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佛经 >> 楞严咒 >> 《楞严经》浅释 >> 正文

《大佛顶首楞严经》卷十浅释(2)

学佛有问必答,专家答疑、有问必答,点这进入>>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无尽流生计度者。是人坠入死后有相。发心颠倒。

    又修耳根圆通之善男子,定力坚强,没有外魔,而生心魔,心魔更难调伏。他欲穷众生生灭的根元,观察行阴幽清常扰动元,像水波浪,迁流不息,就生出计度,认为行阴为诸动的根元,色受想三阴现在虽已灭,将来必重生,遂堕入死后有相论。这是违背正理,依颠倒心而发出的颠倒论。

    或自固身。云色是我。或见我圆。含遍国土。云我有色。或彼前缘随我回复。云色属我。或复我依行中相续。云我在色。皆计度言死后有相。如是循环。有十六相。

    或者自己固守身形,百般养护,认为四大之色,皆是我身。或见我性圆融,遍含十方国土,说四大之色,皆在我里面,我大色小。或见眼前之色,皆随我回旋往复,说色是属于我,为我所有。或见我于行阴中迁流相续,行阴相续,我亦相续,说我在色里面,色大我小。总之,皆妄自计度,认为死后有相。行阴如此,其他三阴亦是一样。故在色、受、想、行四种阴里,辗转循环计度,四四一十六,共有十六种相状。

    从此或计毕竟烦恼。毕竟菩提。两性并驱。各不相触。由此计度死后有故。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六外道。立五阴中死后有相。心颠倒论。

    从此推计,菩提烦恼,亦是一样。菩提永远是菩提,烦恼永远是烦恼,两者是并驱,不相违背,不相抵触。因为妄计身后有相,所以堕落外道的邪见,迷惑菩提真性。这是第六种外道,创立五阴中,死后有相,依颠倒不正之心,而发出颠倒之论。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先除灭色受想中。生计度者。是人坠入死后无相。发心颠倒。

    又修耳根圆通之善男子,已得坚凝正心,魔不得便。因欲穷究众生之生灭根元,观察行阴常扰动元,见色、受、想三阴已灭,不复存在,认为是先有而后无,就生出妄想执著,以为死后必归断灭。这个人就堕入死后无相,成为断灭外道,这是违背正理,依颠倒心而发出颠倒之论。

    见其色灭。形无所因。观其想灭。心无所系。知其受灭。无复连缀。阴性销散。纵有生理。而无受想。与草木同。

    行者在定中,见到四大之色阴消灭,则身形就无所依附。观察想阴消灭,则识心无所连系。想到受阴亦灭,那么色想二阴亦完全没有连缀。色、受、想三阴既已消灭,纵有生灭之行阴,若无受想二阴,就没有知觉,岂不是与草木相同!

    此质现前犹不可得。死后云何更有诸相。因之勘校死后相无。如是循环。有八无相。从此或计涅槃因果。一切皆空。徒有名字。究竟断灭。

    现在身中四阴,尚且无相可得,何况死后,哪里还有诸相呢?因此勘校推测,死后一定无相。这样循环推究,每一阴生前死后,皆是无相,则色、受、想、行四阴共有八种无相。由此推究计度,则涅槃、因果、世间法和出世间法,一切皆空,徒有虚名而无实质,究竟终归于断灭。

    由此计度死后无故。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七外道。立五阴中死后无相。心颠倒论。

    因为妄自计度死后无相,就堕落外道的邪见,迷惑菩提真性。这是第七种外道,创立五阴中死后无相,依颠倒不正之心,而发出颠倒之论。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行存中。兼受想灭。双计有无。自体相破。是人坠入死后俱非。起颠倒论。

    又修正定的善男子,已得坚凝正心,魔不能扰,故能穷究众生生灭根元,观察行阴幽清常扰动元。这时行阴未灭,区宇宛然,但色受想三阴已灭,故于未灭者妄计为有,而于已灭者妄计为无。以行阴之有,破三阴之无。以三阴之无,破行阴之有。这人就堕入死后俱非,生起颠倒的谬论。

    色受想中。见有非有。行迁流内。观无不无。

    色受想三阴原先是有,但以定力破之,便成非有。在三阴未破之前,不能看到行阴,所以说观无。等到三阴尽,行阴显现,又可以看见行阴幽隐而迁流不息,所以说不无。

    如是循环。穷尽阴界。八俱非相。随得一缘。皆言死后有相无相。

    像这样反复循环,由前观后,由后观前,穷尽色受想行四阴之界限,遂成为非有色受想行,非无色受想行等八种俱非相。随便举出一阴,做所缘之境,都说是死后非有相、非无相。

    又计诸行性迁讹故。心发通悟。有无俱非。虚实失措。

    又因观行阴之性,迁流不息,生灭不实,而宇宙一切万法之性,也是一样迁变虚讹,没有实在。因此心中就生出邪知邪见的妄悟,以为所有一切法,都是有无俱非,就有非有,说无非无,有无虚实,失却把握。

    由此计度死后俱非。后际昏瞢无可道故。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八外道。立五阴中死后俱非。心颠倒论。

    由于妄计生前非有非无,死后俱非,以致后路昏茫,没有实际结论,就堕落外道邪见,迷惑菩提真性。这是第八种外道,创立五阴中死后俱非,依颠倒心,而发出之颠倒谬论。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后后无。生计度者。是人坠入七断灭论。

    又修正定的人,已得坚凝正心,魔不得便。故能穷究众生生灭根元,观察行阴幽清常扰动元时,于后后无。初“后”字指行阴在前三阴之后,次“后”字指行阴灭相,念念灭处,死后断灭。就妄生计度,以为生人天七处(七处即人间、欲界、四禅和无色界等),死后亦皆断灭,故堕入外道七断灭论。

    或计身灭。或欲尽灭。或苦尽灭。或极乐灭。或极舍灭。如是循环。穷尽七际。现前销灭。灭已无复。

    或计四洲六欲天处身灭:或初禅天的欲尽灭;或二禅天的苦尽灭;或三禅天的极乐灭;或四禅天和四空天的极舍灭。这样循环推测,穷尽四洲、六欲天(共二际);初禅、二禅、三禅、四禅(四际);再加四空外(一际),总共七际,皆归寂灭。现前的总要消灭,灭后必不再生。

    由此计度死后断灭。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九外道。立五阴中死后断灭。心颠倒论。

    因此妄自计度,死后必归断灭,就堕落外道邪见之中,迷失菩提真性。这是第九种外道,创立五阴中死后断灭,由颠倒心而发出颠倒的邪论。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后后有。生计度者。是人坠入五涅槃论。

    又修正定的善男子,已得坚凝正心,魔不能扰,故能穷究众生生灭根元,见行阴幽清常扰动元,念念迁流,相续无间。因见无间断,便妄执后必是有,既在有上妄生计度,这人就堕入外道的五种涅槃论。

    或以欲界为正转依。观见圆明生爱慕故。或以初禅。性无忧故。或以二禅。心无苦故。或以三禅。极悦随故。或以四禅。苦乐二亡。不受轮回生灭性故。

    或者妄执欲界即六欲天,为转生死成涅槃之处。因修定人这时已是想尽行现,圆定发明,初得天眼,能观见六欲天界光明清净,超乎日月,远离人间的秽浊,所以心生欢喜爱慕,就认为这就是涅槃真境。或者以初禅天,离生喜乐地,苦恼不逼为现在涅槃。或者以二禅天,定生喜乐地,忧愁不逼为现在涅槃(经文上初禅无忧,二禅无苦,可能抄写时倒置之误)。或者以三禅离喜妙乐地,极之喜悦,得大随顺为现在涅槃。或者以四禅舍念清净地,苦乐双亡,三灾不及,故不受轮回生灭为现在涅槃。

    迷有漏天。作无为解。五处安隐。为胜净依。如是循环。五处究竟。

    上面五处,皆属有漏,现在妄执五处皆是涅槃,这是将有漏天,误解做无漏涅槃,还以为是最安稳之处,最清净之所依地。这样循环观察,妄执五处是无上的究竟极果。

    由此计度五现涅槃。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十外道。立五阴中五现涅槃。心颠倒论。

    由是妄计现在五处都是涅槃,都可以享受寂灭之快乐,不乐待将来,遂堕落外道邪见,迷惑菩提真性。这就是第十种外道,创立五阴中五现涅槃,从颠倒心发出颠倒谬论。

    阿难。如是十种禅那狂解。皆是行阴用心交互。故现斯悟。众生顽迷。不自忖量。逢此现前。以迷为解。自言登圣。大妄语成。堕无间狱。

    阿难!以上十种邪见,皆是因修行禅定时,被行阴所覆盖,以致禅观与妄想,交战于心中,互为胜负。故了生这些狂妄见解。只因众生素来都是顽蠢糊涂,又不知自量,本身原是凡夫,岂能一下子就得成佛?因此一遇著这些境界,反迷惑为已经悟解,认为已经证果,已经登圣位,造成大妄语口业,将来必会堕落无间地狱。

    汝等必须将如来语。于我灭后。传示末法。遍令众生觉了斯义。无令心魔自起深孽。保持覆护。销息邪见。教其身心。开觉真义。于无上道不遭枝歧。勿令心祈得少为足。作大觉王清净标指。

    你们必须在我灭度后,将如来这些话,转告末法时代的众生,使他们能普遍觉察,彻底明白这些道理。不要使心魔自造深重罪业。当保持他们的禅定,护持他们的道业,消除他们的邪见,使彼心身开朗,明白真实义理,于求无上佛道之途中,不走迂曲歧路,不使他们心中有所祈求,得少为足。要做个大觉的法王,标榜人天的清净规范,作为成佛的指南。

    阿难。彼善男子修三摩提。行阴尽者。诸世间性。幽清扰动同分生机。条然隳裂沉细纲纽。补特伽罗。酬业深脉。感应悬绝。

    现在讲识阴始终之相。

    阿难!这个修正定的善男子,行阴已破尽,则世间二十类众生,共同生灭所依的根元,清幽扰动的相状,就会忽然消灭。补特迦罗,译作“数取趣”,数数作业,数数趣果。业指有漏罪业,因行阴作业牵引识阴,投生而受果报,故行阴为识阴酬偿宿业之脉络。脉络是深沉难见、微细难知,是生命的枢纽。今行阴破,则脉断命绝,感应悬绝。感应即因果,从此因亡果丧,不再受生。

    于涅槃天将大明悟。如鸡后鸣。瞻顾东方。已有精色。六根虚静。无复驰逸。内外湛明。入无所入。深达十方十二种类。受命元由。观由执元。诸类不召。于十方界。已获其同。精色不沈。发现幽秘。此则名为识阴区宇。

    涅槃天即众生不生不灭之真如佛性,以前为五阴所覆盖,故轮回生死,如处长夜。今行阴尽,识阴显,自性将放光明,就如鸡鸣五更,已见东方晓色,曙光初升。这时六根虚明寂静,不再随著六尘境界,宾士放逸。内根外尘打成一片,湛然光明,内不见根,外不见尘,已达入无所入,要尘两亡之境。这时识精自然显露,所以就明白十二类众生,各自受命的元由。至此唯一识精元明,没有行阴生灭业因,故不再牵引受生,互相感召之果报。唯见十方世界同一识性,更无他物。真精妙色,真妄和合之幽秘识阴,已不再沉隐而得显现。但这只是已得六解,仍未亡一之境界,即不得大明,只是初晓。因仍为识阴所蔽,叫做识阴区宇。

    若于群召已获同中。销磨六门合开成就。见闻通邻互用清净。十方世界及与身心。如吠琉璃。内外明彻。名识阴尽。是人则能超越命浊。观其所由。罔象虚无。颠倒妄想。以为其本。

    若于十二类众生,业果不再互相感召受生,而得到同是一个识体,再精进正定,运用金刚智之力,消灭六根门户的局限,使成为一圆融清净宝觉,则开合成就,一根能为诸根用。不独眼能见还能闻;耳、鼻、舌等也一样。六根有如邻舍相通,可以互相使用,了无障碍。十方世界和自己身心,如晶莹无疵的琉璃,内根外境,浑然圆融,清净明彻,这就是识阴已尽的境界。众生因识阴覆盖,故于无同异中,炽然成异,同异失准,相织妄同,故名命浊。今识破真现,这人就能超越命浊。反观识阴的来由,实是罔象虚无(罔是似有,像是似无),非有非无,虚幻不实,颠倒妄想以为根本。

    阿难当知。是善男子穷诸行空。于识还元。已灭生灭。而于寂灭精妙未圆。

    现在讲识阴十种邪执。

    阿难当知,这修圆通正定的善男子,已经穷尽有生灭的行阴幽清常扰之动相,已趋澄静,再精进用功,至识阴显现,要归还一真法界,本元觉地之际。这时识阴寂灭之性虽现前,但其真精妙用尚未能圆照法界。

    能令己身根隔合开。亦与十方诸类通觉。觉知通吻。能入圆元。若于所归。立真常因。生胜解者。是人则堕因所因执。娑毗迦罗所归冥谛。成其伴侣。迷佛菩提。亡失知见。

    现在虽能使自身的六根隔碍消溶,自由开合互相为用,还能与十方各类众生,同一见闻觉知。觉知既然相通吻合,就能证入圆妙觉元之识阴性体。这时假若以所入的圆元,妄立为真常的实境,安稳的归依处,便生出狂胜的见解,这人就会堕入因所因执。既识阴本非真因,而执为真因,就与娑毗迦罗(译作黄发外道)所执的“冥谛”为究竟归依处一样,成为他们的伴侣,迷惑菩提佛果,亡失正知正见真正智慧。

    是名第一立所得心。成所归果。违远圆通。背涅槃城。生外道种。

    这是识阴第一种邪执,非因计因,妄立所得的心,成为所归的果位。去本修圆通日远,与涅槃城,即常乐我净、寂灭场地,背道而驰。本是佛子,今反入生死路,堕落外道冥谛之家。

    阿难。又善男子穷诸行空。已灭生灭。而于寂灭精妙未圆。若于所归。览为自体。尽虚空界十二类内所有众生。皆我身中一类流出。生胜解者。是人则堕能非能执。摩醯首罗。现无边身。成其伴侣。迷佛菩提。亡失知见。

    阿难!又修圆通之善男子,已破行阴生灭迁流之相,于识阴寂灭之性虽现前,但其精真妙明,尚未能圆照法界。若于行破识显时,妄执识阴为究竟安稳之归依处,揽为自体,还认为是妙觉明性,以为尽虚空遍法界,十二类众生皆于我身中识体流出。识体为能流出,世界众生为所流出,我能生众生,众生不能生我,便生出这种狂胜邪解。这个人就堕入能非能执,如摩醯首罗(译大自在,或大我慢,是色界顶天。有三眼、八臂手执白拂,骑大白牛,优游自在,还能现无边众生身形)。此修行人成为大自在天的伴侣,迷惑佛果菩提,误入魔道,亡失正知正见。

    是名第二立能为心。成能事果。违远圆通。背涅槃城。生大慢天我遍圆种。

    这是识阴第二种邪执,立识阴为能生因心,十方众生为所生,成为事相的实果。离本修圆通日远,与涅槃城背道而驰。本是佛子,今反入生死路,生到大慢天,妄执遍圆种族。

    又善男子。穷诸行空。已灭生灭。而于寂灭精妙未圆。若于所归有所归依。自疑身心从彼流出。十方虚空。咸其生起。即于都起所宣流地。作真常身无生灭解。在生灭中。早计常住。既惑不生。亦迷生灭。安住沉迷生胜解者。是人则堕常非常执。计自在天。成其伴侣。迷佛菩提。亡失知见。

    又修圆通的善男子,已灭尽行阴生灭迁流之相,这时识阴寂灭之性虽现前,但其精真妙明,尚未能圆照法界。若于行破识现时,执识阴为究竟安稳之归依处,怀疑自己之身心,皆从识阴中流出,十方虚空亦从它生起,就妄执此处为真常身,作无生灭解。不知识阴乃是不生灭与生灭,真妄和合识,必需破此和合识,灭相续心,去妄存真,生灭既灭,寂灭现前,才能返回自性,常住真心。现在识阴尚未破尽,尚在生灭中,而早计为真常。不但迷惑不生不灭的真心,亦不明生灭的妄性。反安住沉迷于这妄境,生出狂胜邪解。这个人就会堕落于识阴为常,我及众生为非常的邪执中,成为自在天(即欲界天)波旬魔王之伴侣。自在天执自己为能生,万物为所生,能生者常,所生者非常。迷惑佛果菩提,误入魔道,亡失正知正见。

    是名第三立因依心。成妄计果。违远圆通。背涅槃城。生倒圆种。

    这是识阴第三种邪执,建立识能生我的身心为因,是我之归依处,把生灭之识,认作真常身之虚妄果,离本修圆通日远,与涅槃城背道而驰。本是佛子,反入生死路,生于颠倒种族。

    又善男子穷诸行空。已灭生灭。而于寂灭精妙未圆。若于所知。知遍圆故。因知立解。十方草木。皆称有情。与人无异。草木为人。人死还成十方草树。无择遍知。生胜解者。是人则堕知无知执。婆吒霰尼。执一切觉。成其伴侣。迷佛菩提。亡失知见。

    又修圆通的善男子,已破行阴生灭迁流之细相,这时识阴寂灭之性虽现前,但其精真妙明,尚未能圆照法界。若于所知的识阴,见其性是广大周遍,由此妄立邪解,以为万物既由其性产生,人与万物又同出一流,则十方草木,当然与人无异,应当属于有情。草木可以为人,人死还可为草木,不分有情无情,皆属有知,如是生出狂胜邪解。古人说“人非草木,熟能无情”,现在这人将本无情的草木执为有情,就堕入知实无知的邪执中,和婆吒、霰尼,这两种外道都执一切有情无情,皆有知觉,成了他们的伴侣,迷惑佛果菩提,亡失正知正见。

    注:婆吒,译作避去,幼为牧童时与毗舍离王子同游戏,王子戏将其身为榻而睡其上,童归诉其母。母云:彼将来为王,故不可与争,应离去,故立名。霰尼,译作有军。有军人气概。

相关栏目:《楞严经》浅释学佛答疑请进入:学佛有问必答网常见问答集锦(还可以免费人工答疑)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


(微信扫一扫或长按二维码赞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