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佛经 >> 楞严咒 >> 《楞严经》浅释 >> 正文

《大佛顶首楞严经》卷五浅释(4)

学佛有问必答,专家答疑、有问必答,点这进入>>

    如来惠我袈裟著身。须发自落。我游十方。得无挂碍。神通发明。推为无上。成阿罗汉。

    我到如来处求出家时,蒙如来慈悲对我说:“善来比丘,袈裟著身,须发自落。”我不必披剃,就成比丘相。我有神通,可以游行十方世界,来往自由,无挂无碍。由神通而发明意识即如来藏性,不变随缘,自在圆融。故佛称我,于众阿罗汉中,神通第一。

    宁唯世尊。十方如来叹我神力。圆明清净。自在无畏。佛问圆通。我以旋湛。心光发宣。如澄浊流。久成清莹。斯为第一。

    不单独如来赞我,连十方世界的佛都叹我神力最为第一(神力具有四种意义:(一)遍游十方,做诸佛事,故曰圆明;(二)一真不动,丝尘不染,故曰清净;(三)任运示现,无碍解脱,故曰自在;(四)无魔不降,有怨皆伏,故曰无畏。)

    现在佛问圆通,我认为旋转虚妄分别之意识,还归于湛然不动之心性,心性发出智慧之光明,好像将浊水澄清,澄之既久,就成为莹净皎洁之如来藏性。故以意识法门,最为第一。

    乌刍瑟摩。于如来前。合掌顶礼佛之双足。而白佛言。我常先忆久远劫前。性多贪欲。有佛出世。名曰空王。说多淫人。成猛火聚。教我遍观百骸四肢诸冷暖气。

    乌刍瑟摩,译为火头,即火头金刚。他是护法神,佛说法时,护法神只能立,不能坐,所以他没有从座而起。他于佛前,拿掌顶礼佛足,对佛说:我回忆久远劫以前,性多贪欲,当时有空王佛出世,他告诉我:“多淫之人,生时为欲火所烧,死后再被业火所焚,故成为大猛火聚,不但烧去善根,并且烧灭智种。”又教我要遍观全身骨节及两手两足,在欲心未动前,是清凉的。欲念一动,就浑身发热。这证明欲念确实有如大猛火聚。我心生恐怖,就精进修观。

    神光内凝。化多淫心成智慧火。从是诸佛皆呼召我。名为火头。

    我就依教专心修观,觉得全身暖气炽盛,更增加我厌畏之心。厌畏心生,淫心顿灭,就成为正定。这一段神光,在内凝聚,把多淫之欲火,化成智慧之光,就得火光三昧。从此之后,十方诸佛,都叫我做火头金刚。

    我以火光三昧力故。成阿罗汉。心发大愿。诸佛成道。我为力士。亲伏魔怨。

    我用火光三昧之力来消灭诸漏,断除结缚,得入圆通而成大阿罗汉。我遂发大愿,所有诸佛成道,我做大力士,拥护佛法,亲自为诸佛制伏魔怨。

    佛问圆通。我以谛观身心暖触。无碍流通。诸漏既销。生大宝焰。登无上觉。斯为第一。

    佛问哪一法门最圆通,我以观察身心的暖触,成为智慧光,烧尽惑业,故得无碍。再以神光智火,流贯十方,融通如来藏性,成就性火真空。性空真火,故能消灭诸漏,而得大宝炎的智光,即火光三昧,转凡成圣,登无上觉位。故认为专心一意来观察火大,最为第一。

    持地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念往昔。普光如来出现于世。我为比丘。常于一切要路津口。田地险隘。有不如法。妨损车马。我皆平填。或作桥梁。或负沙土。

    持地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回忆过去劫,当普光佛住世时,我发心跟他出家,勤修苦行。常于一切往来必经之要路,和水陆交通之津口,田地险窄的地方,凡有不合理想,或妨碍损坏车马之处,我都把它填平。或者筑一条桥梁,或者背负沙土,来修补要道,让来往的人都得到方便。

    如是勤苦。经无量佛出现于世。或有众生于阛阓处。要人擎物。我先为擎。至其所诣。放物即行。不取其直。

    我这样勤苦工作,经过无量佛出现于世,都不生退心。有时遇著老弱众生,在热闹市场中(阛即市垣,阓即市门),正需要人来代搬东西,我会自动替他搬运,送至其家,放下东西便离开,而不要他的分文。

    毗舍浮佛现在世时。世多饥荒。我为负人。无问远近。唯取一。或有车牛被于泥溺。我有神力。为其推轮。拔其苦恼。

    毗舍浮佛,译作“遍一切自在佛”,是庄严劫之末,最后一位佛。彼佛住世的时候,世多饥荒,饥民要移地逃荒。我为他们,背负人或背负物,无论远近,我只取一钱,人秋代价。有时看见牛车,陷入泥泞中,不能移动。我有神力,乃为他们推动车轮,拔去他们的苦恼。

    时国大王延佛设斋。我于尔时平地待佛。毗舍如来。摩顶谓我。当平心地。则世界地一切皆平。

    有一次,因王设斋请佛,我就站在路旁平坦之处,等候佛来。毗舍佛见到我,便为我摩顶,对我说:“当平心地。心地平,则世界一切地皆平啊!”心地即性地。

    我即心开。见身微尘。与造世界所有微尘等无差别。微尘自性。不相触摩。乃至刀兵亦无所触。

    我听后即心眼开明,看见自身的大微尘和能造世界所有的微尘,并没有差别。微尘是内外地大的色法和自性——即如来藏性的心法、色法和心所法,只是一体,成为性色真空。内外不相抵触,不相摩擦;如空合空,似水投水,两不相碍。乃至外地大之刀枪,和内地大之肉身,亦不会抵触损害。这境界就如六祖大师伸头,刺客三挥利刃,亦不能斩害。亦正是:“将头临白刃,犹如斩春风”的无碍自在解脱。

    我于法性。悟无生忍。成阿罗汉。回心今入菩萨位中。闻诸如来宣妙莲华佛知见地。我先证明而为上首。

    我因明白内外二尘,都同一自性,并没有能生和所生,因此就悟入无生法忍,成就阿罗汉果位。现在再回小乘心,入大乘菩萨位了。假如我知道有佛,要宣讲妙莲花,即楞严经,为一切众生,开示佛之知见地,即根中不生灭性,一乘寂灭场地,为诸佛之因地心,依此进修,可得果地觉。我就会先为证明,和大众来修,作为他们的首座。

    佛问圆通。我以谛观身界二尘。等无差别。本如来藏。虚妄发尘。尘销智圆。成无上道。斯为第一。

    佛问修证圆通原因,我是以观察内身和外界二尘,平等没有差别,都是属于如来藏性,全相即性。万法唯心,只因有妄相,才发为微尘。现既悟相妄性真,则尘相消除,真性显现,智光亦能圆明,而成无上觉道。故认为专心观察地大,最为第一。

    月光童子。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忆往昔恒河沙劫。有佛出世。名为水天。教诸菩萨修习水观。入三摩地。

    月光童子,童贞入道,故叫童子,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记得过去无量劫以前,有佛出世,名叫水天佛。他教诸位菩萨,修习水观定,观想水大而入正定。

    观于身中。水性无夺。初从涕唾。如是尽津液精血。大小便利。身中旋复。水性一同。见水身中与世界外浮幢王刹诸香水海。等无差别。

    首先观想我身中的水性,并无相克相冲之处。再观想鼻涕、口水,乃至咽下的津,喉外的液,骨髓里的精,筋肉里的血,一直到大便小便的水分,在身中旋转往复,不管它是清是浊,但水的湿性是一样的。同时身中的水和世界外的水,甚至浮幢王刹所有的香水海,亦是一样,没有什么差别。

    浮幢王刹,在普光摩尼香水海中,有一大莲花,名种种光明蕊香幢。华中有十佛刹及无量数香水海,一一海中各有一刹种,每一刹种,皆有二十重佛刹,垒垒高如法幢一样。这就是佛刹之王,故名浮幢王刹。

    我于是时。初成此观。但见其水。未得无身。当为比丘。室中安禅。我有弟子。窥窗观室。唯见清水遍在室中。了无所见。

    我在那时,修习水观,已有点相应,明白能观之智和所观之境,故入观之时,不见有人,只见有水,以水为身。但还未能得到无相,未能得到无身。当时我已出家,故常在静室里坐禅,修习水观。某次,我有一小徒弟,见我很久没出去来,便走去看看。从窗外瞻望,只见满室都是清水,没有其他的东西。

    童稚无知。取一瓦砾投于水内。激水作声。顾盼而去。我出定后。顿觉心痛。如舍利弗遭违害鬼。

    童子无知识,又找不到师父,怀疑室中的水,是不是真的。就拿一小块瓦砾,投入水中,激水有声,知道是真水,便前后观望,然后走回去。我出定后,忽然觉得心痛,犹如舍利弗遭遇违害鬼伤害一样。

    舍利弗在阇崛山入定的时候,有违害和复害二鬼从虚空走过。一鬼要用拳打舍利弗,一鬼劝他不要打。但第一个鬼不听,便一拳打著舍利弗之头。舍利弗出定后,顿觉头痛,便往问世尊:“从来没有病痛,为何今天会头痛?”佛说:“有个伽罗鬼,打你的头。那个鬼,气力无比,若打须弥山,亦会打成二分,幸亏你有定力,要不然便会粉身碎骨。现在那个伽罗鬼,恶有恶报,已堕入阿鼻地狱了。”

    我自思惟。今我已得阿罗汉道。久离病缘。云何今日忽生心痛。将无退失。

    我心里想,我已得到阿罗汉果,亦很久离开病痛了,为什么今天会生心痛呢?难道我已退了道心,失去果位?

    尔时童子捷来我前。说如上事。我则告言。汝更见水。可即开门。入此水中。除去瓦砾。童子奉教。后入定时。还复见水。瓦砾宛然。开门除出。我后出定。身质如初。

    这时童子,很快又走到我面前,把刚才他所见所做的事告诉我。我就对童子说:“你再看见水时,可开门把那块瓦砾捡出。”童子依教,等到我再次入定时,亦是满室清水,他便开门拿出瓦砾。我出定后,身体复元,不再觉心痛。

    逢无量佛。如是至于山海自在通王如来。方得亡身。与十方界诸香水海。性合真空。无二无别。今于如来得童真名。预菩萨会。

    我继续修水观,经过无量劫,亦亲近无量数佛,一直到山海自在通王如来时,我方能证到亡身,能和十方世界所有的香水海,合而为一。真心和水性相合;真心就是水性,水性就是真心,无二无别。现在佛的座下,得到童贞之名,参预菩萨之位。

    佛问圆通。我以水性一味流通。得无生忍。圆满菩提。斯为第一。

    佛问圆通,我以水性,不论内水外水,都是一味流通,并没有差别。我亦明白水性空寂,本自无生,亦无有灭,就得无生法忍,证入圆满无上菩提。故水观的法门,最为第一。

    琉璃光法王子。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忆往昔经恒沙劫。有佛出世。名无量声。开示菩萨本觉妙明。观此世界及众生身。皆是妄缘风力所转。

    琉璃光,梵语“吠琉璃”,意是青色宝。法王子即菩萨,从座而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回忆过去无量劫以前,有佛出世,名无量声。他对大机菩萨开示大乘之理说:“本觉妙明,即是天然本具灵觉之性,是寂然不动,有感遂通;妙是体而不变,明是用而随缘。故它是不变随缘,随缘不变。而风性亦是不变,只有随缘而吹动。所以要观想,这个世界以及一切万法万物,皆是由无明妄缘,风力所转动而有的。本觉即真如,本是不立一尘,哪有众生和世界?只因一念无明妄动,动则有风。风大就是一念心中的动相。世间一切诸风,亦是从这动相而来。”

    我于尔时。观界安立。观世动时。观身动止。观心动念。诸动无二。等无差别。

    既然风大是由一念无明妄动,要随无明风力所转,故有世界众生。但能明白风性本空,动相非有,就可返回本觉妙明真心。

    这时候我就依教奉行,观察十方世界之安立,实在是由风力所执持。观过去、现在、未来三世的迁流,亦是由风力所密移。就是身体之行、住、坐、卧,亦是风力所役使。甚至心之动念,生、住、异、灭,亦是风力所推引。再仔细观察下去,内而身心,外而世界,动相虽有多种,但其体是无二的。因风性只有一个。

    我时觉了此群动性。来无所从。去无所至。十方微尘颠倒众生。同一虚妄。

    我即时明白,这一切动相都是由风性所转,但风性是无所从来,亦无所去。当体全空,没有实体。那么十方微尘世界,以及一切颠倒众生,都是虚妄,都被妄缘风力所转了。

    如是乃至三千大千一世界内所有众生。如一器中贮百蚊蚋。啾啾乱鸣。于分寸中鼓发狂闹。逢佛未几。得无生忍。

    像这样推广至三千大千世界,每一世界,所有的众生,犹如在一个瓶里装著百千支蚊子,啾啾乱叫,于一分一寸的空间,鼓著翅膀,狂叫乱闹!(我人在这个世界上,就是这样,终日争人竞我,求名谋利,没有停息,有何意思?)我得到无量声佛的教示,勤修不久,就得开悟,得到无生法忍,而获圆通。

    尔时心开。乃见东方不动佛国。为法王子。事十方佛。身心发光。洞彻无碍。

    我的心眼开明,就看见东方不动如来,本觉不动的真体。在他的座下,做法王子。从此之后,遍事十方如来,更明白妄身妄心,皆被妄缘风力所转。亲见自己本具之法身真心,内外洞彻,如净琉璃,自在无碍。

    佛问圆通。我以观察风力无依。悟菩提心。入三摩地。合十方佛传一妙心。斯为第一。

    佛问圆通,我因观察风力无依无体,当体即空。风大既空,则由妄缘风力所转之身心世界,岂不亦空!因此悟入菩提真心,得到正定,契合十方诸佛所传心印法门,故认为观察妄缘风力,而证妙明真体,最为第一。

    虚空藏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与如来。定光佛所。得无边身。

    虚空藏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和佛在过去无量劫前,是同事然灯佛,我那时就已经得到无边身,犹如虚空一样,没有边际,又能含藏十方世界所有一切珍宝,所以又叫无尽藏。

    尔时手执四大宝珠。照明十方微尘佛刹。化成虚空。

    我手持四大智慧宝珠,照明十方世界,微尘数佛刹,使所有外四大都化为虚空。这空不是断灭空,而是空诸妄相。妄尽真存,故能证得真空法身。

    又于自心现大圆镜。内放十种微妙宝光。流灌十方尽虚空际。

    又从自心中,现出大圆镜智——这智是转八识所成。内放十种微妙宝光,流灌十方尽虚空界,无一不在宝光所照之中。这是色空无碍,理事圆融。

    诸幢王刹。来入镜内。涉入我身。身同虚空。不相妨碍。

    所有浮幢王刹,亦摄入大圆镜里,涉入我身。身如虚空一样,不相妨碍,这是身和虚空,事事无碍,广狭自在。

    身能善入微尘国土。广行佛事。得大随顺。

    我以正报之身,善能遍入依报的微尘国土,广做佛事。这是巧把尘劳为佛事,得到最大恒顺众生的力量。

    此大神力。由我谛观四大无依。妄想生灭。虚空无二。佛国本同。于同发明。得无生忍。

    这种大威神力,是由我观察四大是无依无体,只是唯心所现,随著妄想,心生法生,心灭法灭。所以虚空和四大,在相上虽是二,在性上则无二,而诸佛国土,亦是由四大所成,故和虚空一样。因此明白如来藏性,性空即是真觉,性觉即是真空,清净本然,而能周遍法界,空性圆明,生即无生。四大亦一样,看不见有少法生灭之相,故即悟入无生法忍。

    佛问圆通。我以观察虚空无边。入三摩地。妙力圆明。斯为第一。

    佛问圆通,我以观察虚空无边际,而得入正定,得到色空无碍,依正互融之妙力。空性圆明,获大自在。故以观空,最为第一。

    弥勒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忆往昔经微尘劫。有佛出世。名日月灯明。我从彼佛而得出家。心重世名。好游族姓。

    弥勒菩萨,“弥勒”是姓,译“慈”。名叫“阿逸多”,译“无能胜”。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回想过去无量劫前,有佛出世,名日月灯明。我跟他出家。但我的名利心太重,喜欢攀缘,喜欢和富贵人家交游。

    尔时世尊。教我修习唯心识定。入三摩地。历劫已来。以此三昧。事恒沙佛。求世名心。歇灭无有。

    因我重名利,心常驰散,故佛教我专修唯心识定。观想三界唯心所生,万法唯识所变。我就专心修这个定,觉得攀缘心不生,亦不再向外驰求,就得正定。从此之后,经历无数劫,都是以唯识三昧,来奉事恒河沙诸佛。对于世间名利心,已完全停歇消灭。

    至然灯佛出现于世。我乃得成无上妙圆识心三昧。乃至尽空如来国土净秽有无。皆是我心变化所现。

    直至然灯佛出世,我才得成就无上妙圆的唯心识定。乃至尽虚空诸佛国土,如有净有秽的凡圣同居土,无净无秽的常寂光土,有净无秽的实报庄严土,都是由我识心变化出来的。

    世尊。我了如是唯心识故。识性流出无量如来。今得授记。次补佛处。

    我既然明白一切都是唯心识所现,亦知道从识性流出无量诸佛。我虽未成佛,但已能现土现佛,广做佛事。佛亦知道我已证无上妙圆,识心三昧,故我已蒙佛授记,候补佛位,将来释迦佛退教主位后,我就补上,作贤劫中第五尊佛,来娑婆世界说法教化众生。

    佛问圆通。我以谛观十方唯识。识心圆明。入圆成实。远离依他及遍计执。得无生忍。斯为第一。

    佛问圆通,我以谛观十方一切依正染净,皆是识心所变现。识心既具足一切法,故能圆明而入圆成实性。远离妄缘所生之依他起性,遍计执性,便得无生法忍,故以观察唯识法门,最为第一。

    什么是依他起性?圆成实智是真体,能为诸法所依,比如麻。依圆成实智所起虚妄之相,比如绳,因依他起性,而有绳,有麻,加以分别妄执,周遍计度,故成蛇。这是说夜间见绳,妄认为蛇。麻上生绳已是妄,何况绳上更生蛇,岂不妄上加妄。

    大势至法王子。与其同伦五十二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

    大势至法王子,和他的同伦,五十二位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对佛说他证圆通之法门。

    当初阿弥陀佛为转轮圣王时,观音菩萨是他的长子,大势至菩萨为他的次子。此两大菩萨,现在极乐世界,居弥陀佛左右,辅助弥陀佛,候补佛位。等弥陀佛涅槃后,正法住世,亦复无量劫。等到正法于上半夜灭尽,下半夜时,观音菩萨就成佛,名普光功德山如来。佛寿与正法,亦皆无量劫。等至正法于上半夜灭,大势至将于下半夜成佛,名善住功德宝王如来。

    大势至菩萨是以都摄六根,念佛法门而证道。念佛至成道有五十二个阶段:即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及等觉、妙觉。故同来之五十二位菩萨,亦是代表五十二阶段。

    我忆往昔恒河沙劫。有佛出世。名无量光。十二如来。相继一劫。其最后佛。名超日月光。彼佛教我。念佛三昧。

    我回想无量数劫前,有佛出世,名无量光。又有无边光佛、无碍光佛、无对光佛、炎王光佛、清净光佛、欢喜光佛、智慧光佛、不断光佛、难思光佛、无称光佛、超日月光佛。在一劫内,总共有十二位佛,相继出世。最后这位超日月光佛,他教我念佛法门,我遂得入正定,所以叫做念佛三昧。

    譬如有人。一专为忆。一人专忘。如是二人。若逢不逢。或见非见。

    比方有二个人,一人专忆念,一人专忘记。这二个人是会若逢等于不逢,相见成为不见。

    这里一人专念指佛,一人专妄指众生。佛时刻念众生,众生则时时把佛忘记。偶然想起佛法是太好太妙,但妙在什么地方他不知道,又不肯静心来学。佛为什么要念众生?因佛知道众生是过去父母,未来诸佛,和诸佛元是一体。所以佛说:“一切众生,皆具佛性,皆堪作佛。”这是佛教之伟大处,亦是教义最高处。佛教提倡五戒,戒杀、盗、淫、妄、酒。亦是为爱护众生,教化众生,要众生反迷归觉,早日回家。可是我们众生,跑到这个世界来,便舍本逐末,背觉合尘,认假作真,把自己的老家,慈悲的父母,诸佛菩萨都忘了。

    关于念佛法门亦有多种:

    (一)持名念佛:闻说佛名,一心称念。

    (二)观像念佛:观佛像庄严,一心念佛。

    (三)观想念佛:观想佛之伟大,白毫宛转五须弥,绀目澄清四大海,一心念佛。

    (四)实相念佛:即念自性,法身真佛。参禅不打妄想,只参念佛是谁?亦是实相念佛。

    不过,人若没有德行,没有道心,只一味念佛,有时亦会著魔。好像在香港大屿山,有一出家人名叫恒阅,来慈兴寺,要修般舟三昧,即常行三昧。关在房里九十天,不坐不卧,只是常行常立,一心念佛。有一天我听他越念越大声,越跑越快,觉得有点奇怪,便走进房中看。原来这比丘前生是牛,为寺耕种有功,就投生人身,出家修道。可是牛性不改,脾气很大,倔强难伏。他以为修般舟三昧,可以除恶习,可是道德不足,定力不坚,反著了魔。他看见阿弥陀佛在他面前跑,他就跟佛跑。其实佛怎会在他面前跑?只是一支水牛精,变作阿弥陀佛来引诱他。后来我为他揭破了,才恢复平静。

    二人相忆。二忆念深。如是乃至从生至生。同于形影。不相乖异。

    如果二人互相忆念,大家忆念深切,不相舍离,就会生生世世,如影随形,不会乖违离异。众生如能不妄念佛,则不但今生,可以见佛,乃至往生之后,亦得常随佛学,不再相离。

    十方如来怜念众生。如母忆子。若子逃逝。虽忆何为。子若忆母。如母忆时。母子历生不相违远。

    十方如来,怜悯护念众生,有如母亲忆念儿子一样。如果子女不听教,逃走不回,做母亲的虽日夜忆念,亦是无用的。如果子女能忆念母亲,好像母亲忆念子女一样恳切,那么大家就会生生世世,不相违背远离。

    若众生心。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去佛不远。不假方便。自得心开。

    如果众生的心,能够时时念佛,时时忆佛,纵然现在不能见到佛,将来必定会见到佛,因为离开佛已经不太远了。这个念佛法门,不假借其他方便方法,或者什么秘诀,只要一心专念,就会得到心佛相应,心眼开明。

    如染香人。身有香气。此则名曰香光庄严。我本因地以念佛心入无生忍。今于此界摄念佛人归于净土

    如薰染香气的人,身上就有香气,念佛的人就会染著佛之香气。以佛的法身和智慧光来庄严自己的本觉心佛,这叫香光庄严。

    我的本修因地心,是以念佛之心,心心相继,没有间断,而得入无生法忍。现在我还在这个世界,专门摄受念佛之人,往生极乐净土

    佛问圆通。我无选择。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得三摩地。斯为第一。

    现在佛问圆通法门,我不必诸多选择其他之根,只摄一精明,使它不再托根缘尘向外驰。一精既摄,则其他六根,都不起作用。净念即没有妄念,只一心念佛,没有他念。念念相继无有间断。念至念而无念,无念而念,念念不离净念,心心与佛相应,就即心是佛,即佛是心,心佛一如,而得正定。故我认为念佛法门最为第一。

    以上是由二十四位圣人,各述圆通法门。第廿五位,即最后一位——观世音菩萨——述耳根圆通,“反闻闻自性”的法门。

相关栏目:《楞严经》浅释学佛答疑请进入:学佛有问必答网常见问答集锦(还可以免费人工答疑)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


(微信扫一扫或长按二维码赞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