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佛经 >> 楞严咒 >> 《楞严经》浅释 >> 正文

《大佛顶首楞严经》卷九浅释(2)

学佛有问必答,专家答疑、有问必答,点这进入>>

    阿难。不断三业。各各有私。因各各私。众私同分。非无定处。自妄发生。生妄无因。无可寻究。

    阿难!若不断除杀盗淫三业,则各各有私造的别业,合各人的别业,就成共业。既是共业,就有众同分地。既有众同分地,则天堂地狱,就不是无定处了。所以造业虽别,受报则同,然六趣果报,皆因一念妄动而生,而妄又从何处来呢?妄实无所从来,因妄性无体,并无所依,无依就无可追寻了。

    汝勖修行。欲得菩提。要除三惑。不尽三惑。纵得神通。皆是世间有为功用。习气不灭。落于魔道。

    你要勉励真实修行的人,想欲证得菩提圣道,须先断除杀盗淫三毒,因这三毒皆能迷惑真性,是轮回根本,故必须根除这三惑。如果不能断尽,虽然修定得到神通,亦不过是世间的有为功用。有漏之因,怎可证无漏圣果?习气不除,遇境复生,纵能超升,终必堕落天魔外道。

    虽欲除妄。倍加虚伪。如来说为可哀怜者。汝妄自造。非菩提咎。作是说者。名为正说。若他说者。即魔王说。

    既落天魔外道,就失去正念,虽欲想修行消除虚妄,只不过是以妄逐妄,倍加虚妄,所以如来说他们是最可哀怜的人!然而这种种妄境,都是你自己妄心所造,并不是菩提的过咎。照我这样说才是佛说,若不是这样说,如赞杀盗淫不碍修行,不需断除,都是魔王的邪说。

    即时如来将罢法座。于师子床。揽七宝几。回紫金山。再来凭倚。普告大众及阿难言。汝等有学缘觉声闻。今日回心趣大菩提无上妙觉。吾今已说真修行法。

    这时,如来对阿难所请求开示都已分别解答完了,将要结束这场法会。却又于狮子座,揽七宝几,回转他巍巍有若紫金山的佛身,再来凭倚著七宝几,对大众及阿难说:你们这些有学声闻缘觉,今天已经舍弃小乘,回心向大,趋向菩提的无上妙觉,我亦已为你们宣说了真实修行的佛法。

    汝犹未识修奢摩他毗婆舍那微细魔事。魔境现前。汝不能识。洗心非正。落于邪见。或汝阴魔。或复天魔。或著鬼神。或遭魑魅。心中不明。认贼为子。

    恐怕你们还不晓得在修习奢摩他定中,起微密观照的时候,还有很多微细魔事,倘若摩境出现,不晓得辨别,错以邪为正,将妄作真,虽然修定原要洗除心中污垢,但不识魔境,就不得正心,难免要落于邪网了!摩境是自己的五阴魔,或是天魔,或是鬼神,或遇著魑魅,心中若昏迷糊涂,就不能辨识,终于上了大当,将魔作佛,就等于认贼作子。

    为什么这些天魔鬼神会来扰乱你的道业呢?因为你的定力有点成就,他们的魔宫就会被摧毁,故他们对真修道人,疾恶如仇,恨不得把他的禅定功夫粉碎,令他走火入魔。经文说“认贼作子”。若不认明魔事,被魔得便,等于招贼入舍,把你的如来藏性(即精、气、神自性三宝)抢光。

    又复于中得少为足。如第四禅无闻比丘。妄言证圣。天报已毕。衰相现前。谤阿罗汉身遭后有。堕阿鼻狱。汝应谛听。吾今为汝子细分别。

    或者有些人,得少为足,不求上进。如无闻比丘,只修无想定,不求多闻。到达四禅天果位之后,以为已经证得阿罗汉果。其实,初果罗汉七来人间,七生天上。二果罗汉名为“一往来”,因他尚要一生人间,一生天上。三果罗汉曰“不来”,不再来欲界受生。四果罗汉曰“无生”,已断分段生死故。而四禅天犹在色界里,并未超出三界,与四果罗汉大有距离。故无闻比丘只言证得阿罗汉果,是妄言证圣。

    现在更有很多人一开始就说自己已成佛。佛有三身、四智、五眼、六通;连鬼神也有五通。但这些人,一通也不通,自言是佛,,岂不是大妄语哉!

    当无闻比丘“天报已毕,衰相现前”,即是天人五衰:(一)花冠萎谢;(二)衣报垢腻;(三)两腋汗出;(四)身体臭秽;(五)不乐本座。此时,他反而谤佛,说佛欺骗他。以这样谤佛因缘,他便“身遭后有,堕阿鼻狱”,即无间地狱。

    你们留心听著,我今再为你们详细分别解说。

    阿难起立。并其会中同有学者。欢喜顶礼。伏听慈诲。

    阿难即时起立,和会中有学大乘(即初、二、三果罗汉等),都欢喜地向佛顶礼,专心听佛的慈悲教诲。

    佛告阿难及诸大众。汝等当知。有漏世界十二类生。本觉妙明觉圆心体。与十方佛无二无别。

    佛告诉阿难及在会大众说:你们应当知道,这个由起惑而造业,由造业而受报的有漏世界,其中的十二类众生,本具的妙明觉性,圆满周遍的真心,是与十方如来,并没有二样,没有差别的。

    由汝妄想迷理为咎。痴爱发生。生发遍迷。故有空性。化迷不息。有世界生。则此十方微尘国土。非无漏者。皆是迷顽妄想安立。

    自性既和佛无二无别,为何不是佛呢?错处便是从无始以来,被无明迷惑住真心,发生愚痴爱染之心,而生起能见的见分。能见既是妄,所见自然不真,致使本觉真心,完全成为晦昧的空性,以妄见对妄空,转觉迷妄,因此就生起化除迷妄的心念。化迷的心念不息,乃于空中妄见色相的世界,所以这十方微尘数的国土,都不是清净无漏的真实世界,而是由迷幻妄想所建立的。众生最大毛病便是痴爱,日夜在痴爱中,时刻不能放下。如果把好色之心入在学佛上,时刻不忘学佛,那就很快能成佛。可是大家不能这样做,所以学来学去都不明白,还觉得枯燥无味,这都是因痴爱缠绵的缘故。聪明人应在这里用心注意经文。佛把众生的毛病,说到骨头里面去了!

    当知虚空生汝心内。犹如片云点太清。况诸世界在虚空耶。

    当知这个无边无际的虚空,尚且生在你的心中,犹如一片浮云,点在太虚空一样,何况十方世界,还是包藏在太虚空之中呢?这如前面文殊师利菩萨所说的偈颂“空生大觉中,如海一沤发”,是同一道理。这是形容自性遍满一切处,而世界渺小虚幻,无可执著,无可留恋!

    汝等一人发真归元。此十方空皆悉销殒。云何空中所有国土而不振裂。

    你们大众之中,倘若有人能发现本有的真心,返本还原,复归于法界体性,即证果成佛,则十方虚空,立即冰销瓦解,何况这虚空中的所有国土,岂有保存而不坏灭的道理?

    有人发生疑问:如有人成佛虚空就销灭。现在已有很多人成佛,为何虚空没有销灭而依然存在呢?在佛份上见是无,在众生份上见是有。所见不同,不能一概而论。好像有人开佛眼,能见十方国土如观掌上果,但未开佛眼是看不见的。

    汝辈修禅饰三摩地。十方菩萨。及诸无漏大阿罗汉。心精通吻。当处湛然。

    你们修习禅定,严饰三摩地,无论行住坐卧,都要忘尘照性,时常保持正定,不昏沉、不散乱,就能与十方菩萨,和一切无漏的大阿罗汉,心心相通而吻合,打成一片,当处就湛然清净,周遍法界。为何会互相吻合?因为大家都修楞严大定,“反闻闻自性,性成无上道”,故彼此心灵互相通合,不只和菩萨及大阿罗汉,就和佛的灵性也互相通合的。

    一切魔王及与鬼神诸凡夫天。见其宫殿无故崩裂。大地振坼。水陆飞腾。无不惊慑。凡夫昏暗。不觉迁讹。

    得到楞严大定,证到真三摩地,这时一切魔王,及各凡夫天(即是六欲四禅,乃到外道无想诸天等),见到自己所住的宫殿,无故崩坏,大地震动,天翻地覆,连水中的河神海神,地上的山神土神,空中的飞行夜叉等等鬼神,没有不仓皇惊怖。只有凡夫肉眼,昏昧无知,不能察觉这种变迁,还讹言是阴阳失调呢?

    在东北时我有一小徒弟,很有功夫,已得到天眼通。有一天,他到天上游玩,魔王很喜欢他,就把他关在宫殿里,不准他回来。他就告诉我说:“在天上不能回来。”我问他:“是谁叫你去的?”他说:“是自己去玩的。”我说:“那就不要怕,你可以回来。”我用楞严咒里其中的一段,即时把魔王宫殿震开,他便安全回来。从此以后,他知自己定力还不够,故不敢到各处乱跑。

    彼等咸得五种神通。唯除漏尽。恋此尘劳。如何令汝摧裂其处。是故鬼神。及诸天魔。魍魉妖精。于三昧时。佥来恼汝。

    那些魔王及妖灵精怪等都得到五种神通(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只是没有漏尽通,便留恋这个尘劳烦恼的世界,怎肯任你摧裂他的宫殿?所以一切鬼、神、天人、魑魅魍魉,以及魔王,必会在你修习正定之时,联合起来,找你的麻烦。

    什么是漏尽通?现在我再深一层告诉你们,有漏便是有淫欲,尘劳亦就是淫欲,因贪恋淫欲,就离不开尘劳,所以不能得到漏尽通,而成天魔。要把情欲根断,到清净无染的境界,才能得漏尽通,才能得到正道。中国字之构成,亦很有意思,好像妖精之“妖”字,是女字旁加夭,夭是卅岁以下而死者。你们看字便可明白其意。你修定时,因精足神足气足,妖魔鬼怪就来扰乱你,相抢你的宝贝,吸食你的精气。所以修定时,男遇女,或女遇男,都要格外小心,要不然便会失掉自己的宝贝而丧失道业。

    然彼诸魔虽有大怒。彼尘劳内。汝妙觉中。如风吹光。如刀断水。了不相触。汝如沸汤。彼如坚冰。暖气渐邻。不日销殒。徒恃神力。但为其客。

    虽然这些天魔妖怪,都怀著愤怒来扰害你,但究竟是尘劳中物所起的邪妄行为,而你所修的是妙觉心中本具正定。以生灭的愤怒邪行,来破坏真常心的正定,当然邪不敌正,就如以风吹光,用所斩水,不会起作用。你的正定比如沸汤,邪比如坚冰,沸汤浇坚冰,当然就会销溶。徒然恃著神通力,但终是过路客,不能久留的。

    成就破乱。由汝心中五阴主人。主人若迷。客得其便。

    成就他们破坏力量的不是他们,而实是由你自己心中的五阴主人,若是昏迷不悟,外客便有机可乘,乘虚而入,来扰恼你。

    当处禅那。觉悟无惑。则彼魔事无奈汝何。阴销入明。则彼群邪。咸受幽气。明能破暗。近自销殒。如何取留。扰乱禅定。

    如果主人能时常在正定中,慧照观察,不受其惑,则他们的神通魔力如何厉害,也不能奈得你何。你的阴境消亡,就证入大光明藏,则那些邪魔鬼怪,只是秉受幽暗之气,结成幻形;而你之光明有如烈日,明能破暗,一经接近,幽暗自然消失,又怎敢强留来扰乱你的禅定呢?

    若不明悟。被阴所迷。则汝阿难必为魔子。成就魔人。

    倘若五阴主人,不能辨别邪正,对当前的虚幻境相,昏迷不觉,则你阿难必会作为他们的魔子魔民,堕落魔类。

    如摩登伽。殊为眇劣。彼唯咒汝。破佛律仪。八万行中。祗毁一戒。心清净故。尚未沦溺。

    即如摩登伽女,本来是很渺小、很卑劣的,她不过使用梵天神咒,使咒得你几乎要破坏佛的律仪,于八万细行中,诋毁你和女身相触一戒。你虽曾受她淫躬抚摩,幸亏你的心中还是清净,故未曾毁坏戒体,尚不致沦溺于苦海。

    此乃隳汝宝觉全身。如宰臣家。忽逢籍没。宛转零落。无可哀救。

    摩登伽难尚为渺小,而这些阴魔现前,目的乃要毁你法身,断你慧命,使你宝觉全身俱遭沦堕。如宰相大臣,忽犯王法,竟被削职灭族,辗转飘零无可哀救。

    阿难当知。汝坐道场。销落诸念。其念若尽。则诸离念一切精明。动静不移。忆忘如一。

    阿难,你应当知道,当修正定反闻功夫的时候,要忘掉一切六尘境象,把一切妄念都消灭,妄念消尽,则本有之根性即时显现,就能于一切时一切处,心中精而不杂,明而不昧,既消念则常寂,既精明则常惺,外境之动和静,都不会移易。念起亦不会忆,念止亦不会忘,忆忘如一,正如影像离去,镜体不变。

    当住此处。入三摩提。如明目人。处大幽暗。精性妙净。心未发光。此则名为色阴区宇。

    就在这个时候,三昧现前,入于正定,然而定力还未湛深,就好像明眼人在幽暗处一样,虽然是六精之性,妙净明心本来是圆满周遍,但因色阴未破,心光未发,故所见之处,皆是一片黑暗,没有光明。这叫做色阴区宇,区是拘局,宇是覆盖。

    若目明朗。十方洞开。无复幽黯。名色阴尽。是人则能超越劫浊。观其所由。坚固妄想以为其本。

    若到定力功深,心光明照,黑暗全消,十方洞开,皆成光明世界。这时就能内观五脏六腑,外观山河大地,无所隔碍,巨细分明,没有幽暗之相,这叫色阴已尽。色阴既破,这人就能超出劫浊。反观从前之处幽暗时,原是空见不分之相,如今定力既深,色空双亡,才能超出劫浊,由此而知色阴之所由来,原是坚固妄想,以为根本。

    阿难。当在此中精研妙明。四大不织。少选之间。身能出碍。此名精明流溢前境。斯但功用暂得如是。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现在讲五阴魔:色、受、想、行、识各十种,总共五十种。修道人要十分小心,特别注意,对这五十阴魔,务需认识清楚,要不然就很容易做了魔王的眷属,犹懵然弗觉!

    阿难,当色阴将尽,十方洞开无复幽暗的时候,再精细研究妙明的闻性。闻性本是周遍法界,没有隔碍,只因众生妄认四大为身,则内外尘相,交相组织,遂成质碍。现在既然精研功深,则内外四大,不相密织,就成虚融,如云如影,豁然没有障碍。顷刻之间,这色身就能离开肉体,可以穿墙透壁,叫做意生身,亦叫心光发露,精明流溢于当前根尘坚实之境。这是因定力功深,暂得虚融之相,稍一懈怠,便会失掉,故不是圣人实证,不证永证,不再退失之境界。如果不作圣境想,不自满足生欢喜心,就叫做善境界。如果认为是已证圣果,就会堕入群邪的陷井,受群魔的扰恼。

    阿难。复以此心精研妙明。其身内彻。是人忽然于其身内。拾出蛲蛔。身相宛然。亦无伤毁。此名精明流溢形体。斯但精行暂得如是。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这是色阴第二种魔境,为什么会有这种魔境?就因为修道用功,到有功夫有宝贝时,魔就来找你,想抢你之宝贝。这时候一定要如如不动,了了常明,不要生欢喜心,要若无其事,不以为是证圣果之境界。如果有一念自满的贡高心,魔就乘机而入,把你摆布得昏昏迷迷、摇摇荡荡,失去了定力。所以修道一定要真正明白道理,才不致走错路,陷入魔之圈套。

    阿难,复以此止观不二之心,精研妙明,于禅定中,用能观智来观所观的闻性,观久功深的时候,就能心光内彻,可以透视身内有很多大小蛲蛔,还能自己用手将蛔虫捡出。虽然探手身中,身体及蛲蛔亦无损伤破裂,这叫心精妙明流溢于形体内,所以五脏能够虚融,通明透彻。但此乃因定力到极精明处,便能暂时得此行相,并非圣人所证之境界。不作圣解,就是善境界,为将破色阴之先兆。如果以为是证圣果,必为魔所乘,终受其扰乱侵害。

    又以此心内外精研。其时魂魄意志精神。除执受身。余皆涉入。互为宾主。忽于空中闻说法声。或闻十方同敷密义。此名精魄递相离合。成就善种。暂得如是。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又以此止观定心,精细研究妙明的闻性,定功再深一层,就能内身和外境相感虚融透彻,这时魂魄意志精神,除身根受识执持之外,余皆能涉入互为宾主。人体内有三魂七魄,上升者为魂,下沉者为魄。各非完整,有些仅有耳朵,或只有眼睛,或只有鼻子,而缺乏其他器官。因此魂魄必要互相合作,成就一个完整的组织。但因用功日深,忽然魂魄意志精神,能互相涉入,互为宾主。忽然于虚空之中,闻有说法的声音,或闻十方世界同时演说深密妙义,这是精研到极点,以致精神离于本位,而合于魂魄;或魂魄离于本位,而合于精神,递相离合,影响而现出的境界。或是前生听过、重习过的经典,蕴藏于识性中,现在自动发挥出来,但只是暂时显现而已,并不是圣人实证之境界。不作圣解,即为破阴先兆,为善境界。若心生执著,以为证果,即为魔所乘,而受其害。

    又以此心澄露皎彻。内光发明。十方遍作阎浮檀色。一切种类化为如来。于时忽见毗卢遮那。踞天光台。千佛围绕。百亿国土及与莲华。俱时出现。此名心魂灵悟所染。心光研明。照诸世界。暂得如是。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又于此禅定心中,精研究,止观不二,深伏烦恼。这时心水澄清,皎彻益明,内心发出光辉,照见十方无情世界,遍作阎浮檀紫光之色,一切有情十二类众生,尽化为诸佛如来。这时忽然看见毗卢遮那佛(此云“遍一切处”即法身佛),踞坐于天光台上,受千佛围绕,百亿国土,以及莲花,同时出现。这是华藏世界,所谓“一花百亿国,一国一释迦”的境界。此乃因行者从前看经闻法,所遗留于八识田中的印象。心魂因受闻薰灵悟所染,故能于定中心光精研发明,一一反映出来。不过只是暂时的现象,而非圣人实证永证。若不作证果想,就是善境界;若作证圣果,便会受魔所侵扰。

    又以此心精研妙明。观察不停。抑按降伏。制止超越。于时忽然十方虚空。成七宝色。或百宝色。同时遍满。不相留碍。青黄赤白。各各纯现。此名抑按功力逾分。暂得如是。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又以此修定之心,精进研究,妙明闻性,专心绵密观察无间,抑制自心,降伏妄念,抑止定超于慧,要使定慧相等。这时看见十方虚空,皆成七宝或百宝颜色,同时遍满,不相妨碍,青黄赤白等色,各各纯现,并无混杂。这是因定中用心抑制过份,暂时所观之现象,并不是圣果。若不作证圣果想,就是善境界。若作证圣果想,终受群魔所扰害。

    又以此心研究澄澈。精光不乱。忽于夜半。在暗室内。见种种物。不殊白昼。而暗室物。亦不除灭。此名心细。密澄其见。所视洞幽。暂得如是。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又以此修定之心研究妙明,澄静其心,照彻前景,精光凝定不乱;精光是慧,不乱是定,即是能够定慧均等。心细到极点的时候,忽然能于黑夜,或在暗室中,看见种种东西,和白天所见的完全一样,而暗室中物,依然如故,亦不除灭。这是因心光细密,见亦精明,所以能见幽察微,但只是暂时境界,不是圣者实证。若不作证圣果想,便是善境界。若作证果想,便会堕魔陷井,而受其扰害。

    有时修行人,“净极光通达”,突然间能见种种物。此乃暂时开了“佛眼”,故能于暗室睹物,或见神鬼、菩萨、诸佛。修定过程中,可能现出这种境界,但不是一定的。另有一些人,永久开了佛眼,此去“报得通”,乃因往昔多生修持千手千眼法门而感得今生开五眼的果报。从此观之,开佛眼的情形种种不同,千差万别,不能一概而论。

    又以此心圆入虚融。四体忽然同于草木。火烧刀斫。曾无所觉。又则火光不能烧爇。纵割其肉。犹如削木。此名尘并。排四大性。一向入纯。暂得如是。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又以此修定之心,反闻功深,内身外境,无不虚融,圆入又有又无之境,契入真空无碍之理。这时身体四肢,同于草木,火烧刀斫,全无感觉。纵使火光梵烧,不能令其体热;刀削其肉,也像削木头一样,没有感觉。众生一向执四大为我,今由止观力强,色阴将尽,才知四大非我,故火烧刀斫,亦无所觉。这叫色尘消散,四大排遣之先兆。因为专心于反闻,心力纯一,故能得到忘身,但只是暂时境界,不是圣人永证之果。苦不作圣证,就是善境界。若作证果想,就入魔圈套,受其扰害。

    又以此心成就清净。净心功极。忽见大地十方山河皆成佛国。具足七宝。光明遍满。又见恒沙诸佛如来遍满空界。楼殿华丽。下见地狱。上观天宫。得无障碍。此名欣厌凝想日深。想久化成。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又以此禅定心中,深入空境,诸妄不生,故能成就身心清净。净心功极,即止观纯熟,没有我执,唯存清净观照之心。所谓“净极光通达”,因此能见同居土中,十方山河大地,皆成佛国,具足七宝,宝光交辉。又见恒河沙数诸佛如来,遍满世界,宫殿楼阁,庄严华丽。甚至下见地狱,上观天宫,全无障碍,这是因平日欣净厌秽之心,凝想日深,薰习而成。故今于禅定之中,被反闻之心光所逼而化现,但只是暂时之境界,并不是圣人永证。若不作圣证想,便是善境界。若作圣证想,就受群魔所扰。

    又以此心研究深远。忽于中夜。遥见远方市井街巷。亲族眷属。或闻其语。此名迫心逼极飞出。故多隔见。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又于此禅定心中,穷究至极深远之处,色尘已不能为碍。忽然于半夜,能够看见远方的市井街巷,亲族眷属,清晰明了,如在目前,还能听见他们谈话之声。这是因为禅定之力逼心,逼到极处,致令心光外射,故能隔远可见可闻。但这只是暂时光景,并不是圣人实证。若不作圣证,便为好现象。若作证圣想,就受邪魔所扰。

    又以此心研究精极。见善知识。形体变移。少选无端种种迁改。此名邪心含受魑魅。或遭天魔入其心腹。无端说法。通达妙义。非为圣证。不作圣心。魔事销歇。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又以此禅定心,穷究到至精至极境地,色阴将破而又未破之时,魔宫震动,诸魔恼怒,必多方来扰乱,故令修禅之人,忽于定中妄见善知识,其形骸身体,无端转变迁移,或作佛身,或化菩萨,甚至天人龙畜,男女老幼,刹那之间现种种变化。这都是防心不密,偶起杂念,故受鬼魅眩惑。或遭遇天魔入其心腹,把持他的精神,启发他的狂慧,故能无端说出通达密义的妙法。这只是魔力使然,并不是自己真正开悟。若不作证圣果想,生欢喜心,魔事便消灭。若作证圣果想,就会受邪魔侵害。这是色阴第十种阴魔。

    阿难。如是十种禅那现境。皆是色阴用心交互。故现斯事。众生顽迷。不自忖量。逢此因缘。迷不自识。谓言登圣。大妄语成。堕无间狱。

    阿难,以上所说修定中所出之十种境界,皆是因色阴将破未破之际,以禅观和妄想互相交战,故有这些境界显现。而众生向来是顽昧无知,又不知自量,本身原是一个生死凡夫,岂能一下子就得到证果成佛?因此一遇到这种境界,不能辨识,反生欢喜,以为已经证圣果,这是未证言证,未得谓得,成大妄语,致堕无间地狱,经无量劫,不能出离。

    汝等当依如来灭后。于末法中宣示斯义。无令天魔得其方便。保持覆护。成无上道。

    你们应该依照我的教诲,于如来灭度以后,将来在末法时代,宣说这些道理,令真正修行者,知定境非实,不要生执著,而使天魔外道有机可乘,来扰乱侵害。还应当保护及庇佑真正修行者,使能早日渐次证入圆通,而成无上菩提道果。

    能透过以上十种定境,就是破尽色阴,而进而破受阴十种定境。这十种境以及后文四十种魔,皆是世尊持其大概,以示初修道的人,而并不是五阴定有发生此类境界,只看修道人用心正和不正,不正当则容易发生斯类魔境。

    阿难。彼善男子。修三摩提奢摩他中色阴尽者。见诸佛心。如明镜中显现其像。若有所得而未能用。犹如魇人。手足宛然。见闻不惑。心触客邪而不能动。此则名为受阴区宇。

    阿难,这个修定的人,当修习三摩提(静虑),及修奢摩他(微密观照)的时候,已能透过色阴,再不会藏在幽暗之中,而能遍见光明境界,及见到诸佛心。不过只如见到镜中像一样,似得其体,但不得称体起用。因心虽出窍,但身根犹存,还是有感受的执著。就如人遭受魇魅,虽然见闻清楚,心里也明白,但力不从心,四肢不能动弹,这就叫受阴区宇。

    若魇咎歇。其心离身。返观其面。去住自由。无复留碍。名受阴尽。是人则能超越见浊。观其所由。虚明妄想以为其本。

    如果鬼魇完了,受阴破了,身体才得自由,没有执受,心就能离开身体,这个心叫做意生身,能够反观自己的面貌,来去自由,不再有所留碍,不再受肉身所牵制,这时受阴尽,就能超越见浊。返观受阴之所由生,原是感受前境,虚以发明,颠倒妄想为其根本。

    阿难。彼善男子。当在此中得大光耀。其心发明。内抑过分。忽于其处发无穷悲。如是乃至观见蚊虫。犹如赤子。心生怜愍。不觉流泪。

    阿难!修定的人,在色阴已尽,受阴未破之中,已得到大光耀,如明眼人能见十方洞开,无复幽暗。这时心中明白,心佛众生,本无差别,只因众生迷妄,而枉受轮回之苦。于是自责自咎,恨不早悟以度众生。因用功太急,用心过份之际,忽然生出无穷悲心,遍观水陆飞行一切众生,乃至蚊虫,皆如赤子,心生怜悯,不觉流泪。

    此名功用抑摧过越。悟则无咎。非为圣证。觉了不迷。久自销歇。若作圣解。则有悲魔入其心腑。见人则悲。啼泣无限。失于正受。当从沦坠。

    此名有功用心,抑责摧伤,过於越份,以致成悲,而不同圣人所证的同体大悲。若能即时觉悟,提起正念,日久自然消歇,就无过咎。若以为是证得佛的同体大悲,就会招致悲魔,乘虚而入,潜藏于五脏六腑之内,一见人就不禁悲啼哀泣,以致失去正受,而成为邪受。不但不能精进,反而堕落。

    余在东北曾遇一女人,见人则悲,啼哭无限。或对人曰:“你是我前生的弟弟!”或云:“你是我前生的儿子,现今可找到妈妈了!”如此眩惑前人,令其不知所措。这就是经文现在所说的悲魔境界。

相关栏目:《楞严经》浅释学佛答疑请进入:学佛有问必答网常见问答集锦(还可以免费人工答疑)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


(微信扫一扫或长按二维码赞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