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礼仪和戒律 >> 日中一食 >> 日中一食心得体会 >> 正文

连续“日中一食”70多天,体重不降反升(有超重的减肥)

无量光佛教网 - 佛门网 - 佛要救你 - 净土宗门户 - 佛教网

十八子李,2008

    如题,不要以为我的毅力多么地好,是因为这个时期一直在大悲寺的缘故。

    在寺院,如果在斋堂之外私自吃东西,要被清除出寺院的,方便的说法叫做“清单”——只有比丘才有挂单资格,沙弥都无资格挂单,在家人更是无资格,只能说是发心护持。因此,既然无挂单资格,那么,“清单”这个说法,大约有待商榷的。

    怎么说呢,其实,习惯“日中一食”也不是太难。我这么些天“日中一食”下来,身体更加健康了。当然,也有天天不间断劳动的原因。

    更令我惊喜的是,在离寺的前几日,我去寺院内的医务室称量体重,着衣居然达到56KG——要知道,我以前称量体重,最重的时候着衣不过50KG,那还是上学的时候。近几年来,如火中煎,体重又降到46KG上下,而现在,居然通过“日中一食”超过了50KG大关——因为我当时并没有穿大衣,通身衣物,医生说大约有2.5KG就不错了。我想,即便达到5K,也超过50KG啊,特此庆祝。

    再说说其他师兄的情况。

    有一位大连师兄,体重超标。但是,在寺院住了两个月左右之后,居然降了二三十斤,身体也更加受用,现在还在寺院发心护持,是护持的中坚之一。

    还有一位师兄,也和我一样,体重也不多。在寺院住了几月之后,如我一样,体重也增加了好几公斤。这位师兄是发心出家的,其家人却不大赞同,后因大师父妙祥大和尚以智慧开解其家人,终于使其家人不再阻挠,使这位师兄得以化解违缘。我与这位师兄,在寺院里是为数不多的低龄在家人。大悲寺寺内的师兄,以30-40岁这个年龄段最多。

    超标则减,偏轻则增加,这大约是在大悲寺内“日中一食”和“出坡”劳动得来的好处吧!——依佛制实修,确实不可思议!

——在寺院里,我的表现如果说起来,算是比较差的……


==========================================

持续在大悲寺小住70天中的经历

转帖
按:

    首先,我个人接触佛教并不长,只有三年多一点,但是与大悲寺的接触却近三年,三年内这是第七次从江南赶赴大悲寺,前六次一共小住一个多月。第七次前去的因缘匪夷所思,小住的时间也最长,从9月18日夜间9点多抵达寺院,到11月30日下午3点多离开寺院,除去几次外出购物生活用品合计的十多个小时外,其他时间全在寺院,累计超过七十天。

    怎么说的,大略说说我在寺院的生活吧,这一次在寺院初略分为三个时期,分别是第一个月,第二个月,接近第三个月以后,各个时期的情况如下:

      第一个月:

    时值秋季,寺院建筑工程繁忙,故而出坡时间颇长,正常情况下一天在十个小时上下,这个时期的我的特色就是一有空就睡觉,因为正常的四个小时实在不够,所以,早上的2点多的坐香基本上不去,睡到早课前才起来,中午收坡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继续睡,傍晚收坡后继续睡——因为傍晚收坡的时间大约在6点以后,基本上会错失晚课,所以,一直可以睡到接近晚上7点半的诵咒时间方才起来,诵咒的时候基本上也是迷迷糊糊,大约9点10分结束以后继续睡,如此累计,每天大约可以额外收罗3-4个小时用来休息;

     第二个月:

    如果说第一个月是苦熬的话,那么,第二个月,则开始初步品尝修行的乐趣了。某天,忽然有点想法,或者说有所悟,自从这天开始,睡眠时间大约陡然减半,甚至敢压缩掉寺院规定的四个小时的睡眠时间其中的大约四分之一,甚至更多,但是精神却相对不错。

    以前的睡眠的时间,基本都用来阅读有关佛教的典籍,这一个月的阅读量很大,读了好几册书,甚至一天的空闲,就可以通阅一本一两百页篇幅的书,需要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大悲寺的规定,空闲时间是十分有限而且紧张的;

      接近第三个月以后:

    这个时期,我对阅读已经兴趣不大了,深知定力关系匪浅。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你不管想到什么,或者悟到什么,如果定力不够,根本就无法验证,画饼不可充饥,望梅岂可止渴!

    而定力的增加,又与分别心的逐渐减少密切相关,而分别心的减少,则又与戒律是否清净密切相关。

    所以,这个时期,我开始关注戒律的细节,这是心里的,表相上,则将第二个月的读书时间,基本转成了打坐时间,一是为了减少分别,毕竟打坐的时候分别相对不打坐的时候分别要少很多;二是为了练腿,目前只可以单盘,并且时间长一点还疼,实在不行,必须要练到双盘不疼才行。

    现在,我离开寺院已经两天多了,离开寺院前,除去早晚课、诵咒、打坐的昏沉,以及白天偶尔的昏沉,一天卧睡的时间,只有四个小时上下。

    而离开寺院后,第一天是早上2点45的样子起床,第二天因为前天晚上十点半以后才休息,所以起来晚一点,是3点15分左右——每天增加几个小时的有效时间可以利用,让我满心欢喜。

    当然,我的目标是彻底打破睡盖,自然知道目前做的还非常的不够,惭愧也是有的。

    之所以写这么长的按语,我只是希望有人明白:大悲寺是非常磨练人的地方,如果你真想实修,大悲寺是一个非常好的去处——大悲寺的智慧,实难轻议。

    当然,那些整天口谈佛法而无实修的人嘛,种下一个未来解脱的远因,或许也是不错吧。

    在寺院陆续写过很多诗篇,更兼目前在写一篇有关大悲寺亲历以及见闻的长文,故而这里就只先发一首出来吧——此诗为在此次在大悲寺小住五十天前后所作——现在迫切地希望,明年可以按预期的那样在大悲寺的发心出家,继续持戒、修定之旅。

      正文:

杯盏闲,口津甜,
大悲寺中五十天,
旧貌换新颜,
体康健,
烦恼轻,欲心淡。


心未安,五欲缠,
更有五蕴陷人渊,
纵然知晓全是幻,
修证难,
辗转嫌,心难堪。


莫哀怨,依圣贤,
破迷开悟古德诠,
离苦得乐路宛然,
持净戒,
勤修禅,慧光灿。


从此进,怨苦闲,
法喜无限师人天,
恒沙众生别坑陷,
不退转,
行无缺,佛道圆。


主旨:展望未来,似睹明光。
来源:随笔。
作诗缘起:法喜似染,欢乐渐增,有感而作。
原作日期:2008年11月10日-15日期间作于海城。
最近修订:2009年1月28日,沈阳,大修
更多文章:日中一食心得体会讨论请进入:佛教网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