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戒杀与放生 >> 放生心得 >> 正文

      我有次去市场,刚买完放生的甲鱼,就有人上来买牛蛙,并当场宰杀。我看了心觉不忍,就走到另一边去,刚好看见一个黑漆漆、小巧的美蛙正浮在鱼箱的水面上,我看著它,它也盯著我,等店主杀完了,我就请店主把这只美蛙送我(因为只有一只),我拿回家给我的小孩玩。店主很爽快就答应了,并且补充说,进了一批美蛙,就只剩下这只了,还职业性的招呼我下次还来。
  我把这只美蛙放在学校里我最初遇到的池子里,它看上有一点胆怯,紧紧的抓著塑料袋,并没游去。我想想,把它抓起来,放在手上,对它说,不喜欢这里吗,阿姨带你去其它池子吧。它安安静静呆在我手上,真是很乖。到了地方,我把它放在池子里一片睡莲叶上,可是离池边太近了,我害怕它会被人捉去,就伸手又去捉它,它吓著了,身子抖了一下,可也没逃,我也吓著了,停了下,又将它抓起来,抛到另一片叶子上,可这片叶子也较近,我又伸手去抓它,这次要相对远点,够起来比较考验我的柔韧度,还没够著,它一下就眺进水中,直直的向我游来,游到我的身边就不动呢,我很轻松就把它抓起来,它放在手上,皮肤软软的,滑滑的,象小孩一样,而且眼睛乌亮亮的,你说话的时候,它专心的看著你,很乖的样子,也很象小孩。我最后把它放在叶子茂盛处就走啦,手里好像还留有那种软软的触感,真是很有灵性的一只美蛙。
  我放生的青蛙不多,因为可放的地方很少,放多了,又怕池子小,容不下,或者引来人来抓。可是每每放生时青蛙总是很乖的样子,抬著头,用乌溜溜,水汪汪的眼睛看著你,听著你讲话,一副力图想明白你讲什么的样子。有次我先在江边放其它的,一路上总是力图想从袋子跳出来的青蛙,被我放在石头上,它呆在那里,眼睛向著我,没有逃,安静的看著我放生,有点困惑,神情非常认真,放完了,我去抓它,它有些犹豫,就被我抓著了,它挣扎著想跳开,我把放在袋子里,它又开始乱跳,于是我把它抓出,放在手上,说你想在这里吗,可是这里不适合你,这样,阿姨摊开手,数1、2、3,你没走,阿姨就带你去其它地方。数了1、2、3,我刚想带它走,它突然跳入水中,游到江边的一块石头上,看上去,金红色的阳光照在长江宽阔的江面,快天黑了……
  于是走人。

  我放生的乌龟
  乌龟在中国人眼里历来是一种充满灵性的动物,从古至今,关于它的故事,神话,诗词层出不,数不胜数。在有些网站上,我还看到关于龟是前世修行人的说法。与放生的青蛙,那种处于弱者对强者,本能有点害怕又有点想依赖情感不同,乌龟显得要从容淡定些,“神龟千年”,有这样的心定气闲,才有这样的长寿吧。
  每年春天,市场上就时常可以看到它的踪迹,最初放生的那只乌龟是从一个农民样子的人那里买的,一个竹支架上挂了几只用红麻线拴著的乌龟,随便选了一只,还拎著它逛了一下街。回去后给它吃了点冰箱里拿出的冻肉,饿坏了的它,趁我离开它的一小会,就把这肉给米西了,当晚,我爸爸来我家,当时,他说,家里怎么能养乌龟了,到处乱爬,又臭又不卫生,因为他上班的地方离江边很近,于是就叫他把乌龟放了,后来听他讲,放在水中后,那乌龟迟迟不愿离去,一步三回头,过了有五分钟之久,才游开了。不过,不是我放的,也没什么体会,只觉得只有这样,才比较吻合那些属于乌龟的传说:)
  我第一次自己放乌龟,是在今年。当时同行的还有妈妈及我的两岁的小孩。暮春的长江水退了些,露出几块大的在水里的礁石。踏在其中的一块礁石上,先放了乌龟,它很快就沉入水中,不见踪影了(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接著我们又放了些鱼鳅,放完了,当我的话音刚止,忽然看见它浮了上来,好像若有所思的样子,突然又转身,调头游回来,好玩的是它游到我与妈妈之间,抬起头来目光灼灼的看著我们,(为什么它不游到我小孩,或者单独的我的身边,看来它也知道尊老呀,并且知道是谁救了它),有一会了,于是我笑著说,不想走吗,那么到阿姨这里来吧,说完,我把手摊开,平放在礁石上,说那也快,它猛一调头,飞快的消失在波光鳞鳞的长江水中了……
  以后还陆续放过一些龟,可是都没有像这次的难忘的相应,不过,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有时都很困难,何必苛求这些死里逃生的动物一定要表示出它们的感恩,它们的灵气来增加自己放生的兴趣呢,还有什么能比生命可贵!
  难道只有人才是唯一有感情的动物吗?
相关栏目:放生心得讨论请进入:佛教论坛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