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佛经 >> 大悲咒 >> 大悲咒大悲经 修持感应 >> 正文

观世音菩萨灵感记

八、另一灵感

所谓个人的修持必须靠自己一片虔诚之心才能实现,现在家庭都有许多家务缠身,等到空闲的时候,还有电视节目可供观赏,节目没有了,还有录影带可以看,像外子平常的生活就是这样,喜欢看电视,使我修持的时间必须选早晨三点多左右(刚开始时是三点钟),所以,每天晚上我必须早点睡觉,不然隔天就没办法起床,久而久之,如果碰到想睡的时候,似乎有护法之神在叫醒我,曾经,我于睡眠中梦见家里的电话铃声在响,醒过来才发现大家都在熟睡,十分宁静,赶快醒来看看时钟正好是三点三十分,急忙带著佛珠,修持念佛。还有一次,曾梦到家里的时钟正值三点,就醒过来,起床一看果然是午前三时,内心觉得很惊讶,便起床修持念佛。另有一次,正熟睡时,朦眬中听到外子叫门的声音,起床想帮他开门时,才发现到外子的车子放得好好的,外面并没有人,我觉得很奇怪,进屋看外子正在隔壁房间睡觉,并没有叫我,那时我看钟正值午夜二时五十五分,也不敢再睡下去,拿著佛珠,修持念佛,念到天亮为止。

记得在民国六十五年,有一天,一位陌生的年青人,自称是竹崎乡人,到台北工作,名字叫做‘游武宝’,当年二十五岁,到寒舍找我,想助印我出版书,拿了伍佰元给我,那时我正在翻印‘十六观经图解’,便接受他的诚意,我看他很温和老实的样子,好像怀有心事似的,不禁问他有什么事情,他告诉我说,他的养母四十七岁,个性倔强,最近与他的养父不睦,恐怕会想不开发生意外,希望我能想办法救他母亲。

我告诉他:‘你最好带你母亲到寺院拜佛住一段时间,也许能够逢凶化吉,如果你不认识寺院的人,我可以帮你介绍。’

他回家后,过几天又回来对我说:‘我母亲因为深信外教,不愿意到寺院去住宿拜佛,前几天她已经到外道讲堂住宿了。’

我听后觉得好像有不吉祥的事情将要发生,经过一个月后,他一直没来找我,有一天中午,本地佛教青年陈仲村居士及陈信吉居士到寒舍来,我将此事告诉他们,请他们到竹崎乡找居士,于是他们两个人骑一辆摩托车出发到竹崎去了。

后来,下午二点多钟的时候,我听到正在午睡的外子似乎在责备人说:‘喂你是谁?进来干什么?’说著就醒过来,那时我问外子:‘究竟发生什么事,你在喊谁呢?’

他说:‘刚刚在睡觉的时候梦见一位女人进入家里,所以叱骂她。’

我问他:‘那个人长得怎样?’

外子说:‘差不多四十多岁,样子很可怕,所以我骂她。’

听完外子的话,我心里明白游居士的母亲已经逝世了,因我托居士他们去看她,所以,她便进来找我,要求我救度她了。

经过不久,居士他们回来了,告诉我说:‘居士家十分偏僻,我们找了很久,才找到他家,到他家时才知道他的母亲已经逝世两个星期了。’

我听到这个消息,本想立刻为他诵经,但因家务繁忙,到了晚上时才读诵一部‘阿弥陀经’及念佛。然后进房睡觉,结果无论如何都睡不著,直到深夜,恍惚要入睡时,我的枕头突然被人推落,使我惊醒过来,心想一定是居士的母亲在作怪,因为当时我为她念佛时,并未达到一心不乱的境界,以致于觉得亡灵的压力十分深重,不得已自忖:‘过去世中我好像曾修持佛法,为仟么她不害怕,敢来干扰我呢?’

于是我镇静下来,后来无意中从眉间放出一道光明,终于使她离开这里,超于光明境界。

经过一段日子,居士再来找我,我将此事告诉他,他表示深信不疑,并再出资要助印经书回向他的母亲,还要求我帮他请几位出家师父到他家为他母亲诵经,因为,上次他为母亲所做的功德是属于道家仪式,十分不放心。后来,我到佛教会请心然师父等人到他家诵经,做到百日功德圆满为止。

不知经过多久,我再接到居士来信说,他经由陈仲村居士的介绍,已经加入台北普门文库印经会,并参加慈云服务队,时常到各病院慰问一些病患,并常听各位法师讲经,他觉得十分有意义,终于找上了无上光明的途径。

最近,我听到一位与居士在一起工作的同事黄茂荣居士说:‘居士真是一位优秀的佛教青年,现在已在台北购买房子,而且结婚了,过著很美满的日子。’

到现在,我每想到这件事,不禁感慨万千,社会上能像他这么善良,为他的养母造福做功德的年青人实在不多,相信他的孝心必能感动天心,获得无上光明果报。

相关栏目:大悲咒大悲经 修持感应讨论请进入:佛教论坛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