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佛经 >> 楞严咒 >> 《楞严经》修持感应 >> 正文

持楞严经 楞严咒送父亲自在往生不可思议感应

学佛有问必答,专家答疑、有问必答,点这进入>>

(宋东方口述,张秀娟笔录。)

张秀娟:

  昨天10月26日,沈阳的宋东方居士来大悲寺谢师恩,并拿来5个大公鸡放生。晚上和我在同一个寮房,她没完没了地唠叨楞严经、咒之“不可思议”!我对一些佛弟子挂在嘴上的这个词已司空见惯,所以对其所言不屑一顾。

  今早到了寺院,上妙下祥师父给我打电话(寺院内部电话),安排我将宋东方持楞严经、咒,使父亲预知时至往生感应事迹记录下来,以备对怀疑楞严咒的人增长信心。此刻,我才认真对待其所言“不可思议”的问题。因此,我装模作样地做了一次采访,现整理如下。

 

宋东方:

  我的父亲在2005年农历八月二十八(公历10月1日),预知时至,自在往生

   农历八月二十七(公历9月30日),父亲要求我说:“你明天能不能不吃饭了?”我想:本来一天一顿饭了(持日中一食),还让我明天不吃饭,不明究竟。但为了满父亲的愿,还是很高兴地答应了。

   到了凌晨大约1点半钟,父亲起床用手比划(此时已不能讲话了),我拿来纸和笔,他在纸上,只反复写:我要走了,我要走了......我心想,这么晚了,老爸想到哪里去?也就没有理会。

   二十七日晚,父亲已经不能说话。二十八(10月1日国庆节)上午,父亲又在我手里写了一个“午”字,我也不明何意,还是跟往常一样给父亲做早课,诵楞严经及五遍楞严咒。父亲每日都是背朝窗户坐(晒后背),静静地听我诵咒。可这天是脸面朝窗户。11点多钟,发现窗外有一道强光,随即父亲费力地合掌,喊了三声阿弥陀佛,然后发现父亲头上出现一团象水开了一样的雾,以及一道光柱,瞬间即逝。父亲的身体往下滑坠,并示意躺下,右侧吉祥卧,左手开始时在胸口位置,后自己搭在腿上。过了一会,我摸他的手腕,发现没有了脉搏。过了一段时间,摸头顶还很热,此时我才明白,他反复写“我要走了......”,以及在我手上写的那个“午”字,及父亲要求我今日中午不吃饭的用意。

  父亲能安详往生,完全是靠师父的指导,三宝的加持,经咒的功德力。父亲肺癌病重的三个多月期间,大夫说此病后期会疼痛难忍,我非常着急,打电话请教师父说:“好多人劝我念《地藏经》,我念《地藏经》不熟,到底该念什么能让父亲走时不痛苦?”师父告诉我:“继续念楞严经、楞严咒。”这使我坚定了信心,没有想到持楞严经、咒的功德不可思议。

  父亲没有受三皈依,并且平时不念佛号、经、咒,只是我偶尔带他到寺院拜拜。生病期间女儿在边上念楞严经、咒,他很愿意听。在病重后期,父亲经常反思自己对不起双亲,询问我:你们学佛的都怎么做?我教父亲求忏悔。父亲忏悔后,非常想见师父,和求受三皈依,因师父当时行脚乞食没能如愿。但有一天他高兴地重复着:“我见到师父了!我见到师父了!”我问他师父的长相,他一一形容无误。

  我早期念佛,某年行脚期间认识了上妙下祥师父,之后持楞严经、咒,平时拜楞严经。

  父亲生前,一次看见车上有卖公鸡,想买下,却被人抢先买走了,当然是被买去宰杀。后来就对女儿说:以后要买5个大公鸡去大悲寺放生。父亲往生后,我就买了5个很漂亮的大公鸡来到大悲寺放生,满父亲生前的愿望。

 

 

-续-

 

宋东方:

    过去道隐尼师曾劝我出家,学净土宗,念佛。我净时、睡时亦念佛。连续三天的同一境界,告诉我去找持金戒的师父。寻师10年,2000年四月初八,遇一比丘尼师父告知,有一位出家人,就是我要找的师父。

    2000年来到大悲寺,见到师父。九月十三(跟随)行脚四天,九月十六,并受三皈五戒,法号:亲如。背诵楞严咒,七天七夜。2003年来见师父,师父教我背楞严经,五年背会。

    今年父亲有病,父亲还没有学佛,我很着急,请教师父该读什么经,是地藏经,还是什么。师父教我继续诵楞严经。因为家务繁忙,只诵了楞严咒,最后父亲能预知时至。父亲在生时请求求忏悔的方法,忏悔后对我说看见师父了。八月二十七,父亲已经不能说话,告诉我,你能否明天不吃饭?我答应。晚上1点半,给笔和纸,父只反复写:“我要走了”。第二天真的走了。八月二十八,让子女回避,只让我留下,在我手心上写一个“午”字,还有其他看不清楚。佛友来访,告诉父亲此时应该求生净土。从早上开始,我仍然背诵楞严咒。11点15分,窗外有强光,发现父亲欲合掌,合不上,我帮忙将父掌合上,即时父喊了三声:“阿弥陀佛”,我也跟着喊“阿弥陀佛”。发现父亲头上有一股热气象水开时一样,随即有一道光柱,只一瞬间。后父吉祥卧,摸父亲头部发热(告诉子女不许哭,事先交代),这些都在居家。父亲没有皈依,平时不念佛,有时候女儿引导他磕头,我从头到尾一直诵楞严咒。

     父亲平时身体很好,经常骑自行车。13岁离家逃生,从山东老家黄县,至沈阳市和平区八京街62号,86岁,名宋友贤。1920年正月二十五午时生。父亲患严重肺癌,医生说临命终时会很痛苦。患病三个半月间,我诵楞严咒,每天拜楞严经一柱香,一句一拜,回向父亲。有人说是假的,事实证明,楞严咒不可思议。读楞严经一定程度时,有白色光。

    父亲临命终时后悔,生时遇到一公鸡,但没有买到那只公鸡,嘱咐女儿放五只公鸡。父亲平时不杀生,善良,慈悲,经商一辈子,在百货公司任采购员。以前父亲听师父讲经(录音),听到没有针线,都落泪,让我捎给师父。

     我(宋东方),女,57岁,退休7年,以前是会计,诵(楞严)咒以来,眼不老花。诵楞严经约两年,两天一部,一句一拜,现在在拜第二部经。我手足六人,一兄四弟,不信佛,诽谤法,骂我蘖子。在父亲做化疗期间,大夫吩咐要吃肉冻,父亲不肯吃,并说太臭。

相关栏目:《楞严经》修持感应讨论请进入:佛教论坛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