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戒杀与放生 >> 放生心得 >> 正文


  月儿是我给她取的名字,她是被遗弃的乳婴。十年前的一个冬天,我在郊外大水渠坝上发现了她,当时她全身发红,脸呈青色,手脚乱动,口中发出啊啊啊的哭声。一个月过去了,我虽然千方百计打听孩子的父母,但一点消息也没有。不少好心人同情我,但都爱莫能助。孩子又是一个病号,谁收养她呢?她每天都要消耗人力、财力、精力,她日夜啼哭,除非睡着了。但醒后必哭,而且声音还大,惟有将奶瓶放在她嘴里,才能止住啼哭。吸饱奶汁,马上就呕吐得一干二净,于是又开始啼哭,花是小事,膻臭气味也可忍受,影响睡眠没关系,占用时间无所谓,日夜擦拭吐出来的奶汁也习惯了但是,组织上按照国家有关政策不准收养,使我十分为难;找不到她的父母,令我焦急。 
  
  于是,我试图说服单位领导,引发同情心,但领导最后严肃地对我说:“你若固执己见,将受到处分!”我听领导口气硬了,的确怕处分,因为我全家五口人,全凭我一个月三百元工资维持生活,如果被开除公职,我一家人就无法生活下去。我家经济条件差,整天粗茶淡饭。我大内弟是医生,在农村集镇开了一个诊所,他同情我的遭遇,也可怜这个病孩子,就决定冒险收养她。他领去抚养六个月,吃了六个月的药。不但病情不见好转,还日益加重,孩子瘦得可怜,骨瘦如柴,变成一架骷髅蒙层皮。她的头比初生的婴儿还小,面色焦黄,哭声微弱。内弟媳怕孩子死在她家里,于是乘车将她送来。一路上遭到大众的指责,说她这个做母亲的不负责任,把一个孩子喂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内弟媳委屈得哭了一路,其实六个月来她的心一直在孩子身上,比待亲生儿子还要亲,日夜喂药喂食,擦洗不止,心快操碎了。可是孩子越来越瘦弱,为此,她夫妇俩寝食不安,整天以泪洗面。她把孩子送给我,内疚万分。
  
  望着奄奄一息的月儿,我一阵阵心酸,难道苍天要夺去她的生命吗?不可能,苍天有好生之德,天无绝人之路;佛菩萨更是慈悲为怀,普度众生。现在惟一的希望,只有求佛菩萨保佑她、救她一命了。于是我对着佛菩萨的像跪下了,求佛菩萨加被于她,让她健康起来,佛菩萨从不负人,只要真心祈求,百求百应,千求千灵。但须竭诚尽敬,才能感应道交。我求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有求必应的观世音菩萨,在冥冥之中怜悯、加持这个可怜的孩子,帮她消灾延寿。刹那间,菩萨提示我“加温”。我明白了菩萨的意思,抱着月儿晒太阳。时值三伏天,骄阳似火,火辣辣的太阳晒得我和月儿大汗淋漓,可心里一点也不烦躁,反觉清凉自在。晒了一个中午的太阳,孩子病痊愈了。吃奶汁不再呕吐了,也不再啼哭了,身体一天天强壮起来,比正常孩子身体还要健康。她活泼可爱,人见人爱。
  
  几家亲戚非常喜欢她,争着要她。我随缘而行,不拂人意。可是,多则三个月,少则十来天,都一一送回来。为什么?生病、啼哭、不听话,乃至尿床、尿裤子。一旦回来,百病消除,看来这孩子与我有缘。当单位领导知道我没有把孩子送掉,十分恼火,多次找我谈话,晓之利害,佛菩萨也劝我随缘而行。我恍然大悟,这孩子出家机缘成熟了,一者查不出亲生父母,二者观世音菩萨救她一命,三者,在俗家易病,在我家虽不生病,但领导不准我收留她。看来惟有出家了。于是,送她到寺院,在江口镇观音寺生活两年,她没病过一次。后来有一个居士,把她领回家去才两天,就开始发高烧,那居士请医生打针吃药也不见效,送回寺院后,不治而愈。
  
  佛法真是不可思议,佛菩萨离我们不远,遇到难事,只要真心实意地求佛菩萨保佑,佛菩萨不会坐视不问的。关键是我们要敬仰佛菩萨的慈悲情怀,并要听佛菩萨的话,依教奉行,学习佛菩萨的为人处事和无私无我的精神。
  
  有偈为证:
  
  报身现世一乳婴,
  
  三宝护持定太平。
  
  慈航普度寻苦声,
  
  被薄衣单送一程。
  
  如来怜悯大众生,
  
  佛光引度意非同。
  
  菩提心行菩提道,
  
  菩提道满菩提成。

  摘自《普陀山佛教》2002年第3期 更多文章:放生心得讨论请进入:佛教网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