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礼仪和戒律 >> 戒邪淫 >> 戒邪淫案例心得 >> 正文



  01  荔姐妙计退色狼

  满媪,是纪晓岚先生弟弟的乳母。她有一个女儿,名叫荔姐,嫁给邻乡的村民为妻。

  有一天,荔姐听说母亲患病,想回娘家探亲。可是事出匆促,来不及与丈夫同行。时已黄昏,没有月亮,荔姐一个人独自在黑夜中步行。

  当荔姐在回娘家的途中,走到半路,忽然发现后面有个男人追来,看样子是要企图强暴。可是在夜晚的旷野中,四周无人,无法呼救,正在十分危急的时候,荔姐转身向路旁的坟墓中逃去。

  她隐身在古坟的白杨树下,把头上的簪,耳上的环,取下藏在怀中,再把裤带轻轻的系在颈项上,又把头发披得很散乱,更把舌头吐得很长,瞪目向前直视。

  那个男人跟到荔姐的方向,朝着坟墓直追,走到白杨树边,定晴一看,原来是一个缢死鬼。他顿时吓得魂不附体,惊仆倒地。

  荔姐乘那男人倒地的时候,狂奔逃走,幸而得免强暴。当她回到娘家,气喘吁吁,惊惶未定,父母见状,惊问何故,荔姐才把途上遇险经过说出来。

  第二天,乡间盛传某家青年夜间遇鬼,因而中恶,发狂呓语,常云有鬼跟他,经过医药的治疗,道士符籙的施术,都无效验,因而癫痫终身。

  荔姐假装缢死鬼,是为了避免受到强暴,出于不得已的正当防卫。那个青年企图强暴夜行少妇,虽然遇到的不是真鬼,但在恐怕之时,邪魅乘机而中之,以致造成终身不愈的精神病,可为好色邪淫者戒。(取材自阅微草堂笔记)


  02  沈某风流的下场

  沈某身强力壮,性喜渔色,平日时常混在脂粉群中,拈花惹草,他这样邪淫的恶行,不但不知检点,且以风流自诩。

  他的朋友王行庵先生,看到沈某这样淫荡成性,实在看不惯。常常劝告他说:“万恶淫为首,死路不可走!要知你若淫人之妻,他人亦会淫你的妻,因果报应,丝毫不爽,老兄应该及早回头悔改,以免恶报。”

  沈某听了王先生的善言劝告,毫无悔意,反讥王先生的思想迂腐,头脑冬烘。他反问王先生说:“世上好色的人不少,哪里看到好色者都做戴绿帽的龟儿呢?”又接着说:“我只要把妻子关在家中,不让她出门,就无忧他人淫我之妻。”

  有一天,沈某自外归家,目睹其妻与人裸合,一时气愤之极,想取器痛击奸夫淫妇,哪知这时沈某气得两手发抖,全身发软,无力举手,只得坐视。其妻以为丈夫不予计较,从容尽欢。以致沈某怒得瞪目顿足,浩叹一声,一时引起心脏病突发,昏仆倒地而死。

  古人有一首劝戒邪淫的诗云:“劝君莫借风流债,借得快时还得快。家中自有还债妇,你要赖时她不赖。”意思是说你若邪淫借了风流债,那么你的妻子也会与人邪淫而替你还债。原因是女人多有报复心理,看到丈夫邪淫,为了报复,势必也会红杏出墙。所以古人所说:“淫人之妻者,妻亦被人淫。”确是常见的报应。现在的社会,家庭纠纷及离婚案件,日有增加,大多由于夫妻一方有外遇而起。所以佛教的不邪淫戒,可以保持家庭的和谐,社会的安定。

  上述沈某的下场,固然是邪淫的恶报,可是做妻子的人,倘若发觉丈夫有邪淫的行为,应该以善言劝告,使他改邪归正。不可存心报复,因为报复心理或报复行为,就是自造恶因,也会受到恶报。至于以邪淫报复邪淫,更是十分不智,因为那样势必导致家庭破碎的恶果。(取材自感应篇汇编)


  03  吕四死后堕蛇

  吕四是河北省沧县城南上河涯地方的人,是一个不务正业的无赖,性情凶暴,无恶不作,当地乡民,都畏他如狼虎。

  有一天晚上,吕四与村中一群恶少,在村外纳凉,忽然雷声隆隆,风雨骤至,远远看到一位风姿绰约的少妇,躲入河边古庙中避雨,吕四看了,顿起歹念。对恶少们说:“那个少女一人躲入庙中,我们可到庙中去向她寻欢。”

  恶少们跟着吕四,一伙人拥入古庙。在那没有月亮的黄昏,阴云黯黑,看不清少妇是什么人。吕四掩住少妇的口,大家予以轮暴,俄而电光闪闪,照亮了少妇的脸,一看竟是他的妻子,吕四急忙放手,向少妇问话,果然是己妻无误。

  当吕四发觉少妇就是自己的妻子时,奈何少妇已被恶少们轮暴,因此他感觉十分羞愤,竟要把妻子拉走推入河中。吕妻大哭说:“是你自己想奸淫他人之女,因此我被人奸淫,这是你作恶的报应,自取其咎,怎么反要致我于死呢?”吕四自知理屈,因此作罢。吕四妻子所穿的衣服,已给吕四及恶少们轮暴时脱光。这时吕四急欲寻找妻子的衣裤,可是已给狂风吹走,飘入河流。吕四急得彷徨不知所措,只得背负着全身赤裸的妻子回家。

  一会儿,风停雨息,云散月明,村中人看到吕四背负着赤裸的妻子回家,争问何故,吕四无法回答。恶少们已把这件丑事传扬出去,满村哗笑。吕四虽是恶人,也有羞耻心,觉得无脸见人,竟投河自杀

  当天黑夜中,吕四们遇到的女人,怎么吕四竟想不到是自己的妻子呢?原来吕妻已回娘家,说明要在娘家住上一个月,再回夫家,岂料娘家发生火灾,无法居住,所以提早回来,这是吕四万万料想不到的,因此发生这样的笑话祸事。

  吕四自杀以后,其妻梦见吕四,他对妻子说:“我生前所造恶业太重,本来要堕阿鼻地狱,因为事母尚孝,所以阎王只判我投蛇,现在马上就要投蛇胎去了。你有再嫁的机会,后夫不久将会前来迎娶,你再嫁以后,应该孝顺新的婆婆,因为阴律对于不孝之罪,处罚最重,所以为媳者事姑宜孝。”

  不久吕妻找到新的对象,成婚之日,吕妻发觉屋梁上有一条赤练蛇,垂首下视,从蛇的态度及眼神中,充满了眷恋不舍的感情,吕妻忆及前梦,仰首对蛇凝视,不胜怆然。俄而门外鼓乐声至,后夫已来迎娶,蛇在屋上跳跃数次,回首依依而别。

  人们生前的一举一动,不论善恶诸业,都藏在第八识中,到死亡时,第八识把一生所造善恶诸业带走,纤毫无遗,所以一个人做了不论什么恶事,无法在阎王前耍赖。传说阎罗王对于每个人生前所作恶事或善事,都有一本详细的账簿,那么所谓阎罗王的账簿,应该就是每个人的第八识吧!(取材自阅微草堂笔记)


  04  富家子邪淫遇虎

  明代荆溪(现代的江苏省宜兴县)有二位青年,一位家境很清寒,一位家境很富裕,二人极为友善。

  贫苦青年的妻子,容貌十分秀丽,因此引起富家子的垂涎,时常设法引诱。

  有一年,贫家的青年失业了,生活更陷于困窘,希望富家子替他介绍职业,解决生活。

  富家子对贫家青年的夫妇说:“某地有一位朋友,家中有很多财产,乏人管理,我可替你们介绍。”贫家夫妇听了很欢喜,一再表示感谢与拜托。

  第二天,富家子雇了船,邀贫家夫妇同行,当船驶抵山旁,他对贫家子说:“我的朋友就住在山的附近,我陪你上岸找朋友,你妻子留在船中守候。”说罢,他们二人上岸了。

  上岸以后,富家子把贫家子带至山林深处,四顾无人,将怀中预藏的小刀,拔出猛刺贫家子,当时贫家子痛极倒地,富家子以为他已死亡,立即离开返船,假装哀伤痛哭,对贫家妇谎说:“不幸得很,我们在山脚下遇到老虎,你的丈夫给老虎咬走了。”贫妇听了,哀伤得不能自禁,在船上顿足号哭。

  一会儿,贫家妇想上岸寻找丈夫的尸体,富家子带她上岸,引至山林深处,拥抱着她,企图奸淫,贫妇不从,竭力挣扎,忽然树林中跳出一只老虎,把富家子叼着逃逸,贫妇见状,也吓得魂不附体,急忙回向原路逃走。

  当贫妇朝向江边逃走的时候,忽然听到远远传来一阵哭声,很像是她丈夫的声音,她就停止奔逃,转向哭声的地方走去,站近一看,原来真是她的丈夫,夫妇二人相遇,转忧为喜。

  丈夫将受到富家子杀伤而昏倒的经过,告诉妻子。妻子也将富家子如何企图奸淫,老虎如何把富家子叼去的情形,一一告诉了丈夫。夫妇二人,一方面庆幸自己脱险,一方面看到富家子杀人及奸淫的恶行,以致葬身虎腹,认为是恶人的恶报,天理昭彰,因果不爽。(取材自寿康宝鉴)


  05  某频梦女鬼索命

  清代顺治年间,浙江省嘉兴县钱某,青年时代,尚未考取秀才,曾在乡民某家设塾为师,某家的女儿,芳龄十七,待字闺中。

  某年清明节,馆主人全家,都外出扫墓,只留十七岁的女儿,在家看门。

  平日老师道貌岸然,除了授课讲书以外,很少与女孩讲话,可是现在只剩老师与女孩,二人就不免谈得热络起来,他竟不顾师道的尊严,与女孩发生不可告人的关系。

  纸包不住火,一个多月以后,女孩感觉饮食无味,时欲呕吐,再过两个多月,肚子逐渐隆大起来。她的父母心知有异,加以诘问,女孩据实以告。

  馆主人夫妇,知道女儿已被钱某奸污,极为愤怒,可是丑事张扬出去,颇觉没有颜面,反正女儿迟早要嫁人,好在钱某是一个读书人,相貌也不差,索性把女儿嫁给钱某,岂不解决了问题。

  夫妇二人商量已定,就找钱某谈判,哪知钱某坚不承认曾与女孩发生关系,且还十分严肃的说:“你的女儿自己不规矩,与我毫不相干,谁知道她与什么人野合,我怎么可娶你们不清不白的女儿为妻呢?你的女儿嫁不掉,不要诬赖到我身上呀!”

  馆主人看到钱某这样无理,虽然满腹怨恨,但苦无证据,只得转而责骂女儿。可怜的女孩,受到这样的欺侮与冤屈,竟投环自杀了。

  钱某辞去教职,返还自己故居后,每夜梦见那女孩,抱着刚出生的婴儿,向钱某哭泣的说:“这小孩明明是你下的种,可是你这人面兽心的畜生,竟坚决否认,害我冤屈而死,现在我死不甘心,一定向你索命!”

  后来钱某考取了秀才,谋得江苏省江宁县司理的官职,适值发生民变,政府派他调查此案,可是他竟收受嫌犯的贿赂,经人告发,上级处他死刑,死刑命令下达之日,又梦见那女孩以红巾系缚他的颈项,第二日,钱某即被执行绞刑处死。

  少女与人苟合,受了身孕,或生下小孩,倘若当事的男人能承认而娶她为妻,那还可以收场。可是有不少坏心肠的男人,像上述清代的钱某一样,不肯承认,那就会发生悲剧。到了现代,未婚妈妈已成为十分严重的社会问题,应如何挽救可悲的社会风气,值得有心人大家重视。(取材自寿康宝鉴)

  06  刘喜自投火窟

  刘喜是江苏省常熟县人,生长在富裕的家庭,虽然没有从事任何职业,因祖上遗下财产众多,故能丰衣足食。他本质上原是一个老实人,可是由于饱暖思淫欲,虽有妻室,仍不免动起家花哪有野花香的歪脑筋。

  他看到邻居的女佣,颇具姿色,时觉心动,因此常找机会与那女佣搭讪,日子一久,二人发生感情,遂陷入情网而无法自拔。

  某一天晚上,他潜入邻居女佣房内,上床以后,由于兴奋过度,以致精疲力尽,无力返家,竟在她的床上呼呼熟睡了。

  室内点着一盏油灯,不知怎的,老鼠把油灯打翻,以致起火。女佣发觉室内起火,急忙逃走,一面推着熟睡如死的刘喜,惊慌的叫着:快逃!快逃!

  刘喜在睡梦中听到她快逃快逃的慌叫,不知是失火,误以为外面有人来捉奸,也吓得惊醒起来。因此他只是一心逃避捉奸,不仅没有向房门外面逃,却朝着相反的方向,拼命奔向卧床后面的壁橱,躲在壁橱中。

  熊熊的火,烧得越来越大,可是蜷伏在壁橱中的刘喜,只知害怕捉奸,对于外面的大火,一点也不知道。到后来嗅到浓厚的烟火味已无法逃出,结果活活烧死在火窟中,临死之前,悔已晚矣。

  丰衣足食,民生富裕,本是一件好事,可是人民生活太富裕,常会饱暖思淫欲,造成色情泛滥,因此精神建设应与物质建设齐头并进。宗教信仰是精神建设最重要的一环,各宗教都劝人布施佛教更主张六度万行,布施第一。奉劝社会上的富人,要多行布施广积功德,若把很多财产留给子孙,反而会害了他们。便如本文主角刘喜,就因财产太多,造成贪淫的恶习,而至焚身,岂不是祖宗的遗产害了他吗!(取材自人生指南)


  07  南昌双胞胎的同命异报

  江西省南昌市有兄弟二人,是双胞胎,不仅容貌相同,说话的声音,也完全一样。他们的父母亲,也很难辨别谁是哥哥?谁是弟弟?只得以穿衣的颜色识别,穿红衣的是兄,穿绿衣的是弟。

  兄弟二人长大后,同一年入学,同一年结婚,其他荣枯得失,无不相同。大家都认为他们出生的时辰八字一样,所以命运遭遇都一致,岂不证明算命确有道理吗?

  某年,他们参加秀才的考试。应考以前,同在考场附近租屋居住。邻居有一少女,看到他们兄弟二人,年少英俊,参加考试,前途很有希望。却不知他们是有妇之夫,因此常借各种机会,向兄弟二人尽情挑逗。

  哥哥专心准备考试,曾向少女严词拒绝。他并告诫弟弟,家中已有妻室,且考试之前,不可分心,万万不能接受少女的引诱。

  弟弟表面上接受哥哥的劝告,可是他经不起少女的诱惑,竟瞒着哥哥,暗暗地与少女幽会,且冒充自己是哥哥,向少女誓言考取秀才以后,一定来娶她。由于兄弟二人面貌与声音都相同,少女竟误认他真是哥哥。

  不久以后,秀才放榜了,哥哥名列前茅,弟弟名落孙山。少女听到哥哥秀才考中的消息,欣喜万分。第二年,哥哥连中举人,少女更是喜出望外,日夜盼望梦中的白马王子来娶她。

  望穿秋水,不见白马王子的来临,她失望了,怨恨、悲伤、愤怒、哀哭,有何用呢?渐渐忧郁成疾,一病不起,香消玉殒。一个好好的少女,死于相思,岂不可惜!

  哥哥是一个规规矩矩的读书人,中举以后,高官厚禄,富贵荣华,后来且享高寿,子孙兴盛。可是与哥哥同一时辰八字的双胞胎弟弟,在女人方面缺了德,不仅屡试不中,且短命而亡,死后也没有一个儿子。

  从上述事实看来,一个人的命运,有一半决定于前生所造的因,所以算命多数能算准一半。今生所作所为的善恶,也能影响现生的遭遇,算命就无法正确。像上述的双胞胎兄弟,时辰八字一样,从算命推算的命运,应该完全相同,可是弟弟邪淫缺德,命运就比哥哥差得很多。这证明命运都是自己的善恶所造,不可全凭算命。(取材自安士全书)


  08  一对猪夫妻的前因

  省庵大师劝发菩提心文有言:“牵豕就屠,焉识乃翁之痛!”可见根据佛教六道轮回的理论,世界上的猪,都是前生做了坏事的人,死后投胎为猪。省庵大师所述,是前世杀业太重所致,现在要讲的是前生犯了邪淫而堕落为猪,其事实如下:

  “……今生投猪,快要被杀了。”

  清代康熙八年六月,江苏省苏州城过街桥,有一家赵德甫开的豆腐店,利用制豆腐剩余的豆渣养猪,为了可以交配繁殖小猪,所以喂养公猪及母猪各一只。公猪与母猪,整日相依相偎,原来这一对猪,前生有一段因缘。

  母猪前生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少奶奶,虽然已有丈夫,却常偷偷地红杏出墙,公猪就是前生与那少奶奶通奸的男人。他们二人虽然暗中打得火热,可是少奶奶又不愿与丈夫离婚,二人自恨今生不能为夫妇,希望来生一定结连理,永远常相守。他们犯了邪淫罪,堕落为猪,真的成了夫妇。

  这对猪的前因,怎么被主人家发觉的呢?那是当年七月十五日晚上,店主人赵德甫夫妇正要上床睡觉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一对男女在讲话,他们说:“因为前世犯了邪淫,今生投猪,快要被杀了。”起先赵家夫妇以为是街道上过路的人说话,可是仔细一听,这声音绝对不在街上,就在自己家中的猪圈里,夫妇二人听了,十分惊奇。第二天晚上,又听到猪圈中在说:“今天是中元节,地府赦罪,我们倘能免杀,一同到西园寺去修行吧!”店主人夫妻听了,更加害怕。

  以上的奇事,传出去以后,邻居有一位汪俊思居士,出了一两六钱银子,向豆腐店把这一对猪买来。送到寺院去放生。这是许孝酌居士亲见其事,并经灵隐晦大师公布出来的。

  上述一对猪,因为前生犯了邪淫,以致后世堕落为猪。可是它们成为猪身以后,竟能免杀而被放生,送到寺院去亲近佛教。据我看来,它们前生虽犯邪淫,可能另外也在佛教中做了功德,种了一些善因。(取材自果报见闻录)


  09  乱伦的悲剧

  大家都知道邪淫是丑恶的,如果邪淫而至乱伦,那更是丑中之丑,恶中之恶,现在要谈发生于五十余年以前乱伦的悲剧。

  这事发生于一九三一年四月二十二日,当年曾轰动一时。话说贵州省铜仁县有一翟光远其人,虽然年将耳顺,可是老而无耻,看到他的侄媳钱氏,年轻貌美,竟忘记自己身为叔公长辈,时予勾引,日久成奸。

  若欲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翟光远与侄媳钱氏的奸情,终于给他嫂嫂常氏撞见了。二人大为恐惧,因为这事如给常氏传扬出去,这一对乱伦的奸夫淫妇,势必受到族中长辈严厉的惩罚。二人恐惧之下,竟发了狠心,买来毒药,放在常氏食物中,把常氏毒死,藉以灭口。

  常氏的儿女,看到自己的母亲惨死,发觉翟光远的嫌疑重大,就向光远追究诘问。光远当然坚决否认,并且对天发誓说;“倘若我做这样丧尽天良的事,那么上天有眼,一定会遭雷殛。”

  同年五月一日下午,天空乌云密布,电光闪闪,雷声隆隆,忽然一声霹雳巨响,把翟光远住宅的屋顶,打成一个大洞。雨过以后,人们进入翟家,看到光远及钱氏,都已被雷击倒,躺卧地上。钱氏已经死去,光远还能说话,呻吟哀哭的说:“曾与侄媳钱氏乱伦,犯下大错,更因被嫂嫂常氏发觉奸情,就把常氏毒死,这样罪大恶极,所以遭受雷殛,死后将与侄媳钱氏二人,一同投胎到近邻石姓家为牛。”说完以后,立刻死去。

  说也奇怪,邻居石先生家中的母牛,真的产了一只小黄牛。那只小牛很奇怪,竟是一只具有雌雄二性的阴阳牛,小牛的阴部具有雄性的生殖器,应是雄牛,可是臀部另有一首,耳目口鼻俱全,下垂于臀后,如把臀部下垂的小首抬起,又可发现雌性的两乳及阴户,这真是一只世所罕见的怪牛。最奇怪的,人们如果呼它姓名翟光远,或叙述它生前与侄媳乱伦的往事,怪牛不禁泪下涔涔如雨,俯首表示忏悔

  四川省合江县佛学社社长刘天锡老居士,是一位悲愿宏深,热心弘法利生的大德长者,他当时在报上看到上述怪牛的新闻,认为是证明佛教因果轮回真理的好资料,立刻写信给贵州省铜仁县石先生,表示愿出巨款,购买那只怪牛,经牛主石先生的同意,把牛交由货运公司运至四川合江,在合江县城外沙湾,把怪牛用布帏围着,供众参观,数日之内,前往观看的民众,人山人海,拥挤不堪。到了一九三六年夏天,合江县长刘裕长先生,饬人把牛牵到县政府拍照,并把这张怪牛的照片,寄到上海佛教杂志发表。(取材自皆大欢喜第四集)


  10  李亮彩考场惊心

  江苏省金坛县李亮彩先生,本姓曹,是清代顺治甲午年举人。戊戌年,应考进士,考试是在晚上举行,忽然看到一个女鬼,进入考场,直扑他的座位,吹灭他桌上的烛火,且夺其考卷,李某急以双手按住考卷不放,未被损坏,女鬼乃号哭而去,考场上其他考生,都听到女鬼的哭声,李某更是惊惶失措。过了一会儿,女鬼又来了,直呼李亮彩姓名,并且大骂道:“你污了我的名节,还害了我的性命,像你这样没有人格的畜生,举人已不够资格,还想考进士吗?”李某不堪其扰,只得退出考场,从此不再参加考试。

  李某有举人的资格,经政府任用教职,由于他的才学不差,后来又发表嘉祥县的知事,可是没有到任就因病去世,英年早逝,岂不令人惋惜。

  为什么李亮彩参加进士考试,那个女鬼要前往捣乱呢?原来女鬼生前未嫁时,李某曾与她发生不正常关系,可是后来李某另娶,没有与她结婚,她亦另嫁。彼此各自婚嫁后,李某还是时常与她幽会,不幸被她夫家发觉,因而羞愧自缢而死,死后冤魂不散,才到考场上找李某的麻烦,葬送了李某的前途。

  从流传的古人笔记中,常有犯了邪淫,以致考试失利的事实。大家不要认为这是迷信,据我生平的所见所闻,我也发觉参加高等考试或博士考试顺利的人,都是在男女关系上十分规矩。反之,有些人虽有聪明,学问不差,但在考场上屡考屡败。记得三十多年以前,我有一位同事某君,学问并不坏,并非不用功,可是他参加各种考试,都是名落孙山。我知道某君曾与同事某小姐发生不正常关系,没有娶她,这样缺了德,所以考场上屡考屡败。

  很多人说考试虽然要凭真本领的学问,可是也要凭一半的运气。据我看来,所谓一半运气,也就是要凭一半的阴德。这是什么道理呢?因为平素积有阴德,能使身心镇静,临考时就会沉着应付,因而容易考取。反之,如果曾做缺德的事,良心难免不安,身心就不易镇定,临考时势必慌张,这样就难望状元及第了。那种考场上的慌张,虽然并不都像本文所述有形的女鬼,实际上也是无形的心中鬼影。

  现代的社会,生存竞争剧烈,所以不论各种考试,参加者都很众多,考试之难,日甚一日。奉劝青年朋友们,倘要创造美好的前途,希望考试顺利,除了充实学问外,更应端正品行,与女孩子要规规矩矩,切不可越轨。女性亦复如此,与男朋友要保持一定的分寸。(故事取材自丁福保著“佛学指南”)


  11  裴章弃妻结新欢,损福取祸

  裴章,是山西省河东地区人,他的父亲与神僧昙照法师极友善。昙师精于相术,他看裴章的相,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将来的功名事业,一定很有成就。

  裴章二十岁时,娶妻李氏,新婚的时候,尚能相安无事。可是李氏人很老实呆板,貌又不美,难以博得丈夫的欢心。夫妻之间,毫无感情可言。

  过了一年,裴章到太原去做官,把妻留在家中。旧时代的官,是女孩子们最羡慕的对象。不久以后,裴章在太原结识了一位少女,年龄比李氏轻,貌也很美,二人就在太原同居,把家中妻子,置之不顾。

  李氏孤独的住在裴章家乡的老宅中,既没有接到裴章一封信,更没有获得裴章金钱上的接济。虽然李氏是一位很有修养的女人,却无法抑制内心的痛苦与愤怒,终于忧愤致病,不幸去世。

  数年以后,裴章又遇见昙照法师,昙师看了他的相,十分惊讶的说:“多年以前,我看你是显贵之相,怎么现在变了呢?过去你的天庭饱满,现在怎么天庭有倾陷之象呢?过去你的地阁方圆,现在怎么地阁尖削了呢?再看你的手相,掌心有黑气盘绕,恐有不测灾祸,宜谨慎防范。你的相变得这样多,不知做了什么缺德的事?”

  裴章听了,自己反省数年来的所作所为,觉得其他的事,尚无有亏良心,只有在太原另结新欢同居,以致家中妻子忧愤致死,大概这就是最缺德的事。

  昙照法师叹了一口气说:“你本来有美好的前程,奈何不知珍重,家中有了很好的妻子,却要在外邪淫,你这样自己摧残前途,实在太可惜。”

  十天以后,裴章在浴室洗澡时,他的部下进入行刺,刀中腹部,五脏尽出而死。昙照法师曾经说他将有不测灾祸,不幸言中了。

  佛教不谈命相,在佛学中,并无星相之术。昙照法师精于看相,只是这位法师个人的事,我们不能把命相与佛教混为一谈。可是相学家说:“相随心变”,做了善事,可使相貌改善,做了恶事,也可使相变恶,这种相学原理,颇与佛教因果报应之说吻合。(取材自劝戒录)


  12  王勤政淫人之妻,旅店惊魂

  王勤政是安徽滁县人,在浙江经商,颇为顺利,薄有积蓄,因此不免饱暖思淫欲。他认识一个有夫之妇,二人相恋,时常暗渡陈仓,可是他还不能满足,想进一步引诱那女人脱离家庭,一同私奔,妇人受他的教唆,把丈夫害死。王勤政大骇,连夜逃至浙江省江山县,以为可以脱罪。他投宿旅店,店小二拿出二人的膳食,他很奇怪的问:“我只是一个人,怎么要给我二人的膳食呢?”店小二说:“我看到有一个披发的人跟你一同来,明明有两个人,所以给你二人的膳食。”王勤政听了,大惊失色,知道有怨鬼跟着他。他想罪不可逃,就向当地政府自首,接受法律的制裁。(取材自欲海回狂)


  13  奸污出家人要堕无间地狱

  邪淫的恶报,由于邪淫的对象,各不相同,所以恶报的轻重,大有差别。华严经云:“邪淫之罪,能令众生,堕三恶道。若生人中,得二种果报:一者妻不贞良,二者得不如意眷属。”以上所述妻子不贞,以及得不如意眷属,是最轻的邪淫恶报。地藏经云:“若遇邪淫者,说雀鸽鸳鸯报。”这种因邪淫而堕畜生,是邪淫恶报之较重者。罪福报应经云:“淫人妇女者,死入地狱,男抱铜柱,女卧铁床。”这种因邪淫而堕地狱,是恶报的更重者,可是以上都不是最重的邪淫恶报。那么究竟哪一种邪淫,是恶报中重得无可更重的恶行呢?那就是奸污出家人,是犯了佛法所云根本重罪,要堕地狱中最苦、最惨、永无出期的无间地狱,万万玩不得的。

  地藏经云:“若有众生,玷污僧尼,当堕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怎样叫做玷污僧尼呢?胡宅梵居士在地藏经白话解释一书中说:“玷污僧尼,是说有一般无赖浪子,引诱奸淫清修女子或尼僧;或有无耻的妇女,自己不肯守贞,假装入寺修行,心存邪淫,扰乱初学僧人,暗暗私行淫欲,没有一些惭愧的。像这一类,都是罪大恶极的众生,死了也应该打入无间地狱的。”

  奸污僧尼是罪大恶极的根本重罪之一,可是社会上不明因果的男女,犯这样根本重罪者,竟亦不少。周安士居士所著《欲海回狂》一书,曾有如下的记载:

  许兆馨是福建省晋江县人,他在戊午年考中举人。有一天,前往福州拜谒他的老师,路经一座尼庵,看到尼庵中一位妙龄女尼,眉清目秀,皮肤净白,不禁心动,他就进入庵内,向那青年尼师挑逗,可是尼师不睬他,许某竟以权势胁迫,予以强暴。第二天,许某竟无故发狂,把自己舌头嚼断,流血不止而死。

  周安士居士在这故事后,加注了八个字:“此是华报,果在地狱。”那是说许某嚼舌而死,仅是看得见的华报,其恶果更要堕地狱,且地狱有大小之别,奸污出家人,要堕地狱中最惨的无间地狱。

  数十年来,我看到僧尼受到在家坏男人或坏女人诱奸而还俗者,不下数十人,可是也有一些人,犯了破坏僧宝戒体的重罪,竟不以为非,认为和尚还俗以后,一样可以弘法利生,所以犯了重罪而不知错误。殊不知僧居于三宝之一,在佛教中的地位,极为崇高,居士虽然亦可弘法,其价值远比不上僧宝。奸污僧尼,甚至诱其还俗,就是毁灭僧宝,所以地藏经把玷污僧尼,列为根本重罪之一,要堕无间地狱。因此我奉劝世俗的在家人,男人找不到对象,即使一生一世讨不到老婆,也决不可无赖的诱奸尼僧还俗。女人找不到对象,即使一生一世嫁不出去,也不可无耻的诱奸比丘还俗。因为玷污僧尼,是犯了佛门的根本重罪,要堕永无出期的无间地狱,万万做不得的。总而言之,我们面对异性的出家人,应保持高度的清净。(故事取材自欲海回狂)


  14  邪淫者的暴毙

  过去很多年来,常在报纸上看到邪淫者暴毙在旅馆中,或暴毙在其他场合的新闻。我觉得这一类现实社会的资料,足以使贪色好淫之徒,知所警戒,可是我过去对于这一类新闻,都没有剪下来保存。几天以前,我又在中华日报看到一件邪淫者在旅馆中暴毙的报导,兹照录如下:

  本报高雄讯:高雄市新兴区八日发生一起意外命案,男子魏奎盈与女友在旅社幽会时,突然暴毙,初步相验,可能是因兴奋过度导致死亡。六十六岁的魏奎盈,与已婚的三十四岁陈姓女子,于八日下午二时四十分相偕到同爱街华谷旅社幽会,魏某突然口吐白沫,陈妇发现,大惊失色,赶快通知旅社女服务生,送到医院急救,不治死亡。据陈妇称,她不知道魏某为何突然暴毙,她与魏某是在去年十一月认识,并发生过数次关系。据法医初步相验结果,魏某可能是因兴奋过度,而导致休克死亡。(一九八四年七月十日台北市中华日报第八版)

  上述类似的事,常有发生,不过一般人没有注意而已。为什么男女发生性行为,会导致突然死亡呢?因为发生性行为时,免不了过度兴奋,因此会使血压突然增高,心跳突然加速,倘因血压突增而导致脑血管破裂,或因心跳加速过甚而致心脏麻痹,都会发生突然死亡。不仅邪淫者常会发生突然暴毙,即使是夫妇间的正淫,也会发生兴奋过度而暴毙的事。记得二年或三年多前,报纸上曾有这样的新闻:

  竹南镇某君,服务于铁路局竹南站,某日上午十时许,同事们发觉他尚未上班,就到他住处去找,发觉他卧室紧闭,敲门不应,心知有异,就会同某君儿子破门而入,发觉某君赤裸着伏在妻子身上死去,某君妻子亦已死亡断气,竟有这样夫妇兴奋过度而双双同时死去的事。

  印光大师在《寿康宝鉴》一书的序文中,也有这样的记载:“前年一商人,正走好运,先日生意,获六七百元,颇得意。次日由其妾处,往其妻处,其妻喜极,时值五月,天甚热,开电扇,备盆澡,取冰水加蜜令饮,唯知解热得凉,不知彼行房事,不可受凉,未三句钟,腹痛而死。是知世之由不知忌讳,冒昧从事,以至死亡者,初不知其有几千万亿也。”由上所述,可知房事不仅不可过度,且应知忌讳,例如房事后不可饮冰受凉,否则亦易致病而死。

  因此印光大师又十分慨叹的说:“光常谓世人十分之中,四分由色欲而死,四分虽不由色欲直接而死,因贪色欲亏损,受别种感触间接而死。其本乎命而死者,不过十分之一二而已。茫茫世界,芸芸人民,十有八九,由色欲死,可不哀哉!”(见印光大师寿康宝鉴序)

  有一种病,中医名叫“脱阳”,其病是房事时精液流泄不止,立刻致死,西医认为这种病是心脏麻痹,往往不及急救,在送医途中就死去。中医遇到此病,用独参汤急救,所谓独参汤,就是用大量人参一味,煎汤送服。可是临时煎汤,时间上可能来不及。为急救计,立刻用人参粉末五公分,附子粉二公分,温开水送服,亦有救回生命的可能。

  陈健民老居士所著长寿要则一书,亦有述及脱阳的急救方法,陈居士说:“房事精长出不止,则必死妇人腹上。宜仰头张目左右上下视,缩下部,闭气,精自止。妇人以簪刺男子会阴(即肛门与男根之间),亦可救。”(见陈著“长寿要则”16页)

  预防胜于治疗,到了临时发生危险,恐有措手不及之感。为了保身惜命,平日应精勤修持佛法,清心寡欲,不仅不可邪淫,即使是夫妇的正淫,也应尽量节制。

 

 

更多文章:戒邪淫案例心得讨论请进入:佛教网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