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佛教 >> 认识佛教 >> 正文

佛教法对时空的看法—星云大师

学佛有问必答,专家答疑、有问必答,点这进入>>

时间:公元一九八二年十一月廿二

地点:高雄中正文化中心

对象:法师、信徒(弟子依空记) 

一.一般众生的时空  

二.现实生活的时空

三.圣者解脱的时空  

四.如何利用时空

各位法师、各位护法信徒:

  感谢佛陀的指引,让我们有殊胜的因缘在这样的时空里听闻佛法,我今天要和各位讲的题目就是:“佛教对时空的看法”。

  时空,包括了时间和空间:时间是往古来今,竖三际的;而空间则是百界千如,横遍十方的。这两种东西对大部份的众生来说,就像呼吸一样,日用而不觉,依各人根机的深浅而有不同的领悟。蜉蝣朝生暮死而不怨,人世七十寒暑而不足,各自囿限在一己狭小的生存时空中。但是,从佛教轮回的法则来看,众生的生命是无尽的,不仅是空间无边无际,连时间也是无穷无尽不可限量的。如果我们能够参透时空的真谛,就能够从东西南北的空间中解脱,从分秒日月的时间里破茧而出,到达“处处清凉水,时时般若花”的逍遥境界。

  以下,我分四点来跟各位谈谈佛教的时空观念:

  一.一般众生的时空 

  所谓“一般众生”,不仅指我们人类凡夫,也包括了天、阿修罗、畜生、饿鬼、地狱这些五趣的众生,这六道众生的时空,是什么样的时空呢?

  我们先从时间上来说:

  (一)刹那──在佛教里面,最短暂的时间单位叫做“刹那”,以现在的时间来算的话,大约等于七十五分之一秒,是很短暂的了。在佛教里面如何计算这么短暂的时间呢?

  一念,就是一个念头、一个想法,有九十刹那。

  一刹那,有九百个生灭。

  一昼夜,有三千二百八十二万刹那。

  可见刹那的生灭是很快的。我们现在看花是这样的红,叶子是这样的绿,而花和叶在时间里面刹那不停的生灭,过了一段时程就会凋谢,它们是在每一刹那的时间中不停的生长、凋萎的。像这个桌子,我们看到它好好地放在这里,但是如果让科学家用放射线或显微镜来照射的话,可以看到木材里面的纤维组织有伸缩变化,在刹那刹那之间不停的坏灭,过几年就会腐朽了。世上那有不凋谢枯萎的花草?又那有不耗损毁坏的桌子?就是因为一切事物都在刹那之间生生不息,也在刹那之间灭灭不已,所以俗话说:“少壮一弹指,六十三刹那”,年轻人弹弹手指就是六十三刹那,短暂的光阴迅速消逝,年轻的岁月转眼成空。刹那,实在是非常的快、非常短暂的!

  (二)阿僧只劫──长的时间,佛教里称为“阿僧只劫”,阿僧只劫非常非常的长,长到难以形容。我现在把“阿僧只劫”里面比较短暂的两个时间单位向大家作个说明:

  “芥子劫”:就是在方圆十公里的立方体大城里,装满芥菜子粒,每隔一百年取出一粒芥子,直到取完为止,这段时间就叫做“芥子劫”。这一段时间到底有多长,恐怕要用多位元的电脑才能算得出来。

  再以“磐石劫”来说,就是一块十公里立方体那么大的石头,每隔一百年用砂纸磨擦一次,一百年一百年的擦一次,直到把大石头磨灭了,整个擦成粉末了,就是“磐石劫”。这种时间更长。

  在佛教里面,“芥子劫”和“磐石劫”都还算是小劫,至于“阿僧只劫”这样的大劫却是无量无尽,不可言说的。

  (三)各种众生的寿命──众生寿命无定,像水面的泡沫,忽然生起,又忽然消灭,各有不同的寿限。人,通常只能活到一百岁左右,而蜉蝣的生命却是早上生晚上死,这种朝生暮死就是蜉蝣的百年光阴。乌龟是世上最长寿的生物之一,可以活二百五十年,而类似感冒的滤过性病毒只能生存三小时,这种二百五十年和三小时虽然相差极大,却也各是一生。大象和海豚可以活九十年,牛马猴狗能活十五年至二十年,老鼠能活三、四年,蚊子苍蝇却只能活五到七天,这也是牠们的一生。这许多众生的寿命,无论是朝生夕死也好,是三小时、一百年、二百五十年的寿命也好,用尘世的观念来看,也许很长,但是在无限的时空里面,还是很短暂的。为什么呢?因为依照经上的记载,人上面就是“天”,离我们最近的一个天,叫做“四天王天”,“四天王天”里的人可以活五百年的天寿,换算成人间的岁月,是二万五千年;再上一层的是“忉利天”,有五万年的寿命;“夜摩天”有四十万年的寿命;“兜率天”有一六○万年的寿命,还有更高的“化乐天”,“他乐天”里的人有六四○万年的寿命。如果由欲界天再往上说到色界天,那就更不可思议了,色界天里“他化天”的众生可以活到二五六○万年,是我们一般人很难想象的。再往上还可以追溯到无色界天,无色界天里的众生可以活过八万大劫,八万大劫的时间更是长到人类无法想象的地步了。然而不管多么长的时间,也还是在生死的流转里翻腾,不能超脱时空的囿限。

  在无间地狱里面的饿鬼更是难以翻身,不但身心无间,时间无限,受罚受罪的苦更是难以名状。经上有一个“饿鬼等痰”的例子形容很好:在地狱里有个受罪的饿鬼,长久没有东西吃,觉得饥苦不堪,日日引颈盼望有什么东西可以裹腹,好不容易发现有一个人要吐痰,看准了这个天大的好机会,饿鬼就巴巴的等这一口痰来吃。他等了又等,看着城市倒坍、城市修复、城市倒坍、城市修复,修好了又倒坍,坏了再修好、修好了又坏……如是城好城坏各七次,无数时间悠悠飞逝之后,他才等到那一口痰。地狱里无日无夜的漫长时间,说来实在可怕。

  至于空间,在佛教里面,大的空间叫佛刹、虚空,小的叫微尘,名称虽然不同,却都是指称三千大千世界,说有多大就有多大,是无边无量无限无涯的。

  宇宙到底有多大呢?以现代科学的立场来说,我们现在站立的地球上面有一个太阳,据科学家研究的结果,证实地球的面积只有太阳的一百三十万分之一,换句话说,太阳是地球的一百三十万倍大,而在敻辽的虚空之中,一个银河系就有大约两千亿个太阳,宇宙里面的银河系又多达几百万个,大家想一想,宇宙是何等浩瀚深奥!

  再从微尘方面来说:现代物理学上把物质分解成最小最小的单位,叫做原子、电子、中子,而微尘是比中子更细微的。这就像牛毛也是很细的,可是牛毛的尖端用高倍的显微镜放大来看,还可以发现更多更小的成份,这种比一般观念还要细微了几万倍的情形,就是微尘。我们的小拇指表面上乾干净净不带一丝一毫的灰尘,实际上却寄生了成千上万的细菌和尘埃;一只小小苍蝇的眼睛由四万个小眼组成,这些空间都是极细极微,是人眼所不能见的。

  经由各式各样科学仪器的探测分析,科学界对于我们生存的时间、空间作了种种广袤深微的解说,这种种科学上的说法,我们现在听了都会觉得宇宙太广太深,但是在佛法里面,这种说法还是很浅很小的,为什么呢?因为在佛法里面的时间和空间,都是至大无外、至小无内,是无量无边的。我今天在这里跟各位讲话,明天透过广播电视可以远远传到全台湾各地,后天译成文字发表可以刊布于东亚欧美,将来印行出书还可与世界千万大众结法缘、增法喜──佛法,永远是超越时空的!

  二.现实生活的时空 

  在广大的宇宙里面,我们每天的生活都与时间和空间紧密相合,离不开时空关系。一个人做人做得好不好,处事顺不顺利,就要看他对于人际关系如何处理,对于时间的久暂怎么把握,对于空间的分寸如何安排──你不注意时间,行事太快太慢,都会引起别人的憎厌;你不了解空间,占了别人的位置,抢了别人的优势,别人也不高兴。所以,时空对于我们人生真是关系重大。

  在现实生活上,有人感到时间不够用,分秒必争;有人觉得光阴漫长痛苦,度日如年;有人贫无立锥之地,世上无处可容身;有人良田广厦万顷,连月球上的大地都想买,形形色色,不一而足。有名的唐伯虎曾经作了一首打油诗,来形容光阴的短暂易逝:

  “人生七十古稀,我年七十为奇;前十年幼小,后十年衰老;中间只有五十年,一半又在夜里过了。算来只有二十五在世,受尽多少奔波烦恼。”

  时间是世界上最公正的东西,贫者不少一分,富者不多一秒,一切权贵威势,都不能夺。

  时间是世界上最能干的法律顾问,“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一切是非爱憎功过,俱由时间裁判。

  时间是道德的公证人,“平生莫作皱眉事,世上应无切齿人”,人格尊卑,久而自见。

  在现实生活里面,时间的脚步是三重的,人生七十古来稀也好,人生七十才开始也好,众生的生命都在“过去、现在、未来”三重时间里悠悠度过。“过去”的时间已经悄悄消逝,永远不回头了;“现在”的时间像箭一般的飞走,转眼即失去踪影;“未来”在犹豫中慢慢的接近、接近,忽然之间又擦身而过。这种种易逝成空的情形,许多诗人都感慨过:

  “公道世间唯白发,贵人头上不轻饶。”(唐.杜牧)

  “莫怪世人容易老,青山也有白头时。”(清.骆绮兰)

  这是说:世间最公平的是使少年变成白发的岁月,不管你有没钱,体壮体弱,一旦年光老去,发都会变白。青山有寒霜之时,人也有白头之日:

  “今朝一岁大家添,不是人间偏我老。”(宋.陆游)

  “世间何物催人老?半是鸡声半马蹄。”(宋.王九龄)

  这是说:人人会老,年年易老,人生就在岁岁年年的爆竹声中瞬息消逝了;生命在咕咕喔喔的鸡啼声里一日日度过,岁月在的的答答的马蹄声里一程程消失,最终还是会在无穷的时间里老去。佛教说生死流转、诸行无常,像白居易的诗:

  “愧我长年头似雪,饶君壮岁气如云!

   朱颜今日谁欺我,白发他日不饶君。”

  我们学佛法的人之所以要苦苦修行,就是为了在无限的时空里证入菩提,在刹那的时光中掌握永恒,在一花一木一水一石中契悟无等的妙道,得见无上的法界

  在现实生活里,要勘破的不仅是时间,还有空间。有人上山与山争土,有人填海与海争地;土地诉讼案件层出不穷,是活人与活人争地;许多公寓大厦挖取坟墓兴建,是活人与死人争地;不但人与人为了争夺生活空间而兴讼,国与国也为了扩展生存空间而起干戈──大千世界的一切争战几乎都是为了生存空间而战。其实,“良田万顷,日食究竟几何?大厦千间,夜眠不过八尺”,人间各种有形无形的空间,尽皆幻渺;三界忽存忽亡的空间,都是心识。白居易另有一句诗说得好:

  “蜗牛角上争何事,石火光中寄此生。”

  我常常跟大家说:“世间树木有千载,人生荣枯无百年”,也是同样的意思,无非是劝大家脱离我执、假相,舍弃生死无常的种种苦恼,进而离苦得乐。

  在现实生活里,有许多难以度过的时空,常常会折磨人,使人痛苦焦虑、彷徨失措。例如:

  “银行三点半,伤心病榻眠,受屈无处诉,失意痴迷时;

   绝病宣布日,逃犯容身难,贫无立锥地,妻儿哀哭啼。”

  还有一首打油诗说得更详细,我念给大家听:

  “人约黄昏后,玉人不来时;升学联考日,榜上无名时。

   生离与死别,伤心断肠时;初次为人母,阵痛难产时。

   卧榻辗转侧,不能入眠时;少年好械斗,父母着急时。

   内急肚腹痛,寻觅厕所时;全力去竞选,开票落选时。

   机车迎面撞,紧急煞车时;犯罪难逃避,宣布刑期时。

   沙场百公尺,推进困难时;眷属不和谐,吵闹分家时。”

  在现实生活里面,最难度过的时空实在太多了。像上面说的失约、落榜、生产、卧病、如厕、翻车、判刑、夫妻失和以至生离死别这些痛苦煎熬的时空,几乎人人不能免,结果因此引起漫天的纷争:这个位子是我的,这个东西是我的,这块地是我的,你不能动;你没有时间跟我谈话,你迟了二分钟误了班机,你未能及时上船而逃过了一场海难,捡回一条命……现实生活里的人生,真是一种空花水月的人生;现实生活里的时空,也是一片空花水月的时空:

  (一)空花人生──在花开花谢的时光里,人会悠悠忽忽的老去,今年的花与去年的不同,今年的我也已经不是去年的我了。就像下面几句诗说的:

  “今年花似去年好,去年人到今年老。”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早时不算计,过后一场空。”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二)空水人生──这世上只见千古流漾的水光,不见千古不灭的色身,举两句诗来说: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

  “前水复后水,古今相续流;新人非旧人,年年桥上过。”

  (三)空月人生──一团明月照千古,可是在现实人生里,有谁能像月亮一样长存不灭呢?其月亮也有圆缺盈亏的时候。古人曾经一再感歎这种人生的无常易逝: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江月照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现实生活里面的时空,是如空花般旋开旋落的,是如水月般如幻如影的,我们今天聚在这里听讲,时间一到,我们就要各自离去,所有的灯会熄灭,所有的声音会消失,大门一关,现在坐了千百人的空间会重归于空虚、寂静。然而我们今天在这里结下的法缘却会随着各位时时相生,随着各位处处并存,世间的一切如昨日黄花,枯萎不再,唯有法缘是永久的,佛理是不灭的!

  就像下面这首诗说的:

  “启建水月道场,大作空花佛事;

  降伏镜里魔军,求证梦中佛果。”

 三.圣者解脱的时空 

  在佛教里面,有许多修行得道的圣者,他们的心性无恚无染,他们的生活离苦离妄,他们的时空是一种大解脱大自在的时空,和一般众生不同。

  例如修行禅定的圣者,经由息心止念而进入甚深微妙的法界里,有时候就能神超形越,“促一刹那而非短,延无量劫而非长”,不受时空的影响。像近代的虚云老和尚,他在陕西翠微山修行的时候,有一天淘米作饭,在等饭煮熟之前,他就顺便打坐一会,这一坐就在山洞里入定了。等到出定之时,米饭早已霉坏,算算时间,他这一坐竟然坐了半年之久,真是“山中方七日,世上几千年”了!

  佛教里的圣者常常摆脱有限的三度时间,而神游于法界的时空里,他们的清净自性充塞宇宙,无时无刻不在;他们的圆满法身遍布虚空,随地随处安住。日中一食而不饥乏,树下一宿等然极乐,他们的时空是一种“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的时空。好像懒融禅师,他舍弃了富贵荣华的生活而出家,一鞋一衲隐居深山修行,不问红尘世事;他的妹妹不忍心见他日子过得太困苦,就带了些衣服食物送到他修行的山洞来。懒融看到妹妹送了东西来,也不睁眼,也不讲话,依旧一动不动的趺坐,他妹妹忍不住气从心上起,把衣物往洞里一放就走了。这一走,白云变为苍狗,沧海变为桑田,漫长十三年过去,他妹妹天天挂念着他,忍不住又上山来探望,见了面,懒融禅师还是像石头一样的坐在那里,十三年前送来的衣物还是一动不动的放在那里,灰尘遍布。

  元朝的高峰妙禅师也是在山洞里修行的,洞口原有梯子供上下,他爬上洞口后,就把梯子抽掉了,从此绝足不出。当时有些人认为他很可怜,衣服没有换洗,身体不能沐浴,须发无人修剃,没有好食物吃,山洞狭隘得连散步一圈都不容身,既没有人可以倾诉讲话,也没有师友来往。可是高峰妙禅师却能忍人之所不能忍,能人之所不能:他的衣服虽然没得换,可是法相庄严;他的身体没有水可以沐浴,可是身心清净无染;他的须发虽然没有剃,可是痛苦烦恼却连根拔除;没有佳肴珍馐,却能每天禅悦为食,佛法和真理的美味无穷;没有朋友,大自然的树木花草却都有无限的生意,所见无非般若,所缘皆是妙谛,他的快乐是无可言说的。

  这些圣者解脱的时空里,有种种逍遥自在,不是我们现代这个物慾流行的社会能企及的。现代人只知道拼命追求物质上的享受和感官上的满足,而忽略了精神上的安谧自在,欲望越多,越是贪婪痛苦,结果徒然陷身在骨岳血渊的魔界而无法自拔,真是可怜。宋代诗人陆游曾经做过一首诗说:

  “身如巢燕年年客,心羡游僧处处家;

   赖有春风能领略,一生相伴遍天涯。”

  现在有许多人觉得工作烦重,生活沈闷,每当日子过不下去的时候,他们就出门旅游一番以求解脱。有的去东南亚或日韩各国散心,有的远赴欧美南非消气,临渴才要掘井,是不能拥有究竟解脱的时空的,远不如修持佛法、了生脱死来得实在。真正在佛法里成道入圣的人,能从一刹那中证入永恒的世界,从一砂一石中见出无边的虚空,无量法界无边刹土都在我的心内圆成,又何必苦苦向外骛求呢?

  禅宗里面的许多禅师都有这种解脱时空的本领,他们一念放下就是一切放下,一切放下就能“心游邃古,一念万年”,不但不受时空的系缚,而且能穿透时空的迷障,截断众流,与诸佛契合。例如云门宗的祖师“灵树接首座”的典故,便是一个批注:

  后梁时代,在现今广东省曲江县附近曾有一个灵树道场,由知圣禅师驻锡弘化,僧众几百人,却缺乏一位首座和尚住持。有人劝知圣禅师说:

  ‘如今寺里僧众颇多,也该遴选一位首座和尚来住持了!’

  知圣瞑目沈思,静静的回答说:‘本寺的首座早已降生,正在为人牧羊,不要急切。’

  过了几年,还是不见动静,就有人再度请求设立首座。知圣禅微微颔首:‘快了,快了,本寺的首座已经出家为僧了,请大家忍耐!’

  好多年过去,首座的法座依然虚悬如故,有人追问起来,苍老的知圣含笑说:‘因缘渐渐俱足了,我们的首座已经在参访行脚,参禅悟道了!’

  知圣禅师说了这话以后,依旧每日澄心净虑如如不动,一幌又是二十二年过去。寺中弟子眼见知圣日渐垂暮,无不忧心,便再度启请设立首座。知圣望空而笑,安慰大家说:

  ‘好了!好了!等了这么多年,我们的首座终于度越五岭向南方来了,请大家再等待一个短时期就好了!’

  说完,又回到方丈室里静坐去了。大家面面相觑,议论纷纷。这事过去不多久,忽然有一天知圣禅师吩咐整理首座住的寮房,而且亲自察看。不到几天,灵树寺的寺钟大鸣,知客传达住持的指示,要大家披上袈裟,齐集山门外迎接首座。大家随着垂老扶杖的知圣禅师伫立山门,片刻之后便见一僧托钵跛行而来,正是云门文偃。

  知圣笑着问:‘法座虚悬了几十年,你为什么迟到今天才来?’

  文偃恭敬合十回答:‘一切因缘皆由前定,原不在乎时间的迟速和空间的远近,我不是终于来了吗!’

  知圣会心一笑,随即率众弟子将文偃迎上大殿升座,成就了这一段“灵树接首座”的佳话。民国三十二年,虚云老和尚就是在云门寺中兴云门禅风的。

  各位想一想:这些禅师的生活何等逍遥自在,他们的时空何等超越亘古!相形之下,现代人满腹山珍海味而不餍足,满心功名利禄而不安适,睡弹簧床睡不着,住别墅大厦没有安全感,日争夜逐,勾心斗角,不能享受“无边风月眼中眼,不尽乾坤灯外灯”的无限时空生活,岂不可惜?

  四.如何利用时空 

  我们佛教里有一句话说:“心包太虚,量周沙界”,意思是说:会运用时空的人,他的时间是心灵精神的时间,是往古来今纵心自由,禅机禅用无限的,宇宙就是时光;他的空间是佛性流布的空间,是上下十方横贯自在,理应理现无限的,法界就是空间。反过来说,不会运用时空的人,他的时间只是钟表刻度的时间,受钟表指针的支配,一小时不会多,一分钟不会少,浑噩而有限;他的空间只是地域里程的空间,受尺寸指标的局限,一公里不会增,一公尺不会减,狭隘而有限。这就好像有一个信徒问赵州禅师:

  ‘十二时中如何用心?’

  赵州从稔双眼一瞪:‘你是被十二小时支使得团团转的人,我是使用十二小时恰恰当当的人,你问那种时间?’

  聪明的人懂得恰当利用时间空间,活得顺心适意;不聪明的人只会被时间空间支配得团团转,奔波忙碌不已。一智一愚,高下立见。《吕氏春秋》里有一则“刻舟求剑”的寓言,很能说明这种昧于时空的情形:楚国有一个人乘船渡江,船行到江心的时候,他不小心把佩剑掉到江水里面去了,人家都劝他赶快下水捞取,他一点都不着急,只用小刀在船舷边做了个记号,洋洋得意的告诉大家说:‘我的剑从这里掉下水,等船停了再从这里把剑捞起来就行了,急什么?’人家跟他说船是不停的行驶,水不停的流动,掉下去的剑不可能一直留在那里跟着船走,时间一过,空间一变,就拿不回来了。他不相信,等船靠了岸,他就在记号边打捞,大家猜他捞起来没有?

  当然没有了,时空不对呀!

  我们现在到社会上服务,有些人只想拼命赚大钱,日夜不停的投机使诈,费尽心机捞钞票,一个月赚上一万八千的,一年十几万,终其一生也不过捞到区区几百万而已。扣掉买衣、吃饭、交际应酬的花费,剩下来的也没有多少,为了寥寥这么几十万元就舍弃了一生的理想和快乐,究竟有什么意义?他的人生价值究竟在那里?耗费了宝贵的生命和光阴,换取几张腐朽虚无的纸钞,真是何苦呢?为什么不用宝贵的生命光阴去求取真正的幸福之道呢?

  三十四年前我到台湾的时候,不但衣衫鞋袜穿旧破了没得换新,就是想有一支笔几张纸来写文章都不容易,往往挨饿受冻的等了几个月都等不到。看到别人诵经做法、募捐化缘弄到了许多钱,高高兴兴的置大衣置食物,我一点都不羡慕,并不因此觉得贫穷、苦恼。天气冷的时候,我出门晒太阳,没有人说我不可以晒太阳,太阳是我的衣,多么温暖!天热的时候,我到林里吹吹凉风,没有说我不可以乘凉,风是我的裳,多么自在!我看树木花草,树木花草是我的法侣,没有人能禁止我,我的法侣何其多!我走过山河大地,山河大地给我无限的法喜,没有人能掠夺去,我的法喜何其充盈!只要心胸开朗宽阔,天地日月都是我们的,我们就能容纳一切时空;如果怨叹人生穷蹇窘迫,随时随地就贫贱不安,一切时空于我们就都成了无间地狱无边苦海了。

  我现在引用几则寓言和典故,来说明如何善于把握时空以自求多福,说给大家参考:

  有一个年轻人看到一位白发皤皤的老翁,觉得好奇,就问:

  ‘老先生,您今年高寿几何呀?’

  那个老先生含笑回答:‘喔!四岁啦,我今年四岁啦!’

  年轻人吓了一跳,左看右看不像:‘唉!老先生,不要开玩笑呀,您头发这么白了,胡子这么长了,怎么可能只有四岁?’

  ‘真的呀!我真的四岁!’老生先和蔼的解释说:‘我过去醉生梦死,自私自利,枉自空度了大半生,一直到四年前听闻佛法,才知道要做善事,做好人,知道息去贪嗔痴妄,明心见性修道;我一生只有最近这四年过得有意义、有价值,也只有这四年才活得心安理得。你问我几岁,我真正活得像个人的时间只有四年,我实在只能算四岁啊!’

  行善要趁早,求法要及时,我请问大家:你们在这短暂的人生时空中,是怎么样生活下来的呢?有没有把握时间行善求法?有没有利用空间自利利人?

  佛经里有个譬喻:有一个国王身边经常有左右两大臣,国王喜欢左边的大臣,不喜欢右边的大臣。右边的大臣很奇怪,不明白何以失宠,只好密切注意对方的一举一动,不久终于发现不受宠幸的原因了:原来每次国王一吐痰,那个受宠的大臣就立刻伸脚替国王把痰擦掉,以此赢得了国王的欢心。这个大臣恍然大悟,立刻如法炮制,可是每次都慢了一步,赶不上对方的时间,每次都争取不到替国王擦痰的机会。后来他终于想到一个捷足先登的办法,下定决心非抢到先机不可,就在下一次国王要吐痰的时候,他看准了时间空间,立刻飞起一脚踹上国王的嘴巴替他擦痰……这下可好,不但把国王的门牙都擦掉了,擦得国王满嘴都是血,也终于抢先一步把国王的恩宠完全擦掉了。

  贪爱愚痴的人,永远不懂得利用时空,甚至错过了时空,只有懂得利他利众的人,才能把握无限时空。

  有一个日本大官问泽安禅师如何处理时间:

  ‘唉,我这个官做得真没有意思,天天都要受恭维,那些恭维话听来听去都一样,实在无聊。我不但不喜欢听,简直有度日如年的感觉,真不知这些时间该怎么打发才好?’

  禅师笑笑,只送给他八个字:“此日不复,寸阴尺宝”。

  意思是说:光阴逝去就不再回来了,一寸光阴一尺璧,要珍惜啊!

  现在大家讲“节约”,只知道用东西要节约,用钱要节约,不知道时间要节约,感情也要节约,欲望要节约,生命更要节约……一切心念和行事都要适当节制,不可以放纵泛滥,才是懂得利用时空的人。

  日本的宗演禅师很喜欢睡午觉,积癖成习。有时弟子问他何以一睡就睡那么久?宗演禅师板起脸来训诫道:

  ‘你们懂得什么?我是去梦乡寻访古德先贤,就像孔子梦见周公一样,梦得越久,道念越强,你们那里懂得这种“与古人友”的方法?’

  有一天,几个弟子因为贪睡午觉受到宗演禅师的申诉:

  ‘为什么要睡这么久?’

  ‘我们是学您的榜样,去梦乡寻访先贤和大德的呀!’

  ‘先贤有什么佛法教导你们?’

  ‘有啊!我们到了梦乡,见到了许多先贤,就一一请问:“我们的禅师常常来向您请教吗?”想不到问了许多先贤,都说:从未见你们那个禅师来过。’

  时空,是不能欺诳,也不能假替的。“一日复一日,一日不再来”,光阴一去不回头,不用心把握,就什么都留不住。像大家常说的诗:

  “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

   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

  佛教里面,有一则普贤菩萨的“警众偈”说得最切要透彻: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

   当勤精进,如救头然;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时空易逝,要想把握时空,爱惜生命,最好是念“阿弥陀佛”,学习“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的意思,就是无量光、无量寿──无量光就是空间无边,无量寿就是时间无限。能使时空无限无边,就能超越时间,了生脱死,就能转迷成悟,跳出生死轮回的苦海,超脱森罗万象的迷障,而进入光明自在的涅槃净海、极乐净土之中!

  我祝福各位都能把有限的生命投入无限的时空里,好好走过人生平安幸福的大道!谢谢大家!

相关栏目:认识佛教讨论请进入:佛教论坛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