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学佛入门 >> 轮回 >> 轮回观点 >> 正文

上界天人最终的命运多数非常悲惨

学佛有问必答,专家答疑、有问必答,点这进入>>

 

  上界天人最终的命运多数非常悲惨,究其原因,是因地修道所致。当初,在欲界修行时,他们认为修习上界禅定之因就是解脱道,又将禅定的成就当作解脱果,这就埋下了祸根。在定力消失而接近死亡时,他们见到自己行将堕落,因缘聚合,便生起严重的邪见,他们认为此解脱不可依靠,不再相信解脱是真正的依托之处。以此邪见而身陷无间地狱。


  色界以及无色界诸天,虽然没有欲界的苦苦,但仍携带着烦恼,并且有异熟障,对生和死都毫无自在,所以他们也由粗重而具有痛苦。

  色界和无色界都有行苦。另外,色界天的一至三禅天有乐受,因此还有变苦,四禅天以及无色界只有舍受,因此没有变苦。另外,上界天人也存在从上界复堕三恶趣的痛苦。

  又如《资粮论》云:“色无色诸天,超越于苦苦,以定乐为性,住劫不倾动。然非毕竟脱,从彼仍当堕。”

  又如《资粮论》说:“色界和无色界诸天已经超越了苦苦(没有下界种种身心逼恼的苦苦,没有战争,不缘五欲而散乱)。他们以禅定安乐为自性,可以多劫安住在定中不动摇,但这只是暂时的离苦,并非毕竟解脱,仍然会从上界堕落。”

  “似已得超越,恶趣苦暴流,虽励不久住。”

  “上界天安住在有漏定中,似乎已经超越恶趣痛苦的瀑流,其实虽然努力修行世间有漏禅定,但也不可能长久安住。”

  因为有漏禅定不具有断除烦恼种子的能力,并没有超出行苦。

  以下以比喻说明。

  “等同空飞鸟[ 飞鸟:大鹏鸟。],如童力射箭,堕落为边际。”

  “就象大鹏鸟在空中振翅高飞,也有体力耗尽无法维持之时;又如孩童射箭,即使用尽气力,最后箭也难免堕落的结局。”

  上界天人仅以有漏禅定为因,必定无法超越行苦,因为未能断除烦恼,被烦恼和业驱使,于生死不得自在,最终仍会堕入恶趣。所以前面说似乎超越了恶趣苦,其实不是真正超越。

  “如久然诸灯,刹那刹那坏,诸行变坏苦,仍当极侵恼。”

  “又如长久燃烧的油灯,看似安稳不动,其实油在刹那刹那地消耗。同样,上界天看似长劫不动,事实并非如此,仍有行苦,要感受诸行刹那变坏、迁流不息之苦,最后还要遭受堕落的大苦,所以说仍将被极度地侵恼。”

  正如《亲友书》所说:“虽得天界大欲乐,及诸梵天离欲乐,后堕无间为火薪,忍受众苦无间绝。”上界天人最终的命运多数非常悲惨,究其原因,是因地修道所致。当初,在欲界修行时,他们认为修习上界禅定之因就是解脱道,又将禅定的成就当作解脱果,这就埋下了祸根。在定力消失而接近死亡时,他们见到自己行将堕落,因缘聚合,便生起严重的邪见,他们认为此解脱不可依靠,不再相信解脱是真正的依托之处。以此邪见而身陷无间地狱。《楞严经》说:比如第四禅的无闻比丘,妄称自己已经证得圣果,在天报尽,衰相现前时,他开始毁谤阿罗汉,如此身遭后有,堕入阿鼻地狱。

  由此可知,上界天虽然暂别恶趣的痛苦,但不是真正超越,最终还是要堕落,犹如仰天射箭,虽然暂时远离地面,向着天空不断上升,但势力穷尽之时,就会径直堕下,摔得更惨。

  由此思惟,我们要能辨别暂时和究竟的方法。比如,以石头压草之方式能否究竟令草不生长?当然不能,这只是暂时的方法,没有究竟利益。同样,我们总是试图维持轮回暂时安定、美好的局面,但是轮回自性是不坚固的,是注定要坏灭之法,如何维持也不可能变成坚固、永恒,如此便知为保持轮回美好所付出的努力,最终都会付诸东流,毫无实义可言。

  因此,应当思考:

  以有漏的禅定能否避免堕落?

  有漏定不同于空性慧,不能对治因烦恼和果近取蕴,所以仍受业惑牵制,不能遮止生灭迁流,也就是一直会被行苦左右。既然有漏禅定不是对治之因,只能压制不能根断,相续中依旧潜藏着执著,那么纵然努力修持有漏定,也无法跳出三界。

  以寻求暂时安乐的发心能否超出轮回?

  我们总是错误地满足于暂时的安乐,不再用心寻求究竟的解脱。以此短见,虽然每日布施持戒,积累福德,但最终只流落在天趣。所以,一定要通过思惟,发起寻求解脱之心,要有超离三界之远见。否则,因为贪执轮回,限制了心量,执著狭小的现法和轮回,则永世也难脱轮回之苦。


 

相关栏目:轮回观点讨论请进入:佛教论坛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