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佛经 >> 大悲咒 >> 大悲咒大悲经 修持感应 >> 正文

虔诵大悲咒的感应事迹01 智成居士敬辑

学佛有问必答,专家答疑、有问必答,点这进入>>

观世音菩萨灵应事迹实录

虔诵大悲咒感应事迹  煮云法师

夫人死里重生

中外闻名的孙立人将军,他夫人孙张清扬乃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她过去曾害过一场奇怪的大病,得到观世音菩萨的救护而痊愈。在她‘我为什么信佛’一篇文章中有这样一段:

‘......民国廿四年立人和队伍调到浙江宁波附近的五夫驻扎,记得我们是住一所大公馆中,古老的房子,有几重大门。一天晚上,我莫名奇妙的走出了大门外,想去眺望夜景。原先我以为这里也像上海一样,晚上是灯火耀煌,谁知外面是一片漆黑,一条静静流著的小河,越发显得阴森可怖,我害怕看这样的黑暗,我赶快跑进来,但是一会儿,我又像醉了酒的人一般,疯狂的跑到大门外去,一阵习习的凉风,像薄纱一般的从我头上罩下来,我并不感到怎样,但是当我回到房中以后,从镜中发现我的嘴歪了,跟著口中又吐出一块一块的鲜血来,朋友们都说是邪风吹了。我用尽了方法治疗,经过中西名医,用金圈子去钩嘴,又用鳝鱼血去敷脸,又到宁波华美医院去用电疗,都不能治好这怪病,甚至名医们连病原都找不出来,朋友们和我都束手无策,眼看脸歪得更为厉害了,我感到万念俱灰,因此萌了自杀的念头,收购了足够致死的安眠药片,我不想再继续医治,而只想最后见到我母亲一面,即刻服毒。过了几天,我的母亲也由南京赶来了,她是信佛的人,她见我百药无效,只好命全家斋戒一天,在院子里摆香案,烧香祈祷,用二十一遍大悲咒,求了一杯净水要我喝,此时我是感到一切皆空了,没有执著的成见,就遵从母亲的慈命,虔诚的跪下,脑中贯注梦中的菩萨像,将咒水吞了,这是上午喝的咒水,到傍晚时分,嘴就正了过来。一杯咒水的功力,不药而愈,可知佛法的不可思议。’(病患者的指南)

重伤立见功效

煮云法师

在台南空军任职的莫正熹老居士为一虔诚的佛教徒,全家皈依三宝,其二女公子莫佩娴,任教于林园中学,她在佛教青年第八期中发表‘妙哉观世音’一文,报导四件不可思议的灵异,其中有一段这样记载:

四十二年春,我在汐止从慈航老法师学佛,并抽空帮佛学研究班担任英文。时驻军中有不少军人,也时常前往聆听慈老的开示。内中有一位青年军官君,除了参加听经以外,也时常抽暇参加内院高级英文补习班的旁听。因此我有机缘认识了这位好学心切的道友。四十三年春,我又回到了凤山莲社,十月间,突然辗转接到一封不吉祥的来信,言及张道友在演习时不慎负伤,子弹贯穿在上胸,生命垂危。俗语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此次难是偶然不幸,但依佛陀的慧眼看来,何尝不是宿业?伤者经四十天的痛苦挣扎和小心的医护,子弹进口已告痊愈,出口亦将复原,但右臂不能动弹,且觉麻木。后经医师检查,发觉左臂网状神经丛受伤甚剧,且通大脑神经也失去作用,致影响手臂,分寸难移,就医学上的眼光来看,目前世界医学最发达的国家如美国,也只能接治神经中枢,但其他枝细部分,便非药石手术可以奏效的了!所以当时主治医师黯然的说:‘需要很长时间,看看二三年后,或能恢复一些!’语云:‘物伤其类’,在我的记忆中,张道友是个热忱纯朴的好学青年,平素沉静寡言,在今日浮靡的社会中,正是不可多得的青年,假若成了一个四体不全的残废,该多么可惜,可是药石失灵,要怎样才能挽救他的手臂?灵机一动,使我突然的忆起了太太(台中农学院教授周邦道夫人)的‘大悲水’乃专程到台中,经我向周太太说明来意,取得两瓶,即前往新竹,啊!多妙!晚上时手臂还无法抬起,喝过大悲水以后,次晨六时,手臂已顿然可以上举及肩了,而且僵直麻木的状态也已减轻了许多。至此,四十天的痛苦沉痾,仅一霄之隔,即霍然而若失....’(病患者的指南)

供奉大悲水愈病

陈煌琳

数年前余由台东来高,闻同乡王松森律师之夫人病重,住民众诊疗所,余往慰问,见满面亮红,气喘甚、高热多日,医云某药有特效,松森即电香港赶寄,前在北市有病皆请某医院院长治疗,又即电请飞高诊察,其父子惶急至极,余对其夫人云:‘你持白衣大士神咒甚勤,正好服食大悲水,祈求佛菩萨加庇。’即将高寓佛前供奉之大悲水送去,对松森父子云:‘此水经许多活佛喇嘛及金刚上师加持,积存甚久,可将法水滴数滴,用开水冲泡,以之下药解渴,当有不可思议功效。’并嘱病者多持念白衣咒,观音圣号,病可速愈。过数日接松森信云,夫人病愈,已回家休养了。(煮云法师著病患者的指南)

喉头免用开刀

煮云法师

高雄县参议员邱潘秀春居士,于四十三年,其公子因吃饭不慎,致使鸡骨不上不下的正梗卡在喉头,请教过几位医师,都说要在喉部开刀,居士听说爱子在脖颈间要开刀,愁容满面忧思如焚,那天正好是我们凤山莲社念佛会,我们正在念佛李议员太太来说明此事,正好莫佩娴小姐有一瓶从台中带来的大悲水,我也为他虔诚的念了一遍大悲咒,随即交给了来人拿回去给邱公子喝下,不到三分钟,喉头的骨头已化为乌有,功效如神以致于此!

不过要附带一提的,太太的大悲水并不要一文小姐也不是专门在为太太作掮客,她们都是有地位,有名望的人,绝不是为私利。(病患者的指南)

难产显圣

陈煌琳

陈林葆亨福建省福州市人,皈依怡山长庆寺上智下水大和尚(即西郊西禅寺)赐法名慧月。于第四胎时,决定在城北英人所创立柴井医院生产,经照章挂号,并定时检查,均云正常。某日将临盆,唤肩舆送往,余坐车随到,知已入产室,闻胎儿体大,有难产迹象,在室外默念观音大士圣号,及大悲咒,祈求加庇,后护士出告,母氏无恙,已送往病室休养,胎儿正在急救中,余见胎儿浸在温汤,一外医师一手托儿臀部,一手拍拍有声,余向其致意,他摇头,似示不治,儿颇肥大,祷其得生善地,默持弥陀佛号数百声送之。葆亨醒后,告诉我她坐肩舆中,见轿外人家屋顶,有一人身穿披风,样子甚像观音菩萨,恍即不见,想见即将难产,所以大士显现,即虔念观音圣号,至神识不知而止,菩萨救苦,真难思议。(煮云法师著病患者的指南)

绞肠怪症创奇迹

煮云法师

粤籍名将陈济棠将军,一向为中外所知名,早年为佛教一大护法,其发妻并子女均为佛教信徒,他的长女不但是信佛,而且经常住在佛寺内,带发修行,现在台湾新店竹林精舍,为证莲大和尚弟子。四十二年,陈将军居住台北,他的子女们住于台中。一天,另一女公子突然患怪病,肠如刀绞,颇类似盲肠炎,当时急电台北陈济棠将军,陈将车立命其长女,携其妹北上住院开刀治疗,这时病人痛苦万分,就地打滚,悲号狂叫,此时除了扶妹妹上火车北上外,并请求周邦道教授的夫人,周扬慧卿居士,念了一杯大悲咒水,给她妹妹喝下,谁能料得到,人还未到台北,病已霍然而愈了,当陈济棠将军在台北站看见女儿笑容满面走出月台时,还以为女孩子故弄玄虚呢,但经她们把前后情形说明后,才使陈将军明了(病患者的指南)

鼠疫病愈

陈煌琳

抗战中,民国卅二年夏,长男陈德浚在福清食糖专卖业务所服务,适鼠疫病流行,德浚发高热,余偕往福清县卫生院,请院长诊察,据云也被鼠疫传染,配药带回服用,有工友代换痰盂,余见其下手甚为畏缩,即命离开,不要勉强,由我自行料理,另备床铺陪之,照料一切,热度高时,大哭大叫,余谓哭叫徒增病苦,可持大悲神咒,既可求大士加庇,又可以念咒之声,排除病痛,如不能发音,尽可默念,或听我咒声,亦可生效。浚对我云,爸念咒时,我循声而念,似可忘记痛苦,有时酣然睡熟了。一周病情好转,再三四天,霍然痊愈。(煮云法师著病患者的指南)

大悲咒水救了一只眼睛

煮云法师

海军工程署辛署长的太太,倪涵瑛居士,信佛多年,对佛教事业一向都很热心,前年张清扬居士介绍来凤山皈依。

他的女婿,余东郊居士,左眼红肿,大如芒果,在眼皮上全成为脓泡,据她告诉我,在眼疾未发生前一天,他的鼻子先痛了一天,后来眼球似要裂开来一样,经过了许许多多的眼科医师诊治,打针吃药毫无效力,高雄最有名的眼科专家检查结果,他们多认为左眼已非人力所可挽救了。她在万分悲痛中,想到菩萨来,乃到莲社求取了大悲咒水。我当时不在,事后翻译君告诉我说,已替他倒去了一小杯大悲咒水。

果然菩萨广大灵感,在当天下午喝了大悲水,第二天早晨,再经眼科医生检查,说起来奇怪,居然又创造了奇迹,医生在当时认为大有转机,可以痊愈了,太太的女儿和女婿本来都是信基督的,受了此一恩德,一改往日信仰而皈依了三宝,并发心作个忠实信徒,而他的眼疾,已在数日后恢复健康了。(病患者的指南)

被车撞倒安然无恙

邱舜亮

上月十八日晨七时半,好友谢阿树居士,自中和骑机车赴南港上班途中,行经北市西藏路一百二十号门前时,被一高速行驶的计程车从左后方撞倒。机车撞滑数丈,居士则在地上翻跟斗,爬起检视,除西裤左侧划破数个大洞,左手左脚些微擦伤之外,其他部位均未受伤。在被撞倒之刹那间,内心感到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托护著,无疑是菩萨冥冥之中加被护持,否则如此严重之撞击,不魂归九泉,也会落得手脚残废。

居士每日必虔诵大悲咒七遍,行住坐卧均持佛洪名,因其感佛慈悲,嘱吾记述,以志佛恩。(六十七、七、三十,慈云月刊三卷一期)

相关栏目:大悲咒大悲经 修持感应讨论请进入:佛教论坛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