;自于般若波罗蜜多法门,不信、不受、不知、不解而不修习,复令他人不生信受、不正知解、亦不修习。

舍利子!我说是人为破法者,其性浊黑而不清净,于白法中为羯商摩毁坏净信,又复得名为污法者。舍利子!以是因缘,此谤法罪最极深重,五无间业不可等比。

“(前略)由彼语业起不善故,即于正法(佛法)而生毁谤,以是因缘受斯罪报。须菩提!我说是人于我法中不应出家。何以故?彼人违背毁谤般若波罗蜜多故,是即毁谤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谤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是即毁谤一切佛宝。谤佛宝故,即谤过去、未来、现在诸佛一切智。谤一切智故,是即毁谤一切法宝。谤法宝故,即谤声闻一切僧宝。如是即于一切种、一切时、一切处毁谤三宝,积集无量无数不善业行,当堕地狱,受大苦恼。” 

凡夫智力有限,怎么可以用自己的偏见而任意妄评佛法呢?从前,目犍连尊者是神通第一的大阿罗汉,他尚有所谓:“记战与言违,旱时天雨少,业力男成女,温泉听象声。”的谬误,何况凡夫岂无此自误误人?既然如此,凡夫以什么因缘而生轻谤心呢?如前经云:“佛告须菩提:当知彼人有四种因。何等为四?  

一者,为魔所使。(编者注:妖魔会利用业障深重者破坏佛法。)

二者,自所积集无智业因,破坏所有清净信解。  

三者,随顺一切不善知识,于非法中生和合想。  

四者,执著我相,不生正见,随彼邪心,作诸过失。

  须菩提!由是四种因缘故,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而生毁谤。须菩提!是故诸善男子、善女人,当于诸佛所说正法起净信解,勿生轻谤。谤正法者,是即破法。若破法者,断灭寿命起无智业,当堕地狱,受大苦恼。” 

  《起世经》卷四,佛陀以偈告诉诸比丘说:

世间诸人在世时  舌上自然生斤鈇

所谓口说诸毒恶  还自衰损害其身

应赞叹者不称誉  不应赞者反谈美

如是名为口中诤  以此诤故无乐受

若人博戏得资财  是为世间微诤事

于净行人起浊心  是名口中大斗诤

如是三十六百千  泥罗浮陀地狱数

五頞浮陀诸地狱  及堕波头摩狱中

以毁圣人致如是  由口意业作恶故

《僧伽吒经》卷二说:“若有众生行口恶者,彼堕地狱、饿鬼、畜生不可数知。众生堕于地狱、饿鬼、畜生受大苦恼,时彼众生无救护者,于三恶趣独受剧苦。口行恶者,是恶知识;口行善语,是善知识。”   

又卷四偈曰:  

 造恶不善业  必入于地狱

 吞啖热铁丸  饮于沸融铜

 雨火洒其身  遍身体火烧

 无处而不遍  辗转受苦恼

《大集会正法经》卷一,普勇菩萨禀白佛陀说:“世尊!若有于佛正法生轻谤心者,是人命终当堕何处?”佛言:“普勇!彼谤法者命终已后,当堕地狱受大苦恼。所谓大可怖地狱、众合地狱、炎热地狱、极炎热地狱、黑绳地狱、阿鼻地狱、噜摩诃哩沙地狱、呼呼尾地狱,如是等八大地狱中,一一地狱受一劫苦……。”   

又卷五,偈说:

自受苦恼身  无能救护者 

可畏与众合  炎热及阿鼻 

如是诸狱中  辗转受诸苦

从是大狱出  复入小狱中 

谓刀兵莲华  受苦而相续 

如是大小狱  有无数众生

随自业因缘  轻重而受报 

或百劫千劫  或复更长时 

恶业绳所缠  无由能解脱

彼刀兵地狱  纵广百由旬 

不见彼狱门  唯诸受苦者

百千俱胝数  剑树与刀山

驱彼罪人登  身分皆断坏 

暂时虽死灭  复被业风吹 

即时还复生  重受诸苦恼

地狱无边际  众生亦无穷 

以恶业因缘  相续不间断  

《称扬诸佛功德经》卷上,佛陀告诉舍利弗尊者说:“众恶之行慎莫造作。……不可起恚向于焦柱,何况怀恶向于众生已立信心向成道者?况起嗔恚怀于诽谤向诸如来无量慧等?如此之人于无数劫在地狱中,具受无量苦恼之罪。(中略)其有毁坏大乘法者,实当具受无量大苦。” 

造作恶业(口业),是受诸剧苦的根本,有业必有苦;缁素(缁表示僧众,素表示信众)造口业,毁谤出家人,一律同罪。从前提婆达多比丘,即因造作“破和合僧” 等罪,而堕无间地狱。其伴党瞿迦梨比丘,也因毁谤僧众,而堕大钵昙摩地狱。

黄颜三藏法师,以戏言呼其弟子为象头、马头……死堕旁生作百头鱼——随其口业而受恶报。出家进入僧团的修道人,因其不慎而造口业,尚受如此恶报,何况在家俗人?信众造口业,罪恶更加深重,必受无量苦报。

《杂阿含经》卷四十八,偈云:  

士夫生世间  斧在口中生

还自斩其身  斯由其恶言

应毁便称誉  应誉而便毁

其罪口中生  死则堕恶道

《大乘集菩萨学论》卷六说:“《寂静决定神变经》云:(前略)若得为人,语不诚实而乐诽谤,恶口愤恚,娆恼于人。后复于此身坏命终,堕大地狱,生无足身,受诸苦恼。宛转五百逾缮那量,为诸小虫咂食其肉。是蛇可畏,具五千头;由诽谤故,彼一一头有五百舌。彼一一舌,口出五百炽焰铁犁,是语业罪,为猛火聚炽然烧煮。

“又若起不调柔逼恼菩萨者,是人于畜生道尚为难得,堕大地狱经百千俱胝那庾多劫。于彼死已,为大毒蛇,惨恶可畏,饥渴所逼,造众恶业,设得饮食而无饱足。于此死已,设生人中,亦复生盲,无有智慧,恶心不息,恶言诃毁,不敬圣贤。人中死已,复堕恶道,经千俱胝劫生不见佛。”诽谤口业,剧报三涂,一失人身,万劫难复,可不悲哉?

《成实论》卷八说:“若人恶口骂言:汝何不食草食土?是人随语受生,食草土等。”由此可知,口业能随言受报。

《发觉净心经》卷上,佛陀告诉弥勒菩萨偈云:            

莫于他边见过失  勿说他人是与非

不著他家净活命  诸所恶言当弃舍 

 

相关栏目: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讨论请进入:佛教论坛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