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佛经 >> 楞严咒 >> 《楞严经》修持感应 >> 正文

作者:慈莲 (可以转贴;注明出处;请勿窜改)

我是一个平凡无奇的女子,但六岁那年开始,却有一段奇特的震憾,开始延续着不同的生活至今,一直以来都把它当故事,不愿相信是事实:

六岁开始的一天,每当有时从睡眼之中觉醒之时,都会有惊惶之感,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大脑,好象脑筋一片空白,接着会有一股力量要从我下方入我身体,而且自此之后,我的日子不太好过,因为这种事件的次数频繁,但年纪幼小的我全然不知那是什么....

一直到受了国中教育后,我的一切状况未有改善,唯一有的,是我知道了每次从我下方要进入体内的力量是什么,但知道了并未对自己的状况有所改善,只是增加了罪恶感,因为那好象是一种淫欲,但可以确定的是:那不是出于自愿,开始愈来愈紧张,愈来愈仿徨,但就算自己此时没有能力去孝养父母,但也知不要增加家人烦恼,于是开始从算命佛教,道教...种种方面去寻找可解决的方法,但始终无下文.

就这样,因为拖延,除了每次那种力量来时,我无法抵抗,而事后却每每只有懊恼之心,为什么自己的定力如此差,为什么没办法对抗那力量的侵入,随着此种力量入体内的次数愈多,身子愈来愈差,直至长年需以中医调养,但依然没跟家人倾诉这件事.

到了出社会上班后,情况依然没变,但有一段时间,我靠着毅力,纵使身子体弱,但还是让我以考试的方式得到一份不错的工作机会,以为这些不快乐与惊恐会慢慢消逝,但并没有,反而...,不知什么原因,我本来是一个人人认为看了就开心的女孩,变成一个大家都讨厌我,且还步步算计要把我踢走,我却不自知,就这样,很快的我离开了那个地方,至此之后,每况愈下,工作时有时无,但我还是认为这只是人生中不如意的其中小部份,没关系,会过去的.

近年来,因为自己内心对于那种力量入侵,让我产生罪恶之感太重,我开始接触佛教,参加法会,自己也做定课,但此时的我,只是沉浸在自在的修行当中,对于佛教所说的修行,没去做深入了解,某机缘下,也接触了一位类似神通人士,他告诉我,这一切是我业力现前所致,开了符携带与饮用,随其四处去念经与所谓会灵山,在此因缘之下,又开启了我另一段惨痛的经验.

刚开始,以为这位神通人士,热心助人,慈悲喜舍,跟着他又可帮助人,我也非常热心的想参与,但在某此带我入一庙中,告诉我若要解业力,可以启灵,所以在无知情况下,我答应了,但危机已然生起,怎么在启灵过程中,我的身体开始摇动,连参与法会,都会在广场上听到上空有具大的吼声,但对方告知,那是正常,所以不以为意,就这样,在回家后这数天以来,我身体照样不定时摇动,头开始麻,更奇的是,我听见了一些所谓不应出现的声音,还有每次那股力量,也出现了能表达言语的现象,此时在想我是应该庆幸快找到多年未解的答案,还是该更忧烦更糟糕的未来?

可是,自从我听得见他们的话语后,我的状况只有更糟,他们告诉我一些与他们的因缘,说前世是我拋弃他们,让我开始愈来愈痛苦,本来念经后,我定力稍有,会抗拒他们,但知道这些他们形容的因果后,我开始心软,觉得我对不起他们,而失去定力,就这样我的日子里,几乎每天都有了他们,唯一不变的,二十三岁受戒后,知道一定要守戒,所以一切固执的我,本来宁愿被戒绑死,也不愿去犯杀蚂之罪的我,每次都产生罪恶感.(而且每一次出现的声音皆不同,似乎不是同一人)

不要这样下去了....,我心中每每吶喊着,身子再也承受不了这种摧残,忍不住鼓起勇气跟家人说明一切,此时家人除了心疼之外,也开始帮我找寻可以决解的方法,就这样我开始过着遍寻奇异人士及无业游民的生活,但日子却没更好过,除了这以”无形”相称的力量所扰外,开始在人的方面,除了家人,其它人只要见了我,都开始针对我,连走在路上,都会被疯子追,莫名的被所有左邻右舍指责,最后连我的家中,也都能耳闻,但都针对我,

可是我却依然每天只能守在家中小小佛堂之中,做着我的定课,念着经,虽然...现象没有改善,也没人能帮我指引我,也得每天听着大家的责难,心中即使有如千万把刀在割,仍然安慰自己,这是考验,还有要学佛菩萨的慈悲心,不可以发怒,不可以怪罪他人,要忍...,对待这些无形的力量也是,我都当是真的亏欠他们,所以他们来了,对我不规矩,我都抱着原谅的心,到了隔天,继续在定课之中,念经,拜忏,忏悔那些淫欲的行为,纵使不是自心所愿,我还是当是犯了戒,诚心忏悔,很矛盾的,很多人告诉我要求佛菩萨加持,但较执着的我,还是本着无所求之心,告诉自己,一定可以的,只要诚心,一定可以感化一切力量.

在这里,以上所述,是末学前半生的心路历程,本来并无勇气道出,但老实说,我道出这些,只是想让大家知道,很多事情纵使很严重,但日子还是要过,既使我每天白天交给人,晚上交给无形力量,但这是身体的部份,可是我还有一颗要向十方诸佛菩萨学习慈悲喜舍的诚心,这颗心我有定力一定可以把持住,不会轻易放弃;同时,也想向这些其实平常就有淫欲之念的同修们表达,我这样的情况,虽然没熬过,但我也在做努力,而若你们情况并不致此,应该可以念经加毅力去修正过来的,不要放弃,要加油,或许末学永远是你们的后盾~

在每一次他们愿意与我言语传达的同时,他们表达是对我的放不下,所以才会跟随,此时我都会尽量不让他们去想太乱的事,都跟他们说,若不然...我念经.念佛号,你们跟我一齐修,好吗?他们却跟我响应:我们不是念得慢,就是连四字洪名佛号都无法齐全,我不可思议,但不想去猜疑他们,所以还是对他们响应,是否尽力而为,如果真如他们所说,是为情而来,那是否就当为念经修行,他们响应:好,当然,我很为他们的精进心高兴,至少他们愿意,起初他们告诉我,他们想修药师法门,我因他们的愿力,去找了佛教师父皈依,并且请师父指引药师法门种种,而刚见师父时,师父也随顺众生的借着我的身体,对他们开示,他们也都点头同意,

于是开始了药师法门的修持,可是,很遗憾的,并没有维持太久,他们述说:有时他们很挣扎,明明知道会伤害我,会有违对我的承诺,但有时都无法控制,但此时无论他们说什么,我都相信,是无明也好,愚痴也好,我总是希望若一个小小的我的身体我的心,可以令一或二众能得入佛门精进修持,那真是不枉此生,比自心精进还精进,所以每每听到他们这些心声,我很心疼,依然继续鼓励他们,纵使他们有使不太依我,也没关系,我唯一心念,就是希望纵使最后我入地狱,也希望能对你们的成就有所帮助,就这一点点的心愿,所以,我到现在都还在做努力.

若他们所言不虚,当众生真的苦,苦到连佛号都无法念齐全,我们感念上天让有我一个完整的色身修持,但也并不因此而只顾自己,纵使有可能整船都翻了,我还是想尽点最后的努力,希望诚心愿力能有所感.

.................................

在未定下心来好好修持佛教定课前,于某一次寻找高人指点时,是藉由亲戚的介绍认识的,这位亲戚本对末学吃素不太接受,印象也不佳,认为执着,这位老师也同样告诉我一些因缘,同时得知我茹素谨慎,但告诉我可不必全素,心具慈悲为要,不是要做表面功夫,因此,我把老师的这句话收下,而每每到这位亲戚家中做客之时,这位亲戚也主动劝说,不要吃素吃得那么执着,不然,外出之时,多所不便,同时,也把这句话收下,所以每次只要到了这位亲戚家中,只要他劝说吃肉边菜,我欣然接受,但只要出了亲戚家,就恢复全素,并且再行诚心忏悔大概去了作客三次左右,

不知是见我能接受他的意见,所以也慢慢接受了我,

不知是有所感于佛菩萨的安排,再于下一次亲戚家中作客之时,亲戚好意问我不茹素可有令本身状况好些,我不知哪来的勇气,跟他回答:其实我有试过不茹全素,但状况依然,所以我现在恢复了全素,靠自力去克服一切,并且好好精进定课与拜佛,就这样,这位亲戚对我的态度依然善意,但却去准备了素食给末学食用,而且往后的每一次前往作客,皆是如此,并且有外出餐馆用餐时,他们也都说偶而吃素也不错,也都跟着找素食的餐馆用餐.

很多时候,因为这世界,不在如往昔人烟稀少,科技也进步很多,很多人事物的衍生,若非定下心来慢慢去感受,可能往往造成很多误解与不必要的事端,更别说要不执着或想自度化他,但的确在每天慢慢精进定课的过程中,除了自己可以去除一些我执外,也有可能深深的传递给周遭一点莲香.

回到末学遇到神通人士那一段,可说是除了在六岁开始那种惨痛迷惘的人生外,另一个悲惨的教训.

这位修行人,他自称属于道教,生性单纯加愚痴,起初我也不疑有他,但从未见于法会当中穿著正统道袍,总是以自制的服装上场,当然,除此之外,他的表现很像要助人救人,所以当他希望我帮他一齐行所谓佛事之时,我也答应了,由于当时已接触佛教经文部份,所以他要我帮他于法会中念经给众生,我也跪着念,并且还是经文中每遇有佛菩萨的佛号时,皆要礼拜,可说诚心至极,这当中除了参与法会外,我依然会在身体状况不佳之时,服用他所谓的甘露与符水,不下数十次,就在不必服用符水时,我开始只要入睡,即会梦见那位修行者,不是告诉我一些事,就是梦中参加庙会,还会有一些莫名的梦境,总之那修行者出现梦中频率之多,前所未有,当然我遇此境,一定跟他反应,为何有此境,但他说是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此时未免伤及和气,也未再多问.

到最后一段时间,他告诉我,有场法会需在大陆举行,需要我一同前往,虽然未曾出过远门,心想是助人,在家人同意下,也一起前往,但在法会过程中,我持念地藏经,一共要三遍,可是在持第一遍时,就发生状况,好似有股力量要进入我体内,令我眼前发黑并且想作呕,于是他就笔画个一二下,说那是我功力不够,但已化解,要不不必罣碍,从那次大陆回程后,身体本来不佳的我,生了一场病,而至此之后,那位修行者也显少与我往来,我前往询问是否是做错了何事,他说没有,但就是渐渐疏远.

更离奇的,当没有帮他忙的这段期间开始,我的耳边出现的是他的声音,不断的与我谈话,甚至也带侵犯,连家人之中也有能听闻到其声,我和家人找了很多人帮忙,可是总是无法胜过那声音之来源一方,有朋友也为了帮我,产生了不好的反应,因此我开始不再麻烦认识的人,只有家人陪我打听哪里有方法可以化解,但皆是事倍功半,就在末学想放弃,心灰意冷之时,遇到一位师父,愿意让我待在寺中静养,于是我入了寺中.

入寺的第一天,老实说,就有所谓被压的状况,我几乎快发狂,也打扰到师父了,可是这位师父慈悲的以每日早晚课持诵楞严咒咒水来帮我洗净身躯,结果真的得以入睡至天明.往后每一天,除了师父告诉我不妨把持稳楞严咒七至十遍,加上早晚课诵本中的定课,应可定心并且倘若遭人下待,此咒也有将符力弹回对方之力量,我见了昨日师父持楞严咒水的厉害之处,自至对于楞严咒诚心持诵,在寺中住了七日,一切状况稳定,即回程家中.

回到家中,末学开始照师父所交待,日不间断持诵楞严咒七遍加上早晚课诵本之功课,果然一个月内,皆能定下心而无有日前一切状况,连那位修行者的声音,也渐行渐远.

在于状况稳定后,发觉除了本身有了精进心,而且愿持地藏经和无量寿经为每日定课,也会主动打开电视听经闻法(因为刚修行时,只想着一直念经就可以修了),也稍微了解了原来以前会发生这些事,某些部份是自己太封闭,没有深入了解何为修行,而跟着盲修瞎练,导致了更严重的后果.

地藏菩萨普贤菩萨言:『仁者,此者皆是南阎浮提行恶众生,业感如是。业力甚大,能敌须弥,能深巨海,能障圣道。是故众生莫轻小恶,以为无罪,死后有报,纤毫受之。父子至亲,歧路各别,纵然相逢,无肯代受。我今承佛威力,略说地狱罪报之事,唯愿仁者暂听是言。』

尔时地藏菩萨摩诃萨白佛言:『世尊,我观是阎浮众生,举心动念,无非是罪。脱获善利,多退初心。若遇恶缘,念念增益。是等辈人,如履泥涂,负于重石,渐困渐重,足步深邃。若得遇知识,替与减负,或全与负。是知识有大力故,复相扶助,劝令牢脚。若达平地,须省恶路,无再经历。』

在此末学真诚的祝福各位大德,不论所遇顺逆,皆应好好精进不退转,必能保持清净心,不为境界所动摇.

相关栏目:《楞严经》修持感应学佛答疑请进入:学佛有问必答网常见问答集锦(还可以免费人工答疑)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


(微信扫一扫或长按二维码赞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