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学佛入门 >> 轮回 >> 轮回实录 >> 正文

陈胜英催眠看前世[一]

无量光佛教网 - 佛门网 - 佛要救你 - 净土宗门户 - 佛教网

  

  声明:本文不是佛教文章,但其中某些观点与佛教所提倡的类似。这是医生通过催眠实验的案例,印证了佛教和其他宗教中关于前世今生及因果轮回的观点,仅做为参考。请大家明辩。



  前言

  谨将本书献给让我有机会伴随他们穿越时空去做探险与旅行的所有朋友,不管是信的或是不信的;也给世界上所有慈悲仁爱的人;更给世界上所有仍在痛苦中寻求慈悲仁爱的人;也要给每天抱怨我没有足够时间照顾家庭的妻子及我深深爱着的孩子们。

  最后更要虔诚地献给我的师长、我所有的尊前辈,以及照顾我的所有神灵。

  轮回与转世的观念,在全世界各个文明,包括犹太教及初期基督教的文献中,都可找到痕迹,更是佛教一个很重要也很有智慧的思想。

  这个思想顺着佛教的流传,在很多东方的文明中有非常深远的影响,最近更直截了当地冲击着西方的文明,探讨前世的热潮,一波接一波地兴起。

  一、从精神医学窥探前世

  那么,到底有多少人真的相信人有前世呢?拿我这个从台湾乡下长大,规规矩矩地受完二十年教育的人来说,在小时候曾听长辈们说过这种事,但恨死了他们用凄惨恐怖的地狱景象来吓我;从小学到大学,我对人生充满了疑问,但这种追求生命知识的欲望,却很快被灌输进来的教条式的科学认知方法所抹杀,而将轮回的说法当做一种迷信。

  及至年齿徒长,追逐于物欲之中,对自己踌躇满志,更不把轮回当做一回事,再加上自己的宗教信仰也无法容纳这种观念,越发认为这种说法无稽且没有根据;总以为轮回转世之事,又无人能加以证实,实在很难被自己理性与逻辑思考所接受。

  若不是因为从我的病人身上得到太多的例证,亲自见证过前世思想在信或不信者的潜意识中,拥有难以置信的强大力量,我根本就不可能在面对着各种忌讳、攻讦与挞伐的情况下,来跟大家讨论这个话题了。

  今天在此很大胆地呼吁大家要正视前世的现象,无非是要表明一种医者的良心,希望大家认真地去探讨这个论说的可能与可信性,使你在人生的所有关键点上,不再做出任何会影响自己的永恒生命的错事。

  逝者虽已矣,来者犹可追。

  每天都可以设法校正不死的生命的轨道。

  如何开发潜意识自从精神医学大师弗洛伊德开启了潜意识的大门后,其学说到现在已成为精神医学及现代心理学的主要部分。

  虽然目前对精神医学的研究,已经偏向对分子学、遗传学,以及细胞生理生化学上的探讨,但是这些探讨,在人们对潜意识的了解上,并没有多大的助益。对于潜意识,人们一直停留在似懂非懂的阶段,亟待我们继续努力去研究与开发。

  催眠是一种把人的思考由意识状态带进潜意识状态的过程。

  处于催眠状态中的人,能发挥一些特殊能力,其中之一就是具有超强的记忆力,能记起许多在意识状态中无法记得的事情。

  目前全世界约有一百万人,曾在经过特别处理的催眠中,记起隐藏在潜意识中的前世记忆。

  布莱恩·魏斯医师(Dr.BrianWeiss)在《前世今生》及《生命轮回》这两本书所报道的,就是这种“记忆”。

  利用催眠进入前世这种利用催眠引导人们进入前世的做法,最近才逐渐受到重视。

  几位精神科医生在过去的一、二十年中,都曾在偶然间不约而同地碰到了这种现象。

  开始时,大家并未加以注意,即使注意到了也不敢轻易提出来讨论,深怕被人误解。

  但这些年来,由于案例多了,一些有经验的医生,已走出独自摸索的阶段,开始在各种场合里公开讨论。

  现在除了较有系统地肯定前世现象,且在世界各地有许多“前世治疗学会”的组织外,每一位成员也都默默在努力开垦这块崭新的园地,随着更多案例的被验证,将来可能进入考古人类学、历史学、天文学的领域里,对于玄学及宗教,也可能产生一些正面及建设性的冲击。

  十多年前,我到美国加州行医不久,在接受我的催眠治疗的病人中,先后有两个人,都是老美,竟在深度催眠中,使用他们根本不可能懂得的东方语言讲话,那种调调,很像是中国古老的文言文。

  我除了讶异与纳闷之外,当时并未警觉到已经碰到了一种非常特殊的现象。

  数年后,有一位女病人,述称不知道为什么,对丈夫总有一股莫名其妙的气,每次见到他,就想吵架,两个人常无缘无故地吵得翻天覆地,婚姻就要保不住了。

  因此弄得她心神不宁,紧张万分,服用各式各样的镇静剂与抗郁丸,都没什么效果。

  最后我乃决定试用催眠治疗来帮助她,要她记起是怎么跟她丈夫开始闹起来的,结果她竟阴错阳差地说出,在一个穿着较古老服装的时空里,她是一名六岁“男”孩,在玩耍中,被她现在的“丈夫”,当时她九岁的“哥哥”,推落大水沟淹死了。

  这就是他们两人结怨的经过。

  这个故事把我震得目瞪口呆,不晓得怎样去接受才好。

  不过,找着了这个病因之后,病人的症状就一天一天地好转了。隔不久,有一位罹患恐慌症的女病人,在催眠中,看到自己是一个被用来陪葬的王妃,戴着后冠,活活地被埋在一个蓝色的密室里等死。

  这位病人是一名航空公司的地勤人员,本来是好好的,直到有一次跟丈夫一起坐夜间飞机旅行,在灯光熄灭之后,看到机舱内一片蓝色,才开始发病。从此之后,她怕进小房间,尤其是有床的小房间,也不敢再乘飞机了。直到找出这个几千年前的病因之后,她的恐惧症才慢慢地淡化了。

  后来又碰到一位恐水症的病人,除了患有严重的失眠症之外,每天喝水用水时,常常对水怀有一种无形的恐惧感,在催眠状态中,她看到自己双手被绑,连着一块大石头,沉到水塘底。

  不久,她看见自己因不能呼吸而在水底挣扎,眼睛朝向水面及天空,感到非常难过和恐惧;一会儿又浮在空中,看到自己在水底里拼命挣扎的情形,真是有说不出的难受。更可怕的是那个害她的人,竟是她那一世的丈夫!这个病人在看到这幕情景之后,病状才得以减轻了。

  以上这几位病人都没有经过任何暗示,便径自闯入前世的时空里。也就是说,他们的前世资料都不是因为受到暗示才产生的。

  二、有关前世记忆的论述

  一九八八年,我于书坊里购得了布鲁士·郭柏医生所写的《前生·来世》(BruceGoldberg:PastLives,FutureLives)一书,倾读之下颇为激奋,这七、八年来受这种前世现象所产生的困扰,因找到了同路人印证而感到欣慰。

  次年,又看到了《前世今生》( Brian Weiss:ManyLives, ManyMasters )这本书的英文原版,更加受到鼓舞。乃开始比较刻意地寻找病人,施以催眠,尝试把他们带进前世的过程,锲而不舍反覆地做。

  几年来,我曾在几十名病人“心”里,总共约两百次的催眠中,找到了他们自认为“前世记忆”的记录,而且藉由清理这些记录而医治了他们的个疾。

  这些例证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谈,好得令人难以置信,却也使人感到疑窦重重,若非亲自体验,很难去相信。

  截至到一九九三年间,我对这种治疗方法颇具心得,剩下的只是一个在医学上很难突破的大问题,就是“前世”这个观念,不太可能被僵化严谨的科学精神所认同。于是想到我的出生地台湾,这里的许多特殊条件,比较有可能帮助我进行调查印证的工作。回到台湾以后,首先我默默地从相识的亲朋之间找寻资料,没想到范围逐渐扩大,效果与内容也都令人满意。

  一九九四年四月中旬才发表催眠前世治疗法的可行性,到五月中旬短短一个月间,已在大约五十个人身上找到了“前世记忆”。

  这一发表,竟引发了一阵热潮,各方面的回响如潮水般涌来,也将原先想默默研究探寻的计划完全打翻,必须挪出大部分的时间来处理很多没有预料到的问题,也不断地听到了各种不同的声音,使我对于目前台湾趋向多元化社会的过程中,所引发出来的种种反应,有了亲历其境的了解。

  在种种主客观环境的冲击之下,我不得不带着歉疚的心,离开所喜爱的工作环境,一方面小心冀冀地谋取五斗米,另一方面则定期到僻静的苗栗狮潭乡弘法禅院做一些前世问题的思考。

  这期间,催眠与前世催眠竟忽然间成为各电视台及各种媒体炒作的话题,对此,我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的是,催眠这样一件有意义的事,终于在台湾受到重视,我非常乐观其成;忧的是,这种一窝蜂的心态,会不会把这椿好事螫得面目全非?整个事情的发展,虽然有一些逆流发生,但人们所表现出来的智慧,却是可圈可点的,使我更加肯定在这里的人们,必须克服目前短暂的混乱,及处理将来可能发生的任何天灾人祸,致力于发展成为智慧与善良的典范。

  回想一九八0年起,开始被前世资料击打到现在,已经拖拖拉拉了十多年,至今才算是有了比较成熟和正式的心得报告公开,对我自己的这种后知后觉,难免感到有些惭愧。

  游历前世非难事根据我的最新发现,八、九成的人都可进入某种程度的催眠,而在经过特殊的处理之后,其中八成以上的人都可以去游历他们的前世。

  一个人能否得到这种经验,与其个人的智力、性别、学历、精神状态等无关;但与年龄、集中力及个性较有关联。

  在进入前世之后,一般人所看到的是一幕幕立体的、有色彩的、有味道的、有声音的影像;甚至于有其他诸如冷热、疼痛等感觉;也可以重新出生,经历死亡,进入灵界,记起许多在灵界中的经过,以及后来如何被引进一条路程或通道里,再转入另一个前世的情景。

  每当我跟随着他们做这样的旅行之后,心里总会感到惊讶与颤动。

  这些前世的经历都有一定的特性,它们的情节是无法被改变的;它们的时间与年龄绝对吻合剧情,不会像做梦般恍恍惚惚;同一个人若在不同的时间进入同一个前世,情节绝不会变;而当两个人进入同一世时,对同一件事情的叙述,也会完全吻合。

  有了前世的现象,就会很自然地去问:生命的定律是什么?我们一世一世循环到底是为何?因果业障的问题于焉诞生,这也是我自己非常想知道的事,本书在叙述许多案例的字里行里,可能都会跳出一些道理,我也将这些道理归纳出几个原则,使本书变得有点宗教的意味,但这并不是我的本意;我倒更希望每位读者多少都能有所体会,激发出生命里的最高智慧来。

  在美国有关前世记忆的文献,近半个多世纪来已出现了不少,对于一些前世经历也多有印证。

  根据一些文献,早期的基督教并没有排斥轮回转世的说法,即使在目前通行的圣经章节中,仍然可以极清楚地看到有关轮回与因果的描述。

  在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以后,主权者为方便管理人民起见,自六世纪中才开始明定轮回之说为异端,并大力消除主张轮回转世的欧理真教派(Origen)的信徒及相关文献。

  这可说是人类历史上一件最不幸的事件之一,此举无异截断了东西两方宗教整合的可能性,也使东西双方的文明更难找到可以互相包容的因素。

  三、面对前世课题的态度

  一般而言,人们对于前世这个课题所采取的态度可大略分为几大类:

  1、坚决反对,这包括一些学术界及基督教界的人士。

  2、不反对也不赞成,任其自然,持开放观点的人大多采取此种态度。

  3、赞成或不反对,但也不支持,许多学界人士多是如此。

  4、不预设立场,愿意去研究和尝试,一些对我的方法有兴趣的人士就抱持这种看法。

  5、极欲亲身一试,比较积极或想尝试的人就会有这个态度。

  坦白说,坚决反对前世观点的人,所占的比例最少,但他们的理由却很充分,卫道卫教卫学术,害怕前世轮回之说会搅乱了现代人的伦理观,动摇了他们的信仰,腐蚀了人们对科学的信念,误导人们进入不正确的思考,或引导人们排斥科学对现代人类的垄断与威权;甚至被一些别有居心的人利用,加上冠冕堂皇的理由为害社会。

  这些顾虑确实是必要的,每一种观念的流行,对整个社会都可能产生正面和负面的作用,也会有一些附属反应,需要我们密切地加以注意。

  最令人担忧的是有人会利用这种知识,做出违反人类善良与信实的事情。

  然而到目前为止,所有从前世催眠师所做出的关于前世催眠的报导,都是极平实和理性的资料,并且根据实地发生的情形而做的,只是当事人的姓名与身份被隐藏起来了。

  换句话说,大家都只是根据实际发生的事实在做分析与报导。

  这种事实的报导,并没有违背科学精神;我们所发现到的真相也与所有宗教上的真理相吻合;而且这些报道对于维护现世人间的伦理道德亦有相当积极的正面作用。

  我想,不管是反对或赞成前世轮回观念的人,都可以很理性地互相包容与沟通,不必为反对而反对,掀起浪费时间、没有意义的意识形态的争辩。

  坦然面对真理本书公开之后,将会被大家怎样地批判,当然是我很关心的事情,但我现在最担心挂虑的,最想扪心自问的是:我是否跑了当跑的路?是否为我自己或别人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是否有玄奘法师那种敢跋涉万里的能耐?像伽利略、哥白尼那样,有勇气说出他们所看到的地球绕日的真相?或像弗洛伊德那样,在冷嘲热讽之下,仍然孜孜不倦地追求他的真理?三百年的人类历史里,实证科学一直在垄断着人类的知识领域,而学科学的人多半不愿意分心去了解人类心灵活动的内涵,动辄冠以无稽或不合科学的罪名,好像除了科学知识以外,世界上其他的知识再好也是假的,将所有对人类心灵活动的了解摒除人类知识的领域之外。

  循此发展下去的“缺乏心灵”的文明,必定会带给人类及地球无的灾祸,是可预卜的事实。

  因此我有个希望,希望全世界所有的人,都能坦然地、正面地、没有忌讳地去探讨心灵之道,不要再以所谓怪力乱神而加以排斥,更要客观地运用较为可*的方法来研究与了解人类心灵的种种现象。

  因为人类的心灵世界跟外在的物质世界一样,都是非常真实地存在着。

  精神潜能仍待开发我现在所看到的真相是,用催眠方法所演化出来的潜意识学和前世学,是众多的心灵学里比较科学化的一种,且可以被客观地加以分析的,它很可能是近百年来人类文明史上一门极具价值的学问。

  我企盼大家能以乐观其成的心,期待它对人类文明做出更大的贡献。

  将来人们在接受某种程度的催眠训练后,都可以或多或少地找到自己的前世经历,更加了解自己的心灵及潜意识的内涵,每一个人都能了解到我们都不只活这一世而已,而能积极地找回了真正的自己,进一步有系统地去剖析那些长存在人类社会及文明里的各种玄学及心灵学的现象及事实,使人类早日揭开这些神秘学的谜底,启动更大精神潜能,进入更广大的知识领域,登上一个更进化的生命境界。

 

  第一章 爱恨情仇

  爱情是人世间最眼花缭乱、最令人迷惑的东西。

  它到底是真?是假?是实在?是幻想?是真正的甜蜜?抑或是包在糖衣内的毒药?单从表相上的难分难舍、刻骨铭心、回肠荡气、海枯石烂是觉察不出来的,经过前世之旅后,你才会恍然大悟地明白你目前领受到的爱情其实就是几世累积下来的怨恨冤仇,或是结了善缘的福报。

  你知道吗?冤仇越深所引发出来的爱情电流往往是越强的,越像是一见钟情的类型。

  如果是累世冤仇,你又该如何处理呢?想通了该怎么做?还是要继续结怨到来世,生生世世纠缠不清下去?感情的纠纷,是最容易制造业障的地方,不慎触犯而不妥善解决,也许可能让你逃过一时,但不管你怎样逃,即使逃过了一千年,仍然会冤家路窄,再度碰面,这时双方都可能已添加无数的其他牵累,让你过得更辛苦。

  不管你信或不信,还是请你敞开心怀,好好地阅读以下几则真实的故事。

  这类故事,几乎在每个人被催眠后,都可以找到。

  我的用意是传报资讯,以提高大家的警觉心,从而对你的枕边人,不管是从爱恨情仇的哪一个角度来的,都会领悟出正确的、高度智慧的相处之道,以消除你生命里的仇怨,增加人世间的祥和与慈爱。

  一、  因怨生恨,因恨生爱

  堂哥车祸死后,竟然造成玉含一种特殊的悲痛,因为她在一个月前梦见自己被撞死了,正是堂哥死时的模样。

  她莫名其妙地主动处理了所有的善后工作。

  事后,一种无形的恐惧在玉含的内心逐渐扩散,尤其每当面对她的男朋友时更是如此,她有不祥的感觉,感到他堂哥的死,跟男友似乎有着某种微妙的牵连,但却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关系。

  几个月内,她已被这种奇妙的忧惧折磨得不成样子,失眠、忧郁、焦躁、冲动、坏脾气通通来了。她找不到人可以解决这种困扰,只好来找我试试前世催眠治疗。

  白衣女孩

  首先她看到是一个白衣女孩,新婚不久后,发现丈夫不忠而离家出走,竟被一名无赖汉尾随,这个无赖强逼她到僻静无人之处要对她非礼,她竭力抵抗,却被摔得浑身是伤,她的内心里有一股怨气,心想将来一定要报复。

  最后,她以一个木盆当武器,摆脱了无赖汉的纠缠,不断地在浓雾中跑,却不幸迷了路,又被追上了,她仍然奋力抵挡,结果被那个无赖用她的发针刺了几下,且被推落水中。她看到这个白衣女孩在水中漂,她的木盆也跟着漂呀漂,然后看到她撞到了一个什么东西,她感到一阵剧烈的头痛,接着就看到自己在空中飘,看着下面的白衣女孩在水中漂流,脸朝下,可以感觉到太阳已很高了,天好亮。

  她死了!这是发生在大约七百五十年前,元朝时代的事情。

  她可以认出那个无赖就是她今世的男朋友;而那个对她不忠的丈夫就是她今世那位车祸过世的堂哥。

  疼惜麋鹿的女孩

  她看到一个人在森林里奔跑,追猎一头麋鹿,一箭射出去,命中了它的后腿,倒了下来,她跟那个人追了过去,看到它流了很多血,仍然在挣扎,眼神哀求般地看着她,好像在向她求救似的,她也动了慈心,想保存它的命,可是另外一个人却不肯,仍然挥刀向鹿刺过去,她试图去阻止,可是斗不过他,两人展开了一场小搏斗,她感到手腕被抓得极痛,接着被甩开,当她转过头来看那头鹿时,又接触到了它的眼神,哀求埋怨的眼神里,流着眼泪,显然它是在哭泣,然后眼睛就失望地、无力地、慢慢的闭上了。

  她可以看到自己在旁边发抖,两人都是穿着粗棉布衣服的猎人打扮,她自己是女的,屠鹿者是跟她很亲近的人,不像是丈夫,倒像是哥哥。

  她说这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地点应该是在中国北方,她又说,可以很清楚地认出那头鹿的眼神,确定它就是今世的男朋友;那个猎人哥哥则是车祸过世的堂兄。

  被谋杀的女孩

  现在她看到了比较现代的景象,她留个辫子,穿着白色的上衣,蓝色的长学生裙,在一个大学里念书,这个学校是在山坡上,校门从旁进入,有点斜斜的,门呈圆拱状,校园附近很荒凉,野草丛生。

  她无法记起确切的地点,只看到学校附近有一个湖,湖畔有树林,感觉到校门是窄窄小小的。

  首先她看到自己穿着制服在校园里走着,旁边跟着一个人,她感到很讨厌,而他却一直讨好她。

  接着又有一个男孩子跑过来了,那个人是她的男朋友,两名男子一言不合扭打了起来,

  结果她的男朋友胜了。

  那个落败的男孩子躺在地上,不久,有一个女孩过来照顾他,为他擦拭,她微感不悦,彼此瞪了一眼。

  后来,有一天她在校园里走,有一个人用一个袋子蒙住她的头,致使她窒息身亡。

  当她死后,身体飘浮起来时,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谋杀她的人就是那名女孩,由她指派一名长工所为。

  她说,那个令她讨厌的男孩子就是今世的男朋友;而那个打赢架的男朋友是她的堂哥;至于害死她的,是在今世跟她很亲近的人,一个是她姊姊,另一位变成了她妈妈。

  她可以认得自己那时候的名字叫张丽芳,遇害时间可能是在六十多年前。

  结语:玉含只来做了一次的催眠,就看到了这么多故事,在离开我的办公室之前,我在催眠中帮她安置处理了这些资料,在催眠后我也跟她做了一番讨论,因为这些资料已经对她产生一些冲击,当我确认她将以平和及智慧的心,正确地处理过去的事件以后,才放心地让她离开。

  从此她不再来找我了,一直在工作上专心努力,没有再闹过情绪,跟男朋友也相处得还不错。

  二、  仇累数世,相爱今生

  琳琳是一名工作认真、安分守己的公司中小部门的主管,身材苗条而标致,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只是看到报上有关前世催眠的报道,就引发兴趣,想来试试看,查一查自己的前世,藉此多了解一下自己,改变一下自己的个性。

  此外,她虽不存着希望,但却想试着看看她与男朋友的缘分究竟如何。

  她与男朋友认识五、六年了,常莫名其妙地对他发脾气,又无可奈何地爱着他;觉得这一生可能再也遇不到更好的男人了,但又希望让他感觉得到,她的潜意识里有一种报复心理,矛盾地等待婚期的到来。

  她的第一次催眠并没有看到什么,人虽在催眠中,却没有“看”到景物的能力。

  第二次催眠时,照样没有办法看到任何景象,令她觉得相当挫折,对催眠不太有信心了,本想就此作罢,可是终究有些不甘心。

  到了第三次,我将她的潜意识能力做了适当的调整与训练之后,她终于看到了。

  她一共做了五次催眠,得到了不少资料,现在只摘录跟她男朋友有关的资料加以说明。

  是果是因难分辨

  她一进入前世,便看到很多很多的房子,她是一个十多岁的女孩,好像已经被人打死了,游魂在街上飘来飘去,到了一个教堂的门口,她好奇地钻了进去,没看到任何人,只有很多彩色玻璃,于是又飘了出来,渐渐地来到了自己的家。

  她从瓦顶降落下来,好像吓到了里面的人,房子很暗,她看到房里有人,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抱着一个婴儿,她认出那是她的嫂嫂和侄子。

  她还记得家里有哥哥及母亲。

  她感到自己已经死了,只是飘回来看看家人。

  我把她带回出事的街上,于是她看到自己是被一个男人谋财害命杀死的,杀害她的人,正是她今世的男友。

  至于她的母亲和嫂嫂,今世仍未见过面;而她的哥哥在今世是她的一位同事。

  于是我引导她去看到更早期的恩怨,这一次她看到自己穿着古代的战袍盔甲,在跟另一名同样全副武装的男人进行搏斗,战况非常激烈,两人武艺相当,拼战很久分出胜负来,是她(当时是个男人)赢了,对手则被杀了。

  时间大约是在唐朝。

  这个不幸的对手正是她今世的男朋友。

  争执的延续

  这次她看到自己是一名穿着古装衣服的小女孩,在雪地上玩耍,有一群朋友,都是十几岁的年轻姑娘,其中有一位是今生的男朋友,两人都是面容姣好的姑娘。

  后来,她又看到自己走到一座桥的中间,另外一位女伴也走上来了,两个人一直在争论一件事,互不相让,结果她被推下了桥,掉进了水里,一直往下沉,结果就淹死了。

  后来虽然被人找到打捞上来,却救不活了。

  这个推她下水的“女”孩,正是她今世的男朋友,两人是为了爱上同一个男人而引起争执。

  时间大约是在一百六、七十年前。

  今生的结局这两人之间的冤仇该如何了结呢?我必须把她放到其潜意识的中心点,由她自己做决定,她以超意识的智慧说要化解这场仇怨,不希望继续冤冤相报下去。

  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一个正常人,在某种情况下是否有能力妥善地了结这些冤仇?他们两人今生会不会再互相伤害?对于这一点,必须由她自己决定,一般人在发出这种心意之后,多半会产生一些无可理解的影响,使对方或多或少地滋生相同的心境去做同一方向的调整。

  为了更加坚定她的决心,我带她闯进十年后的世界里,看到他们两人已组成了一个家庭,育有一子一女,平顺地过日子,两人的感情也相当平稳。

  这样一来,她的心就安了。

  三、不记冤仇,再求圆满。

  玉梅的问题很单纯,她觉得并没有嫁错人,夫妻感情相当稳定,从未起过争执,而且目前两人的工作职位都相当不错,生活过得还算丰厚。

  问题是,她常在有意无意之间,面对丈夫时,就会被一种恐怖的阴影所笼罩,感到非常不舒服。

  她想知道究竟是什么缘故。

  因恐惧无法进入前世由于她太过紧张,第一次催眠里什么也看不到,我观察到她准备进入前世经历时,恐怖万分,脸上露出惊骇的神情,想必遇到极大的阻力了,因此她只能看到一些光线,进不到前世经历。

  碰到这种现象,通常我会先带她到其他的地方看看,让她熟悉一下这种寻找记忆的过程,然后让她先游览其他的前世,直到她觉得没什么了,再诱导她进入发生关键问题的前世。

  首先她看到自己是一名庄稼女,嫁了个今生不认识的丈夫,育有一子,平平凡凡地过了一生,年老时,生活过得孤苦伶仃,虽然生活平凡,倒也心安理得。

  似乎仍有极大阻力致使她无法看到跟今生的丈夫有关的前世,而问题很可能出在从过去的创痛所产生的对将来的恐惧,所以我又把她带到今生十五年以后的日子里。

  解除恐惧我安排此时她住在台湾南部的一个大城市,看到自己比现在胖,留短发,房子位于第二高速公路旁边,*近体育馆的高耸大厦中。

  那时候自己不再是个上班族,丈夫也比现在飞黄腾达,子女们都上大学了,她就每天在家陪伴公婆,享受天伦之乐。

  我观察到她见到这些情节时,神情是快乐的。

  这个美好的前景似乎使她增加了很大的安定力,所以在第三次催眠时,没有太大阻力,她就滑进我们要找的前世里。

  前世的缺憾

  她看到一个人扶着犁在田里耕田,犁被擦得鲜亮,不时反射着阳光,田畦路上有一个竹篓子,里面放了个婴儿,正在不停地玩动着。

  她本身则是田庄阿婆的打扮,梳着包包头,坐在离婴孩不远的田畦路上,关爱地看着犁田的人,这时她已经意会到,那个人就是她的丈夫,跟今世的丈夫是同一个人。

  她说这应是不到两百年前的事。

  下一幕她看到全家在吃晚饭的景况,餐桌上只有三个人,他们夫妻及另外一个小姑娘,应该是她的小姑,两人感情很好,她认出这个小姑就是她今世最好的朋友,经常相互照应。

  我问她小孩呢,她说不在餐桌旁,然后她又说是在房间里睡觉。

  我问她,这一生中,有没有什么较重要的事。

  我要她去看看那件最重要的事。

  于是,她就看到自己在坐月子,怀里抱着一个未满月的孩子,是男的。

  我想在当时那种重男轻女的农业时代,对一个女人而言,最重要的事莫过于生个男孩了。

  她老公是一名庄稼汉,没念过书,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他们夫妻感情不错,好像没有家庭暴力或口角,不曾起过什么大争执,只是很少交谈。

  十年过去了,家庭仍然美满,查不到她觉得恐怖的原因何在,我想既然没什么事,就可以先结束这一世,再进入另一世去查。

  我要她去看看这一生是如何结束的。

  那是在她三十三、四岁的时候,也就是生下男孩后两、三年,先生忽然染上了赌博的习惯,经常把家用的赌得一干二净,有一天,他又回来要钱,她不给他,掉头就往屋里走,丈夫在盛怒之下,拿起斧头,往她头顶砍下,她就在这种惊愕与恐怖的情况下断了气。

  爱心忍耐求圆满

  事后,我把她带领在超意识的情境中问她,以前是否曾和她的丈夫结过怨,她回答说没有。

  我再问她,那她为什么会选择与前世的丈夫再度一生?她说那一世的缺憾要以今世的圆满来弥补,这是他们两人必须办到的事,她必须用爱心、忍耐来完成它。

  我想,假使能用爱心和忍耐追求圆满以解决人世间的恩怨,无疑是一个最好的方法了。

  “以牙还牙,冤冤相报”虽不失为一般人所能了解的因果观,但我从催眠中得到的心得却不仅于此。

  当你欲逞一时之快,寻求报仇雪恨的那一刹那,事实上已种下了来生必须用爱付出一生来弥补对方的命运了。

  这种债,往往让你拖上千年,抵赖不掉的。

  人世间的情啊,其实正是包了糖衣的仇!人类冤冤相报的恶习,若能以爱心和忍耐来代替,不知能消弭多少缺憾。

  这就是这一对夫妇今生的课题。

  想到这里,我仿佛又上了一课宇宙人生的大道理了。

  四、美满的姻缘,修自前世。

  小青是一名三十一岁的小单位主管,已婚,育有一子一女,希望能对自己的过去做一番透视和了解,顺便查查看她与丈夫之间的过去。

  她有个贴心的老公,事业上也还算顺利,只是不知为何经常被小人所陷。

  她很快就进入深度的催眠状态,看过一个与工作上的同事有关的前世之后,旋即转入一个非常戏剧化的前世,现在叙述如下:她看到自己是个四、五岁的孩童,有位员外正抚摸着“他”的头,他显得十分天真无邪。

  五年后,她看到自己在服侍这位员外喝汤药,看起来他们两人应是父子,但没有看到母亲是谁。

  童子十八岁长大后,结了婚。

  她看到自己牵着马去把新娘迎回来。

  可是他对妻子似乎没有什么感情,虽然第二年就为他生了个儿子,他还是对她没什么感情,两人徒具表面的婚姻形式,其实有如陌路。

  这时他老爹还在,谆谆告诫他要求取功名,不可心野。

  他事父至孝,不敢做越轨之事。

  等老爹死后,他就大兴土木,盖了一座宫殿般的房子,夜夜笙歌,特别宠爱一名侍妾,名叫怡姬,不到三年,家起大火,所有财产烧个精光,怡姬也被烧死,而他的元配夫人则不知去向。

  他就变成了乞丐,佝瘘难行,后悔不听老爹的教诲,于是痛下决心,求取功名。

  他一路乞讨到达京城长安,获得善人的帮助完成考试,夺得殿试第三名。

  这时,他记起他的名字叫唐秋史,后来当上御史大夫,还娶了朝中大臣的千金为妻,但他一直念念不忘父亲及怡姬,也对新婚妻子有情有分。

  本来,这个故事是非常圆满的,可是唐秋史上却在一切顺利、官运亨通时,突然暴毙了,

  是被御史府一名又老又丑的女仆用一种锁喉针的暗器所杀,这个恶毒的女人,正是和他毫无情义的前妻乔装的。

  这个害死过她的女人,今世也以一名同事的身份出现过。

  不过,我们并没有进一步去了解从唐朝到现在的这一段期间,两人轮回交锋的经过。

  怡姬在今世是她高中时的一名同学;而那个令唐秋史念念不忘的老爹,就是她今生的丈夫,两人情意相通,融洽至极,是人人羡慕的神仙伴侣。

  美好姻缘并非天成,实乃自己的前世修历得来。

 

更多文章:轮回实录讨论请进入:佛教网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