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佛经 >> 金刚经 >> 《金刚经》修持感应 >> 神奇灵应篇 >> 正文

书法家第四次书写金刚经,异香跟随三个月

无量光佛教网 - 佛门网 - 佛要救你 - 净土宗门户 - 佛教网

(闽斋随笔(卷一) 浅谈金刚经109)

(作者介绍:了然,书法家,散文家。公元1951年出生于台湾,父母亲均来自于海峡彼岸闽江旁的某个滨海小镇。1974年毕业于成功大学的化工系,目前为本地某跨国大型企业集团辖下一家化学品制造公司R&DDivision的DeputyDirector。本文选自其472篇短文中的一篇)

  在网站的「了然会客室」里,最近有网友以「金刚经」的四句偈「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作留言讨论,今天我就来谈谈有关「金刚经」的话题吧…

  「金刚经」在中国佛教徒的心目中称得上是一部「经典之作」,自古以来有关她的多则神话也一直被人们传颂着!比较具代表性的故事是:一名樵夫到深山里去砍材,一个不小心跌落到山谷内的一个坑洞里,只是任凭他如何地呼叫都无法引来救援;后来樵夫藉着洞内微弱的光线看到墙上墨迹斑驳的「金刚经」,于是他每天以手指挖下数十个金刚经的字来果腹充饥,半年后他终于被人救出!而在那半年里,维持他生命的粮食就是墙壁上五千多字的金刚经经文…

了然九年前第一次尝试以毛笔来书写「隶书体」的金刚经,由于该经文的字数超过五千,因此必须拆成屏幅的方式来书写!所谓的「屏幅」就是古人将一件大型书作写在多张宣纸上,最后再裱褙成「屏风」状的连幅作品;屏幅有几个书写上的依循法则:总屏幅数必须为「偶数」、「最少屏幅数为四」以及「单字不成行、单行不成幅」等等格局上的限制…

  第一次书写金刚经时,了然采用困难度较低的「隶书体」。当时我把屏幅数定为18,如此一来,每张宣纸的个别字数约为280,那与「心经」的260字相仿,而万一某张宣纸一个不小心给写坏了,重新来过时也感觉比较不吃力…

  第二次书写了然同样采隶书体,只是幅数缩减为12屏,如此一来困难度就高出了一些!第三次采相同的12屏设计,但这次我把字体改成小篆,「小篆」是秦始皇统一中国文字之后的「官方」字体,那也是中国人第一次有共同文字的起始;只是书写小篆字体时无法如楷书、隶体般凭空想像,必须逐字翻查书法辞典,因此书写「小篆金刚经」的困难度就相对提高了许多…

  1994年9月,了然以「八屏、小篆金刚经」的第四次书写来挑战自己,当时我用八张「全开宣纸」来书写小篆体的金刚经,那相当于每张宣纸约有650个字左右!由于单一张宣纸中字型与墨色「统一性、连贯性」的考虑,了然必须一气呵成在同一天内完成某一单张宣纸的书写,那约需6-8个小时,因此也就只有星期假日才能动笔了…

  后来了然前后共使用60天的时间完成第四次金刚经的书写!而在书写的过程当中,发生两则「趣闻」,以下我写出来与看倌们分享…

  第一则:板凳篇…

  在了然第四次书写金刚经的同时,我所坐的板凳(那是一张相当阳春型的椅子,就是简单的四支脚支撑着一块圆型木板的那一种。)有一支脚因断裂而无法四平八稳地站立在地面上…

  一个周末假日的午后,了然到内湖的某个家具行想为自己添购一只新板凳,店家老板当时很热心地招呼着我!当发现该店内的椅子售价都在一万元台币上下时,我直截了当地问了一句:「请告诉我您店内最便宜的椅子摆在哪儿?」店家老板当场Show了一张新台币6,000元的「便宜货」!哇塞,搞了半天原来了然误闯了贼船!那一天,我所走进的店家是「欧洲进口、纯牛皮质、手工制造」的家具专卖店…


  空着手悻悻然离开那个家具专卖店并回到家中之后,了然在那张「跛脚椅」身上出了气:我拿起榔头把它那支原本就已裂开的木脚狠狠地敲断!接下来,了然坐在一只「三支脚」的板凳上书写金刚经,前后合计共约60天…

  第二则:闻香篇…

  过去在书写佛经书法时,了然习惯以「无线耳机」接收从客厅的Sony音响所播放出来的CD音乐,而我的Favorite乐曲包括有「国语、台语、西洋老歌」以及「梵乐唱颂」等等;了然开始书写第四次金刚经之后不久,一次我走到客厅去挑选CD唱片,突然间闻到一阵阵扑鼻而来的「异香」,那是一种类似Cheese、奶酪的浓郁香味…

  当时我被那股香气给吓呆了,于是赶紧招来老婆及两个小孩在CD音响附近「试闻」了一番,结果呢?了然的三口家眷都没闻到,而他们当时还开口骂了「神经病」那三个字…之后那阵异香一直跟着了然整整有三个月之久!不论是在台北市的街头开车、在公司Office里上班或是在内湖的自家中书写佛经时,那股奇异的香气总是如影随行地缠遶在身旁…

  后来我把「异香」的故事告诉某位同事,他于是去向一位「高僧」请益并问明缘由,当时了然所得到的回复是:「异香当是某种「天龙八部」的护法天神随侍在您的身旁!下次再闻到香气时,不妨闭目默祷并请示来者究竟为是何方神圣?」…

  一个周日下午,当了然坐在三脚板凳上书写金刚经时,那股浓郁的香气再度光临,我于是就闭目观想同时嘴巴念念有词地张阖着!此时我们家刚上国中二年级的大儿子闯进了然写经的书房,Junior先在门口看见他老爹那类似「羊癫疯」的诡异表情,随后他在门上轻敲了几下,了然当场就回魂清醒了!接着Junior拿着数学课本走过来问我:「Dad,请教教我这一题该怎么解?」…

  从那一天起,我就不曾再闭目默祷、观想护法天神了!管他什么天龙「八部、九部」的,知道了又能如何?不过徒增烦恼罢了!了然当时在自己的心中得意地想着:「嗯!人世间还有什么比我儿子的数学更重要?」…


接上――闽斋随笔(卷一) 再谈金刚经(110)

日昨我以「浅谈金刚经」为题上载了一篇文章,了然今天再多谈一些有关「金刚经」的话题…

  在「浅谈金刚经」一文中我曾提到「闻香」的异象,后来为了举办书法个展,台北市复兴广播电台的「金笛」小姐邀我上她的「与我同行」节目对谈,当时我说出自己「闻香」的故事!那一次坐在播音室对面的助理小姐听得目瞪口呆,还差一点流出口水呢!等对谈结束、OnTheAir的灯号熄灭时,那位助理姑娘立刻冲进播音室里,她紧握着我的双手不放并喃喃地啐啐念着:「真不可思议、真不可思议!」当时了然很慷慨、也很有风度地用那句妻儿致赠的「神经病」来转送给她,当然那三个字是暗骂在心里头的…

 

更多文章:神奇灵应篇讨论请进入:佛教网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