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礼仪和戒律 >> 戒邪淫 >> 戒邪淫案例心得 >> 正文

美国首位华裔市长黄锦波:李银河不是性专家

学佛有问必答,专家答疑、有问必答,点这进入>>

  


  记者:黄博士你好,你是医学博士,美国医界权威,在美国行医三十多年妇产科。曾接触验查妇女三十多万人次, 接过上千个婴儿的诞生。并在1972年进修性教育课,因为美国是一个开放的国家,就有更多的临床经验与研究机会。中国比较有争议的“性专家”是李银河教授(以下简称李教授),李教授是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会学家,也是当今中国最著名的性社会学家之一。李教授认为: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她对于“多边恋”、“一夜情”、“乱伦”等问题所持的观点,前卫得让绝大部分人瞠目结舌。请问黄博士你是怎么看待她的这些前卫观点的?

  黄锦波:首先我应该说明的是,我和李教授不认识,我只对你的介绍与问题谈谈我自己的看法。我不想批评李教授。就是对事对理,不对人而说话。第一:一个越是有教育有教养的人,尤其是“专家”、“学者”之类的,必须更多的对这个社会负起责任。如果是我,我不会提倡这么做。提倡这么做-----对社会对人民都是有危险的,是不道德的。我反对李教授提出的两性结合多元化。第二:她现在是大家都知道的“性专家”,也许很多人会听她的,这样她大肆渲染的个人观点就会误导群众。受影响最大的有可能是我们的年轻人,没有什么知识的人。第三:作为“性专家”的李教授公开发表上述观点我觉得不应该。这等于每天晚上她在床上的一切行为也好,观点也好,她有公开发表吗?为什么不发表让大众学习也好,研讨也好呢?至于她是不是想借“性”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或者是在哗众取宠?这值得怀疑。

 

  记者:李教授说过,一夜情,在道德上完全没有问题;开淫乱Party之类,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黄博士你觉得呢?
  黄锦波:专家的帽子会误导年轻人去尝试错误的东西,这是很危险的。把这些曝光于大庭广众之下会误导别人。作为性专家,作为知名人仕,应该是从人正常的健康角度出发,科学分析论证。只从人的“动物性”层面来过分强调人的“性权利”而不从“社会性”、“道德性”角度来重视人的“性责任”这是错误的!我们是人,是最高级懂理智有感情的动物,不是“随‘性’所欲”的动物,而是有爱而且有责任的人,与动物不同的是人类要顾及家庭、婚姻、责任、道德、伦理、法律、健康等等,我们才能共同构建和谐社会,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她18岁时有一夜情吧?一夜情是不限年岁的吧!有本事的尤其是专家 82岁都可以有一夜情啊!她这句话已证明她不该是性科的专家。观众看到英国的007 占士邦的浪漫私人生活里,从年青到老都有很多一夜情啊,但他从不公开发表鼓励18岁的男女才该有一夜情!

 

  记者:李教授说,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请问黄博士你的看法是?
  黄锦波:国外有很多好的文化她不报导推广,小部份人做的坏事,则多余的去鼓吹。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这个我不支持。为什么不鼓励这些人一起去表演赚点呢?即使是在大家都自愿的前提下,违不违法倒不是我们要研究的重点。要研究的是道德与社会健康的问题。每增加一个性伴,得性病的几率就会增加很多。现在的性病、爱滋病还不严重吗?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也就是群交,对你的每一个性伴有点感情吗?有点爱意吗?互相有尊重吗?遇到绅士淑女要留个下来考虑结婚吗?我担心的是群交的后果,对这个社会的冲击力,必然是惨重的。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一个学者,一个专家到底是在真正潜心在研究学术,还是在炒作引起媒体的注意;到底是不是一个真正的性专家,这有待时间的考验。她不是医生,也不是心理专家,怎么可能是一个性专家呢?作为一个性社会学家,尤其是一个著名的公众人物我觉得应该担负起更多的社会责任,要考虑到你这么说有什么后果。

 

  记者:性行为不能不负责。“性学家”也不能不注意自己的言论。

  黄锦波:是的。专家应该考虑自己的观点可能会给社会带来什么影响。说话做事,都是要负责的。没有约束的性行为,即使是在西方也是不倡导的,何况在中国。这是不会得到社会普遍认同的。西方社会已经开始反思他们道德伦丧的后果,作为中国的性专家,千万不要以专家的身份来误导年轻人。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公开知道的己有七个女朋友,有两个曾控诉他,有一位叫“来恩斯基”使他差不多总统都没得做。克林顿在性方面, 在找女朋友方面从不提倡。更不承认或回答。 因为他负自己的责任, 他自己做是一回事,但他不公开发表,不想鼓励民众, 做成不良的社会风气。性行为该是两个人的私事,是两个伴侣亲密做的行为,而不是到处公开谈或表演的事。所以英语叫“Make Love”,叫 "做爱 "而不是公开讲爱, 或倡导个人的性概念!
  克林顿他个人所做的是风流, 而不下流!

 

  记者:刚才黄博士你说李教授不可能是一个性专家,那是什么?
  黄锦波:我只能说她是写关于历史、社会、同性恋、中国婚姻、女性感情与爱等理论的作家。
  因为她没有时间、环境、临床 (个人或病人研究) 的经验,她所写的不是我们现在讲的性方面的方式、享受、治疗性功能、阳委、性冷感、什么是正常持久、高潮、性行为对婚姻的影响、性对个人健康的问题、荷尔蒙是什么、懂得用吗?性文化节那些人推销的是什么?所以她不可能是性科教育的专家。
  简单的讲,她是文革时代的女孩,结婚不久。她有多少性生活的经验与研究? 性器官的结构与功能?有无与白人、黑人、墨西哥等男人研究过性?总共有多个不同的经验?比克林顿多吗?她有病人或是性有问题的男女临床经验吗?医好多少个性方面有问题的人呢?!
  李教授在1999年成名,成为“性专家”,因为她是在中国最早出版关于中国男同性恋的作家。她不是医生,连心理学家都不是,在80至 90年代的中国,有多少男女同志去请教李教授谈谈性行为的问题呢?如果不多,她怎能有经验做性科学的专家呢?她怎样教他们现在也敏感的性话题呢?她在报社工作时去学过性行为与人吗?看多些书就能开刀做外科手术医生吗?

 

  记者:在你看来,怎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性专家”?
  黄锦波:任何人没有多年直接与人有性方面的研究,取得经验,用心理学、或药物去治疗有性问题的人,没有取得治疗后的成果, 都不是性科的专家。而她,只能说是爱读关于性的书本、写关于性的文章来赚钱、成名为一个故意大胆讲性的讲家!
  李教授是一个“作家”,是个借“性专家”之名炒作的“作家”。她把生活中具体做的东西,脱离国情生活环境而论,是形而上学的片面说法。李教授大学毕业后先到了光明日报社当编辑,她爸爸是个老报人,她的前夫也是一位作家, 加上她去过美国, 懂翻释,抄些美国有关性和同性恋的文章,回来采访几个中国同性恋的人,然后出版,成名。普通人想写份文章都找不到报纸登出来!因为她的报社背景,她可以出书,写什么都行,那就容易成名了!
  80年代改革开放刚刚开始,90年代中国的经济还没有上轨道。中国在那个时期男女还是授手不亲。李教授在那个时候调查同性恋,她是怎么调查的呢?人家会很坦然地对她说我是同性恋或者其他相关的信息吗?这么说来,调查出来的数据有失科学?

 

  记者:李教授在博客中力挺换偶称没有道德问题,称聚众淫乱罪过时。假如她也在18岁,她也去一夜情等等。在她看来,表兄表妹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黄博士你赞同她的观点吗?
  黄锦波:不适当的宣扬“卖淫非罪”有可能造成社会秩序混乱。我们应当在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地点,和适当的人做适当的事情。我们不应加以肯定甚至鼓吹,更不应该通过互联网或者其他方式,将聚众淫乱罪过时、卖淫嫖娼非罪化、一夜情没有问题等有争议性的观点向社会传播。李教授所写所说所提倡的东西,她自己先去实践了吗?她有换偶吗有多边恋吗? 有一夜情吗?一夜情是不限年岁吧?为什么鼓励18岁的男女去做呢?她是性专家,有本事六十岁也能有一夜情呵!如果她18岁时没有,则她实际上是在提倡一种自己不做的事情。给别人指一条路,自己却不走。为什么她自己不走呢?相信我不用说得太明白大家也清楚。
  身为著名社会学家,应该尽力为社会普遍性的问题提供解决方案,不要热衷于为极少数人认同而又不科学的东西摇旗呐喊。李教授呼吁取消“聚众淫乱罪”。然而聚众淫乱会产生什么后果?李教授有考虑到吗?

 

  记者:听说我们记者采访李教授收费:一小时500元。她还告诉记者,采访她的人很多,都是付费的,国外的一些媒体“出手阔绰”,采访一小时一般给50英镑。黄博士,你觉得这样做应该吗?你有没收过?
  黄锦波:我没收过,而且我觉得这样做不应该,这不是很光彩的事情。而且没必要放在桌面上大谈特谈。即使在西方国家,他们的新闻理念也是不允许付费采访的。即使有收费,“交易”的双方也是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谈,而是私下处理。


  记者:你觉得作为一个性社会学家,应该多关注些什么?
  黄锦波: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学术研究也好,性社会学专家也罢,首先应该知道所谓的研究所谓的理论,对这个社会的进步是有促进作用的还是有阻碍作用的。其次,行不行得通,是否在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地点,适当的人群中做适当的事情。李教授在公众场合这么说是不应该的。我相信作为一个有教育有教养的人不会这么说。至少我不会。
  例如, 我相信有很多男读者,都可能去找过妓女嫖娼,但他们不会到处告诉别人,更不会鼓励几子去嫖娼是对的,更也不会鼓励女儿去卖淫赚钱。很多人做很多事,但不倡导别人去做。那李教授身为授过教育的社会学专家,为什么要鼓励别人的儿女关于聚众淫乱,卖淫嫖娼非罪化,或是一夜情等等, 她可能没做的事呢?
  另外,我回中国100多次,在飞机上常看见十几二十对美国夫妇来中国领养几个月大的女婴,为什么李博士作为一个社会学家,不多报道这方面的东西呢?女孩也是我们的骨肉,为什么中国那么多父母不要女孩呢?中美文化的差异之一是性别歧视,重男轻女。中国的女婴竟然要美国人来领养,这方面中国应该向美国学习。在美国,男女是平等的,父母不会抛弃女婴。这是一个值得大家深思的问题。李教授是社会学毕业的学者,在这思想文化上为中国多做点事吧?救救那些刚出生的女婴儿吧!我能说出来就己帮了中国了!
  还有一些笨而下流的男人,用几千元要找十三岁女的处女。他们相信可以吸收女童分液的精华,强身壮阳。身为一位社会学专家有否倡导保护儿童法把这些男人关起来啊!美国有保护儿童法,请李教授多用她的背景出版以上这两件中国问题的书,不是更受人民尊重吗?

 

  记者:在采访的最后我想请黄博士针对中国性教育的现状,对性学家们提些建议。谢谢。
  黄锦波:随着近年来婚前性行为的增多、性病和艾滋病的低龄化趋势、少女怀孕的增加等问题的出现,青少年性教育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性学家的研究是否应该立足于科学而十分专业的性学研究、多探讨些青少年性教育问题,多关注性传播疾病的预防,实实在在地为人民做好事办实事,不应该整天琢磨一些标新立异的东西或概念。
  但是现在,几乎整个中国都在看所谓的“性专家”演戏,这是中国性教育的悲哀! (转贴自:新浪博客)


 
 

相关栏目:戒邪淫案例心得学佛答疑请进入:学佛有问必答网常见问答集锦(还可以免费人工答疑)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


(微信扫一扫或长按二维码赞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