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佛经 >> 地藏经 >> 地藏法门 修持感应 >> 正文

五、临西妙境,却为地藏经而滞留

学佛有问必答,专家答疑、有问必答,点这进入>>

地藏菩萨灵感记

五、临西妙境,却为地藏经而滞留

一般人若遇恶劣环境便寻找死路,认为一死了之,痛苦也就解决了。殊不知死后的苦痛比活于世间还增千万倍,因人身正如一间房屋,心灵好比主人,寄居于屋,如果一旦失去人身,心灵等于无家可归,便流落到空芜荒废之地,也就是云聚恶鬼的污浊地方。一般人如死后流落到这种地方,就易受厉鬼的要胁压迫,那时想再得回人身已不可能了。世尊所谓:‘得人身者如爪上土,失人身者如大地土。’可知做人的机会是如此渺小,我人又怎能随意轻生?所以,我认为如果不是为了真正伟大、高超的理想,我们绝不能妄求死路。

过去我屡经患难,就如已经面临死亡之境:每次也自觉死了一般,对这世界亦不再有所眷恋。但既而一想,死后到底去何处?每念及此,心情顿时迷惘,如飘忽于茫茫大海,不能握得上岸线索。回忆星云大师所著‘十大弟子传’中有一段事迹:‘当时佛和大弟子们,一到涅槃(入灭)时候,便能随时进入涅槃。’我想如果能到此境界,岂不就是最美好的时候?所以我决心求得涅槃妙法,民国五十七年七月我请会性法师开示。其大意为:

‘这种功夫就是依据真功德而自成的,一有足够的真功真德便能自得,不是用教导得来的。’

听完法师的指导我亦无法了解,只好自发誓愿:‘自此愿实践地藏菩萨样之菩萨道。如做佛事,一不顾牺牲自己,尽力而为。祈望诸佛菩萨助我达成愿望。’

一年后,高雄佛光山东方佛教学院院长星云大师,初次莅嘉义佛教会宣讲‘佛说阿弥陀经’,大师在这段期间阐述‘净土法门乃是最简易成道之法’。我即刻深信不疑,自此开始实行念佛。过去我虽知道净土法门最好,但因平时繁忙,未能深入此微妙法门。而且过于自信‘自力妙智’,不曾精诚念佛。现在开始至诚勤念,过了两三天便梦见这样的情景—我的念珠忽然飘至天空中,而我居然能奇妙地飞上天把它取回。又过几天,我梦见当我念佛的时候,忽然念珠变成一串灿美的宝珠。再经数天,我独坐房内念佛,朦胧中飘来一阵阵浓烈的异香,当时我还不自觉得流下泪来。还有次在失眠的夜晚,我起床念佛,仅过数分钟便安然入睡。

回想几天以来的奇妙瑞相,使我更加深信念佛法门。但我所受的感应并不只限于此。有一天,家人责备我忙碌佛事实在毫无裨益,一死算了。我不敢争辩,只默念阿弥陀佛的圣号,当时心情有如在火坑被火煎熬似的,痛苦至极;而我对这世界的一切欲望也一扫而空,仅想依赖阿弥陀佛的大慈力来救我跳出可怕的火坑。果然,我的愿望实现了,一小时后,我闻到了浓烈的异香,心地也不自觉地开朗舒适起来,犹如飘忽在虚空之中。如此妙境维持了一天,最后,终于拜见了阿弥陀佛的尊容。我随即明白一定是阿弥陀佛来接我到西方了,一时感到心脏逐渐无力,差不多在将断气时,猛然一想:

‘我募款的“地藏经”尚未出版,此愿未了,怎能生西?’

奇妙得很,这个念头一生,我立刻堕落下来,瑞相也消失了。过了几天,心脏仍未复元。

五个月后(民国五十九年正月二十三日)我再度遭受家人无理的责备,无路可走;又开始默念阿弥陀佛圣号。不到一小时又再闻到浓烈的异香,心也像上一次似的飘至虚空中,经过情形和前次差不多,所不同的是另发现一座金色莲台,还听到一阵小孩嬉戏喧闹之声,像是到了西方清净快乐的境地。这天晚上入睡之时,犹恐此微妙心境消失,只好再继念阿弥陀佛,直到天亮不觉厌倦。这微妙心境继持续两天,我的心脏已无法支持了;在我明白阿弥陀佛再次接引我到西方了,猛然,又兴起了一念:

‘我应继续行道,宣扬地藏菩萨的大誓愿,现在还不应该往生西方胜境享受快乐的啊!’于是再度堕落下来。

两度临西妙境虽未西去,却使我了解多年来所疑问的涅槃之法。临西之时,物欲、人情均不足令我牵挛挂念,只有‘地藏经’使我挂怀。如此看来,地藏菩萨一定和我有段殊胜因缘的吧?我应好好体念地藏菩萨的大悲愿,继续行道才对,我如此想。

相关栏目:地藏法门 修持感应讨论请进入:佛教论坛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