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佛经 >> 地藏经 >> 地藏经讲记圣一法师 >> 正文

圣一法师

  此是三题,第一经题、第二人题、第三品题。

  先讲经题:

  在我们这个地球上,过去已有七佛出世:第一是毗婆尸佛,第二是尸弃佛,第三是毗舍浮佛,第四是拘留孙佛,第五是拘那含牟尼佛,第六是迦叶佛,第七是释迦牟尼佛;将来还有弥勒佛等九百九十五佛出世。每位佛出世,都说法教化一切人;因为人人皆有佛性,从性起修,功圆果满,皆可成佛。

  但是一般人迷而不悟,佛就对机说法,令其自觉。因为人的根机不同,佛说的法就多了。释迦牟尼佛在三千年前,降生印度迦毗罗国,十九岁出家,五年参学,六年苦行,三十岁便成正觉。说法四十九年,讲经三百余会,所说的经中,有一部地藏经。何故佛要说‘地藏经’呢?因为佛临灭度时,还有许多众生未曾悟道,在苦海中浮沉,佛特意将此等众生,交给地藏菩萨去度,故说此经亦是“托孤付嘱经”。此经在天上,佛为报母恩而说,又可以说是“佛门孝经”。地藏菩萨在因地中,多次为救母难,发大誓愿:“度尽众生,方证菩提。”以此功德愿力,令多生父母离苦得乐,转凡入圣,说是佛门孝经,一点不差。地藏菩萨以大神力,时时处处,度化众生,离三途苦,得人天乐;在人天道上,方能修行悟道,又可以说此经是“人天因果经”。此经佛说已有三名,我不能尽说其义,希望各人自己去研习领悟。

  平常诸方讲经,多用天台宗五重玄义解释经题,我今亦不能例外。五重玄义,玄者微妙难思,义者深有所以。五重者:一释名、二显体、三明宗、四论用、五判教相。“名”是假名:法本无名,诸佛为法安名。假名之下,必有实“体”,行者寻名得体。“宗”是宗旨:体非宗不会,得旨会体。“用”是功用:无量功用,不离本宗,因用明宗。功用现前,力有深浅,则“判”归大小权实“教相”矣。是名五重。

  此地藏经以人、法为“名”。以诸法成就为“体”,真如也。以愿力度生为“宗”,依理发愿也。以断惑证真为“用”,依法修行也。以引权入实为“教相”,满众生愿也。略标此经五重之义。

  古德释经题,有七种立名,不离人、法、喻(单三、复三、具足一)。以人立题者,如阿弥陀经。阿弥陀是梵语,此云“无量光”,即见性悟道之时,其光明无量;阿弥陀又名“无量寿”,吾人得法之时,了诸法本来,不生不灭,常住世间,法寿无疆。人即是法,所以以人立经题。以喻立题者,如梵网经。时佛观诸大梵天王罗幢,因为说无量世界,犹如网孔,一一世界,各各不同,别异无量。佛教门亦复如是,每一世界,教法不同,所以菩萨到无量世界,亲近无量诸佛,尽行诸佛无量道法,勇猛精进,名称普闻,方能成佛,是以喻也是法,因此有的经以喻立题。以法立题者,佛将所得之法,为人演说,如般若、涅槃、方等等经,皆是以法立题。大方广佛华严经,是人、法、喻具足的经题。不一一解释。

  此‘地藏菩萨本愿经’,以人、法为题。‘地藏菩萨’是人,‘本愿’是法。菩萨二字,具足应云‘菩提萨埵’。菩提是佛道,萨埵是众生;菩萨就是上求佛道,下化众生。所谓“发菩提心,行菩萨道”。菩萨欲度众生,必须先求菩提,以菩提之法,方能下化众生。欲求佛道,必须先度众生,众生度尽,菩提始现。所以上求菩提,即下化众生;下化众生,即上求菩提。两名一义耳。

  ‘地藏’是名,‘菩萨’以德立名。地者,心地也。人心如大地,大地能生万物,人人皆知;心地能生万法,则众不知,必假佛法,发明心地,心地含藏无量清净功德,以此功德自度,自成佛道;以此功德度他,令他成佛道。何以故?此无漏功德,无自性故。所以能自度、度人,皆成佛道。佛法是平等的。孔子曰:“己立立人,己达达人,名之为仁。”也是这个道理。

  地藏菩萨明白这个道理,就依理发愿——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发先度人成佛之愿,所以名为大愿。又是本昔所发之愿,故名‘本愿’——其本愿在本经中,有四处说明。一切菩萨,皆有本愿:例如文殊发愿,令一切众生得大智慧,发菩提心,此是文殊本昔之愿;普贤发愿,令一切菩萨修万行、趋万德,此是普贤菩萨本昔之愿;观音菩萨寻声救苦,现身说法,此是观音菩萨本愿。不但菩萨有本昔之愿,即释迦如来在法华经中,亦显露其本昔之愿。方便品云:“舍利弗当知,我本立誓愿,欲令一切众,如我等无异。如我昔所愿,今者已满足,化一切众生,皆令入佛道。”又云:“诸佛本誓愿,我所行佛道,普欲令众生,亦同得此道。”如是本愿二字,的确是诸佛菩萨,在本昔发心时,所发之愿也。

  地藏菩萨昔日所发之愿,从愿起行,由行得力;得神力时,就能度一切众生——已成佛、当成佛、未成佛。则地藏之愿,真实不虚,故名‘地藏菩萨本愿经’。

  地藏菩萨得大神力时,就能将一身分为无量身,一一身度百千万亿人,所谓‘化现金容处处分’。佛灭度一千五百年,菩萨降迹新罗国王家,姓金,号乔觉。在我国唐朝高宗永徽四年,金乔觉廿四岁,祝发。携白犬善听,航海而来,至江南青阳县九华山,端坐九子山头七十五载。至唐开元十六年,七月三十日夜成道,计九十九岁。时有阁老闵公,每斋百僧,必虚一位,请洞僧足数。洞僧乞一袈裟地,公许之;其衣遍覆九华,遂尽喜舍。其子求出家,即道明和尚。公后亦离尘脱白,反而礼其子为师,故菩萨像,左道明,右闵公。菩萨端坐九华七十五载,深入禅定。禅定是神力之根本,大士独居修禅时,九华山志曾有大士送童子下山诗一首:“空门寂寞汝思家,礼别云房下九华,爱向竹栏骑竹马,懒于金地聚金沙。瓶添涧底休拈月,钵洗池中罢弄花,好去不须频下泪,老僧相伴有烟霞。”

  九华昔叫九子山,因李白赠青阳韦仲堪诗而得名。诗曰:“昔在九江上,遥望九华峰,天河挂绿水,秀出九芙蓉。”

  ‘经’是通题,通一切经故。经之一字,在中国解释,有训常,三世不易故;训法,十方同尊故;训贯,贯串一切法故;训摄,摄化所度机故。

  又依我国圣贤之典曰‘经’,因此佛经也名经;多加一契字,谓如来所说之法,上契诸佛之理,下契众生之机。如来说法,应机设教,不深不浅,故能契理,又能契机。法华经方便品云:“舍利弗,如来能种种分别,巧说诸法,言辞柔软,悦可众心。”据此文,则如来能将不可思议之妙法,以方便智而演说之。故能契理,又契机。

  印度‘经’之一字,梵语修多罗,含五义不翻。一、涌泉,义味无尽。故凡诵经者,至心诵一次,可能领会一义;无量次,则解无量义矣。二、出生,能生妙善故。凡诵经者,不久依仗经力,化刚为柔、变愚成智、罪灭福生,成就种种善法。三、绳墨,楷定邪正故。修行邪正以经语为准则。金刚经云“有四相,即非菩萨;无四相,乃名菩萨”。四、显示,能示正理故。诵经相应,固地一声,便得法悟道。如六祖闻金刚经,大彻大悟。五、结鬘,贯串诸法,庄严法身故。

  次释人题:

  唐于阗国三藏沙门实叉难陀译,是人题。

  经是西国文,须人翻译。最初翻译是汉朝竺兰、摩腾二位高僧,翻四十二章经。其次,鸠摩罗什翻金刚、法华、维摩等经。迄唐朝,‘实叉难陀’翻八十华严,及此部地藏经。‘实叉难陀’是我国唐朝时,于阗国人。于阗是北印度国,此云地乳。因国王无子,祷毗沙门像,剖额得婴儿;因不饮人乳,神像前,地隆起如乳状,神童饮吮,长大为王,故以此立国名。

  ‘三藏’是经、律、论。‘经’诠定学、‘律’诠戒学、‘论’诠慧学。戒、定、慧三无漏学,是出苦海之津梁,超凡入圣之良药。所以佛弟子,先持戒,令身口清净;次修定,而动惑;后修慧,而拔惑。断惑证真,则入圣域矣。

  所以出家人必通三藏,以三藏之法为自师,亦为人师,名三藏法师。而号‘沙门’者,乃实叉自谦。沙门是梵语,此云‘勤息’——勤修戒、定、慧,息灭贪、嗔、痴。又云‘息心’。四十二章经云:“辞亲出家,识心达本,解无为法,名曰沙门。”‘实叉难陀’是译者之名,此云学喜。论语曰:“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此尊者勤学三藏,法喜现前,故名学喜。

  忉利天宫神通品第一,这是品题。

  地藏经三卷,十三品。大意如下:第一天宫神通品,与第二分身集会品,此二品明地藏乃能化之主。大士分身无量,深入泥犁,以孝行化,令出三途,生人天之幽冥教主也。第三众生业缘品、第四众生业感品、第五地狱名号品,此三品明地藏所化之机——即不孝双亲、不敬三宝、造业受苦者。第六如来赞叹品、第七利益存亡品、第八阎罗王赞叹品,此三品明度生之缘——即烧香、诵经、造幡、造像,种种善缘也。第九称佛名品、第十校量功德品、十一地神护法品、十二见闻利益品、十三嘱累人天品,此五品明成佛之因——即令人至诚念佛布施财法、度尽众生之菩提正因也。若明乎此则全经大旨洞然。

  ‘忉利’是六欲第二重天,此云三十三,在须弥山顶。四埵各有八天,中央善见天,是帝释所居;帝释是天王,余三十二天是天子所居,合称三十三天。如来出世,佛母七日殁,生此天。佛将灭度,故升天为母说法,以报母恩。佛在忉利天的天宫里现大神通,召集会众,故名‘天宫神通品’。‘神通’二字,在中国易经有云:“阴阳不测之谓神,寂而不动,感而遂通。”缨络经云:“神名天心,通名慧性;天然之慧,彻照无碍,故名神通。”予谓六根清净皆得神通:眼根清净,天眼通;耳根清净,天耳通;身根清净,神足通;意根清净,有宿命通及他心通;若烦恼漏尽,即了生死,成就漏尽通。

  佛以神通现种种身,具一切智,说种种法。如来有不可思议的神通,今佛在忉利天放无量光明云,乃佛神通之一也。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忉利天。为母说法。

  今释经文。诸经首皆具六种成就,证明是佛所说,又名证信序。第一信成就、二闻成就、三时成就、四说法主成就、五处所成就、第六众成就,六事成就,方能说法。

  第一信成就。不信何用闻,我们学佛,第一条件就是信。信仰三宝,绝对信,信之极点,证入三宝之体。三宝不从他得,佛宝者,汝之性也;法宝者,汝之智也;僧宝者,汝之行也。所以大智度论云:“佛法大海,唯信能入,唯智能度。”金刚经云:“信心清净,即生实相。”实相者,三宝之别名。信则万法现前,故一切经,从信而入。儒家则云:“不诚无物。”‘如是’二字,是“信成就”;信则言‘是法如是’。故信是第一成就。

  第二闻成就。如是之法,我从佛闻。佛法虽大,或见色明心,或闻声悟道——如来在世说法,弟子闻声悟道。金刚经云:“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不惊不怖不畏,当知是人,甚为希有。”此是闻法直下承当,从闻信入,故云“闻成就”。否则成就个什么?

  第三时成就。欲知佛性义,当观时节因缘,时节若至,其理自彰。吾人修行,善根成熟,悟果自来。普门品观音三十二应身,因善根成熟,乃现身为说法;若不成熟,虽说法亦不悟。今‘一时’者,众生善根成熟之日,即是如来说法之时。法王嘉会,说听事毕,大众获法益,故云‘一时’。若不获益,云何云“时成就”。

  第四说法主成就。佛为说法主。佛者觉也,无明梦觉,不但生死了不可得,而且佛境界现前;佛境界一一功德,皆能度众生了生死,返迷归悟,与佛相同。所以佛说种种法,能度种种众生,故云“说法主成就”。

  第五处所成就。佛说法必有处所,或者天上,或者人间;在人间说法多,在天上少。尤其是忉利天,佛曾两次在忉利天说法:第一、佛初成道讲华严经,上升忉利天说十住品。第二、临灭度时,与弟子俱上天宫,三月安居,为母说法毕——即说此地藏本愿经;以六道群灵,付嘱地藏菩萨。在忉利天说此经,即是“处所因缘成就”。

  第六听众成就。“为母说法”这一句是:佛有三身(法、报、应),法身清净本具,报身功德修成,应身处处应化。若化身无而忽有,则不须父母;如应身示现人间,降迹西干,示同人法,则有生身父母。

  阿弥陀佛亦有父母。经云:“阿弥陀未成佛时,其父月上转轮圣王,其母后殊胜妙颜。”释迦佛,其父净饭王,其母摩耶夫人。佛诞生七日,母后生天。佛成道,人间说法,有缘众生度尽,但圣母未闻,所以佛升天为母说法,圣母闻法悟道,即证须陀洹果。报答母恩,以尽孝顺之道,令末法众生,人人孝顺生身父母。梵网经云:“孝顺父母师僧三宝。孝顺是至道之法,孝名为戒,亦名制止。”所以如来为母说法,宣扬孝道;儒家亦有“百善孝为先”之说。佛经云:“孝顺是至道之法。”古德云:“在家无孝子,出家无高僧。”又云:“稽首三界主,大孝释迦尊,累劫报亲恩,积因成正觉。”观此偈,则释迦成佛道的正因是孝;因孝顺心积德而成正觉。为母说法,众弟子皆闻,皆增长孝顺善根,此是“众成就”。

  尔时。十方无量世界。不可说不可说。一切诸佛。及大菩萨摩诃萨。皆来集会。赞叹释迦牟尼佛。能于五浊恶世。现不可思议大智慧神通之力。调伏刚强众生。知苦乐法。各遣侍者。问讯世尊。

  此乃随喜孝顺、赞叹五浊度生之文。

  十方诸佛与释迦同体。释迦孝顺,十方孝顺;释迦说法,十方说法。十方诸佛与释迦牟尼,无有彼此之分;所以十方诸佛功德相同。佛佛道同,众生迷而不觉,故有彼此、你我之分。今日释迦为母说法,十方诸佛来集,随喜赞叹,同赞释迦牟尼佛,在秽土教化刚强难化众生,演说甚深、希有、难信之法,是为甚难。良以诸佛在净土成佛,无五浊,容易信此法;在五浊恶世教化令信,是为甚难。所以为诸佛称扬赞叹。

  五浊者:

  (一)见浊。良由诸法乃和合因缘而生,无有诸法自性;众生不解,妄见诸法,执为实有,便起自他、人我、彼此之见。有人我见,不能见道,故云见浊。

  (二)烦恼浊。因有人我、彼此对立,于中便起是非,而生憎爱、怨亲、嫉妒等烦恼,炽然不息,故名烦恼浊。

  (三)众生浊。烦恼内薰,发动身口七支,造取舍、憎爱等业,随业受报,六道轮回,故有众生浊。

  (四)命浊。既有轮回,则有一期受报;寿夭通,各各不同等命运,故名命浊。

  (五)劫浊。前四浊炽盛,三灾竞起,众苦充满,故名劫浊。

  既有五浊覆障,则一实之理难显,故如来以大神通,现种种身;以大智慧,说种种法;从实施权,以方便力,化其出三界、离五浊。过五百由旬,到宝所,则人人知三界生死是苦法,出世涅槃是乐法;从此超凡入圣,故云‘知苦乐法’。若非方便力,则五浊难离,刚强难化;所以诸佛赞叹释迦如来善用方便,以大智慧神通,调伏众生,知苦乐法。法华经云:“定慧力庄严,以此度众生。”定慧力者,即不思议神通智慧也。此经在法华经后说,应作如是解。

  释迦牟尼是梵语,此译能仁、寂默。能作佛事,仁济众生;寂然不动,默契真理。用悲、智立名,是娑婆教主。本师释迦牟尼佛,是我们的师父,我辈皆依佛学,随佛出家,故云“本师释迦牟尼佛”。

  诸佛从十方不可说不可说世界来,就有不可说不可说这么多佛。一世界一佛,每佛带一侍者——是大菩萨,俱来天宫。所谓“主与伴俱,果与因来”。佛佛遣侍者,问候释迦世尊:“在娑婆世界广度众生,身心安乐否?少病少恼否?众生易度否?教化众生,得无疲劳耶?”

  ‘世尊’是佛之通号,一切佛皆称世尊——为世出世间所共尊,故名世尊。

  是时。如来含笑。放百千万亿大光明云。

  诸佛各遣侍者,问讯世尊,赞叹如来,能于五浊,调伏刚强诸众生,知苦乐法。如来不居功,故含笑;笑“众生自悟、自度,与我何有哉”。一切众生自性皆含一切功德,能度一切苦厄;所谓病中有药,而不能自觉。如来亦不过以众生之觉,觉众生之迷;破众生之迷,显众生之觉,令其自觉、自悟、自度而已。假如众生自无功德,任如来怎样说法,亦不能度。含笑者,微笑也。如来笑一切众生本来是佛,而不自觉;又笑一切众生,闻佛说法,即能自悟、自度,故佛笑得过。世尊拈花,迦叶微笑,也是这个道理。所谓“世尊有密语,迦叶不覆藏”。故此微笑,今日亦复如是——诸佛有密语,世尊不覆藏;众生具密语,如来不覆藏。微笑者,笑众生是佛,而不自觉耳。佛法在平常日用中,众生日日用之,而不自觉,能不令悟者微笑!孔子曰:‘二三子以我为隐乎?吾无隐乎尔!吾无行而不与二三子者,是丘也。”大道在目前,虽在目前而难睹,所以令圣者愍之。今日如来度众生,只不过因众生本具光明而自度之,如来不费吹毫之力,岂不令佛微笑!

  到底众生自性具有几许功德!今日如来含笑,放百千万亿大光明云,乃是众生本具功德,唯佛乃能知之。

  所谓大圆满光明云。

  此光明云,若独佛有而众生不有,怎能称‘圆满’呢?既称圆满,则佛有众生亦有,方叫圆满。所以如来先放众生自性本具‘圆满光明云’。表示众生与佛无异无别也。

  大慈悲光明云。

  众生自性,能与法界之乐,能拔法界众生之苦,故名‘大慈悲光明云’。

  大智慧光明云。

  众生自性,能断一切无明烦恼惑,故名‘大智慧光明云’。

  大般若光明云。

  众生自性,有大智慧,照见世出世间一切法。若事若理、若因若果、若凡若圣,无一时而不照、无一法而不知,照穷法界,故云‘大般若光明云’。

  大三昧光明云。

  众生自性,从性起用,凡有所作,无非三昧。所谓食饭三昧、语言三昧、说法三昧、念佛三昧、礼佛三昧、现色身三昧,乃至八万四千陀罗尼三昧、人空三昧、法空三昧、真如三昧,有如是等无量三昧,故名‘大三昧光明云’。

  大吉祥光明云。

  众生自性,凡有所至,无不罪灭福生、惑去智来、逢凶化吉、遇灾成祥、聋者能听、哑者能言、病者痊愈,故名‘大吉祥光明云’。

  大福德光明云。

  众生自性,能令众生得人天福、人王福、天王福、梵王福、声闻福、缘觉福、辟支佛福、菩萨、诸佛圆满福,故名‘大福德光明云’。

  大功德光明云。

  众生自性,能令一切众生断见思惑、尘沙惑、无明惑、八万四千尘劳烦恼,究竟得涅槃之乐,故名‘大功德光明云’。

  归依光明云。

  众生自性,自有一体三宝,为一切众生自归、自依。所谓‘自归依佛、自归依法、自归依僧’。

  大赞叹光明云。

  众生自性,具有三宝无量无边功德,赞莫能穷,故名‘大赞叹光明云’。放如是等不可说光明云周遍法界,六祖所谓‘自性具恒河沙功德’者,是也。

  放如是等不可说光明云已。又出种种微妙之音。所谓檀波罗蜜音。尸波罗蜜音。羼提波罗蜜音。毗离耶波罗蜜音。禅波罗蜜音。般若波罗蜜音。慈悲音。喜舍音。解脱音。无漏音。智慧音。大智慧音。师子吼音。大师子吼音。云雷音。大云雷音。出如是等不可说不可说音已。

  又从自性能出种种微妙之音,度脱众生种种烦恼,成就种种功德。

  所谓‘檀波罗蜜音’:众生自性能生、能舍,犹如大地能生万物、能舍万物,供养一切众生。又如涌泉,涌而复涌,涌遍大地,利益动植物。自性亦复如是,能舍财、舍法、舍神力,利益众生。焰口所谓“开济物利生之门”,三檀等施。

  ‘尸波罗蜜’:众生自性无染——不染五欲六尘,使到三业清净。焰口所谓“身业清净,证无上道;口业清净,证无上道;意业清净,证无上道”。

  ‘羼提波罗蜜’:自性无生,所以一切恶念、惑念,皆本自不生,而证到生忍、法忍、无生法忍。忍则诸恶不生,故名羼提。波罗蜜即是到彼岸。心生是此岸;心不生不灭,即到波罗蜜之彼岸。

  ‘毗离耶波罗蜜’:自性无间断,是名精进。易经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就是精进之意。无妄名精,悟理名进,祛妄悟理,故名精进。普贤行愿品云:“念念相续,无有间断,身语意业,无有疲厌。”就是精进之意。法华经云:“善男子,我与阿难等,于空王佛所,同时发阿耨多罗三菩提心。阿难乐多闻,我常勤精进,是故我已得成阿耨菩提,而阿难多闻故,护持我法。”修行贵乎精进,如鸡孵卵,不能间断;如猫捕鼠,不可须臾离也。若能精进,七日无间,克期取证,往往悟道。故名‘精进波罗蜜’。

  ‘禅波罗蜜’者:梵语禅那,此云静虑,静中思虑。静是止,虑是观;静虑者,止观之别名也。大学云:“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儒、释皆以此法用功。所谓不假禅那,无有智慧。若止观齐修,定慧等持,意中清净,便到彼岸,故名‘禅波罗蜜’。

  ‘般若波罗蜜’者:般若称为妙慧,即是良知。智是心之性;水以湿为性,火以热为性,地以坚为性,心以智为性。心生一切法,智知一切法;知而无知,无知而知;知一切法,离一切相,得一切智,故名般若。般若知一切法,而不著故,能空我、法二执,证二空真如之理,到真如之彼岸,故名‘般若波罗蜜’。

  上来六波罗蜜是自度,下‘慈悲音、喜舍音’是利他。‘慈’能与乐;‘悲’能拔苦;‘喜’者,随喜他人一毫之善;‘舍’者,所修功德,回向法界众生,自不享受。如金刚经云:“以诸菩萨,不受福德故。菩萨所作福德,不应贪著。”即名为舍。

  ‘解脱音’,令众生离生死苦;‘无漏音’,令得涅槃乐。‘智慧音’,知世间法;‘大智慧音’,知出世间法。‘师子吼音’,说三乘诸法;‘大师子吼音’,说一乘法。‘云雷音’,在娑婆世间现身说法;‘大云雷音’,在华藏世界说法,所谓“现身如云,说法如雷”。

  ‘出如是等不可说不可说音已。’自性具有如是功德,则何生而不度,何佛而不成!所以如来含笑,显示众生各各具有如是功德,遇缘即能自悟、自度矣。“度尽众生,不见众生得灭度者”,是故如来含笑,诸佛亦含笑。地藏经大旨,尽在于斯矣。

  娑婆世界。及他方国土。有无量亿天龙鬼神。亦集到忉利天宫。

  此乃见光来聚之文。

  如来放光明云,遍覆法界,出微妙音,亦周沙界;法界有缘众生,见光、闻音,均来集会忉利天宫,听释迦佛临终说法。从娑婆世界及他方世界来,都有无量天龙鬼神之众。何故以龙鬼之身而来听法?因为有的众生乘急戒缓,戒缓故做龙做鬼;乘急故有闻法的善根。若人坚持戒律,又多诵经,乘急戒急,则以人天尊贵之身,而闻佛法矣。

  此世界是名娑婆,在华藏二十重世界海中,属第十三层(极乐世界也在十三层)。华藏世界海中有无量世界,此世界是无量中之一,梵语娑婆,此云堪忍。此世界的众生,皆能忍受贪、嗔、痴三毒及诸烦恼,能忍斯恶,故名忍土。不但娑婆世界的天龙鬼神,乃至十方无量世界的天龙、鬼神,见光、闻音,知释迦牟尼不久灭度,所以皆来天宫听佛付嘱。

  所谓四天王天。忉利天。须焰摩天。兜率陀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梵众天。梵辅天。大梵天。少光天。无量光天。光音天。少净天。无量净天。遍净天。福生天。福爱天。广果天。无想天。无烦天。无热天。善见天。盖现天。色究竟天。摩醯首罗天。乃至非想非非想处天。

  此段文,先讲娑婆世界的天众。

  天者,天然。有天然之福享受,思衣得衣、想食食来、天衣无缝、甘露自至、不假造作,故名为天。

  欲界有六天:

  第一、四天王天:在须弥山腰,为四大天王所居。须弥山东,黄金埵,持国天王所居;南方琉璃埵,增长天王所居;西白银埵,广目天王所居;北水晶埵,多闻天王所居。由于布施、持不杀生戒、孝顺父母,殁生此天,寿命五百岁。人间五十年,为此天一昼夜。

  第二、忉利天:居须弥山顶,单修十善,无禅定功,殁生此天:寿一千岁。人间一百年,为此天一昼夜。

  第三、须焰摩天,此云“善时分”。日月光明照不及,以莲华开合为昼夜;又自身发光明,不假日月之明,故名善时分。

  第四、兜率陀天,此云“知足”。于五欲境,常自知足。又有内外院之分,内院补处弥勒菩萨所居,外院天人所居。

  第五、化乐天:自能变化五欲之境,而自享受。

  第六、他化自在天:不劳自化,他天为化欲境,而自享受,故名他化自在。欲界魔王亦居此天。

  上来六天,天福自然,而未离饮食、男女、睡眠之欲,故名欲界。

  色界四禅,共十八天。初禅有三天:

  1、梵众天:离欲得禅,故名为梵;其色清净,故名色界;众者,民也。梵天人民,故名梵众天。

  2、梵辅天:此天内有觉观,外有言语,以语言辅助梵王宣扬梵德故名。

  3、大梵天:即大梵王,其名尸弃,主领大千世界。

  二禅有三天:

  1、少光天:此天禅定力胜,定体发光故名。

  2、无量光天:此天禅定转胜,故光明无量。

  3、光音天:此天禅定更胜,内无觉观之细念,外无言语之粗犷。但以种种光明,代表种种音声,故名光音天。

  三禅有三天:

  1、少净天:禅力转增,离初禅之喜心,得净定之乐境故名。

  2、无量净天:定增乐增,净乐无量。

  3、遍净天:寂净之乐,周遍身心;三界之乐,以此天为第一,故名遍净天。

  四禅有九天:

  1、福生天:一切福中,以禅定之福最胜,故名福生。

  2、福爱天:福无边中,得妙随顺故名。

  3、广果天:凡夫人天中,此天果报最为殊胜。

  4、无想天:又名外道天。外道压迫妄想,妄想不生,一定定五百劫,三界中无处可安置,故居此天。

  5、无烦天:是阿那含果,下界惑尽,上界惑薄,故生此天,缘真断惑。

  6、无热天:也是阿那含果,居此所断之惑,转见微薄。

  7、善见天:障微定胜,见色明澈。

  8、善现天:何只见色,又能现色。

  9、色究竟天:至色边际,最极之处,一念空色,便离色界。

  摩醯首罗天:以定得大自在,又名大自在天。此天王三目、八臂、乘白牛、执白拂,一念之间,能游大千世界;一念之顷,能知大千世界雨滴头数。

  乃至非想非非想处天,是名无色界四天。

  第一、空无边处天:从色界四禅,以方便力,灭可见可对色、又灭不可见可对色、更灭不可见无对色;三色一灭,便出色笼,但见虚空无边,故名‘空无边处天’。

  第二、识无边处天:此天再用方便力,灭空识现,但觉识心无边际,故名。

  第三、无所有处天:再用方便力灭识,识灭一切皆无故。

  第四、非想非非想处天:再以定力灭无,无灭想现;又以定力灭想,想灭无现。总不能想与无及我,三者一时俱灭,所以灭而非灭。昔日黄龙禅师斥吕洞宾‘饶经八万劫,终归落空亡’者,此定也。

  以上虽能灭色而“无色”之笼不能跳出,故云“无色四天”。欲、色、无色是三界,天福享尽,随业受报,六道轮回,不出火宅,今见佛光音,皆来集会。同时龙众、鬼神等,亦来集会。

  一切天众。龙众。鬼神等众。悉来集会。

  此文乃是如来放光演音,一切有缘众生皆来集会。

  有缘者,与佛有缘,曾在三宝种善根。佛虽慈悲,无缘不度,无善根不能从佛闻法,所以我们现在应该礼敬佛、多念佛,与佛结缘,将来就能见佛。多诵经、多闻法,八识田中有佛法的种子,将来就能见佛闻法;否则佛不能见、法不能闻,那就苦了。今日如来放光明云,出微妙音,天众、龙众、鬼神等众,因有缘故,就能见光闻音,来聚天宫。不但娑婆世界,天龙鬼神来会,十方无量世界,天龙鬼神亦来聚会。可知如来的光音,遍十方世界故。

  复有他方国土。及娑婆世界。海神。江神。河神。树神。山神。地神。川泽神。苗稼神。昼神。夜神。空神。天神。饮食神。草木神。如是等神皆来集会。

  此乃有职位之神,亦来集会。虽身系职,但知如来不久灭度,而不能不来。

  ‘海神’:水之大者名海,海神名海若。此神依海而住,海亦即他的家。例如:我们假借男女身体而作为人,若离身,但有神魂,不名为人。岂不闻借尸还魂这一回事吗?

  ‘江神’:名江伯。例如中国有长江、珠江、黑龙江。俗云伍子胥殁后,为塘江神。

  ‘河神’:名宓妃。中国黄河最长,印度恒河最大。

  ‘树神’:凡树必有神,若神离树,其树必枯。所以佛戒弟子,不可斫树。九华山志云:“王南塘游九华,梦一老人前曰:‘樵夫欲相害,公幸援之。’明日上山,见数樵夫,欲斫古松,而悟求援者,乃松也。约计值筹之,复构亭于其下,曰一松。”

  ‘山神’:五岳皆有神,是大神。山大神大,山小神小,神依山住。

  ‘地神’:阎浮提地神叫坚牢,本经有地神护法品。

  ‘川泽神’:川是小水,泽是湖泽。例如洞庭湖神。

  ‘苗稼神’:禾未秀者为苗,禾秀成实名稼。后稷教人耕种,死后为苗稼神。

  ‘昼神’主昼。‘夜神’主夜。善财五十三参,曾参普德等主夜神。‘空神’名舜若多。‘饮食神’即灶神,佛教名“监斋使者”。‘草木神’,依草附木,乃至种种药草皆有神依附。所谓“疾疫世化为药草,饥馑时变作稻粮”。如是等职事之神,皆来集会。

  复有他方国土。及娑婆世界。诸大鬼王。所谓恶目鬼王。啖血鬼王。啖精气鬼王。啖胎卵鬼王。行病鬼王。摄毒鬼王。慈心鬼王。福利鬼王。大爱敬鬼王。如是等鬼王。皆来集会。

  此乃鬼王来集之文。

  如来放光明云,天龙鬼神,皆来集会。现在讲鬼众,鬼王属阴世间。世间有阴有阳,有幽有明。“明”阳世间,是天与神共居;龙或阴或阳;唯鬼属阴,居阴间。人死亦居阴间。阳尽阴现,所以阴间有无量鬼,必有鬼王统治之,令其不越矩,不敢为非作歹,胡作妄为,损恼众生。地藏菩萨是幽冥教主,教化幽冥众生,改恶生善,舍邪归正,归依三宝,离三途得人天乐。鬼王亦各司其职,以助冥化,利乐有情。

  ‘恶目鬼王’者,目露凶光对付恶人、恶鬼,令其回恶向善。

  ‘啖血鬼王’者,诸鬼啖诸鲜血,常游屠宰之场,以腥膻为食,需有鬼王而统治之。

  ‘啖精气鬼王’即毗舍阇鬼,状如小儿,专食人精气。放逸之人,摇动其精,此鬼得其便而食之。又食五谷(谷)之气,令其耗损,故有鬼王统之。

  ‘啖胎卵鬼王’,孕妇三月成胎,十月胎出,诸恶鬼争啖其胞衣,亦有鬼王统之。

  ‘行病鬼王’即瘟疫使者,若富单那鬼,主人寒热之病。此是以鬼王身,惩诸作恶者。

  ‘摄毒鬼王’,此鬼王心慈,能摄龙毒、蛇毒、蛊毒及一切毒。

  ‘慈心鬼王’,常以乐事施人,念念爱护众生。

  ‘福利鬼王’如城隍、土地等,赦人之祸,利人之福。

  ‘大爱敬鬼王’,爱护持戒修行,拜佛念经者。此是以鬼王身,勉诸修善者。

  此国土、他国土,如是等鬼王,见佛光明,闻佛法音,皆来集会。

  尔时释迦牟尼佛。告文殊师利法王子菩萨摩诃萨。汝观是一切诸佛菩萨。及天龙鬼神。此世界。他世界。此国土。他国土。如是今来集会。到忉利天者。汝知数不。

  此乃法性化物,难知其数之文。

  有的知法性已成佛;有的知法性当成佛;有的知法性未来成佛。梵网经云:“汝是当成佛,我是已成佛,常作如是信,戒品已具足。”已成、当成,不离法性;法性无已当,已当是假名。悟法性时,无已当未来之别。偈云:“法性如大海,不说有是非,一切凡圣人,平等无高下,唯在心垢灭,取证如反掌。”佛说法度人,佛以法为师,佛得法成佛,法是佛之师。以法度人,难知其数啊!故问文殊:‘今日来天宫聚会者,汝知数否?’

  文殊是古佛,过去成佛,号龙种上尊王佛;现在北方欢喜世界成佛,号欢喜藏摩尼宝积佛;未来成佛,号普现如来。现在带果行因,从本垂迹,迹现菩萨身,辅助释迦。文殊师利,此云“妙德等”。了了见佛性,犹如妙德等。一切智慧中,以见佛性智慧,最为第一。文殊教一切菩萨发菩提心,了见佛性,所以名为大智文殊。以见佛性,必破无明,非大智不能破无明,得大智即见佛性,从性起修,方能成佛,所以文殊是诸佛之母。

  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若以我神力。千劫测度。不能得知。

  此一段文,乃文殊辅助法化。

  法无定性,有时说知,有时说不知;知与不知,无非利益众生。今日文殊说不知,对众生有利益——发起地藏大愿之行,令佛灭度后,付嘱众生与地藏,则如来灭度,亦灭得安安乐乐。所谓“权巧之智,适化为宜”:文殊曰‘若以我神力,千劫测度,不能得知’者,为地藏大愿作弄引。显示地藏大愿,所度众生,有的已成,有的当成,有的未来成,则地藏度生成佛之愿,真实不虚矣。

  佛告文殊师利。吾以佛眼观故。犹不尽数。

  佛有五眼: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傅大士云:“佛眼如千日,照异体还同。”大论云:“佛眼无事不知,无事不闻,无事不见。”一切法中,佛眼常照,云何不知,而云‘不尽其数’者,乃释迦抑果扬因,逊己尊彼,显示地藏所化之众,重重无尽,刻刻不停,用表地藏大愿无穷。

  此皆是地藏菩萨。久远劫来。已度。当度。未度。已成就。当成就。未成就。

  此段开显来天宫之佛、菩萨、天、龙、鬼、神,乃地藏菩萨唯心所造,唯愿所成之文。

  地藏证穷心地,随愿所成;出生三世如来,随愿所成,故有已成、当成、未来成者。晋译华严经云:“应观法界性,心造诸如来。”寒山诗云:“一佛一切佛,心是如来地。”唐译华严:“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地藏久证心地是如来藏,出生三世如来,以满其度生成佛之愿。三世如来者,已度生死,已成佛果者,今来天宫不可说不可说诸佛是也;当度生死,当成佛果者,今来天宫不可说不可说诸菩萨是也;未来度生死,而成佛果者,天龙鬼神是也。天龙鬼神从地藏教化,悟明心地,故且以天龙鬼神之身积功累德,行菩萨道,庄严心地,以求佛道,而功未圆,果未满,所以将来成。

  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我已过去久修善根。证无碍智。闻佛所言。即当信受。小果声闻。天龙八部。及未来世诸众生等。虽闻如来诚实之语。必怀疑惑。设使顶受。未免兴谤。唯愿世尊。广说地藏菩萨摩诃萨。因地作何行。立何愿。而能成就不思议事。

  此乃文殊权谋,发起地藏本愿之文。

  文殊曰:‘我过去行菩萨道,先修根本智——了见自性本来清净,属如理智,又名无著智;次修后得智——能通达无边世界之事,属如量智,又名无碍智。若以我无碍智,观如来所说,即闻即当信受。但未来末法之世,小果声闻、天龙八部,智浅障重,虽闻如来所说,无不真实,设使顶受佛言,而不解其旨趣,必心生怀疑;惑久不解,难免发言兴谤,则堕恶道矣!唯愿世尊大慈大悲,广说地藏菩萨,最初因地作何利他之行,立何度生之愿,而能成就不可思议神力,度无量众生已成佛、当成佛、未来成佛呢?唯愿世尊,为众解说,令末法众生,不生疑惑,断疑生信,获大利益。’

  佛告文殊师利。譬如三千大千世界。所有草木。丛林。稻麻。竹苇。山石。微尘。一物一数。作一恒河。一恒河沙。一沙一界。一界之内。一尘一劫。一劫之内。所积尘数尽充为劫。地藏菩萨证十地果位以来。千倍多于上喻。何况地藏菩萨。在声闻辟支佛地。

  此乃地藏菩萨愿远行长之文。

  大千世界的草木、丛林、稻麻、竹苇、山石、微尘,已不可计数,何况一物作一恒河;一一恒河沙,已多无数,何况一沙一世界;一一世界内的一尘一劫,更多无量,何况一一劫内,所积尘数,尽充为劫,更不可量。地藏证十地果位以来所度之众,比此无量之数,超过千倍于上。十地菩萨证佛法身,能分无量身,到无量世界,上供诸佛,下化众生。十地者:初欢喜地,二离垢地,三发光地,四焰慧地,五难胜地,六现前地,七远行地,八不动地,九善慧地,十法云地。十地位满,便证菩提,而地藏久证十地,而不成佛者,为度众生故。其度生本愿,广大甚深,所以能度无边众生,已成、当成、未来成菩提。又何况地藏在十地以前,声闻、辟支佛地,便开始度众生。难怪乎,其愿远行长,故能成就今日来会之众多。

  文殊师利。此菩萨威神誓愿。不可思议。

  此句结地藏菩萨从愿起行,由行成就威神之力,不可思议。以此不可思议神力,周遍法界,度脱无量众生,离苦得乐,转凡成圣。其神力巍巍乎、荡荡乎,充满世间矣!

  若未来世。有善男子善女人。闻是菩萨名字。或赞叹。或瞻礼。或称名。或供养。乃至彩画刻镂。塑漆形像。是人当得百返生于三十三天。永不堕恶道。

  此文显地藏神力充满法界。

  若有善根的男女,闻地藏名、念地藏的功德;念念无间,感应道交,则地藏的功德,透入此人身心,此人仗地藏功德,百返生于三十三天享天福,同时又能见佛闻法,依法修行,止恶修善,永远不堕恶道。赞叹地藏功德、瞻礼地藏功德、或称地藏功德名号、供养地藏功德,乃至彩画、塑漆地藏功德形像,如是等悉仗地藏神力,生于三十三天,永不堕恶道矣!

  文殊师利。是地藏菩萨摩诃萨。于过去久远不可说不可说劫前。身为大长者子。时世有佛。号曰师子奋迅具足万行如来。时长者子。见佛相好。千福庄严。因问彼佛。作何行愿。而得此相。时师子奋迅具足万行如来。告长者子。欲证此身。当须久远度脱一切受苦众生。文殊师利。时长者子。因发愿言。我今尽未来际。不可计劫。为是罪苦六道众生。广设方便。尽令解脱。而我自身。方成佛道。以是于彼佛前。立斯大愿。于今百千万亿那由他不可说劫。尚为菩萨。

  此是佛显地藏,最初发愿度生之文。

  佛告文殊师利:‘地藏菩萨,过去久远不可说不可说劫,前身为大富长者子。当时有佛出世,号师子奋迅具足万行如来。’师子能奋迅顿脱尘劳,前进后却迅速自在,表菩萨入定,却除微细障定之尘,出入三昧捷疾;便能证入一心,具足万行;一即一切名具,一切即一名足。因此三昧力,而成正觉,从因德立号,故名‘师子奋迅具足万行如来’。如来者,从真如实际来成正觉也。

  ‘当时长者子,见佛身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光明炳著,心生仰慕!又知佛相好,是百福庄严,三十二相,则三千二百福庄严。如是相好之福,不知佛修何万行之行,发何四弘之愿而得成就?从性起修名行,依理发誓名愿。不知佛从性起何修,依理发何愿,而能成就如是相好?师子奋迅具足万行如来告长者子:“欲证佛身相好,必须长远之时,度脱一切受苦众生;众生苦尽,佛功德自成,相好自现。”灭苦得好果,度苦是好因,欲得极好之佛身,须度极苦之众生。文殊师利,时长者子,闻佛开示,便于佛前,发“尽未来际,不可计劫之时,度脱六道受苦之愿”。从愿起行,广设方便,解脱六道罪因苦果,而自愿方满,我行始圆,方成佛道;而众生无尽,所以其愿亦无尽,无尽之愿,故名“大愿”。于彼佛前,立斯时长行广之愿,因此,于今过百千万亿那由他不可说劫,尚为菩萨,广度众生。’

  又于过去不可思议阿僧祇劫。时世有佛。号曰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彼佛寿命四百千万亿阿僧祇劫。

  此乃过去不可思议劫前,有佛出世之文。

  佛不是常常出世,经过无数时劫,众生善根成熟,感佛出世。例如释迦灭度,我等善根成熟时,弥勒方出现世间。弥勒说法,大众善根成熟,一闻法便悟道,所谓“龙华三会,度人无数”。过去不可思议劫,这么长久时,虽有佛出世,众生愚痴不知,而佛能知。因佛有三达之智,智慧知过去世无碍,犹如今日;智慧知未来世无碍;智慧知现在世无碍,故名三达智。

  所以过去有佛出世,唯佛能知,佛号‘觉华定自在王’者,以定、慧立名,‘觉华定’是定,‘自在王’是慧;觉者观也,心如莲华,以慧观心,心开便入三昧,故名觉华定。如来藏经云:“佛观一切烦恼心中,有如来结跏趺坐,俨然不动,德相具足。”此乃心中有佛,唯观能知,不观则不知。‘自在王’者,以慧照一切法,得大自在。如法华经云:“我为法王,于法自在。”自在者将一乘法说为三乘,将三乘说为一乘,故云于法自在。此佛寿命很长,四百千万亿阿僧祇劫。梵语阿僧祇,此云无央数。时世人民,寿命长故,佛寿亦长。

  像法之中。有一婆罗门女。宿福深厚。众所钦敬。行住坐卧。诸天卫护。

  此乃圣女福厚之文。

  ‘像法’者,佛灭度后,佛法流行世间,而有正、像、末之分。例如释迦佛灭度,正法一千年、像法一千年、末法一万年。彼佛亦复如是,正法灭后,像法之时,有一位婆罗门女,出现世间,此女是处女。‘婆罗门’者,此云净行;净修梵行,志生梵天故,是印度之大姓也。婆罗门女,宿福深厚。福有三福:一持戒福,二布施福,三修定福。三福具足,故名深厚。既然宿福深厚,品德纯和,因此亲戚宗亲,人人钦敬。此女内定外慧,三业清净,威仪具足,行住坐卧,常在定中,所以诸天善神,日夜翊卫拥护。

  其母信邪。常轻三宝。是时圣女。广设方便。劝诱其母。令生正见。而此女母。未全生信。不久命终。魂神堕在无间地狱。

  此乃女母堕苦之文。

  其母愚痴,善恶不分,邪正不辨,信仰外道,内起邪见,外轻三宝。三宝是苦海之慈航,敬之得福,轻之得罪,当时圣女见母如此背觉合尘,以是为非,轻贱三宝,得无痛心疾首耶!乃广设种种方便,又劝又诱,欲阿母舍邪见,生正见,尊敬三宝。但阿母邪见习深,未肯全信,轻心还在。不久阿母命终,魂神随业堕在无间地狱了。

  时婆罗门女。知母在世。不信因果。计当随业。必生恶趣。遂卖家宅。广求香华。及诸供具。于先佛塔寺。大兴供养。

  此乃圣女为母兴供之文。

  圣女有智慧,据因识果,知母在世,心生邪见、不信罪福、拨无因果(一切罪中,以不信真理之罪最大),计其不信之罪,死后必随罪生于恶趣。如何能救呢?唯有供养,仗三宝之力,方能赎罪。遂卖其家宅,以资财广求香华,种种供物,至觉华定自在王塔寺中,大兴法界供。供养先佛及现在众僧,以此功德,回向阿母。心大故供大,故曰‘大供养’。

  见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其形像在一寺中。塑画威容。端严毕备。时婆罗门女。瞻礼尊容。倍生敬仰。

  此乃敬如来之文。

  圣女用种种供品陈列在前,至诚供养先佛;举头一望,见觉华定自在王形像在大殿中,塑画逼真,宛如佛在,威德慈容,相好毕备。圣女至诚作观,一瞻一礼,如在佛前,倍生恭敬孺慕。至诚作观,礼佛功德难思议。

  过去空王如来涅槃后,有四比丘同学佛法,功用力故,逼出无量烦恼;烦恼力大,不能自持,欲作恶业,将堕恶道,忽闻空中声曰:“比丘,赶快入塔观像,与佛在世,等无有异。”四比丘即时入塔观佛像,睹眉间白毫相,即作是念:“如来在世,与此何异,愿佛大人相,除我罪垢。”由观像忏悔因缘故,八十亿劫不堕恶道;后成佛果,东方阿閦(音同触chù)、南方宝生、西方无量寿、北方成就佛。可知观佛如佛在,礼佛功德难思议。

  私自念言。佛名大觉。具一切智。若在世时。我母死后。倘来问佛。必知处所。时婆罗门女。垂泣良久。瞻恋如来。忽闻空中声曰。泣者圣女。勿至悲哀。我今示汝母之去处。

  此一段文,圣女欲知母去处。

  圣女供佛、礼佛毕,欲知母去处,私自心念:‘佛名大觉,觉一切法,无一法而不觉,假如佛在世,我去问佛,必蒙佛慈悲指示我母所生之处,令我心安,而今佛灭度,谁人能告我!’思而复思,不觉垂泪两行。良久,无可奈何!唯要再瞻礼如来,因纯孝动天,至诚感佛,忽闻空中有声,告曰:‘泣者圣女,勿过悲哀,我今指示汝母所去之处。’

  婆罗门女。合掌向空。而白空曰。是何神德。宽我忧虑。我自失母以来。昼夜忆恋。无处可问。知母生界。时空中有声。再报女曰。我是汝所瞻礼者。过去觉华定自在王如来。见汝忆母。倍于常情。众生之分。故来告示。

  此乃如来安慰圣女之文。

  圣女闻空中有声,能示母处,即时仰首,合掌向空,而白空曰:‘是何方威神大德,宽解我忆母之忧虑。我自失母以来,日夜忆母、恋母,无处可问,知母生界。’当时空中又有声报女曰:‘我是汝所瞻礼者,过去觉华定自在王如来,我虽灭度,而法身常住世间。见汝忆母倍于常人之情;众生是如来所度,分内之事,故来告示。’

  婆罗门女。闻此声已。举身自扑。肢节皆损。左右扶侍。良久方苏。而白空曰。愿佛慈愍。速说我母生界。我今身心将死不久。时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告圣女曰。汝供养毕。但早返舍。端坐思惟吾之名号。即当知母所生去处。

  此乃求示生母去处之文。

  婆罗门女知空中发声:安慰自己者,非别之神,乃觉华定自在王佛,灭而不灭,法身常住世间,冥中利益众生耳。既知先佛现前,不顾一切,即时举身自扑于地,为佛作礼,至令肢节皆损。左右侍婢扶侍,良久方苏。醒过来而白空曰:‘愿佛大慈哀愍,速说我母生处,我今身伤心碎,为见母故,将死不久。’时觉华定自在王佛,以声告圣女曰:‘汝供养毕,提早返舍,此非汝久住之处。返家后结跏趺坐,端身正念,思而复思,念我名号,念久两忘,仗我神力,便到汝母所生之处。’

  跏趺坐有单有双。若以左足先加右足,复以右足加左足,名如意坐。若先以右足加左足,复以左足加右足,名降魔坐。

  时婆罗门女。寻礼佛已。即归其舍。以忆母故。端坐念觉华定自在王如来。经一日一夜。

  此乃精进不乱之文。

  吾人修行,难得一心不乱。弥陀经云:执持弥陀名号,或一日,得一心不乱;否则继续念,或二日、三日、四、五、六、七日,即得一心不乱。佛语不我欺,我们不妨试试,试时切莫生疑,所以古来用功,每以七日为期。能精而不杂,进而不退者,不必七日,三、四日而达目的地。今圣女是上根之人,依佛慈教,俄而归家;以忆念早见母故,跏趺端坐,念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名号,一日一夜即得一心不乱,与佛神力相应,便入三昧,即到其母所生之地。

  忽见自身到一海边。其水涌沸。多诸恶兽。尽复铁身。飞走海上。东西驰逐。见诸男子女人。百千万数。出没海中。被诸恶兽。争取食啖。又见夜叉。其形各异。或多手多眼。多足多头。口牙外出。利刃如剑。驱诸罪人。使近恶兽。复自搏攫。头足相就。其形万类。不敢久视。时婆罗门女。以念佛力故。自然无惧。

  此乃一心仗佛神力,身到地狱之文。

  ‘圣女念佛,一心不乱,仗佛神力,忽见自身到一海边’。此海是业海,作业之人乃见,今圣女仗佛力亦见。其水如沸汤,好多恶兽,其身是铁,飞走海上,东西驰走,追逐男女罪人——其数百千万多,头出头没,在业海中,被诸恶兽,争取食啖。同时又见夜叉、恶鬼,其形各异,有的牛头马面、有的狮头象身;如是恶鬼,有的多手多眼、多足多头、口牙向外、利刃如剑,驱诸恶人,使近恶兽,恶鬼复以手搏,再以爪攫,令罪人头足相就,与恶兽食……其受苦之形状有千万种,令人不忍久视。时婆罗门女,游观地狱,虽睹众苦,以仗佛力故,自然不生恐惧。

  有一鬼王。名曰无毒。稽首来迎。白圣女曰。善哉菩萨。何缘来此。

  圣女以三昧力神游地狱。地狱亦有执宰之官,如人间有地方长官一样,当时地狱官鬼王,主理受罪之辈,其名曰‘无毒’。害人之法,名三毒,贪、嗔、痴是也。这个鬼王虽治罪人,然心无贪、嗔、痴三毒,所以其不偏爱某个罪人,而减轻其罪;也不嗔某个罪人,而加重其罪;更不不分轻重,而乱治人之罪。治罪公平,皆由心无三毒所致,故云‘无毒’。鬼王见圣女,形相非常,威仪出类,谅非负罪而来,必乘通而至。故曰:‘善哉菩萨,何缘来此?’菩萨入地狱,一是游观,一是拔苦,故问何缘至此。

  时婆罗门女。问鬼王曰。此是何处。无毒答曰。此是大铁围山。西面第一重海。

  圣女疑己从来未到过此地,不知此是何处?叫什么名?为善生天,作恶堕渊,圣女多劫以来,未曾造罪,无罪不堕地狱,故不识此处名字。今忽然到此,故问鬼王曰:‘此是何处?’无毒直答:‘此是大铁围山西面第一重海。’

  圣女问曰。我闻铁围之内。地狱在中。是事实不。无毒答曰。实有地狱。圣女问曰。我今云何得到狱所。无毒答曰。若非威神。即须业力。非此二事。终不能到。

  圣女懂佛经,知四大部洲外,有小铁围山及大铁围山。“铁围两山间,地狱在其中。”圣女欲征其实,故问鬼王曰:‘我闻铁围山之内,地狱在中,是事实否?’无毒据实而答曰:‘实有地狱,如人间实有监狱。’圣女问曰:‘我今生未造罪,何缘而至狱所。’无毒答曰:‘有二因缘:一是威神,游观地狱,二是业力,牵生受苦。非此二事,终无人愿到。’圣女闻言,自知神游地狱,奚何疑哉?

  圣女又问。此水何缘。而乃涌沸。多诸罪人。及以恶兽。无毒答曰。此是阎浮提造恶众生。新死之者。经四十九日后。无人继嗣。为作功德。救拔苦难。生时又无善因。当据本业所感地狱。自然先渡此海。海东十万由旬。又有一海。其苦倍此。彼海之东。又有一海。其苦复倍。三业恶因之所招感。共号业海。其处是也。

  鬼王答业造地狱之文。

  圣女自知亲历其境,何不问明地狱之因,将来好去破之。即问:‘目前所见之水,何缘涌沸如汤,又多罪人,及与恶兽?’无毒答曰:‘此是阎浮提造恶众生,将性海变为业海,其水滚沸如汤,于中受诸苦。但地府亦有宽限,如人间一样;新死来者,有四十九日限期,有人代其作功德,可以赎罪、免苦,或自己曾种善因,亦可将功抵罪,否则随其本业所感地狱,先渡此海,在海中被诸恶兽食啖。此海东十万由旬(四十里为一由旬),又有一海。前海是身业造罪,此海是口业造罪,其苦倍前,因口业容易造罪,且多故。复次彼海之东,又有一海,其苦复倍,乃意业造罪。意识念念造业,本经云:“举心动念,无非是业,无非是罪。”所以其苦更重。合而言之,身、口、意三业造罪,自招自感,而成三海,共号业海,其处是也。’昔日圣女耳闻,今亲到其处耳。

  圣女又问鬼王无毒曰。地狱何在。无毒答曰。三海之内。是大地狱。其数百千。各各差别。所谓大者。具有十八。次有五百。苦毒无量。次有千百。亦无量苦。

  圣女问无毒曰:‘我只见三海,不审地狱又在何处?’无毒答曰:‘三海之内,是大地狱,其数百千,各各差别,种种受苦,狱狱不同。所谓大地狱有十八,上等罪恶所感;次有五百,中等罪恶所感;次有千百,下等罪业所感。随罪轻重,受苦各有差别。’

  圣女又问大鬼王曰。我母死来未久。不知魂神当至何趣。鬼王问圣女曰。菩萨之母。在生习何行业。圣女答曰。我母邪见。讥毁三宝。设或暂信。旋又不敬。死虽日浅。未知生处。

  圣女游地狱,不见生母,乃问大鬼王曰:‘我母死来未久,不知其魂神当至何趣?’魂神者,阳神曰魂,阴神曰魄;人死魂不死,魂神随业受报,圣女恐母堕恶道,故有此问。

  鬼王问圣女曰:‘菩萨之母,在生习何行业?行业有三,法句经云:“随其所造业,罪福有果报,恶业堕地狱,善业生天上,高行生善道,得无漏涅槃。”未审菩萨之母,三业之中,属何业耶?’圣女答言:‘我母著邪见,讥毁三宝,但经我时时劝勉三宝功德;劝时则信,劝后还疑,依旧邪见讥毁。我想死虽未久,但计其业必堕恶趣,故吾急欲求知其生处,方可设法挽救。’

  无毒问曰。菩萨之母。姓氏何等。圣女答曰。我父我母。俱婆罗门种。父号尸罗善现。母号悦帝利。

  此乃地府查姓问名,方可超度之文。

  所以我们超度先人,必须写清楚姓名,及亲属关系,方能按名超拔,若是普利,将功德回向十方孤魂,又不同。如圣女度母,鬼王问曰:‘菩萨啊!汝的母亲姓什名谁,方可稽查。’圣女答曰:‘我父、我母俱婆罗门姓,父号尸罗善现(梵语尸罗,此云性善,即华言善现),母号悦帝利,华言不详。’妇必随夫彰名,故先说父次说母。

  无毒合掌启菩萨曰。愿圣者却返本处。无至忧忆悲恋。悦帝利罪女。生天以来。经今三日。云承孝顺之子。为母设供修福。布施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塔寺。非唯菩萨之母。得脱地狱。应是无间罪人。此日悉得受乐。俱同生讫。鬼王言毕。合掌而退。

  此乃一人修福,众人蒙庆之文。

  无毒一闻姓名,合掌欢喜,即时白菩萨曰:‘圣者却返人间本处,不必再忧母、忆母。悦帝利罪女魂神,曾到地府,云承孝顺之子,为母设供修福,兴法界供,供养觉华定自在王塔寺。供佛之福力,令母罪灭福生,已生天上,经今三日。非独菩萨之母,仗佛福力,得脱地狱,此日无间罪人,同时仗佛神力,悉同生天,皆得受乐。’鬼王言毕,合掌作礼而退。

  婆罗门女。寻如梦归。悟此事已。便于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塔像之前。立弘誓愿。愿我尽未来劫。应有罪苦众生。广设方便。使令解脱。

  此乃福能灭罪之文。

  凡夫造罪,统统是有漏罪,漏落生死。假如凡夫造福,也是有漏福,漏落生死。所以,有漏福不能灭有漏罪,唯无漏福,不漏落生死,方能灭有漏罪。无漏福,向何处求?向三宝求。例如:圣女供养三宝,仗三宝神力,方能灭阿母之罪。何只阿母,而且又能普及大众,令地狱同人,同时灭罪,齐生天上。犹如燃灯,不但光明照己,又能照一切人。圣女觉悟,三宝无漏功德,无有自性,无定性之福,周遍法界,能灭法界众生之罪,又能与法界众生之福。悟此事已,即刻到觉华定如来塔像,立大弘愿,悟理发誓:‘愿我尽未来劫,所有罪苦众生,广设方便,仗三宝无漏之福,令其罪灭福生,乃至皆得解脱。’

  佛告文殊师利。时鬼王无毒者。当今财首菩萨是。婆罗门女者。即地藏菩萨是。

  此乃结会古今之文。

  佛告文殊:‘昔日鬼王无毒者,今日天宫无量菩萨中,财首菩萨是。’佛法有七财:一信、二戒、三多闻、四舍、五慧、六惭、七愧。佛法以信为首,华严经云:“信为道元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根。”佛法大海,无信不入。所以“信”心清净,方能持“戒”,善由“多闻”,闻故能“舍”,舍则生“慧”,有慧才能知“惭”识“愧”,故信为财之首。财首者,十信菩萨之位也。‘昔日婆罗门女,因行孝道,感母生天;发大愿,解脱罪苦众生者,今地藏菩萨是。’

相关栏目:地藏经讲记圣一法师讨论请进入:佛教论坛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