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戒杀与放生 >> 放生心得 >> 正文


  “学医与学佛”一文,是郭惠珍医师在中国医药学院,为医王学社讲演,由李宜玲学长整理而成的讲辞。明伦月刊于一九八七年三月份,一七二期起,分五期连载。本文是郭医师的现身说法,她以行医者的实际经验,配以学佛者的慈悲胸怀,侃侃道出庶庶众生的苦痛与迷茫,可说是句句肺腑,字字血泪。凡拜读过本文的人,无不被她“在行医路上,认真行医;在学佛路上,认真学佛。”的精神所感动。故而一再影印本文,争相传阅。美国蔡荣坤居士,在洛杉矶阅读明伦,有感于郭医师精神的伟大,特别回国倡印“学医与学佛”一文,莲友得知,亦争相随喜。“德不孤,必有邻”。当郭医师知道海内外有许许多多的人,与她心灵相通时,她一定会更坚强的把一切的苦痛化为向道的力量吧!

  各位老师、各位学长,每当我站在台上的时候,总有一种感觉,觉得自己实在是应该坐在一个角落的地方,或者甚至是坐在门外的地方,来聆听师长的教诲,末学所知十分有限,站在讲台,只有深觉惭愧。贵社社长,为我选了个叫“学医与学佛”的题目,这也很让我觉得为难,因为末学“学医”只是皮毛而已,“学佛”也只是探头罢了。在这里,只敢说是抛砖引玉,请各位老师、各位学长能够好好的来指导我,以便让我今后谋求改进。

  末学是学医的,所以就“学医与学拂”来探讨,在人生的历程当中,我们凡夫总是比较喜欢卖瓜说瓜甜,如果今天是学教育的、当老师的人,他站在台上,或许要说:“佛陀是最伟大的教育家,他好像叩钟一样,叩之以小则小鸣,叩之以大则大鸣。循循善诱,因材施教。”如果今天是企业家王永庆学佛,他站在这台上,或许要说:“佛陀是最伟大的企业家,每天用很智慧的方法,赚了很多的功德法财。”如果是农夫的话,他或许要说:“佛陀是一个伟大的耕作家,他以信心为种子,以智慧为耕犁,以大悲水灌溉,结出智慧菩提的果子来。”如果从事保险业的话,他可能要说:“佛陀是一个最伟大的保险事业家,他开了一家尽虚空、遍法界的大保险公司,让众生能够免得六道轮回。”我们是学医的人,难免也要贴金一下,说:“佛陀是最伟大的医王、最伟大的医学院教授,佛陀在鹿野苑的初转法轮,是史上最美的医学演讲。”我们觉得很庆幸,就是能够在学医的道路上学佛,能够在学佛的道路上学医。事实上,这是一条不可分割的路啊!在这里,我想先提出来,一位在日本念佛的人,他是一个钉木屐的工匠,他过去曾为非作歹,也曾听过法师演讲,但是他听不懂,有一次法师教了“南无阿弥陀佛”,这个净土法门的时候,他听懂了,回家以后,每次在钉木屐的时候,他就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每钉一根钉子,就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就这样子,他写了一些诗句在木屐的木片中,有人把它收集起来。当我在值班的夜晚里,身心疲惫的时候,有一天突然看到他这样的诗句,他说:“好极了!娑婆的种种,家业的营运,一变而为极乐的庄严。奇妙啊!难以思议,南无阿弥陀佛是何种的良药!南无阿弥陀佛是何等的仙丹!”“让我换个国土,在这浮世时。”看起来是一些很简单的句子,却令我深深感动,尤其“让我换个国土,在这浮世时”。我们所在的世界是一个纷乱的娑婆世界,大家在学校里面,或许还没有感觉到,当我们走到医院的时候,面对生死挣扎的场面,在内心能换个国土吗?真的能够内心换个境界,换个国土的人,那就要像他这个样子,把“南无阿弥陀佛”,把佛法贯彻在他的生活当中。我们学医的人,难道不能像这一位钉木屐的木匠一样?难道我们不能把佛法一句“南无阿弥陀佛”的庄严,贯彻到我们学医、行医的生活中吗?

  在学医的时候,有一位郑尚武教授,他“当”学生“当”得很厉害,我们班上一起上课九十几位同学,“当”掉了七十几位。大家补考得不胜其烦,但是他却讲了一句话,他说:“我不能随便放走医学院的一个学生;如果我随便放走医学院的一个学生,那么以后不知道要杀死多少人,我们的关系是‘师生’,息息相关,荣辱与共。”当时,我觉得老师相当的嗦,到今天才确实的感觉到这条道路是一条很难走的道路。如果你在学校学习念书的时候不想混混,而真的想要好好来念的话,这一个学习的过程也是很艰辛的。以后出了校门,真的扛起了这个行医的包袱的时候,那更是非常的艰辛。同仁常常开玩笑的说:“八字不够差还不能够当医生。”你必须要有那种吃不像吃,睡不像睡的命,才能当得起医师。有一位行医三十年的老医师,突然间暴跳如雷、怒不可支的对我说:“为什么从早到晚都没有一个人跟我讲一句快乐的话呢?”当时我还小,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觉得不以为然,深深认为这不是一个学医的人,不是一个行医的人会讲出来的话,可是当我走了这么一段路再回首,我发现如果中间没有穿插佛法力量的时候,我们难免要讲出这句话!你看看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今天早上发现身体健康、精神饱满,于是到医院里头去找医师,给医师鼓励鼓励,并且说个笑话给他听一听。甚至以后,你会发现连你的朋友,他不在生病的时候绝不会跟你联络;一定是有病的时候,才会打电话来:“帮我看看吧!我哪里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我做了个肝功能检查,请你帮我看一看!”不是生病的时候,他不会想到你;生病的时候,他才会想到你。我们“天生”从早到晚就是要听这一些,总是他在家里已经忍无可忍,痛不可支的时候,才来找你诉苦一番。我们的病历一开头就是记载“主要的诉苦”-“主要的埋怨”是什么?每一个人来了,就是埋怨,我们生来就是要听埋怨的人,要是没有随时听埋怨话的心理准备,那是不可能做这个行业的。本人从小生长在一个医生的家庭,接触到的一些长辈,也大部分都是医师,其中也有很多的良医,不只是名利当中的“名医”或是“利医”而已,他们在一生中也是像平常人所说的:社会地位很高,做得轰轰烈烈,可是到他们老的时候,却一样的跟他们所看的病人,犯了同样的病,直接从病床旁边,躺上病床。我们的路比任何人都近,我们直接从病床旁边,躺到病床上去,而且也跟其他人一样,在恐惧、痛苦中结束生命。这是我眼睁睁看到的许多例子,就像最近刚刚去世的好几位台大医院的医师,开刀开了一半,结果中风了,他不晓得他要中风了,事先一点也没有防范,二十年来没有一点血压的记录。我们每天都会板着面孔跟病人说:“你需要治疗!你要好好的检查。”但是自己呢?前几天我们的主治大夫问我们说:“你知道你的白血球平常多少吗?”大家都答不上。“你在医院工作了多少年,你不晓得自己的白血球是多少?”天天给病人测白血球,却不知道自己的白血球是多少,有时候,站在这个岗位站久了以后,总是以为我是一个医生,他是一个病人,好像是与病隔离的;其实,我们也跟他们一样,完全就是一个平凡生死的众生,我们应该从这里面来学习什么呢?在学校念书的时候,教授曾经至诚告诉我们:“你用功读书,本身就是一种爱心,就是一种慈悲,因为你不晓得你今天所念的书,以后要用在什么人身上,也许你今天所学的知识,将来用于你最亲爱的母亲,也许你所学的知识,用于一个你完全不认识的人。但是你以一种平等的慈悲心来念它,这就是‘训练’。”这也就是我们学佛的人在学中的必要认识。你想到,万一你没有念好,以后半夜来个急诊,你看不懂,误了人家的性命,你一生一世,生生世世要怎么样来补偿?怎么样来赎这个罪过?这是我们医生压力很大的地方,那件衣服穿在身上是很好用、很威风的;但是,事实上它的背后是很辛酸的。有时候我也庆幸,我们在学医的内容当中,我们念病理,我们念其他的内、外、妇、儿……种种的科别,这里面所讲的众生种种痛苦,就是一切佛经中的注脚,可以说是给佛经的“苦谛”作注解。当我们细细的去思考它,里面所讲的每一条,从神经系统、心脏、血管系统,一样一样的你念下来,会发现我们所学的东西,样样不离佛法。自己在平常读书的时候更加体会,我们有比别人更好的运气,我们念组织学、念生理学,在念组织学的时候,电子显微镜显示告诉我们,细胞膜上有孔,后来又发现,孔上又有膜。是因为以前显微镜倍数不够,所以没有办法看得出来这个膜上的孔,我想这个里头,恐怕孔中有膜,膜中又有孔。我们如果再念一个葡萄糖的分子,要从一个细胞外面,送到细胞里头,那简直跟我们要去莲因寺一样,要在校门口集合,然后还要坐计程车到车站,到了车站点点人数,还要换个车子,还要上山下山,就这样子,进去还有知客师引导。你发现一个葡萄糖分子进到一个细胞里头,就跟这种情形一样。所以,当我们在念华严经的时候,应该比其他科系的人更容易了解到“一尘中有尘数刹,一一刹有难思佛,一一佛处众会中,我见恒演菩提行”的伟大。念一念“在一毛孔中转大法轮”的句子,就觉得很有意思。现在佛陀不晓得教我的红血球那一种法呢?大家念一念,好好的思惟一下。佛陀在古时候就讲过我们的身体有好多、好多的虫啊!当我们念了生理,念了这些医学以后,发现说像我们白血球的运动、变形虫的运动,它一下子在血管里头,一下子钻到血管外头,那里有问题,它就奔赴那里的召唤跑过去了。这些佛陀在二千多年以前就已经讲得很清楚了。每每念了这些的时候,不禁法喜充满,这是何等的大智慧啊!他老人家不需要抬一个显微镜,不需要搬一个电子显微镜,他不需要拿一个天文望远镜就可以说:“有世界如盘形,有世界如洄复形。”我们应该比其他科系的同学更容易了解因缘性空的道理,而容易去练习作不净观。我们上解剖的时候,一个人的眼睛、鼻子、头发都还在,可是他的呼吸没有了,一切都停了,本来你可以跟他握握手、谈谈话的,但是,现在你看着他竟然无语以对。再把他一样一样的割开,发现人在哪里呢!我在哪里呢?我们应该由这种分析上慢慢的来思考一下,进而体会心经上所讲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的道理。以前在老师讲到净色根的时候,曾经回想到我们在念“神经”的时候,讲到“痛觉”,或是其他的感觉传导,说穿了,只不过是细胞内外的一些钠离子、钾离子出出入入电位改变,一些化学物质传送而已。它出它入然后又大概各自回去,就是这样,那就是平常我们所执着的“痛”或是我们平常所执着的触觉、欢悦或是痛苦啊!从这些里头,一样一样的来回想,才发现,其实佛陀老早就把这些医学的道理说得很清楚了,只是我们现在用不同的文字、不同的叙述来看而已!在念书的时候,这样的念过来,以后到临床,就如此的用上去。

  每天早上就像社长所说的:“快乐的一天从早课开始”,我想我们学社的同学,都是“快乐的一天从早课开始”啊!每天清晨我在楼下就听到楼上传来,学社学长们念得很嘹亮的“南无阿弥陀佛”,然后大家发下了“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的四弘誓愿。每天早上我也一样,跟佛开了一些支票,很多都是空头支票啊!就这么样子的开一开,佛经也天天念,不懂也念,但愿书念千遍,其义自现。后来,发现这都用上来了,最近才慢慢的又体会到《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里头所讲“十二如来相继一劫,其最后佛名超日月光,彼佛教我念佛三昧”。当我到医院去以后,我发现不仅是“十二如来在一劫当中”,我发现每天都有好多的如来,敲了我诊察室的门,进来告诉我苦、集、灭、道的道理,来教我念佛,来提醒我要提起这一念佛号,免堕生死轮迥。其实啊,这种心境在行医以后,慢慢慢慢的才有所体会。本来学佛学得很散漫,在过去总是觉得念一句阿弥陀佛,这是很简单的,五逆十恶念个十句都能够往生,这有什么难呢?哎呀!像我这个样子,决定没有问题!行医以后,每天那么多尊的“如来”来演戏教我,演出了这种念佛的困难性,才叫我整个心境改变了,不敢再轻忽,也才发现到佛菩萨是何等的慈悲!如来为我,如此倍尝辛酸!当我到肿瘤科以后,更加的体会到佛菩萨在教导众生的时候的那种心境。举个例来说:

  有一次我看了一位子宫颈癌的病人(这是个子宫颈癌第二期的病人),第二期的子宫颈癌用放射线来治疗,可以说是效果很好,也没有什么合并症,应当是可以治得好的。所以,当我看了她以后,我很积极的给她安排治疗,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她的儿子发生了车祸。此后,她就说家境有困难,她必须要把先移给她的儿子疗伤,她不能来治疗了!当时,我心里想:“要是你错过了今日治疗的机会,等到有钱的时候你再来,那时候可能已经没有办法帮你治疗了!”所以,随即筹了一笔钱,晚上下班后,跟我室友,两个人找到她家去拜访她,劝她来做治疗。当时,她坐在她家的门口翘了一只脚,斜着眼看我,也许她想:“怎么有这种医生,这么噜嗦!可能“生意”不好,晚上还跑到我家来,不知道有什么企图呢?”。因为她一直没有来接受治疗,我怎么样的劝她,怎么样的告诉她严重性,病人说:“我不很严重啊!我只不过是阴道有点出血而已。”她认为她不怎么严重,可是凭我们学了几年的医学,可以料到她以后会非常的严重,这种痛苦是超过她所能忍受的,所以才跑到她家里去,一而再,再而三的劝她说:“你有困难,没有关系,治疗的费用,我先帮你准备好,你放心的来治疗。”但她很不在乎,好像这件事情跟她不相干一样,当时我记得,我的室友江姐相当愤慨!回来以后,我痛自忏悔了一番,在那种时侯,内心非常的痛苦,我才发现到原来我跟这个子官颈癌的病人,害的是完全一样的病!多久以来,无始劫以来,佛陀眼看着我得那么重的病,伸着手一直要拉我,甚至于所有的治疗费用都帮我准备好了,但我一直不肯接受治疗,至今流浪生死,备受众苦。从自己这种心境去体会,从碰了这么一个大钉子后,回来真的痛自忏侮一番;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个病人凭什么要来相信我,我又没有修持,长得也不像一个好人的样子,她看了我,难免要怀疑啊!为什么?你凭什么要帮我出钱,要叫我去治疗?到底为什么要在夜晚来拜访我?你有什么企图呢?她不能够相信。有时候,我们在这个娑婆世界里面互相猜忌、互相怀疑,习惯了以后,我们不能够相信任何的好事,我们不敢相信阿弥陀佛老早老早为我们苦心设计了一个极乐世界,在那边等待我们,每天每天在那里等待我们,伸着手,准备接引我们到那里去,我们已经失去了这种相信的能力了,在这段时间,我才慢慢体会到,佛说净土法门是难信之法。在医院里几乎每一位病人来告诉我一个不一样的故事,告诉我一段不一样的法,来提醒我们念佛;用一种不同的角度,一种不同的激励方法来教我们念佛,这时候才发现到:原来每一个众生,都是我们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的物件,他来教我们怎么样往上求佛道,怎么样往下度众生,就好像观世音菩萨所拿的杨柳枝一样,杨柳枝心是向上的、坚实的,但是它的枝条是柔软的、向下的,我们在学习当中,必须要同时学得杨柳这种坚硬的枝心向上,以及这种柔软的枝条向下。每次在医院里,我都注意倾听病人的诉说,他们不是来向我们埋怨的,当我们换了一个角度的时候,当我们用一种学佛的心来学医,用学佛的心来行医的时候,这一切使医生繁复的东西,似乎都变了!慢慢才体会到所谓的“平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有一位八十岁乳癌的老太太,她虽已开过刀,但是治疗尚未完全,这个肿瘤又复发了。当她来就医时,我准备为她做放射治疗,但她说:“哎哟!每天来医院治疗好麻烦哦!坐车又会晕车”,所以,她就不愿意来治疗。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她又来了,这时她的手已肿起来,肿得没有办法移动,每当搬动她的手时,她那种叫声既苍老又凄厉,叫得我们心痛万分。因为她从来不敢移开她的手,所以在腋下长了很多的蛆,我要为她换药的时候,护士告诉我说:“郭医师,没办法!我一定要戴口罩,否则受不了,那种肉体腐烂的味道!”这是一位八十岁的老人,难道她没有当新娘的时候吗?难道她没有貌美年轻的时候吗?但是,有一天当她看到一条条的蛆从她腋下出来的时候,她又将如何呢?如果这是我,我又将如何呢?

  还有另外一位乳癌的病人,她来的时候,也是开完刀以后复发,在胸壁上长了二颗小结节,劝她治疗,她觉得自己又,治疗又麻烦,就延迟治疗,后来这个癌烂掉了,烂到整个胸壁都穿过去,成一个窟窿,下面的肺随着呼吸一鼓一鼓,一胀一缩的,都清晰可见,脓水不断流出来,她住在员林,员林的很多外科诊所,不方便为她换药,所以她每天从员林坐着车子,来到我们医院,为的就是换这个伤口的药,由于她家境不好,所以没有办法住院,只好天天如此来来往往,想不麻烦也不可得,为了维持她伤口的干净,我们每天给她换二次的药,第一次换了以后,她就在医院里面或走或站,走走、站站、躺躺(躺在门口)等待下午换第二次药。这样子,足足有一年的时间,有时候连吃便当的钱也没有,有时候有钱有便当却吃不下,直到她去世的前几天才没办法来,她去世后,她的女儿打电话来哭着说:“我的母亲在去世前想要见你一面。”那天晚上,还记得是一个下雨寒冷的晚上,我搭着车子到员林她家里去看她,为她念佛,望着窗外凄冷的风雨,心想:这么一个老人家,她忍受癌侵蚀骨头的痛苦,每天独自坐着这趟车来来往往,一年中七百多趟,她何尝不希望她的儿女来陪陪她呢?但她儿女不去赚钱,谁给她钱换药呢?回想一年中她从来不敢看她的伤口,只看我的脸孔表情猜测伤口状况,所以虽然我心很痛,但都露出笑容一边说故事或念佛,她便放心一些,直到有一天,当换药的时候,恰有一个人突然跑进来,从她旁边经过,那人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就是叫了这么一声,使她回去几天几夜哭得睡不着觉。当我到她家里的时候,一看是一座土墙房子,一口棺木摆在中间,家徒四壁,连我带去一个袋子都没有地方放,几个儿孙在旁喧闹,就这样子,这就是一个女人的一生!一个女人,年轻的时候辛辛苦苦养儿育女,到最后呢?胸前一个大窟窿,加上一口棺木,这也就是一个凡人的一生。

    有一个二十七岁的男性,是一个鼻咽癌的病人,三月的时候,他第一次到医院里来看我,那时候只是一个小小的淋巴腺,在耳朵下面,但是他的症状:流鼻血、头痛、鼻塞,摸到那个淋巴结,我心裹就知道不妙了!当时,由于不了解他的个性,不敢一口告诉他:“你得的是癌症,你要来治疗。”只敢说:“你的病很严重,但可以治疗,你要赶快来治疗。”但是,他回家后,心想:“我还可以上班,又刚刚结婚,也没有什么大不舒服,偶尔流个鼻血,鼻子塞塞的跟感冒没有什么两样。”他不听我们的话,我又写信去给他,并且打电话给他,他还是不肯来。后来他才告诉我,当时,他心里面想:“这个医生真是爱嫌钱,连我们不要去治疗,都还打电话、写信来催。”过了三个月~~六月的时候,他到急诊室来,并请广播找我去看他,我初一看,认不得是三月的时候,看到的那个人。这个肿瘤已经压迫得使他呼吸困难、吞咽困难,他才来,为什么这么迟呢?当时实在很为这迟延感到婉惜和痛苦!才二十七岁,刚刚结婚,他的太太才嫁给他就要做寡妇,我看到她那种忧愁的面孔,内心感到非常沈痛。为什么他不能相信呢?然而,再想想,我何尝不是跟他一样呢?我们只不过多学了几年的医,能够发现,能够提前晓得他三个月以后的变化;而他自己却对三个月以后的变化一无所知。其实明天将发生什么事,我们也一无所知,对未来充满错误的寄望,以致一再迟延,后来虽然尽力治疗,肿瘤能够缩小一些,可是却已无能挽回他的生命。因为最好的时机已错过了,癌又蔓衍到肺部,每一呼吸都是痛苦的喘息。当时我教他念佛,他一直非常后悔当时不听我的话,我告诉他说:“你不听我的话,已经吃了一个大亏,今天我教你念佛,你再不听,就要再吃一个更大的亏啊!”他说他知道了,一直到他出加护病房,病危要送回家的时候,他拿着一串念珠,还不停的念。这一切,不禁让我热泪夺眶而出,我们就一定要到这种程度吗?我们就不能提早一点觉悟吗?

  还有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也是鼻咽癌的病人,她的耳朵后长了一个淋巴结,越来越大,越来越痛苦,她的母亲说:“我从乡下用脚踏车载着她,不知载往何处去医治?”茫然无依,后来切片检查,确定是癌才来作放射治疗。作放射治疗并无特殊感觉,但放射治疗到一个相当大的剂量时候,皮肤及照射部位黏膜会发生反应,这只是一个暂时的现象,大概一、二个星期之后就可以痊愈,但是这种痛苦,对于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来说,已经是大得无法承担,她告诉我说:“喝生奶的时候像刀子割喉咙一样,几天几夜喝不下一点东西。”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孩子,这么大的压力与恐惧,常使她瞪直了眼睛,呆呆地躺在床上。由于观察病人的痛苦,听他们细诉,我才明白原来饿鬼、地狱的苦,不是像我原来所想像-“是佛怕人做坏事讲来吓人的。”也才深信佛是真语者、实语者。她的母亲看着她,跪在床边掉眼泪,甚至七天七夜不眠不休守望着她,我们念佛守护自己的一颗心如果有慈母守护病儿一般,还怕不成功吗?当她拿着镜子看到自己的时候,惨叫了一声说:“要吓死人了!怎么变成这个样子!”我每天上班都会经过北平板鸭、脆皮烤鸭的地方,看见那一头头挂在那边烤得焦黑的鸭子倒吊着,仿佛听见病人沙哑痛苦的呼唤:“郭医师,我喉咙好痛!吞不下任何食物。”我也感受到烤鸭的呼唤-我的内心跟看到病人是一样的难过!“菩萨畏因,凡夫畏果”我们怎么晓得,今天我们加在板鸭上的,来日不是这样的加在自己的身上呢?这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这应该生龙活虎的年纪啊!但是她皮肤变色时是想回家而不敢回家,怕大家看到她的样子害怕,有谁能够料得到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她会发生这样子的悲剧呢?现在她的肿瘤已经全消了,但是她的经历却深铭我心,这种痛苦使她念佛,她和她妈妈也发心皈依,受五戒了,当我为她们讲解杀生戒时,她的妈妈流着眼泪说,一直到她看见女儿在生死边缘的挣扎,皮肤焦烂的苦,她才了解过去杀鸡时,刀子加给鸡脖子的痛苦。佛菩萨教人念佛的方法有很多,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你什么时候教她念佛呢?就在她吞不下任何食物的时候,就在这脱皮痛苦难忍的时候,就是念佛的时候吧!但为什么一定要等如此千般受苦才是时候呢?

  还有另一位鼻咽癌患者,我们中国人的鼻咽癌是世界第一位的。他的肿瘤很大、烂穿了皮肉,颈总动脉都可以看得见,一个眼睛大,一个眼睛小,脸都已经歪了,可是,难得的是这个病人,在这个时候,他总算想通了,能够开始念佛,看着佛像,拿着念珠。开始的时候,他来治疗,治疗了一半,先是他的丈母娘去世,中断治疗,后来他的儿子又发生车祸死了,就这样子,财产几丧尽,他没有办法继续治疗,一直让这个肿瘤扩散蔓延,到来的时候,我们几乎预计他没有办法活超过十天了,颈动脉大血管破裂,血流得一蹋糊涂,在这个时候,我们教他念佛,没有想到,他真的能够把持住这一句佛号,一句又一句地念,他的声带已经受到了肿瘤的破坏,念佛已经不能够念出声音来,他用沙哑的声音告诉我说:“我在这里修身养性,我在这里反省我一生所作所为、什么事做错了,我很想去做一些善事,当我好起来的时候,请你带我到寺庙去。”我心里很难过,为什么我们一定要等到这一天,才想到“我要去做善事,我要去寺庙?”那天早上他的血压降低休克,我是怀着一种帮他助念、送他往生的心情在旁边为他助念,没有想到,他真的拿着念珠,一念再念,我告诉他说:“你天天想要行善,我告诉你最好行善的方法,你在床上在这个最重要的关头,念阿弥陀佛,只要你自己能够成就,净化内心,完成自觉生命,一个人的一生就是一种榜样,只要你能够振作给所有痛苦中的人一种鼓励,你就是做最大的善事。”他真的一句又一句的念,我忍不住去拿了照相机把他拍起来,没有想到,他一直念一直念,血压却回升了!我还没有给他用任何升血压的药,他的血压却回升了!不多久,他告诉我说他要站起来,先前,他告诉我说他每天念三千句,我说:“你的情况这么严重,念三千句怎么够呢?起码要念一万句,因为不念佛,也都在胡思乱想。”他说:“要念那么多吗?”他觉得困难,因为,他有时候会昏过去,会昏迷不醒,然后又醒过来。又念念,就这样子,过了几天,我去看他的时候,他说:“我一天已经念到一万了!”请问大家,我们平常身体健康、精神饱满的人,每天有没有这样的用功来念呢?我们一定要等到这种力不从心的时候吗?当我们像他一样痛苦的时候,有没有像他这种忍耐力来念佛呢?还记得上次吴聪龙老师在讲课的时候,特别提到:若静坐的时候,念佛有十分的工夫,亦即念得一百句是一百句,没有一句打失;念得一万句是一万句,没有一句打失,才是十分的工夫。静坐中有十分的工夫,动中只有一分;动中有十分的工夫,睡梦中只有一分;睡梦中有十分,病中只有一分;病中有十分,临命终只有一分,我们有多少的工夫能够来经历这种生死的考验呢?我看着他的时候,陪着他念佛,念到我泪流满面,想到佛在《地藏经》里面咐嘱地藏菩萨的话:“勿令众生堕于恶道中一日一夜。”看着他人也看着自己,在这个六道轮回中生死流转,不知要到几时?而佛菩萨他那么慈悲地,甚至不忍心让我们堕到恶道中一日一夜,辗转反覆,一劝再劝,诚如灵山寺佛堂上题的对联:

  “累吾化身八千次为汝说法四九年”

  若不觉悟,我们怎么能够对得起他呢?我感觉到我给他四个字-阿弥陀佛,而他却以这种血淋淋的生死挣扎来教我!

  有另外一个鼻咽癌的女病人,也是才二、三十岁而已,她来的时候,肿瘤已经很大,压迫两侧颈部,呼吸也已经有点困难了,这个病人在往生前一段时间,就发心吃素求生极乐了!当她很痛苦的时候,握着我的手告诉我说:“郭医师,如果没有希望了,我希望阿弥陀佛能够早点带我走。”她在别的医院住院,而来本院作放射治疗,有一天早上,我去上班的时候,加护病房广播叫我,我才知道半夜里她在别的医院里,呼吸困难,(因肿瘤压迫呼吸道)被送到我们医院来急救,作气管切开术。而气管插管急救无效,早上就断气,血压、心跳也都测不到了,家属在办离院手续!加护病房的小姐找我上去,我一看,人已经断气了,那时候内心感到很难过,在耳边跟她说:“你在短短的生命中,已经经历了那么大的痛苦,在这个时候,请你提起正念跟我来念佛。”因佛昔本誓:“若有众生欲生我国至心信乐,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此时唯愿佛慈悲摄受。我在旁边一句又一句的念,没有想到,她竟然泪流满面,当时,我把加护病房的护士请过来,告诉她们说:“佛法所说的“人在呼吸停止以后,“八识”还没有离开”,为她念佛的时候,她还掉下眼泪,我跟她说话,她也一直一直的掉眼泪,说她已经去世了嘛,八识没有离去!”我们千万要善时一个临终的人,我们千万要善时一个所谓“死掉的人”,大家都有机会到医院去,大家都有机会到加护病房去值班,甚至一天会送走好几个人,请记得,我们千万不要为了怕家属责备,抱着一种“作秀”、“做给人看,保护我自己,免得被你告”的那种心情来做急救;除非我们真的怀着一种“我要把你救活”的诚恳心情,我们才好来做这件事。千万不能心里觉得:“哎呀!他实在没有希望了,但如果我不按例行公式做个样子给人家看看就不行”。我每次都会记得她流下来的眼泪,希望大家也能够记得!

  有一个口腔癌的病人,他的癌就长在靠近嘴唇的地方,做过治疗以后,肿瘤消退了,可是嘴角跟面颊却破了一个洞,必须要从肩膀,割一块肉上来补。我想医学院高年级同学念整型外科,都曾读到这种FLAP。他还很年轻,胸部还刺青,想当然是个“不可一世”的人,但是在这种生老病死的折磨当中,他说:“当我闻到自己嘴巴发出来的味道时,你叫我怎么能够吃得下饭呢?”本来他是一个坏孩子,家里都不要他了,可是得了这个病以后,他却发心学乖了!他说:“我感受到这种因果报应,我是活该!”所以,在治疗过程中,他非常热心帮助其他的病人,有年纪大上不了台子的,他就抱着人家上上下下,怀着一种惭愧、忏悔的心境,他的癌历经放射治疗及手术,终于治疗好了!我们很庆幸他在这种痛苦的教训当中,能够忏悔,能够改过,有时候我们想想,自己恐怕还没有这种勇气呢!当第一次手术后,第二次手术前,由于面部尚未整型完好,他坐在诊祭室外面的时候,有些小孩甚至看到他拔腿就跑,但是他却勇敢承担下这种果报,而且发心来改,这是一种很了不起的典范,也许当我们得了那样的病,要做那样的手术时,我们还没有像他那种勇气来承担呢!

  当深入了解一个众生的苦楚,倾听他们夜晚的呻吟时,才会体认到佛为什么要一再一再的来说这个“苦”字,佛法并不是悲观的,佛已经用他的大智慧眼睛,看到我们所受的种种的苦,所以,他才不惜大家责备他的悲观,来说这些法,为的是叫我们不再吃这样的苦头,但是;能够不吃苦头,而能够修行的“一等马”,到底有多少呢?

  在我值班室的隔壁住着一位年老的病人,从他的脸可以看得出来,他是一个相当有学问修养的人,据说他以前是北平的大学教授,年纪,有的人说他九十二岁,有的人说他八十八岁,到这把年纪,却得了这个痴呆症躺在床上,他是我病人“隔壁床的病人”,每天我进去的时候,从来没看他张开过眼睛,大、小便不能控制,就泡在这个屎尿堆里面,过去曾经是一位有学问、有地位的教授,今天却躺在这个屎尿堆中,不省人事,也没有家属来照顾他,每天我进去病房的时候,就在他耳朵边喊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总是把他叫一叫,摇一摇。这天,他竟然很出乎意料之外的,念了二声的阿弥陀佛,而且他奋斗着合掌,他想要念,但是那二声过后,我却没有再听到第三声的佛号,大家想想看,这就是“老”啊!想要合掌念一句的佛,想要奋斗出一句的阿弥陀佛,都这么难,我从他的眼睛里面,看到他的意愿,却听不见那个声音,原来,老来念一句佛是娑婆世界的大难事啊!也许我们有一天也一样的当了一个大学的教授,但是,却难免有一天包着尿布躺在床上,在屎尿堆里面,奋斗一句阿弥陀佛而不可得!想想现在实在应该加紧用功啊!

  另有一个肺癌的老病人,他五岁时父死,八岁时母亡,孤苦伶仃,活到八十岁,他每天躺在床上,想要叫他吃个饭,真是天大的困难,费了九生二虎之力才能帮他刷个牙,他就这么躺在那里,他不是不能动,是不愿再动,决心要死,他不愿起来小便,他也不愿意起来大便,替他洗牙齿,他跟我说:“要死了,还刷牙做什么?”唉!有时候我们不晓得应该怎么办?在这个时候,实在是一些困难的考验,怎么样的下化众生呢?怎么样的上求佛道?当我们自己度化不了自己的时候,就会碰到很多情形,我们不知道该怎么样的来帮助他人呢?事实上,我跟我们的病人一样,患的都是同样的病啊!

  还有一位老人家,额头上长了一个癌,侵犯得眼睛都看不见了,我们现在不是上肿瘤科的课,我们不说他是怎样的病理,我们得想想啊!如果这是我的话,我要怎么样的过活啊?

  一个舌癌的年轻女孩子,她的癌是从舌头长到下巴去,肿得非常大!当时是大出血,来到急诊室,后来给她做治疗以后,肿瘤渐渐消退了;可是,却在嘴巴、口腔,跟下颚的地方,造成一个相通的管,吃东西就从这个下巴漏出来,所以每次都会有一些残留的脏东西在那里,这个脓啊,是滴滴答答的流,我记得每一次我站在她旁边给她换药,脚上都要被蚊虫叮了很多很多的疱疱,因为她的房间,根本不可能维持干净,这些脓啊!血啊!就是不断的流出来,后来她伸着手摸着下巴的时候,竟然是一条一条白白的虫子,在她的嘴巴里面,她瘦得不成人形,站起来都摇摇晃晃,却常常奋斗着要爬出去自杀。有一天早上,我们在新民商工那边找到她,,她奋斗着要出去自杀,只二十出头的人,她的孩子非常的小,在旁边叫着妈妈,就这样子的结束了她的生命,在那个时候,她念佛念佛,阿弥陀佛的声音念得那样颤颤抖抖。

  有一个口腔癌的病人,肿瘤长得非常大,为什么口腔癌总是长得那么大,才要来看呢?这个人站在远远离十几步的地方里,就可以闻到他发出来的臭味了,他是要来住院的,可是一进到病房里头,另外那一个病人却一直吐,一直吐啊!跑出去了!他的心理大受伤害,拒绝治疗就回去了。我每次看到这些的时候,再回想到经典所讲的,我们在造口业的时候要特别注意,有时候我们随随便便的讲一句话,大家要注意一个“因小果大”的道理啊!我相信佛陀所说的都是真的。地狱里面一切抽肠挫斩、拔舌耕犁,这些痛苦都是真的,果报不可思议,所以,我们要很小心很小心,在身语意业上多做检讨,不要等到有一天我们这么痛苦的时候,才发现到我们实在是无法承担啊!

  舌癌的病,经常都是起源于舌头穿过下巴长到外面来,又开了花,又长上去。饿鬼道众生佛经描述腹大如鼓,咽如针孔,我们不必到饿鬼道去看,也不必说这个没有人看得到,我天天都看得到啊!“吞不下去”、“咽如针孔”,这些都是病人跟我说的话,他说:“郭医师,我喝水的时候像火烧一样。”我才猛然惊觉到这是佛经里头所讲的,形容吃到东西以后,嘴巴就出猛火烧,把这东西,变成焦炭,记住,深信因果

  有一个鼻咽癌蔓延到淋巴腺的病人,以前只是一个很小很小,要仔细摸才摸得到的一个肿瘤,叫他治疗,他也信不过;等到他再来的时候,就是这样大了,变开花的肿瘤,这个时候已经很难治疗了。我想一个学医的人,在教科书上都可以看到各式各样凄惨的照片,那时候只是抱着一种学习这是什么名字,什么名字,什么名字,什么病名的心情去看它,而这些人他们天天来对着我,天天来让我换药,每天来问我说:“为什么越长越大呢?为什么越长越大呢?”

更多文章:放生心得讨论请进入:佛教网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