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佛经 >> 楞严咒 >> 《楞严经》相关 >> 正文

 


  楞严经可说是妖魔鬼怪的照妖镜。昔日有人以《楞严经》之真伪来求决于明·莲池袾宏大师(1532~1612)。大师云:
  “纵使他人能说此经,吾亦尊之为佛祖也。相反,纵使佛现于前而说《楞严》是伪经者,吾等亦视为魔说可矣”!
  (转引自愍生老和尚《辨破楞严百伪》页119。或见李富华释《楞严经》页9。高雄佛光出版社。1996、8)附:大师著有《楞严经摸象记》一卷,详于《卍续藏》第十九册页1——57。


  明·蕅益 智旭大师(莲社宗第九代祖师,1599~1655)云:
  “是诚一代时教之精髓,成佛作祖之秘要,无上圆顿之旨归,三根普被之方便,超权小之殊胜法门,摧魔外之实相正印也”。《楞严经玄义·卷上》,《卍续藏》第二十册页390下。

  “至矣哉!大佛顶经之为教也,依妙性而开妙悟,起妙行而历妙位,成妙果而归妙性,永超七趣沉沦,不堕修心岐径,戒乘俱急,顿渐两融,显密互资,事理不二,诚教海之司南,宗乘之正眼也……已春,与博山无异师伯盘桓百日,深痛末世禅病,方乃一意研教眼,用补其偏。然遍阅大藏,而会归处不出《梵网》、《佛顶》二经”。

  《楞严经文句·卷十》,《卍续藏》第二十册页759上。

  附:大师一生数度讲演此经,尝着《楞严经玄义》二卷、《楞严经文句》十卷、“大佛顶经二十二问”、“楞严经二十五圆通颂三十一首”、“楞严坛起咒及回向二偈”、“莲洲书佛顶经跋”、“去病书大佛顶经跋”、“化持大佛顶神咒序”、“大佛顶经玄文后自序”、“重刻大佛顶经玄文自序”、“重刻大佛顶经玄文自序”、“劝持大佛顶经序”等。

  明·幽溪 传灯大师(生卒年不详)云:
  “佛之知见也,盖一代时教,统为《法华》佛知见而设,独《楞严》一经,明佛知见最亲。而谓之意别者,《法华》虽曰诸佛如来为大事因缘,开示悟入佛之知见,经文初未尝见一言道及此义”。《楞严经圆通疏前茅·卷上》,《卍续藏》第八十九册页492上。

  “此经如来金咒亲宣,秘在印土,至大唐神龙间始度支那……智者大师预闻西天有《楞严经》,由是西望十八载……如来说之于先,智者阐之于后,智者揭之,于今二经(指《楞严经》与《摩诃止观》),印之于古,一佛一祖,以心传心,能遵乎此,是为续佛慧命,毁谤乎此,是为断人间佛种,可不慎哉!可不慎哉”!
  《楞严经圆通疏前茅·卷上》,《卍续藏》第八十九册页494下 495下。

  “大矣哉!首楞严之为经也,无法不具,无教不收,狂心若歇,歇即菩是,胜净妙明,不从人得,谓之华严圆顿可也……可谓明心见性之妙门,成佛作祖之秘典也”。
  《楞严经圆通疏·卷一》,《卍续藏》第十九册页403上。
  附:大师著有《楞严经玄义》四卷、《楞严经圆通疏》十卷、《楞严经圆通疏前茅》二卷。大师解行相资,莫不双依《楞严经》,台宗之徒并盛赞传灯是“可以称《楞严》之中兴,可以满大师(指智顗大师)之久望”。


  明·紫柏 真可大师(1543~1603)云:

  “首楞严,此言一切事究竟坚固,一切事究竟坚固,即《法华》触事而真也,第名异而实同……倘能悟此,则《楞严》与《法华》字字皆实相顶佛也”。《紫柏尊者全集·卷十四》,《卍续藏》第一二六册页875下——876上。

  “七处征心心征心,八还辨见见辨见,
  从教猛风荡钓舟,一任吹去水清浅”。
  《紫柏尊者全集·卷十八》,《卍续藏》第一二六册页956下。

  “十卷楞严一柄刀,金牛不见眼中毛。
  试将智刃游心马,积劫无明当下消。”
  《紫柏尊者全集·卷二十》,《卍续藏》第一二六册页993下。

  “我本母生不及养,寸心耿耿实难化。
  期酬至德无所从,庆我离尘为佛子。
  深思妇人淫业重,坚固难拔等须弥。
  须弥可倾淫难断,津梁苦海须圣力。
  佛说诸经度众生,皆先戒杀后淫欲
  先淫后杀惟楞严,是故报母应仗此。
  南无无上楞严咒,消母淫业如天风。
  片晌之间不可得,戒珠清净光无缺。
  见佛闻法得自心,一切万法悉坚固。
  我发此愿等法性,见者闻者皆出苦。”

  《紫柏尊者全集》,《卍续藏经》第一二六册页975下。


  元·天如 惟则禅师(?~1354)云:
  “首楞严经者,诸佛之慧命,众生之达道,教观之宏纲,禅门之要关也。世尊成道以来,五时设化,无非为一大事因缘。求其总摄化机,直指心体,发宣真胜义性,简定真实圆通。使人转物同如来,弹指超无学者,无尚楞严矣”!
  天如唯则禅师撰《大佛顶经序》,《卍续藏》第九十册页480上 483下。或《卍续藏》第二十一册页738上下。


  明·憨山 德清大师(1546~1623)云:

  “原夫首《楞严经》者,乃诸佛之秘藏,修行之妙门,迷悟之根源,真妄之大本”。
  《首楞严经悬镜序》,《卍续藏》第十九册页58下。

  “此经说如来藏性功德无穷,咒乃诸佛心印,印持无尽,显密双修,成佛真要,故说不能尽,若依教修行直成菩提,无复魔业,是谓最胜法门也”。
  《楞严经通议·卷十》,《卍续藏》第十九册页336下。


  “《首楞严经》者,诸佛如来大总持门,秘密心印,统摄一大藏教,五时三乘、圣凡真妄、迷悟因果,摄法无遗。修证邪正之阶差,轮回颠倒之情状。了然目前,如观掌果,可谓澈一心之源,该万法之致,无尚此经之广大悉备者。如来以一大事因缘出现世间,舍此别无开导矣……良以此经,摧九界之邪锋,拆圣凡之执垒,靡不毕见”。
  《首楞严经通议序》,《卍续藏》第十九册页86上 下。


  “《首楞严》一经,统摄一代时教迷悟修证因果,径断生死根本,发业润生二种无明,名结生相续,顿破八识三分,故设三种妙观,摄归首楞严大定,是为最上一乘圆顿法门,直显一真法界如来藏性,称为妙圆真心”。
  《楞严通议补遗》,《卍续藏》第十九册页337上。


  “如来最极之至圣,集凡圣同居之法会,现无量光明之瑞相,演秘密难思之神咒,说微妙难思之法门,断历劫生死之爱根,销五阴邪思之魔业,得见所未见,幸闻所未闻”。
  《楞严经通议·卷十》,《卍续藏》第十九册页336下。


  明·交光 真鉴大师云:

  “是则斯经也,一乘终实,圆顿指归。语解悟,则密因本具,非假外求;语修证,则了义妙门,不劳肯綮,十方如来得成菩提之要道,无有越于斯门者矣夫”!
  《楞严经正脉疏序》,《卍续藏》第十八册页259上。

  “然《法华》与斯经虽皆摄末归本之真诠,而《法华》但以开其端,而斯经方以竟其说矣!我故尝叙斯经(楞严经)为《法华》堂奥、《华严》关键,诚有见于是耳”。
  ——《楞严经正脉疏悬示》,《卍续藏》第十八册页289上。

  “夫诸佛出世,本只为说《华严》,而四十年后,乃称《法华》为一大事者,以《法华》于施权之后,复摄诸教归《华严》耳。今斯经前五因缘(指“毕竟废立、的指知见、发挥实相、改无常见、引入佛慧”等五因缘),圆《法华》不了之公案,启《华严》无上之要关,所谓莫大之因缘,岂小小哉”?
  ——《楞严经正脉疏悬示》,《卍续藏》第十八册页289上——下。


  清·梦东 彻悟大师(莲社宗第十二代祖师,1741~1810)云:
  “首楞严者,称性大定之名也,以如来藏心而为体性,以耳根圆而为入门,以穷极圣位而为究竟,此依藏性之理,起称性之行,还复证入藏性全体,一经大旨,义灵于斯”。

  梦东彻悟大师之“跋禅人勇建血书楞严经庄严净土”。《梦东禅师遗集·卷下》,《卍续藏》第一○九册页780上。

  “花香鸟语圆通性,水绿山青常住心,一部楞严浑漏泄,不须低首更沉吟”。
  《卍续藏》第一○九册页 梦东彻悟大师之“开讲楞严颂”。《梦东禅师遗集·卷下》,《782上。

  附:梦东禅师尝著“跋禅人勇建血书楞严经庄严净土”、“颂楞严经十首”、“楞严二决定义”、“楞严顿歇渐修说”、“楞严知见无见说”等。见《卍续藏》第一○九册。


  清·杨仁山老居士(1837~1911)云:
  “《楞严经》,秘密说,善会通,不可执。注曰:《楞严》经文,隐含地球之意,当知佛语,皆是活句,若执此非彼,则自生窒碍矣……迩来地球之说,世人以为实,遂疑佛经所说为非,而不知《楞严经》中,早已隐而言之,经文深密善巧,后人若会其意,自能行住坐卧,如处虚空,不作质碍想,并不作虚空想矣”!(《杨仁山居士遗著·佛教初学课本注》页53。)

  “《楞严经》,无法不备,无机不摄,学佛之要门也”。
  ——《杨仁山居士遗著·等不等观杂录卷二》页10。

  “《起信论》者,马鸣菩萨之所作也,马鸣菩萨为禅宗十二祖,此论宗教圆融,为学佛之要典,再看《楞严正脉》、《唯识述记》,《楞严》、《唯识》既通,则他经可读矣”!
  《杨仁山居士遗著·等不等观杂录卷四》页21。


  近代莲社宗第十三代祖师印光大师(1862~1940)严斥云:

  “接手书知阁下卫道之心,极其真切。而彼(指欧阳竟无)欲为千古第一高人之地狱种子,极可怜悯也。《起信论》之伪,非倡于梁任公。乃任公承欧阳竟无之魔说,而据为定论,以显己之博学,而能甄别真伪也。欧阳竟无乃大我慢魔种。借弘法之名以求名求利,其以《楞严》、《起信》为伪造者,乃欲迷无知无识之士大夫,以冀奉己为大法王也。其人借通相宗以傲慢古今。凡台贤诸古德所说,与彼魔见不合,则斥云‘放屁’。而一般聪明人,以彼通相宗,群奉之以为‘善知识’。相宗以‘二无我’为主,彼唯怀一‘我见’,绝无相宗无我气分。而魔媚之人,尚各相信,可哀也”。(复李觐丹居士书)。《印光法师文钞三编下·卷四》页940。

  “不但世间正人之可为极庸劣人,即古之出格圣贤,亦可为极庸劣人,所以有《法华》、《楞严》、《起信》等为伪造之说,若不究是非,唯以所闻者为是,则三教圣贤经典,皆当付之丙丁矣”!
  ——(复唐大圆居士书二)。《印光法师文钞三编下·卷三》页733。

  “汝之知见,不异流俗,不究是非,但据传闻以为定据……而谓之为伪者,亦当以是为据。否则韩退之所谓为史者,述人善恶失实,不有人祸,必有天殃。汝发大菩提心,欲度尽众生,而谬传此诬人之语于《海潮音》,得毋污《海潮音》与伤汝之菩提心乎!以汝谬以光为师,故不禁戒勖,若谓不然,请即绝交”!
  ——(复唐大圆居士书三)。《印光法师文钞三编下·卷三》页734。

  由此书信可知,大师对不明是非而宣扬《法华》、《楞严》、《起信》为伪者,非常痛心。引史书中说:如果善恶失实,不有人祸,必有天殃!甚至言若不改其谬诬之说,则“请即绝交”!

  “凡人总须务实,彼倡异毁谤《楞严》、《起信》者,皆以好名之心所致,欲求天下后世,称彼为大智慧人,能知人之所不知之虚名,而不知其现世被明眼视为可怜悯者,殁后则永堕恶道,苦无出期,名之误人,有如此者”。
  ——(复陈士牧居士书九)。《印光法师文钞三编上·卷二》页405。

  “智者作《止观》,即与《楞严》六根功德义相符,复闻梵僧称其合《楞严》义,故有拜经祈早来,以证己说之不谬……拜经之事,盖有之矣。若云,日日拜拜,拜多少年之说,则后人附会之词耳”。
  ——(复恒惭法师书二之第四问)。《印光法师文钞三编上·卷一》页38。


  近代禅宗泰斗虚云老和尚(1840~1959)开示:

  “秀才是孔子的罪人,和尚是佛的罪人。也可说:‘灭佛法者,教徒也,非异教也;亡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卒秦者,秦也,非六国也。’经上所说末法时期的种种衰相到处可见,如和尚娶老婆,尼姑嫁丈夫,袈裟变白衣,白衣居上座……等。还有欧阳竟无居士,用他的知见,作《楞严百伪说》,来反对《楞严》;远参法师说《华严》、《圆觉》、《法华》等经和《起信论》都是假的,这都是末法的现象”。
  ——《虚云老和尚年谱法汇增定本》页278——279。


  有人也对虚云老和尚提过,说:“《楞严经》有人说是伪造的。”老和尚说:“这末法怎么叫末法呢?就因为有这一班人,弄得鱼目混,是非分不清楚,教你这人都迷了,瞎人眼问,令人认不清楚佛法了。他在那儿把这个真的,他当假的;假的他又当真的了。你看这一些个人,又是这个人写一部书,人也拿着看;那一个人写一部书,他也拿着看,真正佛所说的经典,人都把它置诸高阁,放到那个书架子上,永远也不看。所以这也就看出来众生的业障是很重的,他若听邪知邪见,就很相信的;你讲正知正见的法,说了他也不信,说了他也不信。为什么呢?就是善根不够,根基不够的关系,所以对正法有一种怀疑的心,有一种狐疑不信的心”。
  ——转自宣化大师《楞严经五十阴魔浅释》页628——630。

  “《楞严经》此经几无法不备,无机不摄,究佛学哲学者,圴不可不参究”。
  ——《虚云老和尚年谱法汇增定本》页104。

  “现在是末法时代,你到那里访善知识呢?不如熟读一部《楞严经》,修行就有把握,就能保绥哀救,消息邪缘,令其身心。入佛知见,从此成就,不遭歧路”!
  ——《虚云老和尚年谱法汇增定本》页367。


  “以我的愚见,最好能专读一部《楞严经》,只要熟读正文,不必看注解,读到能背,便能以前文解后文,以后文解前文。此经由凡夫直到成佛,由无情到有情,山河大地,四圣六凡,修证迷悟,理事因果戒律,都详详细细的说尽了,所以熟读《楞严经》很有利益”。
  ——《虚云老和尚年谱法汇增定本》页304。

  附:虚老一生宣讲《楞严经》的“史料”,有记载之处谨四次,自己亦亲注《楞严经玄要》一书,但于云南事变后佚失。虚老于光绪二年时三十七岁,于浙江天童寺听讲《楞严宗通》。光绪二十三年时五十八岁,于扬州焦山听通智大师讲《楞严经》。光绪二十六年时六十一岁,于陕西终南山讲《楞严经》。光绪三十年时六十五岁,于昆明筇竹寺讲《楞严经》。宣统二年时七十一岁,于滇西鸡足山之护国祝圣禅寺讲《楞严经》,曾感得古栗生出数十朵优昙华。

  民国九年时八十一岁,于祝圣禅寺讲《楞严经》。上面资料依次见于《虚云老和尚年谱法汇增定本》页48、57、76。和知定大师之《虚云老和尚略史》页20、页29。


  近代天台四十三祖谛闲大师(1858~1932)云:
  “此大佛顶法,是十方如来,及大菩萨,自住三昧,是故最尊无上,名之曰大佛顶,亦名第一义谛,亦名胜义中真胜义性,亦名无上觉道,亦名无戏论法,亦名阿毗达摩,亦名真实圆通,亦名无等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皆即表示此最胜之法,所谓依最胜理,说最胜教;依最胜教,起最胜行;依最胜行,还契此最胜理。教行理三悉名大佛顶”。(《谛闲大师遗集》第五编之“大佛顶经玄义辑略”页8-9。台南南天台般若精舍印。77、1。)

  “斯经高妙极致,非文言句义而能尽述。唯有退藏密机,虚怀仰赞而已,凡后之志学之士,苟能惜人身,得之不易。悟大教,值之倍难,或即生欲发真归元者,欲明心见性者,宜应于此一经,尽其心力,赤体荷担,坐卧经行,澄心体究,语默动静,反照提撕,其或宿种忽芽,大开圆解,如初春霹雳,蛰户顿开”。
  ——《谛闲大师遗集》第一编之“大佛顶经序指味疏”页1102——1103。

  “大哉教乎!如来金口诚言,祖师悲心诠解,求其妙而得入,深而易悟者,无如憨山大师着释楞严经之《通议》也”。
  ——《谛闲大师语录》页628之“重刻首楞严经通议序”
  附:大师一生教在《法华》,行在《楞严》之本,一生讲《楞严经》达十三次之多,并着《大佛顶经序指味疏》、“势至菩萨圣诞开示”及“七处征心之发隐”。见于《谛闲大师语录》页2、61——72、468——473、952——953、956——963、969、982。台南和裕出版。85年。


  近代太虚大师(1889~1947)着《楞严大意》云:

  “此皆辨妄明真之真心论,全部经文中,有一贯的中心思想,即是常住真心,故本经以常住真心为基本。‘信解’,即明常住真心之理;‘修行’,即除常住真心之障;‘证果’,即证常住真心之德……惟《楞严经》确是佛说,仅根据点有异而已。众生世界,即是如来成佛真体,譬如全海成风浪,风浪即在全海,法身成有情无情,则有情无情均即法身。故曰:‘情与无情,皆成佛道’”。

  ——转引自斌宗法师《楞严义灯》页4。见《斌宗法师遗集》一书。
  台北中华佛教文献编撰社。1992、2、19。
  附:大师著有《楞严经摄论》及《楞严经研究》二书。


  近代沩仰宗禅师宣化大师(1918~1995)云:

  “《楞严经》这是佛教里一部照妖镜的经,所有天魔外道、魑魅魍魉,一见到《楞严经》都现原形了,他无所遁形,什么地方他也跑不了。所以在过去,智者大师听说有这一部经,就向印度遥拜,拜了十八年,以十八年这种恳切至诚的心,求这一部经到中国来。过去的大德高僧,所有这一些有智慧的高僧,没有哪一个不赞叹《楞严经》的。所以《楞严经》存在,佛法就存在;《楞严经》如果毁灭了,佛法也就毁灭了。怎么样末法呢?末法就是《楞严经》先毁灭了。谁毁灭的呢?就这一些个天魔外道。这些天魔外道一看见《楞严经》,就好像眼中的钉、肉中的刺一样,坐也坐不住,站也站不稳,所以他必须要创出一种邪说——说是《楞严经》是假的。我们做佛教徒应该认识真理,《楞严经》上所讲的道理,每一个字都是真经真典,没有一个字不是讲真理的。所以我们现在研究这五十种阴魔,更应该明白《楞严经》这种重要性,其他这些邪魔鬼怪最怕的就是《楞严经》”。

  ——宣化大师《楞严经五十阴魔浅释》页626——628。


  “一般的学者,说《楞严经》是假的,不是佛说的,又有什么考证,又有什么记载。这都是他怕《楞严经》,没有辨法来应付《楞严经》的道理。《楞严经》中令他们最怕的就是‘四种清净明诲’,这‘四种清净明诲’就是照妖镜,所有妖魔鬼怪都给照得现原形了。还有‘五十阴魔’。这‘五十阴魔’把天魔外道他们的骨头都给看穿了,把妖怪的这种相貌都给认识了。哪一位能把《楞严经》背得出来,那是真正佛的弟子。《楞严经》在佛法末法的时候,是最先断灭的。为什么它断灭?就因为这一些学者啊,又是什么教授啊,甚至于出家人,都说它是假的。这种的言论,久而久之,被人以讹传讹,就认为他们所说的是对的,所以认为《楞严经》是假的了,佛教徒也认为它是假的了。久而久之,这个经就没有了。所谓经典断灭,也就是这样子,因为大家不学习,它就没有了,就这样断灭了”。
  —— 宣化大师《楞严经五十阴魔浅释》页638。

  “所以《楞严经》里所讲的道理,是非常正确的,非常有逻辑学的,再没有比它说得更清楚了。所以整部《楞严经》就是一部照妖镜,照妖镜一悬起来,妖魔鬼怪都胆颤心惊。我方才所说的话,所解释的《楞严经》和‘楞严咒’的道理,如果不合乎佛的心,不合乎经的义——如果《楞严经》是假的,我愿意永远永远在地狱里,再不到世上来见所有的人。我虽然是一个很愚痴的人,可是也不会笨得愿意到地狱去,不再出来。各位由这一点,应该深信这个《楞严经》和‘楞严咒’”。
  —— 宣化大师《楞严经五十阴魔浅释》页640。

  “有人读诵《楞严经》,要我尽形寿供养这样的修道人,我也愿意的……有人要学《楞严经》,我愿意尽形寿来供养这样的人”。
  ——宣化大师《楞严经五十阴魔浅释》页642。

  附:宣化大师于1946年在天津大悲院听倓虚大师讲《楞严经》。于1953年在香港西乐园寺讲《楞严经》。于1968年在美国开讲九十六天的《楞严经》,及举办多次的《楞严经》研讨会。又于1979年至1987年宣讲《楞严咒句偈疏解》,此乃继清·慈云续法大师之《楞严咒疏》之作,成为中国佛教史以来第二位释“楞严咒”之大师。详于《宣化老和尚追思纪念专集(一)》页12——15。台北法界佛教印经会印。1995、8、28。


  近代天台斌宗大师(1911~1958)云:

  “历代高僧大德,对于《楞严经》的批判(注:这里的“批判”为“判定”的意思),确认为佛说的阐明真心常住之真理,谁能有此本领,托于经文,以欺骗天下后世?……所以《楞严经》一经,决非唐朝代的佛教徒窃取先秦思想之所为,是很明显的。以上历代高僧大德,对《楞严经》之批判,实在是甚为平实,由此足知中国的固有文化思想与《楞严》的道理,实在较为接近,视《楞严》为伪书一说,诚不攻自破矣”!《楞严义灯》页5。见《斌宗法师遗集》一书。
  附:大师生前讲《楞严经》达三次,著有《楞严义灯》一书。

  “《楞严经》乃世尊一代法门之精髓,成佛作祖之要道。为宗、教之指南,性、相之总纲。诸佛依之为成佛正因,众生依之为解脱要诀!在如来三藏圣典中,求其彻底阐明心性,彻底破妄显真,使人转物同如来,弹指超越无学者,楞严妙法是矣”!
  《楞严义灯》页15。见《斌宗法师遗集》一书。

 

更多文章:《楞严经》相关讨论请进入:佛教网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