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佛与生活 >> 婚姻家庭 >> 正文

当下大陆婚姻调查:婚外情成头号杀手

无量光佛教网 - 佛门网 - 佛要救你 - 净土宗门户 - 佛教网

 

  2008年的第一场“火”来自一个意外发布的“绯闻事件”,瞬间点燃全民的“八卦”热情。

  在大家津津乐道种种绯闻是非时,却越来越少人提及“婚姻”之于家庭双方的界限。“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成为中国现代都市中的一种“流行”。当“流行”慢慢成为“正常”时,我们发现,这一代人的婚姻已经到了一个该反思的节点。

  我们的焦点集中在35~45岁、受过良好教育、收入颇丰的“中产”家庭。当车子、房子、孩子、位子,一切的奋斗目标有了眉目,随之而来的却是迷失和无所适从。面对日渐平淡的感情和新的诱惑,“婚姻”在中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惑与挣扎

  当下婚姻观调查

  这是一份网上的问卷调查,由《中国新闻周刊》与新浪网联合举办。调查分为男人卷与女人卷,截至2008年1月14日上午11时,共有9021人参加了男人卷的调查,5002人参加了女人卷的调查。

  从参加调查者的年龄和婚龄来看,30岁到40岁(分别为48.02%和49.96%)、婚龄七年以上者(分别为52.4%和50.57%)都是最大项,正与本组封面文章所要报道的主体相符。

  调查分为男人卷与女人卷,从结果来看,得到了一些颇有意味的结果。

  如,对于“你是否相信存在永恒的爱情”,男女中的多数人都选择了“否”;但在回答“你认为是否能做到忠于婚姻”时,男性中的多数人选择了“否”,女性中的多数人却选择了“是”;她们虽然也不相信有永恒爱情,但却更愿忠于婚姻。

  在回答“面对诱惑,你的心理状态是……”时,更多的女性选择了“这有悖社会的道德观”,而更多的男性选择了“有那么多人都这样,我也可以”;在回答“如果发生婚外情,你会怎样选择”时,更多的女性选择“因早晚会暴露,还是会选择退出,保护家庭”,而更多的男性选择“我可以在家庭和情人间维持平衡”。这或许在表明,面对婚外恋,男性在道德约束上,要弱于女性。

  女性也比男性更相信浪漫。在回答“你接受婚外情的原因是……”时,女性更多地选择了“真挚的感情”,而男性更多地选择了“新鲜刺激”。但是,当问到“如果发现对方有婚外恋,你会……”时,选择“不能容忍,放弃婚姻”的,男性多于女性,选择“与对方私下解决”的,女性多于男性。在这个问题上,女性还是更倾向隐忍和保留家庭。而“选择维持婚姻”的理由,女性更多地是“为了孩子”。

  这份调查的一个亮点,是无论男女,在婚姻发生问题时,大多数都选择了“及时沟通”。婚姻毕竟不是随意可以丢弃的敝屣,不可听任它自生自灭。它是需要用心维护的。(黄艾禾)

  我们的婚姻飘荡在秋千上

  “这一代”人的婚姻注定内心分裂:受教于封闭的纯真年代,拼杀于开放的花花世界;失去了传统道德的围栏,却又无法真正自由地跑马;奉行“从一而终”,但很少人相信白头到老。爱了,婚了,散了,一代人跌跌撞撞到中年,感情没着没落,结局没黑没白

  ★本刊记者/罗雪挥实习记者/李楠

  她始终怀念那段好时光。上个世纪90年代初,王仪(化名)和李健(化名)在西部一所大学校园的一次聚会上相遇。两个人是老乡,几乎没有什么悬念就走到了一起。他忙着做论文,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她静静地陪伴在他身边,两个人几乎不说话,一坐就是一个下午,感觉很温暖。

  大学的恋爱单纯而宁静,那时的人还很少敢有出格的,王仪的女同学里甚至还有人以为如果男女间靠得近了,女人就会怀孕。真的感情也真的简单,恋爱的活动无非是一起骑着自行车出去玩,吃最便宜的小吃,活动地点不外图书馆和自习室。

  毕业后,两个人费尽周折,最终双双留在了北京,顺利地结婚,生子,过着清贫而安乐的时光。房子是单位----一家部委研究所分的,需要和另一对小夫妻合住。婚礼只是请同学们简单地吃了顿饭而已。变化是从李健换工作开始的。

  1990年年底,李健跳槽到了一家知名外企,事业自此上了快车道。他频繁被猎头公司挖角,每挖一次,年薪便以10万的速度增长。李健飞快晋升进百万年薪阶层,王仪开始购买各种以前不敢想象的高档品牌,化妆品只用兰蔻。他们成了同学中最早买房、买车的那一拨,一家人很快搬进了大房子。生活一直算圆满,直到王仪无意中发现了李健手机上的一条暧昧短信。

  狐疑的她当即记下了那号码,而后设法调出了李健的电话记录,结果发现李健每天至少与该号码通话20分钟以上。在王仪锲而不舍地追查下,另一个“她”浮出水面----一个更年轻温柔的女孩儿。一向对爱情与婚姻充满自信的王仪瞬间崩溃了,在毁灭性的争吵后,她提出了离婚。李健试图挽回,但王仪很坚决。

  王仪提出考虑详尽甚至苛刻的离婚财产分割方案。李健付清了全部房贷,在留下了车子、房子,承诺每个月给女儿支付上万块的抚养费后,几乎是净身出户。这场战争没有胜利者。李健事业成功,但是至今没有再婚;王仪虽然见了若干个对象,但是总不满意,她忘不了那段纯真的时光,也很难找到与李健条件相当的人,她甚至无法接受对方每月只挣一万多块钱。

  年近不惑的方滨(化名)也面临着和王仪同样的情感难题,只是在“证据”面前保持了沉默。这个相貌堂堂、行事像个“爷们”的男人,起初对妻子爱上他人大惑不解。两人均是大学毕业,自由恋爱成婚。方滨平时工作很忙,常常需要出差。方滨从来不把在单位的烦恼带回家,但是也常常会因为太累而懒得说话。妻子则像大多数女人一样,喜欢倾诉。

  “他”是偶然闯入的。其貌不扬,但是为人体贴和气,做得一手好菜。无论她在哪儿,“他”常常是做好了饭,就一袋一袋地拎来,一勺一勺地喂给她吃;而她逛街时,“他”抱着她的衣服和包,静静地在一旁守候。方滨也是通过一条短信发现妻子有情况的,此时他们刚刚拿到了第二套房子。方滨委托私人侦探调查,结果令人难以置信,原来每当自己出差,甚至每晚打电话给妻子时,妻子都在家留守。但是一入夜,妻子便出门奔“他”而去。妻子近日正式提出了离婚。方滨不同意,他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理由只有一个,曾经漂泊相依的日子,终不忍舍弃。

  婚外情:“头号婚姻杀手”

  王仪、李健和方滨都属于这样一代人,大部分的“60后”(出生者)和小部分的“70后”构成的一代。近年来,中国离婚率逐年上升,自1995年以后,每年离婚人数都在100万对以上。《当代中国家庭巨变》一书中,作者丁文、徐泰玲记述,“就全国而言,据不完全统计,80年代末90年代初因婚外情所造成的离婚案,约占离婚案总数的25%~35%,90年代中期至今,据一些地方法院统计,这类离婚案件占离婚总数的40%~50%,在经济发达地区甚至达到60%以上。”

  “2007年,婚姻家庭法专业律师杨晓林一共承接了80桩案件,涉及离婚的案子达到60桩,35岁至45岁上下的人几乎占了四分之三。而且当事人层次较高,杨晓林所在的律师所收费门槛为6500元,客户包括上市公司老总、外企高级白领、也有大学教授及主持人。其中,婚外情成为重要的离婚诱因,杨晓林表示,除了少数捕风捉影,大部分婚外情都确有其事。

  “到我们这里来的,基本上都是中产阶级。”北京好猎手国际商务调查有限公司董事长常联永告诉记者。他的当事人大多有良好的教育和经济背景,工作单位不乏“世界500强”。常联永曾经做过十多年刑警,调查出轨证据是该公司的核心业务之一。此项目该公司的报价为8000元,有时一天花费就上千元,比如紧随出轨方在高速路上追踪,或者坐飞机从北京追到上海,又追到深圳;对方住高档宾馆,侦探也住高档宾馆。常联永表示,大部分委托人起初都只是怀疑,而一旦付诸侦查,往往“结果不仅有,而且很严重”。去年夏天,常联永曾经举着摄像机到北京一家豪华酒店门口取证,一位司机当场就不干了,一边下来吆喝不许拍,一边遮上了车牌。晚上10点多,当人们纷纷向外涌的时候,常联永又举起了摄像机,发现有人摄像,当时正相偎依的人群“哗”地就散了。


  “现在30多岁、40多岁的男人没有婚外恋的可能都是少数了。”著名作家柯云路向记者表示。他近年来致力于中国婚恋现象研究,相继出版了著作《婚姻诊所》和《今天我们为什么结婚》。柯认为,中国正处于一个感情的多发期,“很多从国外回来的人,美国、英国、澳大利亚,都说中国现在婚外情、网恋的故事要比他们稠密,不仅是比华人世界,比国外很多地方都稠密,就是说我们现在正热闹着呢!”

  自由的自相矛盾

  “这一代人承前启后,两边都占。保守的那一半还想着从一而终,即使深深地觉得不满意,也还都挺着;开放的那一半则在不断涌现离婚分子。”生于70年代初的北京网民“水玲珑”表示。她仍然不相信自己这代人真得会彻底丧失道德感,真正做到性与爱分离。

  北京会明成长咨询中心肖慧明告诉记者,前来进行婚姻心理咨询的“这一代”,明显地处于内心分裂的状态。中心的问题都是一个:离,还是不离?既要考虑工作、仕途、面子、孩子以及父母等外在感受,也想兼顾自己内心真正的情感。

  肖慧明表示,反观“50后”与“80后”,前者只考虑别人,后者只考虑自己,问题就要简单得多。

  著名作家柯云路这样评论“这一代”人与“80后”的差别:当“80后”说他爱上第三者,“第一他可能比较利索;第二他可能内心冲突比较少;第三他甚至可能比较坦率,‘60后’和‘70后’这两张皮就扯得比较厉害。”柯云路说,“他们也想当好丈夫、好妻子,但是也不妨碍他们在外面花一把,只是他们乱搞的时候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不愿意让父母、子女知道,也不愿意让社会知道。”柯云路将之形容为“婚姻的两轨制”。

  婚姻家庭法专业律师杨晓林介绍,在他经手的离婚案件中,这一代当事人大都经过了长期痛苦的考虑,尽量做到完满。比如有人2004年就向他咨询了,2007年才正式委托他办理离婚手续。在对待孩子方面,不少客户都慷慨地尽到了抚育的责任,比如每月支付上万元抚养费。而“80后”的委托人,则常常为很小的事离婚。且说离就离,没有任何余地,到法院只是走个程序。生于1969年的杨晓林表示,假若还有回旋余地,他常劝当事人能合就合,要么协议离婚,虽然他将为此失去代理费,但是他就是在那个年代受教育的。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这一代”人,在红旗下生长,而后在彩旗下鏖战,童年基本在整齐划一的清苦中度过,青年时大都在艰苦奋斗,等人到中年,则赶上了社会的分化与变动。同样是婚外情,早年叫“搞破鞋”,80年代被称为“第三者插足”,90年代初被称为“婚外恋”,现在则称之为“情人现象”,观念越开放,诱惑越多。

  新中国成立后,公开的蓄妾和嫖妓在严厉的措施下完全绝迹,盛行几千年的买卖婚姻和包办婚姻也在大部分城市消亡。到80年代,成长起来的这一代,成为真正自由恋爱的第一代人。

  著名学者李银河在《中国人的性爱与婚姻》里表明,她曾于80年代在部分城市做过调查,被访者中,婚姻完全自主或者基本做主的占80%以上,父母做主的不到20%,80年代念大学,现在杭州一所大学任大学教授的“大海”告诉记者,他们那个时候谈恋爱完全没有附加值。而今天,只要打开报纸的征婚版,就会发现整版都在讲经济问题,比如自备房、车,而且要求没有贷款。

  随着经济发展成为社会主流,这一代部分人的情感道德环境开始发生质的变化。曾经分别于上世纪70年代末、90年代末两次参加《婚姻法》修改的著名学者巫昌祯告诉记者,80年代初,中国取消了“通奸罪”。90年代初期,一些地区包二奶、重婚、妻妾同堂等现象开始日益严重,在“法律管不着,道德也管不了”的情况下,婚外情一度愈演愈烈,从隐蔽走向了公开。2008年1月11日,曾被媒体广泛报道的化名为张玉芬的陕西“二奶杀手”,成立了“中华全国民间反二奶同盟会”,帮助受害者进行反击。在张玉芬眼里,所谓的成功人士就是“四五十岁才学坏,高歌一曲迟到的爱,包人就包下一代!”

  这一代人的婚姻正面临着史无前例的诱惑和挑战----有人不声不响做了精英,有人坐着火箭上了黑红榜单。错过末班车的则在社会转型期中转了又转,令人天旋地转的生活打击一个接着一个。当终于跨入了中产甚至资产,爱情却在原始积累中身心俱疲,陷入了婚外恋的沼泽。

  幸运的出轨都是相似的,能够在各种不适当关系中小心轻放;不幸的出轨则各有各的不幸。一位吃醋的丈夫对名校MBA出身的妻子使用家庭暴力,甚至将妻子的裸照贴在了其公司服务器上。这几乎是最后的精神肉搏,曾经好好爱过的“这一代”,却无法在新生活里笑到最后。

  ★(本刊记者陈晓萍对本文亦有贡献) 

 

更多文章:婚姻家庭讨论请进入:佛教网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