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佛经 >> 楞严咒 >> 《楞严经》浅释 >> 正文

《大佛顶首楞严经》卷八浅释(3)

学佛有问必答,专家答疑、有问必答,点这进入>>

    是故十方一切如来。色目多求。同名贪水。菩萨见贪。如避瘴海。

    因此十方一切如来,形容贪求的情况,把它叫做贪水。菩萨知道贪报的厉害,见贪如见瘴海,就远远地避开。

    三者。慢习交陵。发于相恃。驰流不息。如是故有腾逸奔波。积波为水。如人口舌自相绵味。因而水发。

    三者是慢。以前生傲慢积习,发为现行,又加新习,彼此互相陵越,自恃过高,尊己卑人,驰心上流没有止境。我慢属山,驰流属水,山静水流,必然奔腾,所以就有腾逸奔波的情势。而自己心中,亦有积水成波的相状。犹如人用舌来舐上颚,自然有津液源源而出。

    二习相鼓。故有血河、灰河、热沙、毒海、融铜、灌吞诸事。

    前生之积习和今生之新习,互相鼓励,故死后就感有血河、灰河、热沙、毒海等地狱。狱中有两大山,罪人走入两山之间,两山即相夹,血流成河。灰河深而大,灰汤沸腾,罪人入河,有铁刺刺身,脓血流出,痛苦万分。热沙即黑沙,热风吹起,把黑沙吹热,吹至罪人身上,烧皮烤骨,痛苦难言。罪人出没于毒海更加难受!又有地狱溶铜汁铁汁来灌罪人之口和浇在罪人身上。

    是故十方一切如来。色目我慢。名饮痴水。菩萨见慢。如避巨溺。

    所以十方一切如来,看见我慢有如饮痴水。菩萨见骄慢犹如如巨海洪涛,沉溺就难得出,故无不远远不避开。

    四者。嗔习交冲。发于相忤。忤结不息。心热发火。铸气为金。如是故有刀山、铁捆、剑树、剑轮、斧钺、枪锯。如人衔冤。杀气飞动。

    四者是嗔。以宿生多嗔余习,发为现行,重加现习,互相冲突,互相忤逆。因忤逆而结怨于心,不能自解,遂起嗔恼。心热发出怒火,怒火铸结为金。所以于自心中,已有刀山、铁棍、剑树、刀轮、斧钺、枪锯等相状。犹如人含怨莫白,急欲报复,而有一种杀气腾腾的形势。

    二习相击。故有宫割、斩斫、剉剌、槌击诸事。

    旧习又加新习,互相攻击,嗔怒更甚,念念在杀。故临终时,神识不昧而招感到宫阉肾囊,遭受割去男根、斩头、斫骨、锉析身体、刺穿胸部、槌打杖击等等痛苦。

    是故十方一切如来。色目嗔恚。名利刀剑。菩萨见嗔。如避诛戮。

    因此十方一切如来,视嗔恚如铜刀利剑,若一触著,非死即伤。菩萨见嗔恚,如逃避天诛杀戮,不敢有犯。

    五者。诈习交诱。发于相调。引起不住。如是故有绳木绞校。如水浸田。草木生长。

    五者是诈。宿世习惯欺诈,发为现行,重加现习,交相诱骗,互为愚弄,相调相欺,不肯止住,念念谄诈不休,所以心中已有绳木绞校之现象,令人入其圈套,不得解脱,犹如以水浸田,能令草木于不知不觉中生长起来。

    二习相延。故有杻械、枷锁、鞭杖、檛棒诸事。

    过去生和现在生二种欺诈习气相连在一起,互相延伸,故临命终时,神识就招感杻手、械足、枷项、锁颈、鞭打、檛挞、棍棒等等痛苦。

    是故十方一切如来。色目奸伪。同名谗贼。菩萨见诈。如畏豺狼。

    因此十方一切诸佛,见奸贪诈伪如同谗贼。菩萨见到诈伪,如畏豺狼一样,远远就避开。

    六者。诳习交欺。发于相罔。诬罔不止。飞心造奸。如是故有尘土屎尿。秽污不净。如尘随风。各无所见。

    六者是诳。宿世多诳习惯,发于现行,再加现行,交相欺骗,互相诬罔,诬罔不休,念念飞驰心智,造作奸谋诡计,使人堕入计中。故心中已有尘土屎尿,秽污不净,尘随风卷,昏天黑地,幽暗不见人之地狱景象。

    二习相加。故有没溺腾掷。飞坠漂沦诸事。

    宿习和新习互相增加,诳罔愈甚,所以命终神识就招感沸尿地狱、飞沙地狱,总被这沙、尘、屎、尿等污秽东西,遭溺没、腾掷,或吹高或跌下,或飘浮或沉沦等痛苦。

    是故十方一切如来。色目欺诳。同名劫杀。菩萨见诳。如践蛇虺。

    因此十方一切如来,视欺诳心如同杀人劫财的盗贼,极为可畏。菩萨见诳,如同践踏在蛇虺上。蛇虺都是含毒咬人,践之必受伤害。

    七者。怨习交嫌。发于衔恨。如是故有飞石投砺。柙贮车槛。瓮盛囊扑。如阴毒人。怀抱畜恶。

    七者是怨。宿世怨习仍存,发为现行,再加现习,交相憎嫌,彼此怀恨,怀恨不舍,必想报复。因此心中早有飞石投砺、匣贮车槛、瓮盛囊扑等地狱征相。犹如阴险狠毒的人,心怀奸谋恶念,时刻寻仇报复,暗算害人。

    二习相吞。故有投掷擒捉。击射抛撮诸事。

    旧恨新仇,怨恨愈深,双方都恨不得生吞其肉。故临命终,神识就招感飞石、投砺、匣贮、车槛、瓮盛、囊扑等地狱折磨痛苦。本来是诡计要暗算害人,究竟反为自害矣!

    是故十方一切如来。色目怨家。名违害鬼。菩萨见怨。如饮鸩酒。

    因此十方一切如来,视怨恨心如违害鬼。菩萨见怨恨心,如饮鸩酒,不使点滴存于心里。

    鸩鸟最毒,如将其羽毛浸酒饮之,则肝肠立断,无法解救。

    八者。见习交明。如萨迦耶。见戒禁取。邪悟诸业。发于违拒。出生相反。如是故有王使主吏。证执文籍。如行路人。来往相见。

    八者是见,即恶见。宿世诸恶见,恶见有五种:(一)萨迦耶译作有身,即是身见:执我我所;(二)边见:执断执常;(三)邪见:拨无因果;(四)见取:非果计果,如以无想天为涅槃之类;(五)戒禁取:非因计因,如持牛戒狗戒,为生天因之类。因为执著恶见习气,发为现行,再加现习。所以互相争论,互相排斥,造种种邪业,不但违背正法,甚且互相矛盾。既然不肯舍己为人,又不肯弃邪归正,总希望有公正的裁判。所以心中已有王使、主吏、证执文籍之类的形相。如行路人,来往相见,不能避免。

    二习相交。故有勘问权诈、考讯推鞫、察访、披究、照明、善恶童子。手执文簿辞辩诸事。

    宿习和现习互相交对,辩论是非,故临终神识就有审问勘校,权诈考讯,推情问理,派人查访,详细研究,追寻生前见业,照明神识习气。还有善恶童子,手执文簿,对诡辞巧辩记载详确,无可逃遁,只好俯首受地狱重罪。

    是故十方一切如来。色目恶见。同名见坑。菩萨见诸虚妄遍执。如临毒壑。

    因此十方一切如来,视恶知见如同无底深坑,一旦误入即不能出。菩萨见一切虚妄偏执邪见,如临毒壑,跌下去就会丧失法身,伤害慧命,所以都远远就离开。

    九者。枉习交加。发于诬谤。如是故有合山合石。碾硙耕磨。如谗贼人。逼枉良善。

    九者是枉屈。因宿世好嫁祸他人,犹有余习,发为现行,再加现习,冤枉诬告,以是心中就有合山合石,碾硙耕磨等意向。犹如谗贼奸徒,压迫善良,冤枉无辜,使人含冤不白,走投无路,受尽冤屈之苦。

    二习相排。故有押捺捶按。蹙漉衡度诸事。

    宿习和新习互相掩护,枉害不止。故临命终时,神识就招感合山合石地狱。因为生平喜欢压迫人,自己就受山石所压迫。这都是自作自受。还有押、捺、捶、按,以及蹙其身于囊袋,压之而洒其血,挂其身于权衡,秤称轻重等苦刑。

    是故十方一切如来。色目怨谤。同名谗虎。菩萨见枉。如遭霹雳。

    所以十方一切如来,视怨谤谗言,如同猛虎。菩萨见枉屈的事,如遭霹雳。霹雳是迅雷击物的声音,令人魂飞魄散。

    十者。讼习交諠。发于藏覆。如是故有鉴见照烛。如于日中。不能藏影。

    十者是争讼。以宿生好讼,犹有余习,故发于现行,再加现习,交相宣诉,我说我有理,你说你有理。又如夫妇,各执己理不坦白,终至争讼闹离婚。如果双方能忍让包涵,则相安无事,化干戈为玉帛。犯此罪者因不坦白故,喜欢掩护己过,隐藏罪恶,所以就有鉴镜烛明,使其不得隐藏覆盖。犹如在光天化日之下,不能覆藏曲直之影。

    二习相陈。故有恶友、业镜、火珠、披露宿业。对验诸事。

    宿习与现习争讼交陈,因此临命终时,就有恶友作证,业镜当前,平生所作罪业都于业镜上显现,如电影一样,一幕一幕映现出来。又有火珠能照穿心中伏藏之阴谋,使所造之恶业完全暴露,俯首无言而受果报。

    是故十方一切如来。色目覆藏。同名阴贼。菩萨观覆。如戴高山。履于巨海。

    所以十方一切如来,视覆藏己过,有如自己家里有阴贼,终必为害。菩萨视遮盖罪过,有如头顶著高山,愈戴愈重,足踏在巨海,愈溺愈深,怎能得出?

    云何六报。阿难。一切众生六识造业。所招恶报。从六根出。

    上面说十种习因,故要受六交报,六交报所犯的罪都有连带关系。譬如眼根对色尘,见为罪魁,耳鼻舌身意则为帮犯。本来佛说:成佛是六根,堕地狱也是六根。如不能用,就成帮凶。从如来藏性,依真起妄,一念无明生三细,三细为缘长六粗。由六粗而起惑造业,造无量罪业。不能反闻闻自性,性成无上道;反随六尘境界转,乃做不得主,而造种种恶业。

    怎样叫六交报呢?阿难!一切造恶业众生,都离不开六根和六识,因无根则识无所依,无识则根无所别,所以六识造业,所招的恶报都是从六根出来的。

    云何恶报从六根出。一者。见报招引恶果。此见业交。则临终时。先见猛火满十方界。亡者神识。飞坠乘烟。入无间狱。

    为何说恶报是从六根生出来呢?因眼见色就跟色尘转,再和其余五根相交接。譬如见美色而生爱心,耳要听轻柔声,鼻要闻芳香,舌喜尝佳味,身想接触,意生爱恋,因此就造淫业。见属火,故临终时先见猛火充满虚空。这时死者神识,或随烟火上升,或坠入烟火之中。乘著烟气,直入铜柱铁床等等无间地狱。

    发明二相。一者明见。则能遍见种种恶物。生无量畏。二者暗见。寂然不见。生无量恐。

    这个跟色尘转的人,堕入地狱后,仍依见业,发生二种见相:一是明见:因在生明目张胆,为非作歹。这时,就看见各种恶毒之物,如火蛇火狗、火牛、火马等,非常凶恶可怕,于是就生起无限恐惧。二是暗见:因生时瞒心造恶,全不知羞,则感天昏地暗,一无所见,心中就生出无限的恐惧。

    如是见火。烧听能为镬汤烊铜。烧息能为黑烟紫焰。烧味能为焦丸铁糜。烧触能为热灰炉炭。烧心能生星火迸洒。煽鼓空界。

    因其他五根没有阻止主犯眼根驰逐色尘,所以也要受果报,下面是六交报受苦之情形。

    由见报之火所烧,生前所见的花容月貌,现在则变为铜柱铁床;耳中所闻的莺歌燕语,现在则化为镬汤铜液;鼻所嗅的芳香,现在化为乌烟红焰;舌所尝的甜蜜滋味,现在化为铁丸铁汁;接触腻肌玉体,则变为红炭热灰;心中所爱恋的淫欲,现在变为火星四射,煽满虚空各处。

    二者。闻报招引恶果。此闻业交。则临终时。先见波涛没溺天地。亡者神识。降注乘流。入无间狱。

    第二种是闻报:由耳根的闻业所招引的果报。耳根为主犯,其他五根为帮凶。闻属水,故当临命终时,洪水滔天,波涛汹涌,死者神识堕入洪水之中,乘流而下,愈沉愈深,终至堕入无间地狱。

    本来是能反闻闻自性,性成无上道,现在则成为帮凶,跟著声尘到处驰跑。这都是在境执境,不能转境,其实我人看见山河大地,房廊屋舍,种种形相,无非是业感所现,执著妄见。如果业尽情空,则周遍法界,什么都没有的。

    发明二相。一者开听。听种种闹。精神茅乱。二者闭听。寂无所闻。幽魄沉没。

    这时就发生二种境相:一是开听,即动尘。因在生时,闻一言相犯,必百计报复,才肯甘休,现在就招感嘈杂喧闹,使精神痛苦昏乱。二者闭听,即静尘。因生前疑神疑鬼,自以为是,无故陷害他人,故招感寂然一无所闻,幽魂沉没于黑暗深渊中,不知所适。

    如是闻波。注闻。则能为责为诘。注见。则能为雷为吼。为恶毒气。注息。则能为雨为雾。洒诸毒虫周满身体。注味。则能为脓为血。种种杂秽。注触。则能为畜为鬼。为粪为尿。注意。则能为电为雹。摧碎心魄。

    这些闻报之水,因生前一闻侮辱,就生憎恨,百般诘责。现在流注于闻,就变成指责罪状,质问罪情;生前一闻讥谤,即怒目相向,现在流注于见,就化为雷击风吼,恶毒气等报;生前贪著色香酒气,现在流注于鼻,则化为雨为雾,洒诸毒虫周满身体;生前贪尝山珍海味,千方百计寻求以快口腹,现在流注于舌,就变成脓血,以及种种秽物;生前听说娇女美男,身贪摩触,现在闻水流注于触,就成为鬼畜,为粪尿;生前一闻恶声相向,就设计图谋,乘人不觉而侵害报复,现在闻水流注于心,就化为电为雹,摧碎心魄,这都是流逸奔声之报。

    三者。嗅报招引恶果。此嗅业交。则临终时。先见毒气充塞远近。亡者神识。从地踊出。入无间狱。

    第三是嗅报:由鼻识造业所招引之恶报,以鼻根为主,其他五识为从,与嗅业交作,致共受苦报。嗅息属气,故临终时,先见毒气,充满远近,亡者神识,即入地避之,岂知地下也充塞毒气,故再从地涌出,无路可走,不觉又堕入无间地狱。

    发明二相。一者通闻。被诸恶气熏极心扰。二者塞闻。气掩不通。闷绝于地。

    这时也发生二种境相:一者通闻,被诸恶毒怪风,薰得心神扰乱,难以忍受。二者塞闻,气息闭塞,闷极气绝,昏倒于地。

    如是嗅气。冲息。则能为质为履。冲见。则能为火为炬。冲听。则能为没为溺。为洋为沸。冲味。则能为馁为爽。冲触。则能为绽为烂。为大肉山。有百千眼。无量咂食。冲思。则能为灰为瘴。为飞砂沥。击碎身体。

    这样嗅报之气,冲向于鼻息,则变为质讯或公堂,履践于刑具;冲向见根就成为猛火为炎炬;冲听则成为沉没于洋汤沸尿之中;冲味则化为烂鱼臭羹(馁即腐烂鱼虾,爽即臭汤);冲触则变成绽裂破烂的大肉山,有百千支眼睛,受无量数的蛆虫啖食;冲思就成为扬汤泼瘴,飞沙走砺,来击碎身体。这是流逸奔香之报。

    四者。味报招引恶果。此味业交。则临终时。先见铁网猛焰炽烈。周覆世界。亡者神识。下透挂网。倒悬其头。入无间狱。

    第四味报,从舌识造业,所招引之恶报,以味业为主,与其余五业交作,致共受果报。味属金,因生时贪图滋味,残杀生灵,网捕禽兽海鲜以充口腹,故临终时,先见铁网,猛火烧红,盖满世界。死者神识,找路逃避,竟被铁网网住,倒挂其头于网下,直入无间地狱。

    发明二相。一者吸气。结成寒冰。冻裂身肉。二者吐气。飞为猛火。焦烂骨髓。

    这时就发现二种境相:一是吸气,所吸之气都结成寒冰,冻透身体;二是吐气,所吐之气,化为猛火,烧得骨烂髓枯。

    如是尝味。历尝。则能为承为忍。历见。则能为然金石。历听。则能为利兵刃。历息。则能为大铁笼。弥覆国土。历触。则能为弓为箭。为弩为射。历思。则能为飞热铁从空雨下。

    这样尝味之报,经历舌根时,因生前贪食众生肉,强令忍受生烹活割,现在则自己要承当其罪,忍受其苦,无辞可辩;历眼根时就看见烧五金,烧烁石之色;历耳根就成为锋利刀剑之声;历鼻息就成大铁笼,盖满国土;历身根就被弓箭弩矢所射击;历意根就看见漫空热铁,从虚空中如雨下降,这是流逸奔味之苦报。

    五者。触报招引恶果。此触业交。则临终时。先见大山四面来合。无复出路。亡者神识。见大铁城。火蛇火狗。虎狼师子。牛头狱卒。马头罗刹。手执枪茅。驱入城门。向无间狱。

    第五触报,由身识造业所招引之恶报。以身根为主,其他五识为从,与触业交作,致共受苦报。触业最重者,就是强迫淫欲,令人丧志失节,无所逃避。所以临终时,先看见大山,从四面夹来,找不到出路。死者的神识又看见大铁城,铁城里面有火蛇火狗,火虎火狼,又有牛头狱卒、马面罗刹,手中执著枪矛,把罪人驱入城中,即是无间地狱。

    发明二相。一者合触。合山逼体。骨肉血溃。二者离触。刀剑触身。心肝屠裂。

    这时发生二种境相:一是合触:生前贪于合触造业,爱美貌色身,强合成事,现在则招感合山逼体,使骨肉和血全部溃烂;二是离触:因色衰爱驰,弃离不顾,故招感刀剑触身,心肝碎裂,痛苦难言。

    如是合触。历触。则能为道为观。为厅为案。历见。则能为烧为爇。历听。则能为撞为击。为剚为射。历息。则能为括为袋。为考为缚。历尝则能为耕为钳。为斩为截。历思则能为坠为飞。为煎为炙。

    这样触业所感之苦报,强合的触,历于身根,就成为杵撞杖击,刀插箭射;历于眼根就化为火烧热逼;历于耳根就成为地狱道上的惨叫声,狱官前两观的传呼声,判罪厅中的审罚声,阎王案前的宣判声;历于鼻根就看见布缠囊藏,布缠之后再加拷问,囊藏之后再缠缚,总令罪人透不过气,无从呼吸;历于舌根就成为犁舌拔舌,割舌钳舌;历于意根则招感忽而下坠,忽而上冲,忽受煎熬,忽受炙热之苦,这都是流逸奔触之报。

    六者。思报招引恶果。此思业交。则临终时。先见恶风吹坏国土。亡者神识。被吹上空。旋落乘风。堕无间狱。

    第六是思报:由意识造业,所招引之恶果。意为贼媒,引识奔走,故意业和余业交作而招恶果。意属风,有善有恶,思善则成,思恶则坏。现在既是恶业,所以临命终时,先见恶风,吹坏国土。这时死者神识,无所依附,就被恶风吹向空中,又被吹下来,乘著恶风之力,下入无间地狱。

    发明二相。一者不觉。迷极则荒。奔走不息。二者不迷。觉知则苦。无量煎烧。痛深难忍。

    这时发现二种境相:一是不觉,迷极就心慌意乱,不知所以,只是拼命地奔走;二是不迷,什么都晓得,晓得的都是痛苦,心如火烧万苦交煎,难以忍受!

    如是邪思。结思。则能为方为所。结见。则能为鉴为证。结听。则能为大合石。为冰为霜。为土为雾。结息。则能为大火车。火船火槛。结尝。则能为大叫唤。为悔为泣。结触。则能为大为小。为一日中万生万死。为偃为仰。

    这样邪思所感的苦报,结缠于意根,就看见受罪的方隅处所;结缚于眼根,就有鉴照造业之镜,证据确凿,不能狡辩;结于耳根就有大石相合,风寒冰冷,或尘雾飞扬;结于鼻根就化为大猛火的车,炎火的船和炎火的槛;结于舌根就听见大叫唤,或悔或泣等饥渴苦逼的哀嚎声;结于身根就被恶风吹至忽胀大忽缩小,忽仰卧,忽仆翻。一日之间万死万生,苦不堪言。

    阿难。是名地狱十因六果。皆是众生迷妄所造。

    阿难,以上就是地狱道的十种习因,六交果报。都是因为众生不知道,原是自心所现,而迷于妄见,生起妄情,妄作妄受,终受无量苦报。

    若诸众生。恶业同造。入阿鼻狱。受无量苦。经无量劫。

    现在再略分析地狱多少和轻重。假若有些众生,六根具足造业之因,于一切时,恶业同造,这即纯情即沉,入阿鼻地狱,受无量痛苦,经过无量劫,不得出离。

    六根各造。及彼所作兼境兼根。是人则入八无间狱。

    若是六根之中,每一根各自造业,当造恶业虽不同时,但兼十因之境,这就是九情一想,这人就会堕落八无间地狱,受苦较前轻点。

    身口意三。作杀盗淫。是人则入十八地狱。

    若是身、口、意都犯了杀、盗、淫,不是六根交作,也不是十因之境同造,罪业还不算达到极点,这人死后,就入八火地狱,十寒地狱,合共十八层地狱。

    三业不兼。中间或为一杀一盗。是人则入三十六地狱。

    若身、口、意三业,并非都有造罪,只是三者之中,或一杀一盗,或一盗一淫,或一杀一淫等,都是具二缺一,这个人的罪业,又轻于前,就入三十六地狱。

    见见一根。单犯一业。是人则入一百八地狱。

    如果六根现身,只见一根,单犯一业如杀盗淫,各各缺二,譬如身犯杀业,或身犯淫业,或身犯盗业,这样罪业又轻于前,这人就入一百零八地狱。

    由是众生别作别造。于世界中入同分地。妄想发生。非本来有。

    由于众生造业不同,则所受果报亦各不同。于世界中,各人差别的众同分地,并不是彼彼发业,各各私受。这都是妄想所生,因惑造业,而有地狱,故不是本来就有的。

    复次阿难。是诸众生。非破律仪。犯菩萨戒。毁佛涅槃。诸余杂业。历劫烧然。后还罪毕。受诸鬼形。

    再说一次,阿难,这些众生,除非破坏律仪,犯菩萨禁戒和毁谤涅槃至理外,其他各种罪业,堕入地狱之后,如处于猛火之中,经过多劫的燃烧,备受痛苦,受罪完毕,还要受各种鬼形,依照他们的习气,而成哪种鬼的形状。

    受戒而破戒,明知故犯,罪加三等。还毁谤三宝,破坏律仪,那就堕入阿鼻地狱,求出无期。有人说:“佛教就佛教,何必要有戒律?把自己缚住!人是要自由的,尤其美国,更讲自由,不自由毋宁死!”如此把佛教禁戒都抹煞一空,还诳说受戒和不受戒都可以做出家人,这真是邪语惑众,种阿鼻地狱之因!

    若于本因贪物为罪。是人罪毕。遇物成形。名为怪鬼。

    若是本来因贪求财物而造罪,这俱受罪完毕,离开地狱,仍然依照他的食物习气,遇物就贪恋不舍,因而依附成形。好像依草附木,成精作怪之类,叫做怪鬼。

    贪色为罪。是人罪毕。遇风成形。名为魃鬼。

    若是往日,以贪色而造罪,这个人受罪完毕,离开地狱,仍然依照他的贪淫习气,性好游荡,故遇风而成形,叫做魃鬼。魃鬼即旱鬼,又叫女妖,所到之地方,就大旱不雨。因多淫,故感阴阳不调,妖风能令云雨不成。

    贪惑为罪。是人罪毕。遇畜成形。名为魅鬼。

    若于往昔,贪求诳惑为罪,这个人受罪完毕,出离地狱,仍然依照他的诳惑习气,遇畜生而成形,叫做魅鬼。如狐狸、野干之类妖魅,因余习使然,或会变形惑人,令人丧失道德。

    贪恨为罪。是人罪毕。遇虫成形。名蛊毒鬼。

    若于往昔,贪嗔敢而造罪,这个人受罪完毕,仍然依照他的嗔恨习气,遇虫成形,叫蛊毒鬼。

    南洋一带很盛行下蛊:蛊是用毒蛇或蜈蚣和草药制成后再念咒,令人服少许,就要听他指挥。有时很灵验,还有生死之权。故中蛊后一定要请放蛊的邪师解蛊,要不然就要永远服从他,除非遇明眼善知识或大法师才能破除蛊毒。

    贪忆为罪。是人罪毕。遇衰成形。名为疠鬼。

    若于往昔,贪怀宿怨造罪,这个人受罪完毕,离开地狱,仍然依照他的怨恨习气,遇衰气而成形。衰即四时不正,阴阳衰败之气,故喜欢散瘟行疫,叫做疠鬼。

    贪傲为罪。是人罪毕。遇气成形。名为饿鬼。

    若于往昔,贪傲慢而造罪,这个人受罪完毕,仍然依其骄傲习气,目中无人,因此附气成形,叫做饿鬼。饿鬼腹大如鼓,咽小成针,历劫不得浆水。偶得饮食,但都变成猛火,无法下咽,故名饿鬼。

    三国时,有名士祢衡来见曹操,曹操当时大权在握,骄傲我慢,目中无人。他吩咐左右大臣,不要理他,故意考验名士有何才干。当祢衡入见时,见左右大臣都不起座,默然不出声,他就大哭起来。曹操问他为什么要哭?他说:“我见一班死人坐在朝廷上,怎能不伤心不哭呢?”把奸雄曹操骂得不能作声。

    贪罔为罪。是人罪毕。遇幽为形。名为魇鬼。

    若于往昔,贪诬罔造罪,这个人受罪完毕,离开地狱。因诬罔习气未除,喜欢追逐暗昧,故遇幽成形,即幽暗阴阳不分之气。乘人熟睡的时候就来魇人,使人不能透气,名为魇鬼。

    贪明为罪。是人罪毕。遇精为形。名魍魉鬼。

    若因往昔以贪求邪见,妄作聪明,聪明反被聪明误,专做糊涂事,而造恶业堕地狱。罪皆出狱,余习未除,故遇日月的精华而成形,显灵异于山川沼泽,来炫耀迷惑他人,叫魍魉鬼。

    魍魉形古怪而无定,有时独足,有时无头,有时头生于腿上,又时常为虎作伥,山上有猛虎,人皆怖而不敢上山,他则变为人形,做人声来往山上,人以为虎已离去,遂跟著上山,终为虎所噬。

    贪成为罪。是人罪毕。遇明为形。名役使鬼。

    若于往昔因贪图自己的名利,而诈伪欺人因此造恶业而堕地狱,等到受罪完毕出狱,仍因诈妄习气未除,故附明,即咒术而成形,受咒术驱使,叫役使鬼。

    中国有位纪晓堂修士,他手下便有五个役使鬼帮他做事。鬼亦有五通:天眼、天耳、神足、宿命和他心通,但没有漏尽通。不过他们总是属阴不纯阳,故五通亦不十分广大。纪晓堂因有役使鬼替他传达消息,什么地方有灾祸,他就役使他们往救良善之人,当时村人都称他为活神仙。

    贪党为罪。是人罪毕。遇人为形。名传送鬼。

    若于往昔贪求结党,助恶兴讼,以是为非,以白为黑,诬害忠良,造罪而堕落地狱,罪毕出狱,仍依旧习,遇人附体,传达吉凶,祸福等事,叫做传送鬼。

    遇人附体即鬼上身,也叫巫祝,有时还诳说是某佛菩萨降世救人,故能预言吉凶祸福之事,有进也很灵验。那么如何分别邪正呢?如果无所企图,而由真正修行得来的神通,当然是正。如果是假借人身成形,贪图人供养,欺诈炫惑他人,当然是邪。

相关栏目:《楞严经》浅释学佛答疑请进入:学佛有问必答网常见问答集锦(还可以免费人工答疑)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


(微信扫一扫或长按二维码赞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