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学佛入门 >> 轮回 >> 轮回实录 >> 正文

人类轮回转生案例:弟弟转生为儿子

无量光佛教网 - 佛门网 - 佛要救你 - 净土宗门户 - 佛教网

 

  伊恩·史蒂文森博士是国际著名的轮回研究专家。在过去的四十年中,他在世界范围内收集了3000多个有前世记忆的儿童案例。在每一个案例研究中,他记录下孩子的陈述。接着他找到孩子记忆中的前世人物的生活并与孩子的记忆做比较。他用严格的方法系统地排除所有可能解释孩子前世记忆的所谓“正常”的答案,直到“轮回转世”成为唯一合理的解释。他创立的这套严谨的方法为轮回的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并使很多人,包括怀疑者和学者都不得不承认这些案例为人轮回转世之说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


  这是一个来自美国阿拉斯加东南部特灵吉印第安人的案例,收在伊恩·史蒂文森博士的著作《二十案例话轮回》里。

  吉姆·史文森于1952年出生于司德卡(Sitka)。他的父亲,欧勒史文森(Olaf Svenson)是一位半特灵吉(Tlingit, 印地安族名)半挪威血统的人,他的母亲美丽·史文森 (Millie Svenson)则为纯克林吉血统的人。吉姆从两岁开始谈起他的前世曾是他母亲的弟弟,并住在一百里外之克鲁可文(Klukwan)村(吉姆还是婴儿时见过他的外婆,但一直到六岁半才去过克鲁可文)。吉姆还正确描述了克鲁可文附近一个湖的情况。他在生气时还经常要求到克鲁可文村去与外祖母住。在2~3年里他说了很多只有他的舅舅才会知道的事情,但以后就很少谈到他前世的事情。

  史蒂文森博士1961年调查此案时,吉姆(当时不到9岁)已不再记得任何有关前生之事。但是史蒂文森博士仍然从吉姆的母亲、父亲、哥哥、二个姐姐及其他亲人那儿获知很多他前生的事。下面是已故的约翰·西司克(吉姆的舅舅)的事迹及对他死亡的推测。

  约翰·西司克是一个纯特灵吉印地安人。像很多印地安人,他喜欢打猎及钓鱼,并在这方面很在行。他喝酒过量,特别是果酒。1950年夏他死的时候约25岁,当时他在军中回到阿拉斯加休假。他住在有许多蛙鱼村及食品罐厂的地区。有一天他带了两个女人一起乘了一只小船出去,显然是游船。几小时之后这只船被发现直立在岸上,马达仍在,但船底洞塞却不见了。这些景象说明了这只船曾淹满了水,也许发生在很短的时间并发生在醉醺醺的乘客注意到危险之前。搜寻队在附近找到了这两个女人的尸体,可是从未找到约翰西司克的尸体。在阿拉斯加东南方的河道,潮水可以涨得很高,水流会改变方向。一退潮就可能将一个尸体很快地且永远地带走了。这些状况使谋杀相当容易,就算有怀疑也极难证明。约翰·西司克的哥哥汉斯(Hane)告诉史蒂文森博士,他相信那两个女人的爱人因妒忌而杀了他。汉斯说他曾听说有一个证人看到这桩谋杀,但不愿说出来怕被谋杀者报复。

  另一个特灵吉人于1950年夏天,在同一蛙鱼罐头厂当一艘渔船的船长,曾告诉史蒂文森博士,他认为约翰·西司克的死,谋杀是不大可能的解释。船长认为比较可能的是约翰·西司克攀附在进水的船很久之后淹死的,潮水虽没带走相伴的两个女人,但却把他的尸体带走了。

  约翰·西司克的姐姐美丽(Millie),非常喜欢他,因而极度地哀悼他的死亡。她要给她下一个儿子取约翰的名字来纪念死去的弟弟,但因她丈夫家有很多人取名为约翰,于是她和她的丈夫便将约翰取为儿子的中间名,因此他的名字为吉姆·约翰·史文森。

  在吉姆的肚皮上有四个圆,他的母亲说这些是他从出生时即有的胎记。在1961年时它们约为1/4寸直径,与周围皮肤的界线非常清楚。三个圆的色素较旁边的皮肤浅些,但另一个的色素较深。三个圆是在右方沿着下腓骨前盖着肝的位置,第四个是在肚脐右方约2寸处。这些胎记非常像痊愈后的子弹入口处的伤痕。吉姆同他的父母谈到他是被船长枪杀的,同时指着自己的腹部。

  汉斯·西司克很肯定地说,有一次在他临走时(他第一次去史文森家时),他对吉姆说:“好,再见,甥儿”。吉姆突然冲出这句话,“我不是你的甥儿,我是你的弟弟”,那时他才六岁。

  在吉姆六岁半时,美丽·史文森带他去克鲁可文村,他对克鲁可文村及附近地方显得很熟悉。那时吉姆其他亲戚(除了他外婆外)都不在。乔治·杨,约翰昔日的好朋友及钓鱼伙伴,是唯一可能认出吉姆的亲戚。吉姆一再恳求与乔治·杨一起去钓鱼。

  对于本案例,史蒂文森博士也指出了论据中一些不够强的方面,如二手证人报告了其他有关吉姆及他的家庭曾经说过的事。依照这些告知者,吉姆早年曾告诉他的亲戚有关克鲁可文的生活详情,比如他们家狗的性情及习惯,及约翰·西司克在克鲁可文住家的详细情况。这些应该是约翰·西司克所知道的,但不像是吉姆·史文森在一般情况下所会获知的。然而当史蒂文森博士问一手证人这些事情时,他们都否认对这些事情有任何记忆。因此史蒂文森博士把这些事情和以上正式证据分开。因为有二位二手证人都同意他们曾从好几个家人处听到这些事情,这也许是主要告知在时间过程中,逐渐忘记具体情形的例子,或者是二手证人粉饰了他们所听到的。史蒂文森博士认为他提供的证据是保守的,因为吉姆的家人们非常勉强地告诉有关吉姆所说过的话这些事情,似乎这些告知人都隐藏了一些他们所知道的事情并忘记了一些。此外,吉姆的陈述中并不含有可靠的证人确言他看到约翰·西司克被枪打在腹部致死,如果他能有这种证据,本案对轮回论证的可信度就会大大增强。约翰·西史克及吉姆·史文森属于同一家庭,并为同一女人的弟弟及儿子。确实,吉姆·史文森住在离克鲁可文一百里外的城市,但他由一个很爱她弟弟的母亲抚养长大。她为弟弟的死极为伤心并将她下一个儿子以他取名。因为她相信轮回,也不能排除她对儿子谈过她的弟弟,因而告诉了他一些事情,使这孩子认为是他自己记得的。

  然而,从另一方面讲,吉姆不但声称知道克鲁可文,而且在生他父母的气时会要求去与外婆(约翰史司克的母亲)住。简言之,吉姆不只好像知道约翰·史司克的事情,他的行为像是他与约翰是同一人。如果不是轮回转生则很难解释。


  〖伊恩·史蒂文森著:《二十案例话轮回》(《Twenty Cases Suggestive of Reincarnation》 by Ian Stevenson)〗

 

更多文章:轮回实录讨论请进入:佛教网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