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超度 >> 超度原理 >> 正文

出家法师对”冤亲债主”的开示

无量光佛教网 - 佛门网 - 佛要救你 - 净土宗门户 - 佛教网

作者:tac2009,2010年

广钦老和尚
一代大德上广下钦老和尚,大家赞誉他是「佛教界的国宝」,他老人家九十五岁往生前两天所拍的照片,目光依然炯炯有神!在老和尚九十二岁那年,末学曾经有机缘跟着他老人家爬山,老和尚走在前面,步履矫捷,末学跟在后面相当吃力!
综观广钦老和尚一生,贫苦孤露,坚毅笃朴,宿慧萌芽,潜修百苦,卒致彻悟。渡海来台,冥阳两度,禽兽驯归,更以禅悦代替火食,历半生岁月,其昭示修行之典范,践履头陀苦行之正则,诚堪与古德共赞。惜以众生福薄,遽尔示寂。惟愿不舍悲智,再驾慈航,广度群迷,导归净土,共成无上菩提,不胜馨香祷祝者也。‧‧‧

对寺众开示
日期:一九八三年农历六月四曰 地点:承天禅寺 年龄:九十二岁
父母生我们恩情很大,不出家要报父母恩很难,因为都是冤亲来的,出家要上报四重恩,要父母也能了生死,才是度他们。
日期:一九八三年农历七月廿五曰 地点,承天禅寺 年龄:九十二岁
出家修行不简单,出家事情较多,因为冤亲债主皆来讨,故病苦、种种不如意事齐到。若能跳得过,则好修行,跳不过则无法安心办道,故有病苦时,也当勉强自己,多礼佛业障才会消。

台湾灵岩山寺开山主 -- 上妙下莲老和尚,民国十一年生于安徽巢县,宿具善根、器宇非凡。九岁即童真入道,二十岁时受具足戒于南京宝华山,而后参学于苏州灵岩山寺,以净宗为依归。民国三十八年,二十八岁时因弘化而至香港,慨人生之无常,生命之苦难,先后于大屿山及青山闭关岁二十年之久;除阅藏念佛,并虔修般舟三昧十次;每次九十昼夜中不坐、不卧、不睡、日中一食,誓证念佛三昧。此出类拔萃之难行苦行,倍受赞仰;感众信弟子依止修行,并拥护建设道场。

妙莲长老
2008年6月25日圆寂
魔障不退修忍辱
事实上,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很多在家信徒常说:「没有学佛还好咧!怎幺一想修行,种种不必要的麻烦都来了?」大家要忍喔!你不要想:「哎呀!好麻烦!」要忍耐!要记得:「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千万不要因为「魔考」而把道业放弃了。要坚固道心!愈是魔障重,就愈要精进、加紧用功,愈要发道心,千万不能退道心,千万不可因噎而废食!
好象我们房子起了大火灾,火愈大,水力就要更多,否则小水怎幺灭大火呢?水决定是灭火的,但水小就灭不了火了。修道的忍辱波罗蜜不够,道业难成!修行就是和五欲交战、和冤亲债主交战 、和自己的不正知见交战。又好象家里有个外道种,专门和你唱反调,性情不相合,这叫做「怨憎会苦」,这些苦都要忍耐!不忍耐就退道心,忍耐道业即增长,令自他皆安乐。

醉生梦死非佛子
千万不要还想在世间做什幺有地位的人,那太颠倒了!如果还是和世俗人一样醉生梦死、浑浑噩噩的,怎幺有资格称做佛教徒?怎能叫近事男、近事女?又到那一天才了脱生死呢?生死不了,历劫以来的父母师长、冤亲债主一直在三涂里受苦,等待你度脱,他们等待、盼望,望得好苦啊!你不能一误又误,时间是不等待的,快作正课吧!
 
释圣严(1931年1月22日-2009年2月3日),台湾佛教宗派法鼓山之创办人,也是禅宗曹洞宗的五十代传人、临济宗的五十七代传人,为一佛学大师、教育家、佛教弘法大师。为了提高佛教地位及僧众素质,以三十九岁高龄,毅然远赴日本东京立正大学深造。在短短的六年之间,他完成了文学硕士及博士的学位。
,即奔波于美台两地弘扬佛法,更以其禀承的临济及曹洞两系法脉,至世界各地指导禅修,接引无数东西方人士。为了以现代人的语言和观点普传佛法,法师在极其忙碌的行程中,仍不忘着书写作,至今已出版超过一百本书籍。

圣严法师
2009年2月3日圆寂
学佛群疑
魔考是真的吗?
当然,佛教也有重罪轻报之说,以及提前受报之论;也就是说,若不修行,恶报尚不会现形,一旦精进修道,发出离心,行菩萨道,就会引来若干魔障,那可能是天魔,也可能是宿世的冤亲债主,恐怕你出离三界之后,对你控制无方、需索无门,所以提早讨还你的欠债。不过由于你的修行和发心的善功德力,能将本来是应该多生偿命的,变成即生的病难,以此了结无量劫来的债务。所以,这是基于因果观点而言,不是无理的迷信。而且,佛教还是主张在灾难降临之时,尽量设法处理改善,以尽人事,不是束手待死式地受尽折磨。佛法讲因果也讲因缘,过去的因,如果加上现在的缘,它的结果就会改变。
 
佛教界颇负盛名的忏云法师,昨天清晨在南投县水里乡莲因寺圆寂,享年94岁。莲因寺今天开放信徒瞻仰遗容。
忏云法师于民国4年,在安东省与韩国交界处的小镇出生,24岁皈依学佛,26岁受五戒,30岁在北平出家,于广济寺受具足戒,并进入北平中国佛教学院求学4年。忏云自30岁出家后,即「过午不食」,60多年不曾间断。
忏云法师在佛教界是颇有盛名,早年曾留学日本学习美术,自身持戒很严,书法绘画都有一定水准,颇有当年弘一法师之风,深得青年学生喜爱。

忏云老和尚
2009年3月7日圆寂
修行回向还冤债
还有,倘使着了魔睡不着,就吃安眠药、镇静剂,睡它几天;着魔的人大多数都不能睡。平常要是睡不好的人也怕要着魔;最好能够睡,说睡就睡,不睡就不睡,这样较比好。不能睡好的人,尤其是长夜漫漫不能睡,时常发作,大体都是怕有冤家。一天、两天晚上睡不着,或者是因为喝酒、喝茶太浓厚,或者是在临睡前有什幺事情,那就不怕。如果常常这样闹,怕有冤家或者是魔障。这时候就要用短期修持,好比但持往生咒,跟冤亲债主回向:或者诵金刚经,十六分、十六分一半一半地诵,一切不必多;地藏经十三品,一品一品地诵,分开诵,不必太多。
此外,多做公益的事,多做阴德的事情,多做善事,慢慢就能调好
 
梦参老和尚
生于一九一五年,黑龙江人,十六岁在北京兜率寺出家。曾先后依止慈舟老法师、虚云老和尚及倓虚老法师。二十二岁时担任弘一法师的外护半年,深受大师的身教影响。二十六岁赴西藏色拉寺及西康等地学习密法十年。一九五零年,入狱长达三十三年。在狱中,他常观想:「假使热铁轮,在汝顶上旋,终不以此苦,退失菩提心。」以此坚定信心。五十七岁获平反出狱,回北京任教北京中国佛学院。八七年赴美弘法,近年常旅居加拿大温哥华、纽西兰及台湾弘法。

所以你平常的功力,如果不是坚定的,到临终的时候,你的冤亲债主打你算帐,你要想战胜他们,你念佛的力量必须把他们消失,你才走得了,不然他们把你拉住。为什幺要你一心不乱呢?一心不乱,就是业障降伏了,那个现象没有了,你才去得了。不管你还有什幺业,其它的业你能够带去,这样的带业。哪果你欠的债猛利,冤亲债主找你的猛利,你念佛的功德敌不住他,你生不了极乐世界。念佛一法,你所有的修行,到你临命终时候,就是凭本来了。我们说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你修了几十年的功夫,就在那一念间,你要能做得了主,做不了主不行,那是你功夫还不够。
悟达国师
悟达国师,在未受封国师之前,是个名叫知玄的和尚,年少时代参访丛林,在长安京都某寺挂单,遇到了一位僧人。这位僧人生了一种「迦摩罗」的恶疾,通身生疮,发出冲鼻难闻的秽气,谁都厌恶和他来往,但知玄住于他隔壁,怜愍他的病苦,常常自动去照顾他,连一点讨厌躲避的脸色都没有。
后来病僧的病好了,感激知玄的德风道义,就对他说:「我要走了,你以后会有难临身,不妨到四川彭州九陇山来找我,我会设法解救你的灾难。记住在有两棵大松树并立的标志,那就是我居住地方。」
后来,知玄和尚因为德行高深,唐懿宗十分崇敬,就封他为悟达国师。受封以后,住持安国寺,德名益彰,懿宗皇帝并亲自求教佛法,更赐沉香庄饰宝座,座高二丈许。然而就从这时开始,他却不幸在膝盖上生出一个人面疮来,有眉有眼,有口有齿,与人面一样,每天需要饮食喂他,疮像人一样开口啖食。知玄和尚痛苦万分,召请了各地名医,都拱手逊称无药可医。
就在群医束手,疮疾日烈时,突然记起当年那位病僧临别所说的话。于是前往西蜀入山去寻找。一日,傍晚时分,山路难行,正不知如何是好时,忽然看见两捆并立的松树,心中大喜,快步走向前去,只见广阔的殿堂,金碧辉煌,那位僧人已站在门前,两人相见万分欣喜,国师便把所患的怪疾的痛苦相告。僧人对他说:「不要紧的,我这儿山岩下有清泉,等到明日去洗一下就会好的。」
翌日清晨,僧人命一孩童带路,引领国师到岩下清泉之畔。国师刚用手捧起水准备洗膝上人面疮时,不料痴竟出声大呼:「不要洗!不要洗!」国师惊问:「为什幺?」疮说:「您曾否读过西汉史书,袁盎与晁错传呢?」国师回答:「曾读过」。人面疮就讥讽地说:「您既然读过了,何以不知袁盎杀晁错的事?往昔的袁盎就是你,而晁错是我。当吴楚七国造反时,你在帝前谗我,致使斩我于东市,这冤深恨重,累世以来,我总想寻求机会报复,可是你十世以来,都是高僧,持戒十分精严,冥冥中有戒神在旁保护,使我无法近身报复。如今,由于你受皇上的恩宠,待遇丰厚,已到了奢侈挥霍地步,而动了希名欲利的心念,无形中阴德已损,因这缘故,才能接近报复你。现在,蒙迦诺尊者出面调解,赐我三昧法水,令我解脱,那幺我们之间的夙冤,也告终结,从今以后,我不再和你为难作对。」
国师听了,非常震恐,连忙掬水来洗,一时痛入骨髓,晕绝在地不省人事。复苏后,觉得左腿已安然无恙,人面疮已不知去向。由此遂明白圣贤浑迹世间,不是凡情所可以测度的。国师欲回寺礼谢那位僧人,但金碧辉煌的崇楼宝殿,已杳无踪影。于是他筑一茅庵,自此不再下山。
悟达国师因蒙迦诺迦尊者垂慈,为他解了多生宿冤,为报答此特殊广大恩德,如经云:「若不说法度众生,毕竟无有报恩者。」并为后人启忏悔之门,所以才着此「慈悲三昧水忏」,意取尊者以三昧水洗人面疮,解积世冤业的缘故。
《慈悲三昧水忏》,共三卷,系依宗密大师之《圆觉经修证仪着录》而成,收于大正藏第四十五册。本忏是以净除三障为因,成佛成圣为果。主旨在解冤释结,消除往昔罪恶,回向无上菩提。
 
安世高
生死自在偿命债
  原来,安世高的前世也是一位修道人,有位同修,脾气暴躁易怒。安世高屡次劝他,他总是不听。后来,安世高要到汉地广州偿命债,曾对这位同修许诺:「你来世必堕恶道,我若得道,一定先去度你!」 而在广州入城的路上,安世高与一提剑的少年相遇,少年对他怒目相视。安世高坦然的对少年说:「我前世与你有冤仇,所以你看我不顺眼,我特来偿还。」那少年果真二话不说,举剑把安世高的头砍了。
  当时,安世高的神识回到安息国,投生为安息国的太子,正是此世的安世高。安世高与中土有缘,长大之后,辞去王位,又到中土来,北方的法缘尽了后,为了信守承诺,安世高前往宫亭湖,度旧同修。此世的旧同修,做了宫亭湖神,却是堕得蛇身。安世高与他相见,知道他深有悔意,即为他念咒、祝祷,帮助他脱离蛇身,并将他所得的宝物,化建了江南第一座寺院,取名为「东寺」。
  去过宫亭湖,安世高先南去广州,寻找当年杀他的少年。只是,此时的少年已成为老人了。当他听完安世高对当年往事的陈述时,诧异不已,并对轮回之说,更加确信。因此,当安世高邀请他同往会稽,为安世高的二度偿命作证时,他立刻就答应了。
  而安世高在会稽偿命债之事,更富戏剧性。原来,他们走在路上,两个在路旁打架的人突然冲向他们,其中一人举拳追打,另一人躲到安世高背后,因此,那一拳就绪结实实的落在安世高的头上,安世高登时没了呼吸。而这一切,安世高早就交代广州老人了,并且要老人为那两人辩护,说安世高是特来还债的,与那两人无关。
  这两件事情,显示了安世高不可思议之处,即使是现在的我们,读了之后,对于大师生死自在的态度,不得不发出衷心的赞叹啊! 早年,因为佛法初来,有关大师的记载并不完整,可是由这些点点滴滴弘法、游化的过程,实实在在的展现了它的行持,和无比的毅力。我们除了不住的赞叹外,应该以他为榜样,努力学习。
更多文章:超度原理讨论请进入:佛教网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