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佛经 >> 楞严咒 >> 《楞严经》浅释 >> 正文

《大佛顶首楞严经》卷五浅释(3)

学佛有问必答,专家答疑、有问必答,点这进入>>

    佛愍我愚。教我安居调出入息。我时观息。微细尽。生住异灭。诸行刹那。

    佛怜悯我的愚蠢,便教我再修简单的数息来调摄身心。一呼一吸叫一息。数息从一至十,再十至一。我就慢慢地观察出入息,到最微细的时候,还有生、住、异、灭不同之相。气初起叫生,气不断叫住,气渐微叫异,气已断叫灭。这四种相,在一刹那间,还是迁流不住。刹那是形容最短促之时间,一念中就有九十刹那,一刹那又有九百生灭。当我观出入息到极微细的时候,忽然觉得无人、无我、无众生、无寿者,呼不知呼,吸不知吸,心和念打成一片,没有分别心和攀缘心,就豁然开悟。

    这是讲经法会,每个人都要存恭恭敬敬的心,为什么呢?因诸佛菩萨,都会降临道场,观察哪个人最诚心,最真心,便会冥冥中来加被你,增加你的智慧。但一定要守规矩,不可尽存人我之见,老以为我是第一。每个人都要存谦虚和蔼的态度,切不可有贡高我慢之心。要视法会的人,好像我的过去父母,未来诸佛。学佛法是要一视平等,不可轻视他人。同时听经要端然正坐,不可歪斜,不可睡觉。听经时睡觉,就会同阿那律陀一样,要堕畜生道的。

    其心豁然。得大无碍。乃至漏尽成阿罗汉。住佛座下。印成无学。佛问圆通。如我所证。反息循空。斯为第一。

    我既然能穷尽鼻息,觉得诸行都在刹那间,而刹那又无实体,只在一念,念性又是空的,就豁然开悟,贯通诸法,得成大无碍及漏尽通,而成阿罗汉。我常在佛座下听法,佛亦印证我已得无学位。佛现在问圆通,如我所证,调出入息,鼻根不攀外尘,只是循气息的生灭空理,就能背尘合觉,以鼻根为本修因最为第一。

    槃特迦尊者这样愚钝,还能开悟就证四果,我们比他聪明,但连一果都未证,岂不惭愧。

    我来美国很多年,总不敢讲规矩,因这国家太讲自由,父母都不管小孩,让他们自由发展,所以我收徒弟亦不管。可是现在看见法会中有人实在不像样,太随便,太自由了。要知道:不依规矩,便不能成方圆。圆为规,方为矩;不守规矩,则方变成长,圆变成角,成何体统?所以我今天一定要讲规矩,以后你们不可太放逸,一定要循规蹈矩,不可懒惰傲慢。尤其是在听经时,一定要虔诚专心,就好像佛在对你们说法一样才有感应。如果你们有真正求法之心,就能领会,尤其现在讲到二十五圣证果之因。如果你们能明白,依他的方法去修,一定很快便得开悟。因二十五圣曾发愿,如有人肯依教奉行,他们会帮助此修行人早日开悟。

    憍梵钵提。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有口业。于过去劫轻弄沙门。世世生生有牛司病。

    憍梵钵提,意为牛司。牛食后,时常虚嚼,口则磨来磨去,这叫牛司。就从座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于过去劫,常犯口业,时常嘲笑出家人。有一次我为沙弥时,看见一位老比丘,牙齿已脱掉,吃东西很慢。我就笑他好像牛吃草一样。老比丘说:“我已证果,这样说即是毁谤圣人,是犯口业的,赶快忏悔吧!”我虽即刻忏悔,但生生世世,还要受牛司之果报。佛叫我住在天上,免得久人看见,又生毁谤之心,惹起讥笑,害他们将来也要受报。

    如来示我一味清净心地法门。我得灭心入三摩地。观味之知。非体非物。应念得超世间诸漏。

    佛就教我修一味清净法门,即没有分别甜苦之味,亦即是修无分别定。本元心地,一味清净,灭除攀缘识心而入正定。我又观察尝味之知性,不生于舌根自体,因为若是无外物,舌不成味;又不生于甜淡等物,因若无舌去尝试,又怎会知味?因此在一念之间就能脱根离尘,超出世间的欲漏、有漏、无明漏等。

    内脱身心。外遗世界。远离三有。如鸟出笼。离垢销尘。法眼清净。成阿罗汉。如来亲印登无学道。佛问圆通。如我所证。还味旋知。斯为第一。

    内则好像脱离身心,外则好像遗忘世界,远离三界之缠缚,犹如小鸟出笼一样,自由自在,扫除一切粗细尘垢,即想相识情尘垢,遂得清净法眼,成就阿罗汉果。如来亲自印证我,登大乘无学之道,现在佛问哪一法门最圆通,照我所证,返转舌之知性,不被味尘所胶著,回光返照自性,不起分别识心,最为第一。

    毕陵伽婆蹉。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

    毕陵伽婆蹉,意为除习,于过去五百世常为婆罗门种,性情骄慢。每逢过河,必叫“河神小婢,快快断流,让我过河。”因他已证阿罗汉果,故河神不得不听命。便太多次了,河神亦不高兴,便将经过向佛诉说。佛就叫他向河神道歉,他合掌对河神说:“小婢勿怪。”在会大众,都笑起来。佛便解说:“这是他的余习。因过去劫前,河神曾为他的婢女,叫惯了故今尚存这种习气。”

    毕陵伽婆蹉,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向佛说。

    我初发心从佛入道。数闻如来说诸世间不可乐事。乞食城中。心思法门。不觉路中毒剌伤足。举身疼痛。我念有知。知此深痛。虽觉觉痛。觉清净心。无痛痛觉。

    当我初次发心,跟随佛出家修道,我常听如来说:世间诸事,都是苦、空、无常,没有真乐的。有一天,入城乞食的时候,心中正在思想苦谛的法门,不知不觉中,一脚便踩中一根毒刺,当下就肿痛起来,牵连到全身都觉得疼痛。我想:这个痛亦是苦谛,但我身中能知道痛的又是谁呢?能觉知痛的可能是妄知妄觉吧!因我本来清净寂然的觉性,实在没有觉到痛,亦不会有痛觉的。

    我又思惟。如是一身。宁有双觉。摄念未久。身心忽空。三七日中。诸漏虚尽。成阿罗汉。得亲印记。发明无学。佛问圆通。如我所证。纯觉遗身。斯为第一。

    我又再继续思惟,一人一身,只有一觉,为何现在我身有知痛之觉,及清净觉心之觉,难道我一身有二个知觉?因此我就收摄我的知痛妄念,而随顺无痛之真觉。不多久,感到身心忽空,就明白身是疼痛之身根,心是觉痛的身识。疑团打破,妄除真存。故在二十一天中,灭尽诸漏,永离虚妄,成阿罗汉果。得到如来亲自印证我,已明白无学之道。现在佛问圆通,照我所证,忘掉识身妄心,纯一观注本觉真心,最为第一。

    须菩提。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旷劫来。心得无碍。自忆受生如河沙。初在母胎。即知空寂。如是乃至十方成空。亦令众生证得空性。

    须菩提(译作空生),他出世时,家里库藏财宝,同时变空了,所以叫空生。但过七天后,财宝复现,故又叫善现)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向佛说:我从久远劫以来,意根清净,心身亦很自在,无障无碍。又有宿命通,没有隔胎之迷,所以从无量生以来,初在母胎,就已经知道四大本空,五蕴非有。出胎以后,因为既知人空,亦就悟入法空,十方世界,森罗万象,无不是空寂。出家以后,又为一切众生,宣说人法二空的真理,亦使众生证得空性。

    蒙如来发性觉真空。空性圆明。得阿罗汉。顿入如来宝明空海。同佛知见。印成无学。解脱性空。我为无上。

    须菩提虽悟人法二空,但还未了达,还有空性存在。蒙如来启发后,才悟空性即如来藏性,觉性才是真空,真空妙性是圆融灵明的,因此就证阿罗汉果,得入真空性海,证得和佛一样的知见。佛之知见是无知而无不知,无见而无不见。佛就印证我已成无学道。我虽然证得空性,但不住于空,不为空所缚,所以得到彻底的解脱,佛称赞我为解空第一。

    佛问圆通。如我所证。诸相入非。非所非尽。旋法归无。斯为第一。

    佛现在问哪法门最圆通?照我所亲证的人相法相,尽入于空。能空之智及所空之境,尽行空掉,即人法双空,能所俱泯。旋转虚妄生灭诸法,复归本元觉性,故以空却意根的法门,最为第一。

    舍利弗。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旷劫来。心见清净。如是受生如河沙。世出世间种种变化。一见则通。获无障碍。

    舍利弗,意鹙子,有大智慧,住胎时已能代母和舅舅辩论,每论必胜,舅知其非常人。舍利弗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从久远劫以来,心见已得清净,心见即眼识,不染色尘叫清净。心见既已清净,所以经过多生以来的事情,无论世间或出世间,凡圣权实,大小善恶,种种变化,种种事相,一经看见,即能通达了悟,没有障碍不明白处。

    我于路中。逢迦叶波兄弟相逐。宣说因缘。悟心无际。

    最初我是跟沙然梵志学外道,后来沙然死了,我就无师可事。有一日在路途中,遇见迦叶波兄弟及马胜比丘,大家在谈因缘法。我见马胜比丘,威仪端严,令人敬仰,就问:“你师是谁,授你何法?”他答:“我师是佛陀。”“诸法从缘生,诸法从缘灭。我佛大沙门,当作如是说。”又听迦叶波兄弟说因缘深义:“一切诸法本,因缘无生主,若能解此者,则得真实道。”我听后顿然开悟,明白因缘道理,如来藏心,是周遍法界,没有边际的。

    从佛出家。见觉明圆。得大无畏。成阿罗汉。为佛长子。从佛口生。从法化生。

    舍利弗在途中闻佛弟子说因缘法后,顿然开悟,回去便将经过告诉目犍连。目连亦赞为胜法,便一起率领二百徒众来皈依佛陀。自从我跟佛出家后,又得佛的慈悲教诲,使我的心见更加圆明,得到大无畏,成就阿罗汉,为佛的首座弟子。我的成就,是听佛亲口说出来的道理,和从佛法中滋养而长成。就好像从佛口生,从法化生一样。

    佛问圆通。如我所证。心见发光。光极知见。斯为第一。

    现在佛问哪一法门最圆通,照我所证,用心见来谛观一切,心见就发出无碍智光,智光到极点处,就和佛的知见一样,最为第一。

    普贤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已曾与恒沙如来为法王子。十方如来。教其弟子菩萨根者。修普贤行。从我立名。

    普贤菩萨,行愿最大,故曰大行普贤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已经跟从无量无数如来,弘扬佛法,为法王子,十方如来都教导有大乘根器的弟子们,来修我所立之十大愿王:一者礼敬诸佛;二者称赞如来;三者广修供养;四者忏悔业障;五者随喜功德;六者请转法轮;七者请佛住世;八者常随佛学;九者恒顺众生;十者普皆回向

    并观想十方如来遍满十方世界,我身亦遍满十方世界,于一切如来前,亲自承事供养。

    世尊。我用心闻。分别众生所有知见。若于他方恒沙界外。有一众生。心中发明普贤行者。我于尔时乘六牙象。分身百千。皆至其处。纵彼障深。未得见我。我与其人暗中摩顶。拥护安慰。令其成就。

    世尊!我用心闻就能分别每个众生,所有的知见,不只这个世界,就是远在他方恒河沙界之外,如有一个众生,心中发起修普贤行者,我就即刻乘六牙白象(“白”表示清净梵行,“六牙”代表六度)到他面前来保护他。假使有百千亿众生,同时发心修普贤行,我亦化百千亿身,骑百千亿六牙白象,到他们的地方。纵使他们业障深重,看不见我,我亦会暗中为他们摩顶,拥护和安慰,令他们早日得到成就。

    佛问圆通。我说本因。心闻发明。分别自在。斯为第一。

    佛现在问哪法门最圆通,照我的本因地,是以心闻来分别一切,发出自性智慧光明,普照群机,得到大自在,最为第一。

    孙陀罗难陀。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初出家。从佛入道。虽具戒律。于三摩地心常散动。未获无漏。世尊教我。及拘絺罗。观鼻端白。

    孙陀罗是妻名,译作艳;难陀,译作喜。因佛门下,难陀太多,故加妻名以别于他人。

    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初入道,从佛出家,虽能严守戒律,但对于禅定,全无把握,因心常散乱,不得定力。无定就不能发慧,无慧不能断惑。惑不断就不能得无漏果位。佛乃教我及拘絺罗(舍利弗母舅,专修鼻端白)两目注视鼻端有白相,来收摄散乱心。

    我初谛观。经三七日。见鼻中气出入如烟。身心内明。圆洞世界。遍成虚净。犹如琉璃。烟相渐销。鼻息成白。

    我观想了二十一天,感觉到鼻中出入气息,好像烟一样,从此就得到定力,身心都能圆明洞彻,遍观一切世界,清净无染,全无障碍。好像看琉璃一样,内外透明。烟相渐渐消灭,出入鼻息,竟变成白色。

    心开漏尽。诸出入息化为光明。照十方界。得阿罗汉。世尊记我当得菩提。佛问圆通。我以销息。息久发明。明圆灭漏。斯为第一。

    这时我的真心开朗,诸漏尽除,所有出入气息,都化作智慧光明,遍照十方世界,成阿罗汉道。佛为我授记,说我很快就得到菩提佛道。现在佛问,哪一法门最圆通?我认为观想气息,至息清成白,发出智慧光明,遍照十方,灭尽诸漏,故观息摄心,为第一法门。

    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旷劫来。辩才无碍。宣说苦空。深达实相。如是乃至恒沙如来秘密法门。我于众中微妙开示。得无所畏。

    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即满慈子,从座起立,顶礼佛足,向佛说:我从久远劫以来,就具有无碍辩才。辩才有四种:(一)法无碍辩,能说诸法,圆融无碍;(二)义无碍辩,能说义理,通达无碍;(三)辞无碍辩,能用一句话,畅演无量妙义,又能将无量妙义,归纳在数句话中;(四)乐说无碍辩,随顺众生喜乐,善巧方便,为他们说法而无疲厌。因我有这些辩才,故常为众生宣说无常、苦、空、不净之道理,及令他们明白真如实相的妙义。实相即无相,而无所不相,甚至对于恒河沙数如来,所有秘密法门,深奥义理,我亦于大众前,用巧妙的言词来开示给他们听,所以我得到一切无所畏的力量。

    世尊知我有大辩才。以音声轮教我发扬。我于佛前助佛转轮。因师子吼。成阿罗汉。世尊印我说法无上。

    佛知道我有大辩才,可以用声音来转法轮,就教我要观机来发扬我的辩才,对机说法。我现在就时常随佛左右,助佛弘扬佛法,转大法轮。因我说法无畏,有如师子吼,就得成阿罗汉果。佛已印证我,说法第一。

    说法亦可证果,所以只要一门深入,什么法都可以成就。但不可朝秦暮楚,不要乱修;要专一,不专一则修什么法都不能成就的。所谓“专一则灵,分歧则蔽。”

    佛问圆通。我以法音降伏魔怨。销灭诸漏。斯为第一。

    佛现在问哪一法门最圆通,我是以说法的无畏声音,来降伏三界诸魔,及五阴怨贼,消灭诸漏。故用舌根来说法,最为第一。

    优波离。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亲随佛踰城出家。亲观如来六年勤苦。亲见如来降伏诸魔。制诸外道。解脱世间贪欲诸漏。

    优婆离,译作上首,原名车匿。当初佛为太子时,是佛侍从,曾从佛出游东门,见妇人生产痛苦。游南门时,见老人目昏耳聋,行步艰难之苦。游西门见病人呻吟之苦。游北门,见死人临死挣扎之痛苦。太子就无心出游,终日闷闷不乐。一日坐北花园树下,忽有一比丘手持锡杖,从容走过,太子就问:“你是谁。”答:“是比丘。”问:“为何做比丘?”答:“出家修道做比丘,可以断除生老病死之苦。”太子正要问如何修法,比丘已将锡杖向地一触,便腾空飞去;原来是净居天人化身,来点醒太子。太子遂发愿出家,即回家向父王请愿。王不许,当时有许多相师都说:如太子七天内不出家,便可为转轮圣王,掌握天下大权。王遂下令将东宫重围,不准太子外出。又派宫娥,日夜轮流服侍太子。太子无动于衷,只想冲出重围而愁无计可施。一夜忽闻天人说:“你贪五欲,而妄宿愿。”太子说:“我没有忘,只是被困宫中,不能逃出。”天人说:“你真有志,我可以助你出东宫。”太子即叫车匿,牵白马健陟来。太子一骑马上,四大天王各捧马足,连车匿一齐腾空,逾城而出。飞行约三由旬,降落于闲静林中,太子就用宝剑,剃除须发和宝冠宝衣等,交车匿持回,禀告父王,不必忧念。净饭王即派五臣同车匿来劝太子回国。太子说:“不成佛道,不回本国。”五臣见太子意决,就伴太子一起修行。时山中无粮,天人来献麻米。太子是食一粒,其中三臣,受不了苦,便先离去,往鹿园修道。经六年苦修,太子已是骨瘦如柴,牧羊女就来献乳粥。太子接受其供养,其他二臣,又恐太子不能修苦行,不得成就,亦先后离去,只有车匿始终跟随著。所以他说:“亲见如来,六年勤苦,亲见如来降伏诸魔,制诸外道。”

    佛在雪山修苦行,本可成道,但恐世人误会,以为成佛一定要受苦,怕受不了苦的人会退心,所以就走到菩提树下安坐,并发誓:“不成佛道,不起此坐。”经四十八天,这时六欲天波旬魔王就梦见三十二变,觉得奇怪,马上观察是什么缘故?原来娑婆世界有位太子坐于树下,将成佛道!成佛则魔的子孙将会被消灭,这怎么可以呢?于是即刻派四魔女,现三十二媚相来引诱太子,欲令他生凡心生贪爱心,失去定力。人非草木,熟能无情!但太子既无爱又无欲,已是对境无心,不起贪爱,如如不动,了了常明。魔女向他献媚,太子乃作不净观说:“你们现在虽是美丽,但终是九孔常流不净,身体遍满菌虫。”这时魔女忽见自身九孔五脏,千万菌虫,污秽不堪,呕吐而去。魔王大怒,即率魔军,亲来加害。但太子已入无诤三昧,不恐惧,不动摇。魔王无计可施,只是抱怨而去。这是车匿亲自看见太子降伏魔军的情形。众生贪情欲,便流落三界,头出头没,无有了期。所以说:众生是业重情迷,佛是业尽情空。要了生死,脱轮回,便要远离贪欲,才能解脱。

    【制诸外道】:佛未出世时,印度只有外道婆罗门教,佛成道后,大家都来皈依佛教,外道就生嫉妒怨恨,用许多方法来加害佛。如申日用毒饭来害佛,佛自念我心无毒,自不受害,果然食后安然无事。又遣五醉象来害佛,佛伸五指现五狮子,醉象即伏地不敢动弹,这亦是车匿亲见。

    【解脱世间,贪欲诸漏】:这是车匿再证明,佛已降伏魔王,制诸外道,深知贪欲为诸漏之因,故已解脱世间贪欲诸漏。

    承佛教戒。如是乃至三千威仪。八万微细。性业遮业。悉皆清净。身心寂灭。成阿罗汉。

    佛教我专修戒律。比丘守二百五十戒外,再加行、住、坐、卧四大威仪:行如风——行的时候好像轻风徐来,要慢慢行,不要东张西望,也不要像刮(刮)飓风。立如松——站立的时候要正直,不要东歪西斜。坐如钟——坐的时候要腰直,安稳如大钟一样。卧如弓——卧时要吉祥卧,右手托腮。四大威仪各俱二百五十,总共一千。再加身口意三聚净戒,就成三千威仪。以三千配合身口七支,三七是二万一千,再合贪、嗔、痴、慢,以四乘之,就成八万四千细行。所以我对于杀盗淫妄,四种性业,和酒荤垦土,三种遮业,都能受持,清净无犯,身和心都入于寂灭境界。因戒生定,由定发慧。慧光现前,故得成阿罗汉道。

    什么是性业?性业是体性已恶,不得制止,一犯就成业,如犯杀盗淫妄等根本戒。

    遮业是:体性非恶,而能引导作恶,故要遮止,不可令犯。如饮酒、食荤、开垦等。

    从前有一居士,已受五戒,但对饮酒,还未放得下。他认为饮酒是遮业,不很重要,有一天就买了一瓶酒来独酌,但有酒无肴,未免扫兴。刚巧这时邻居有一支小鸡,走进他屋里,四顾无人,他便杀了小鸡,作为下酒肴。于是连犯了盗戒和杀戒。正在畅饮饱食,大快朵颐之际,邻居少妇来寻鸡,问他是否有看见?他一口说没有,又犯了妄语戒。饱暖思淫,既然前后无人,又把少妇强奸。终于由饮酒而把五戒都犯了,所以佛教里戒是很重要,一定要严守戒律,丝毫有犯。

    你们现在学佛法,对于戒条,一定要清楚明析。戒有五戒、八戒,是在家居士受的。出家便要受沙弥十戒、比丘二百五十戒,再受十重四十八轻菩萨戒。比丘尼三百四十八戒,绝对不能说不受戒,便可成为僧伽。单单这个“戒”字是什么意思?戒,梵语是波罗提木叉,译为保解脱、别解脱,意谓受了戒便保证得到解脱。又名尸罗,译云清凉,因离犯戒之热恼故。总而言之,戒就是“止恶防非”,亦即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古来有这件公案:白居易某次往问乌窠禅师:“怎样修行?”老和尚说:“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白侍郎说:“这还要你说,三岁的小孩都知道啊!”老和尚说:“三岁小儿虽晓得,八十老翁行不得。”如果哪位自称新佛教领袖,要别开生面,别立门户,另创新教,那就不能叫做佛教。既然要创新佛教,怎可以不受戒而成为僧伽?这将成何体统!真是胡闹不要脸!连戒都不懂,究竟凭什么本事,什么资格来解救佛教,来开辟新佛教。真是以盲引盲,误人误己,希望你们年轻佛教徒,要纠正这个错误观念,要不然佛教就会一蹶不振。

    佛亦知道,佛灭度后,魔子魔孙会来破坏佛教。当佛将成道时,魔王亲来害佛,但无法可施,便恨恨地说:“现在我没有办法,但等你灭度后,我会叫魔子魔孙,到你宗教里,穿你衣,食你饭,但屙屎尿于你钵中,来破坏你的宗教。”所以凡是不守戒律的人,都不是佛教徒,都是妖魔外道,这点你们切切要注意!

    我是如来众中纲纪。亲印我心。持戒修身。众推为上。佛问圆通。我以执身。身得自在。次第执心。心得通达。然后身心一切通利。斯为第一。

    我既然专修戒律,所以如来要我成为大众之纲纪,专管僧众中持戒或犯戒,予以奖励或处罚,整纲肃纪,统领僧众,维持戒律。蒙如来亲印我身心清净,持戒第一,现在佛问得证圆通的原因,我认为先执持小乘身戒,使身识不起,身得自在;再执持大乘心戒,能所皆忘,不持自持。心身就得圆通畅利,得入圆通,故以身识为修因,最为第一。

    大目犍连。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初于路乞食。逢遇优楼频螺、伽耶、那提、三迦叶波。宣说如来因缘深义。我顿发心。得大通达。

    大目犍连,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对佛说:从前虽得舍利弗告诉我,因缘胜法,便和他同皈依佛陀。有一天,我在路旁乞食,又遇著优楼频螺(译作木瓜林),伽耶、那提(意象头山),和迦叶波兄弟三人,再对我说佛陀所教之因缘深义。我听了后即发心跟佛出家,同时并明白意识心即如来藏性,因此得到大通达。

相关栏目:《楞严经》浅释学佛答疑请进入:学佛有问必答网常见问答集锦(还可以免费人工答疑)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


(微信扫一扫或长按二维码赞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