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学佛入门 >> 轮回 >> 神识与入胎 >> 正文

神识怎么来,怎么去?与色身的关系如何?

无量光佛教网 - 佛门网 - 佛要救你 - 净土宗门户 - 佛教网

顿强居士,2008

大乘显识经(节录)
中天竺国沙门地婆诃罗奉诏译

       贤护蒙佛、阿难共称叹已,恭敬合掌,顶礼佛足,白佛言:“世尊怜愍摄护一切众生,欲少请问,愿垂听许。”
  佛告贤护:“我先听汝!汝有所疑,今恣汝问,我当为汝分别解说。”


(贤护蒙世尊和阿难称赞后,向佛恭敬请法,世尊欣然应允。)

  贤护白佛言:“世尊,众生虽知有识,如宝闭在箧中不显不知。世尊,不知此识作何形状?何故名识?众生死时手足乱动,眼色变异制不自由,诸根丧灭,诸大乖离,识迁于身去至何所?自性如何作何色相?云何舍离此身更受余身?云何身分弃之于此,而牵诸入获当来报,受种种身差别不同?世尊,云何众生身谢灭已更生诸入?云何今生积聚福业来生得之,今身为福当来身食?云何识能滋长于身?云何识入随身转变?”

(贤护请问世尊:“众生虽然知道有神识,但如同宝物装在小箱子里因为看不到所以不知道是什么样子。这个神识是什么形状?为什么叫做神识?众生死亡的时候手脚乱动,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坏灭,四大分离,神识从身体中离开后去往何处?其自性如何,有什么相貌?为何舍离此身又再受新的身体?为何弃舍此身后,又牵引六入接受来世的业报,生出种种差别不同的身体?为何众生此身灭后又会生出新的身体?为何今生积聚福德善业来生就能得到福德善报,今身所作的福德来身享受?为何神识能够滋长身体?为何神识进入后又会随着身体转变?”)

  佛言:“善哉!善哉!贤护,善哉善问!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当为汝说。”
  贤护白佛言:“世尊,唯然奉教。”


(世尊说:“你的问题问得好啊,仔细听,好好思维,我为你解说。”)

  佛告贤护:“识之运转迁灭往来,犹如风大,无色无形不可显现,而能发动万物示众殊状,或摇振林木摧折破裂出大音声,或为冷为热触众生身作苦作乐。风无手足面目形容,亦无黑白黄赤诸色。贤护,识界亦尔,无色无形无光明显现,以因缘故显示种种功用殊异。当知受、觉、法界亦复如是无色无形,以因缘故显发功用。

(世尊说:“神识的运转、迁移和往来,就如风一样,本身没有色相没有形状,不会显现出来,却能引发万物的运动,显示出种种不同的形状,比如吹摇振动树林,令其折断破裂发出大响声,或者冷风热风吹到众生身上,令众生或苦或乐。风没有四肢面目和形貌,也没有黑白黄红等颜色。神识也是这样,没有颜色、形状和光明显现,由于因缘和合而显示出种种不同的功能作用。当知受、觉、法界也是如此,没有颜色、形状,由于因缘和合而显示发起种种功能作用。)

  “贤护,众生死此,受觉法界、识界皆舍离身,识运受、觉、法界受余身者,譬如风大吹众妙花,花住于此香流至远,风体不取妙花之香,香体、风体及与身根俱无形色,而非风力香不远至。贤护,众生身死,识持受、觉、法界以至他生,因父母缘而识托之,受、觉、法界皆随于识亦复如是。如从花胜力而鼻有嗅,从嗅胜力而得香境。又如从风身胜力得风色触,因风力香得至远。如是从识有受,从受有觉,从觉有法,遂能了知善与不善。贤护,又如画工料理壁板,诸所画处如法端洁,随意所为图绘众像,则工之识智俱无形色,而为种种奇容异状。如是识智无形而生六色,谓因眼见色眼识无形,因耳闻声声无形色,因鼻知香香无形色,因舌知味味无形色,因身知触触无形色;法入诸境皆悉无形,识无形色亦复如是。贤护,识弃此身受他生者,众生死时,识为业障所缠,报尽命终犹如灭定阿罗汉识。如阿罗汉入灭尽定,其阿罗汉识从身灭转;如是死者之识弃身及界,乘于念力而作是知,彼如是:‘我某乙生平所作事业,临终咸现忆念明了,身之与心二受逼切。’

(“众生死亡之时,受觉法界、神识都舍离这个身体,神识摄持受、觉、法界接受新的身体,就如风起吹动花朵,花在原地而花香却随风飘远,风本身不带有花香,香味、风和身根都没有形色,但是若不借助风力,香味则不能传到远处。众生身体死亡,神识执持受、觉、法界去到来生,借着父母和合之缘,受、觉、法界都跟随着神识,也是如此。比如花有妙香而鼻子有嗅觉,因为嗅觉的功能即闻到香味。又比如风力大,则香气就传得远。同样随着神识而有受,因受有觉,因觉有法,于是能够了知善和不善。又比如画师在壁板上作画,随着自己的构思绘出各种图案和形象,虽然画师的神识心智都没有形色,却能绘出种种形色奇异的画作。同样,神识心智没有形色却能生出六根,所谓因眼根见色尘而眼识无形,因耳根闻声音而声音没有形色,因鼻根嗅香臭而香臭没有形色,因舌根尝味道而味道没有形色,因身根觉知触受而触受没有形色,意根分别法尘而法尘也没有形色,神识没有形色也是如此。众生死亡之时,神识被业障所缠缚,命终舍报犹如阿罗汉入灭尽定,阿罗汉的神识在其身体灭后转入寂灭;同样,死者的神识舍弃身体后,凭着念力而知道:‘我某某一生所作的事情,临终时都显现出来,能够忆念清楚,身心都受到逼迫。’)

  “贤护,识是何义?识名为种,能生众类杂报身芽,知觉想念同苞于识,知苦知乐、知恶知善及善恶境,故名为识。如汝所问,云何识离此身而受余报?贤护,识之迁身,如面之像现之于镜,如印之文显之于泥。譬如日出,光之所及众闇咸除,日没光谢闇便如故,闇无形质非常无常能得其处;识亦如是,无质无形因受想显,识在于身如闇之体,视不可见不可执持。如母怀子,不能自知是男是女,黑白黄色根具不具,手足耳目类与不类,饮食热刺其子便动觉知苦痛;众生来去屈伸视瞬,语笑谈说担运负重,作诸事业识相具显,而不能知识之所在,止于身中不知其状。贤护,识之自性遍入诸处,不为诸处之所染污。六根、六境、五烦恼阴,识遍止之不为其染,由此而显识之事用。贤护,如木机关系执一所作种种业,或行走腾跃、或跳掷戏舞。于意云何?机关所作是谁之力?”

(“贤护,所谓神识是什么意思呢?神识名为种子,能生出各类不同的报身萌芽,知觉想念也含藏在神识中,知苦知乐、知恶知善即各种境界,所以叫做神识。如你所问,为何神识舍离此身后又接受新的报身?神识从身体中迁移,就如面相显现在镜子中,又如印章的文字显现在泥土上。譬如日出,阳光照耀的地方众暗皆除,日落后没有阳光便黑暗如故,黑暗没有形质,既不是常也不是无常;神识也是如此,没有形质,借由受、想而显现,神识在身体中就如黑暗之体,眼睛看不见也无法把捉。就如母亲怀孕,自己不知道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肤色是黑、白或黄,六根是否完具,长得跟自己是否相像,当母亲吃热的东西刺激到胎儿时,胎儿就会因感受到痛苦而蠕动身体;众生在行走、活动、眨眼、说话、谈笑、搬运,乃至作种种事情的时候,神识的作用都在显现,却不能知道神识在什么地方,住于身体中而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神识的作用遍入六根,却不为六根所染污。六根、六尘、五阴中都有神识在其中作用,却不被其所染,由六根、六尘、五阴而显现神识的功用。如同木头人受机关的控制而作出各种动作,有时行走腾跃,有时跳掷戏舞,你认为机关所作是谁的力量呢?”)

  贤护白佛言:“智慧狭浅,非能决了。”
  佛告贤护:“当知皆是作业之力!作业无形,但智运耳!如是身之机关,以识之力作诸事业。仙通、乾闼婆、龙、神、人、天、阿修罗等,种种趣业咸悉依之。识能生身,如工作机关。识无形质,普持法界智力具足,乃至能知宿命之事。譬如日光,恶业众生及诸不净,死尸臭秽无偏等照,不为诸恶之所污染;识亦如是,虽处猪狗食不净类诸恶趣身,而不为彼之所染污。贤护,识舍此身随善恶业迁受余报,譬如风大出深山邃谷,入于薝卜众香之林,其风便香;经于粪秽死尸臭恶秽污之所,其风便臭。若风香臭俱至,风则香臭并兼,盛者先显。风无形质,香臭无形,然风持香臭迁之于远。识弃此身持善恶业,迁受余报亦复如是,犹彼风大持物香臭致于他所。又如人梦见众色像种种事业,而不自知安眠而卧。福德之人命尽识迁,亦复如是安隐不觉,如梦迁化无所恐惧。识之迁出不由喉口及诸窍穴,莫测所从,莫知径户。”


(贤护回答:“我的智慧狭浅,不明白啊。”
世尊说:“当知这都是业力的作用!业力无形,只是心智的运作而已。这个身体的机关,以神识的力量作种种事业。在六道中往来都是依靠神识。神识能够生出身体,如同工作机关。神识没有形质,普遍执持法界智力具足,乃至能知道过去世的事情。譬如日光,平等照耀恶业众生和死尸等臭秽不净之地,却不会被这些恶业不净所污染;神识也是这样,即使处在猪狗等恶道众生的身中,吃着不净的食物,也不会被染污。神识舍弃此身,随着所作善恶业力,迁入新的身体受报,譬如风从山谷中出来,进入郁金花的林中,风中便有了香气;如果风经过大粪、死尸等臭恶污秽的地方,风中便夹带着臭气。如果风吹过之处香臭都有,风则香气臭气兼有,气味较重的就先闻到。风没有形质,香气臭气也没有形质,但是风能带着香气臭气飘到远处。神识舍弃此身,带着善业恶业,迁移到其他地方受报,也是这样,就如风力能带着物体的香臭到其他地方一样。又比如有人梦见各种形象,种种事情,自己却不知道,安静地躺着。有福德的人命终时神识迁移,也是这样安隐不觉,如同在梦中一般,安然地从身体中迁出,没有恐惧。神识迁出的时候,不是从眼耳口鼻等窍穴出来,难测难知。”)

  尔时,贤护胜上童真,顶礼佛足,白佛言:“世尊,鸡鹅等子,其卵未熟,周匝细密,识从何入?子死卵中,卵壳不破无隙无窍,识从何出?”

(贤护请问世尊:“鸡鹅等的后代,当蛋卵没有成熟的时候,整个外壳密密实实的,神识从哪里进入蛋卵中呢?如果是鸡仔鹅仔等死在蛋卵中,卵壳不破裂没有缝隙和孔洞,神识又从哪里出去呢?)

  佛言:“贤护,譬如乌麻薝卜花熏,其油香美名薝卜油,与凡麻油好恶殊隔。油先无香,以花熏种油遂成香。香不破麻而入,亦不破麻而出,复无形质留止油内,但以因缘力故,香迁油内油成香泽。鸡鹅子识入出于卵,亦复如是,如薝卜香迁于油内。识之迁运,如日流光,如摩尼照,如木生火。又如种子,种之于地体化地中,芽苗茎叶备显于外,生白不白赤等杂色种种之花,种种力味成熟,所为种种差别,同一大地等资四大,各随其种所生便异。如是一识法界,生于一切生死之身,或黑或白或黄赤等,淳和嗔暴种种殊品。贤护,识无手足、无支节言语,由法界中念力强大,众生死时识弃此身,识与念力为来生种,即离于识不得法界,离于法界亦不得识,识与风大微妙念界、受界、法界和合而迁。”

(世尊说:“贤护啊,譬如黑芝麻经过郁金花的熏染,压出的油很香美,称为郁金花油,它比起普通的麻油要好得多。油原本没有香味,因为花香熏染种子,油才产生出香味。香味没有破麻而入,也没有破麻而出,也没有形质留在油里面,只是因为因缘的作用,香味迁移进了油里面,油就成了香油。鸡鹅后代的神识迁入、迁出蛋卵也是这样,如同郁金花香迁入油内。神识的迁移,如同太阳放射光芒,摩尼宝珠照耀,以木生火。又如同种子种在地里,融入泥土中,芽、苗、茎、叶都显露在外面,生长出白色、黑色、红色等不同颜色的花,虽然有这些差别,但都是同受大地的滋养而生长,只是随着各自的种子不同,所生长出来的就有差异。同样,一个神识法界,能生长出一切生死之身,肤色有的黑、有的白、有的黄、有的红等,品性有的纯真和善,有的易怒暴躁。神识没有手脚、没有四肢关节和语言,由于法界中念力强大,众生死亡时神识舍弃此身,神识和念力成为来生的种子,即离开神识没有法界,离开法界也没有神识,神识与风大、微妙的念界、受界、法界和合而迁移。”)

  贤护白佛言:“若如是者,云何世尊说识无色?”
  佛言:“贤护,色有二种:一内、二外。内谓眼识,眼则为外;如是耳识为内,耳则为外;鼻识为内,鼻则为外;舌识为内,舌则为外;身识为内,身则为外。贤护,如生盲人梦见美色,手足面目形容姝丽,便于梦中生大爱悦,及睡觉已冥无所见。夜尽昼明人众聚会,盲者遂说梦中乐事:‘我见丽人姿容殊绝,园观华茂人众百千,严饰嬉戏肌肤光泽,肩髆紧满,臂长而圆犹如象鼻。我于梦中获大快乐!’适心喜叹。贤护,此生盲人未曾见物,云何梦中而能见色?”


(贤护请问世尊:“如果是这样,为何世尊说神识没有形色呢?”
世尊说:“色有二种:一是内色,二是外色。内色是眼识,眼根则是外色;同样耳识是内色,耳根则为外色;鼻识为内色,鼻根则为外色;舌识为内色,舌根则为外色;身识为内色,身根则为外色。譬如先天失明的人梦见美色,手足面目容貌很美丽,便在梦中生起很大的爱慕和喜悦,等到睡醒后什么都看不到。第二天早上大家聚在一起,盲人就说起昨晚梦中的乐事:‘我呀,看到很多美人,姿色容貌那叫一绝,还看到园林内鲜花盛开,有成百上千的人,打扮得漂漂亮亮在一起嬉戏,个个肌肤光泽,肩膊紧满,臂长而圆犹如象鼻。我在梦中获得了大快乐啊!’这个先天失明的人从来没有看到过景物,为何梦中能够看到人和物呢?”)

  贤护白佛言:“唯愿开示。”
  佛告贤护:“梦中见者名内眼所,是慧分别,非肉眼见。其内眼所以念力故,盲者梦中须臾而现,复以念力觉而忆之,识之内色亦复如是。复次,贤护,身死识迁,犹如种子弃在地中,四大摄持,苗茎枝叶渐次迁化。识为念、受、善、不善等四法摄持,弃身迁化亦复如是。”


(贤护回答世尊说:“请世尊开示。”
世尊告诉贤护:“梦中能看的是内眼,是智慧分别,不是肉眼看到。内眼因为念力的缘故,使盲人梦中的景象马上显现,又凭着念力所以睡醒后能够回忆起来,神识的内色也是这样。此外,身体死后神识迁移,犹如种子丢在土地中,在地水火风四大的作用下,苗、茎、枝、叶逐渐生长变化。神识在念、受、善、不善等四法的作用下,舍弃身体迁移变化也是如此。”)

  贤护白佛言:“世尊,云何善不善法摄持于识?”
  佛言:“贤护,譬如妙颇梨宝,随所处物若黑若白,宝色随物成白成黑;善不善法摄持于识亦复如是,随所摄持成善不善迁化受报。”


(贤护请问世尊:“为何神识会受善法和不善法的作用和影响呢?”
世尊说:“譬如胜妙的玻璃宝,随着所放置的地方颜色不同,比如黑色或白色,则玻璃宝即随之变为黑色或白色;善法和不善法对神识的作用也是这样,随着所作的善业和恶业迁移受报。)

  贤护复白佛言:“此身云何禀受于识?”
  佛言:“贤护,此识无积无聚亦无生长。譬如芽生,非种不变而生,亦非种坏而生,然芽生时种则变毁。贤护,于意云何?其芽所在止于何处?子耶?枝耶?茎柯叶耶?止树头耶?”


(贤护再向世尊请问:“这个身体为何承受于神识?”
世尊说:“神识没有积聚也没有生长。譬如种子生出萌芽,不是种子不变而生芽,也不是种子变坏了而生芽,萌芽生出的时候种子就有了变化。贤护啊,你认为如何呢?这萌芽留驻在什么地方?是种子里?枝干里?树茎里?叶子里?还是树头里?”)

  贤护白佛言:“不也,世尊,芽无所止。”
  “如是,贤护,识之在身止无处所,非眼、非耳鼻舌身等。种生芽时,如识微觉;乃至花结合时,如识有受;含开花发,时至结果,如识有身。识之生身遍身支体,求识所止莫得其所。若除于识,身则不生。如树果熟,堪为将来树之种子,非不熟者。如是报熟身死,识种便现,因识有受,因受有爱,系著于爱便生于念,识摄取念随善恶业,与风大并知念父母,因缘合对识便托之。如人面影现之于镜,非净非明面像不现,镜明面对影像乃现,镜中之像无受无念,而随人身屈伸俯仰,开口谈谑,行来进止,种种运动。贤护,影像现谁之力也?”


(贤护回答世尊:“都不是,萌芽没有留驻在任何地方。”
世尊说:“是的,贤护,神识不是留驻在身上任何一个地方,不在眼上,也不在耳鼻舌身意上。种子生芽时,如同神识微觉;到了花授粉时,如同神识有受;等到结果时,如同神识有身。神识生出身体后遍及全身,要寻找神识停留在哪个部位是找不到的。如果没有了神识,身体就不会生长。譬如树木的果子成熟了,才能成为将来树的种子,不成熟的不行。同样,果报成熟身体死亡时,神识的种子就显现,因识有受,因受有爱,执着于爱便生出念,神识摄取念力随着善业恶业,与风大一起缘念有缘的父母,因缘和合时神识就托生了。如同人的脸显现在镜子中,镜子若不干净明亮面像就不能显现,镜子明亮且面对着镜子影像才会显现,镜子中的影像没有受也没有念,而随着人的身体屈伸俯仰,说话谈笑,来往进退,种种运动。贤护,影像的显现是谁的作用呢?”)

  贤护白佛言:“是人之力,由有面故而有面影,影像之色如面之色,根具不具咸悉如面。”
  佛言:“面为影因,镜为影缘,因缘和合故有影现。由识因故,有受想行及诸心所。父母为缘,因缘和合而有身现。如彼身镜,镜中之影身去影灭,身持影像,或别现于水等之中;识弃此身持善恶业,迁受余报亦复如是。又如尼瞿陀乌昙婆等种子,虽小能生大树;树复生子,子弃故树更生新树;故树经久质力衰微,味液销竭干枯腐朽。如是诸小生类,其识弃身乘己之业,或受种种诸类大身。又如大麦、小麦、乌麻、菉豆及摩沙等,种种子实皆以种故,芽茎花实生长成熟;如是由有识故,随迁生类即便有觉,由觉有受,持善恶业受种种身。又如蜂止花爱乐恋著,唼吮花味以自资养,蜂弃此花更处余花,或弃香入臭,或弃臭入香,随其所在莫不自爱恋结贪著;识亦如是,以福业故获诸天身受胜乐果,或弃天身,以恶业故获地狱报受众苦果,轮回迁转为种种身。识如郁金红蓝芬陀利等其子皆白,破其子中不见芽花、不见异色,种之于地以水润液便有芽等,顺时滋长花果敷荣,或赤或白种种之色,色与芽等不在子中,然离于子皆不得生。识弃身已,肉身容貌诸根诸入,识中不见,因缘和合,识以妙视妙闻声触味法及以念入,知已所造善恶等业以取身报。如蚕作茧,自作自缠;于中迁化识亦如是,识自生身还自缠裹,自弃舍身更受余报。由有种故有色香味,识弃舍身随其所迁,诸根境界受及法界,皆悉随之。如如意珠随其所在乐具皆随,如日所在光明皆随;识亦如是,随其所迁受觉与想,及法界等皆悉随之。识弃舍身摄一切性,色因为身,无骨肉身,有诸根故,有受妙念知取善恶,知枣石榴庵罗庵勒鼻螺渴竖劫必他等种种之果,或辛或苦或酸或甜或碱或涩,味力各别消熟所资其功不一。及果坏已,味力随种迁化而生。如是识种随其所迁,受念善恶咸悉随之,知弃此身受余报身,故名为识。知善恶业,知业随我,知我持业迁化受报,故名为识。身之所为咸悉知之,故名为识。譬如风大,无形可取,无质可持,以因缘故作诸事业,表有风大持冷持热,运香运臭摇振林木,或鼓扇摧击。如是识无形质,非视听所取,以因缘故识相具显。由识持身身知苦乐,光色充盛行来进止,言笑欢忧事业昭著,当知有识。”


(贤护回答:“是人的作用,因为有脸所以有脸的影像出现在镜中,镜中的面像如同人的面像,身根健全或残缺镜中也都如是显现。”
佛说:“脸是影像产生的因,镜子是影像产生的缘,因缘和合所以有影像显现。以神识为因,有受、想、行和种种心所,加上父母为缘,因缘和合便有身体的显现。譬如身体在镜子中的影像,当身体离开时影像就消失了,身体的影像,有时也会显现在平静的水面上;神识舍弃此身,带着善业恶业迁移受报也是这样。又譬如尼瞿陀、乌昙婆等种子,虽然很小却能生长成大树,树又生出种子,种子离开老树又生出新树,然后老树逐渐干枯腐朽。如同这些小树种,神识舍弃身体,凭借自己的善恶业,生出种种身体。又譬如大麦、小麦、乌麻等,都因为种子的缘故,令芽、茎、花、果生长成熟;同样,因为神识的缘故,随着转生的种类便有觉,由觉有受,带着善业恶业受种种身。又譬如蜜蜂停在花上,爱乐恋著,吮吸花蜜来滋养自身,蜜蜂舍弃此花又飞到其他花上,有时弃香入臭,或弃臭入香,不管在什么样的花上,都是爱恋贪著;神识也是这样,因为造作福业而获得天人之身,享受胜妙快乐的果报,或者舍弃天人之身,因为恶业的缘故获得地狱的报身,承受痛苦的果报,轮回迁转为六道中各种身体。譬如郁金香、红蓝花、分陀利花,种子都是白色,把种子打破,里面看不到芽和花,不见有不同的颜色,种在地里以水浇灌滋润,便生出芽来,随着时间推移又长出花和果,有红色、白色等种种颜色,这些花色和芽等不在种子里,然而离开种子都不能生出来。神识舍弃身体后,肉身、容貌和六根等,在神识中都看不到,当因缘和合的时候,神识以视、闻、声、触、味、法和念入,知道自已过去所造的善恶等业,然后生出受报之身。譬如蚕虫吐丝作茧,自作自缠,在里面迁化;神识也是这样,自己生出身体,然后自己缠裹在其中,自己舍弃身体再受新的报身。因为有种子所以有色、香、味,神识舍弃身体后,诸根境界、受和法界都跟随着神识。如同如意宝珠随其所在之处,就有宝物相随,又如同太阳所在之处,光明就会相随;神识也是这样,其所到之处,受、觉、想和法界等都会跟随。神识舍弃身体后摄取一切诸有,以色法为身,没有骨肉身,因为有六根的缘故,所以有受和念,知道分别善恶,譬如枣、石榴、庵摩罗果、迦毗陀等果成熟时,有的辣,有的苦,有的酸,有的甜,有的咸,有的涩,味道各有差别。等到果实坏了以后,这些味道随着种子迁移到别处,仍保留着原来的味道。同样,神识的种子随着其所迁移的地方,受、念、善业和恶业都会跟随。知道舍弃此身受新的报身,所以名为神识。知道善业恶业,知道业力跟随着自己,知道自己随着业力受报,所以名为神识。身体所做的事情都知道,所以名为神识。譬如风大,虽然没有形像可以取著,没有实质可以执持,但在因缘的作用下,能作种种事情,比如携带冷气暖气,香气臭气,吹动树林,或者鼓扇摧击。同样,神识虽然没有形质,看不见听不到,但可以通过因缘显现其作用。因为神识执持身体,所以身体知道苦乐的感受,充满光泽,能够往来进退,说话谈笑,欢喜忧愁,作种种事情,所以应当知道有神识。”)

更多文章:神识与入胎讨论请进入:佛教网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