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佛经 >> 大悲咒 >> 大悲咒大悲经 修持感应 >> 正文

五、净化邪神的挑战,逢凶化吉(1)

无量光佛教网 - 佛门网 - 佛要救你 - 净土宗门户 - 佛教网

观世音菩萨灵感记

五、净化邪神的挑战,逢凶化吉

记得去年(民国六十二年)有一次,至友李玉缎师姊邀我到她娘家为她的祖母诵经。玉缎说她的祖母性情慈善,已信仰多年的佛教。二十多年前,身染疾病,请医师动过手术,迄今身体还是感到不舒适。现在她已经七十多岁了。每次,由于身心不安,时时暗叹自己业障深重,不能了脱此种痛苦。后来玉缎回娘家便安慰她说:

‘我认识一位师姊对佛法有深厚的研究,替人诵经念佛都有甚大的感应,请她来为你诵经好吗?’她祖母听了十分高兴,深切的期待我去。

由于我环境不太自由.经过数个月以后,才能如愿以偿。那天,我也邀请小澎湖素琴师姊一道前往,午后二点钟,我们搭玉缎她的工厂自用车出发,四点钟才到达她的娘家。玉缎的祖母和她的双亲看到我们,非常欢迎十分热诚的招待我们,走进客听,立刻看到厅中奉著「释迦牟尼佛’以及一尊木刻的观音菩萨圣像,一看就知道是真正信仰佛教的。玉缎说,这尊‘观音圣像’十分有灵感。每次祈求什么一定会获得感应,像去年祈求我弟弟大专联考能够考上,结果真的被录取了。祖母说:‘二月十九日菩萨诞辰日,要演大戏给菩萨看,又说,过去这里有位老人时常到此教导我们和一群小姐诵经,后来这位老人去世了,与我一道学诵经的小姐也各自结婚了。到现在,信仰佛教的人越来越少。她母亲说,从前我每晨至少诵读一遍大悲咒,现在,因为孩子个个搬到城市,乡下的农田事业都要自己做,变得没有时间诵读了’。

接著我开始播放‘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的唱片,随著唱片诵读,过后,再放‘阿弥陀经’诵读,并诵念阿弥陀佛圣号。她的祖母在佛前也跟随我们拜佛,完毕,太阳已落,她的祖母说,她的心情感到无限的舒适。我劝她勤诚念佛号,以后可以了脱人生的痛苦,往生西方。

晚上,她们准备素食招待我们,食用完毕,我们就告辞回家。

翌日夜晚,不知何故,在睡眠中,梦见自己被一帮流氓包围著,为首的那一位身材健壮,自称是他们的首领,对著我说:

‘我软禁了一个心地善良的乡下女人,昨天突然被你放走了,现在告诉我她在那里。否则,将把你软禁起来,作为我的夫人。’

我明白他的来意,内心一点也不惧怕,也不回答他的话,仅忖道:

‘他说要带我去做夫人,而我身心已经十分清净,那会和你做夫妻呢?’

流氓的首领,虽然是属于邪神,可能具有神通力,我所想的事情被他窥破了,他说:

‘你伸出手来,我要看看你的命运。’

我即刻伸手给他看,他拿著我的手看看后,惊道:‘喂!你的手怎么这样清净,一点业纹也没有。’

‘当然清净,我一点也没有业,你怎能带我去呢?’我说道,随后他便悄然的退去。

梦醒了以后,我明白,可能因为昨天到北港镇为玉缎的祖母诵经,让她老人家解脱了诸苦,却得罪了邪神。当时,我立刻打电话叫玉缎来,告诉她这个奇怪的梦境,并叫她回家问她的祖母是否认识这个亡灵?

过了两天,玉缎回到娘家,先问候祖母的病情。她的祖母说:‘这个病已经拖了好几年,虽然一时无法挽回健康,心情却异常清朗,和以前不同,那位师父真是慈悲啊!’

玉缎说:‘她是在家里修持的女居士,不要称她为师父,叫师姊好了。’并把我梦中的情形说给她听。因怕她恐怖,而流氓软禁她做夫人的事情不敢说出。

她听了以后既而一想又说:

‘这亡灵可能是按奉在乡下应公小庙里无家可归的诸亡灵,因为数十年前,我就有被此亡灵威胁的感觉,使得身心都非常痛苦。’

玉缎又说:‘我也建议母亲能够出资赞助佛教,助印观世音灵感记。’

结果,她的母亲拿了贰佰元,说:‘本来想再多出一点,去年向观世音菩萨祈求你弟弟的大专联考,必须要敬谢演戏,并还得准备牲畜拜菩萨,还要招待客人,此项费用大约一万元左右。’

说后,我问玉缎:‘这次拜拜是你娘家发愿的,其他乡下的人也参加拜吗?’

‘乡下人也会参加,因为每一次演戏的时候,同村的每个人也要杀生拜拜,招待亲友饮酒,这是乡下的习惯。’

我听后不禁悲叹万分,对玉缎说道:

‘向菩萨祈求心事,获得感应,应该发善愿报答菩萨的恩惠,如放生布施、或念佛诵经等都有无限的功德,怎能以杀生设宴,饮酒作乐来答谢菩萨呢?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喜欢看人杀生,因为杀生会增加恶业,破坏福慧。’

玉缎听后,深表同感,说:‘你说的话很有道理,我再回家劝母亲做有意义的功德。’

两天后,玉缎回到娘家和她的母亲商量此事,她的母亲说,已经发过的誓愿不能再改变。因为她认为这次的誓愿虽然不善,但已经发了心,无论如何,一定要实行,等到实行后,再照我的话行善愿。听了她们的话,我也非常了解她们的确是很老实,但除了诸佛菩萨具有大悲愿力之外,一般人要发大慈、大智、大勇之心,实在是件不容易的事情,还是不要勉强。

不料经过数日后,有一天晚上我在睡眠中,又梦见自己被一帮流氓般的亡灵包围著。当时,我的觉性明了,他们和前次梦中所见的诸亡灵一样,系集中在北港镇应公小庙里面的。但是,他们比较年轻.带著惧怕的表倩,胆怯地对我说:‘我们的生活过得很苦,想带你去卖,发点财。’

我回答:‘我并不年轻,相貌又不甚美谁愿意买呢?’

他们带著悲哀的声音说:‘有的。在我们这个世界里,没有色身的存在,所以,也没有相貌、美丽及年老的分别,只重视心灵的明暗,见您心灵散发的光那么美丽,若带您去卖,一定能获得甚大的财富。’

我又说:‘恐怕我不会有这种业力,随你们同落于迷途中,我的誓愿是要带大众往西方胜境的。’说完这些话后我便醒过来。

醒了之后,十分惊骇,这种精灵好厉害啊!因为乡下人都以牲畜去奉拜,久而久之变成一种邪恶的精灵,苦要净化他们必须藉高僧大德团体的力量,才能达成。后来,我再打电话给玉缎,告诉她这件事情,玉缎是一位具有大智慧的人,听我说后,也很吃惊,说:

‘真是太对不起您,这种亡灵会再来找您的麻烦吗?’

我说:‘不会的,主要还是期望你的母亲,研究佛法,了解观世音菩萨是具有大悲观念,不要以杀生灵来敬祝菩萨圣诞,用香花、水果、清茶就好,至于普度乡下的亡灵,最好请几位道德高深的出家人来诵经做功德,并在乡下设讲堂宣扬佛法,不知不觉中就会净化诸鬼神及诸亡灵,增长福慧,即达到自利、利他的光明境界。’玉缎听后,非常欣喜,而后转告她母亲。

最近,她再来找我时,我问她娘家近来的情形如何?她说:‘不知怎样,后来我的母亲变得身体不适,直到今年二月十九日观世音菩萨圣诞那天,还是依照誓愿,请人演戏,简单的以牲畜拜拜,招待客人。而,我的祖母现在变得很平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我想,母亲大概是因为演戏,使全乡的人都杀生拜拜,造成杀业,才会身体不适。’

我点点头道:‘对!杀生确实会折福寿的,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爱自己的以及亲族的生命,但是,除了这些生命以外,所有的畜牲虽然不会讲话,它们求生怕死的观念也是和人相同的。’

另一灵感,曾有一位中年人,现在已经去世,生前的时候,住在我家对面。当他年轻时,高中毕业后,很顺利的进一家机关成为一个奉公守法的青年。后来,被一位过世的女朋友缠身,使他逐渐堕落,沉迷于赌博。

不久,就染上了肺病,后来,更离职而专心向赌,弄得病体更加的严重,又没有钱医治。在他死前一个月,有一天,我梦见他带了一个女人来找我,那位女人对著我道:

‘听说您会替人治病,能不能为他医治?如果您不能医好他,我就要带他走了。’

当时,我心里暗忖:‘他的身体和精神都已十分腐败,我怎能医治?请您带走好吧!’他们听完我的话后就离开,不久,果然去世了。现在,想起这件事情,真是遗憾,那时候,我正开始学习诵经,见他面黄肌瘦,眼中带有邪气,感觉十分可怕,真是没有勇气为他讲一些佛法。虽然那时我没有帮助他使他解脱,但是,两年后,我劝他的母亲和大嫂、侄儿等到佛教会参加佛七及三时系念法会以超度他和祖先。

更多文章:大悲咒大悲经 修持感应讨论请进入:佛教网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