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佛门网 >> 忏悔 >> 拜佛体会 >> 正文

浑身是病,到一身轻松——拜佛真实体会

学佛有问必答,专家答疑、有问必答,点这进入>>

(转帖 )     原作者:fixman
回头一看,磕头拜佛已经将近两年了。但是网上搜索,却没有看到有关谈到这方面的体会,经验的文章,我愿意把我的磕头体会写出来,和大家分享,算是抛砖引玉吧。
大概在2003年7、8月份的时候,天气极热,正好有一个女性朋友来我的公司来看望我,正值吃饭时间,就请她到楼下去吃饭。在边吃边聊的时候,我谈起我在童年时代,依约记得我的眼睛看到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经常可以在大白天看到一个黑影从我的眼前一闪而过,弄得我很害怕。
还有一次,我正在和我的老爸手牵手走路,突然他不见了,我眼前显示出一无比美丽的世界,一马平川,道路很平,路的两边有笔直的树,树上挂着红色的灯笼,一片绿色,同时我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同时,我的心里有无比的快乐。很快,这个世界从我的眼前消失了,我的爸爸又出现了。
她听到这里,话锋一转,和我说起了佛学,使得我听起来津津有味。
当时,我根本不懂什么佛,即便是现在我也丝毫不懂。
同时,我也说起来,我得当前的现状很不好,无论是公司的经营还是身体健康状况。她说她有个师傅,道行很深。说我目前这种情况,应该先消业,我听了这个理论我很吃惊,就问怎么样消业。他的师傅传话给她说,让我每天磕五百大头。我当时一听,顿时觉得天旋地转,500个五体投地的大头,那还不是立刻筋断骨折,魂归西天。没有办法,让我消业,我就消吧。我战战兢兢地、咬牙切齿、脸色苍白地答应了。
当天天下午下班回家,就觉得身体疲乏,想算了今天不磕了,但是我转念一想,今天不磕的话,又要拖到明天了,这样一天一天下去,就不知道何时才能开始了。
那天天很热,我在地上铺了一个薄薄的褥子,上面又放了一个枕头。刚开始磕的时候,我就有个打算,我数数都没有数到五百过,更何况一边嗑头还要一边数数,我非的急死不可。我想还是循序渐进的为好。于是我把数字初步定到100。说时迟那时快,我已经开始一个一个地开始了。一开始,舒展了我的筋骨,听到骨骼乱响,特解乏。
磕到50到60的时候,开始觉得情况不妙,特别的累,心里特烦,一个声音在我的耳边作响:别磕了,玩去吧。我咬紧牙关,暗暗给自己打气,心想:不行,今天是头一回。
此时,浑身大汗,筋酸骨软,从身上冲出的气体,把整个屋子熏得进不了人,总之一个字:太臭了。
我暗暗心惊,一磕大头,才发现磕大头的妙处无呀。100个下来,身上就像水洗过了似的,这是我身上出的汗全是粘糊糊。
我记得有篇文章上说过,长期不出大汗,皮下会堆积很多荷尔蒙、强氧化剂等,使人过早的衰老生病。(我说我怎么那么显老,不过现在好多了,哈哈),我想这粘糊糊的,散发着奇怪臭味的液体相比就是这些了。
磕完头后,我觉得身上轻松,于是就双盘坐在褥子上,等汗逐渐的消去,然后冲个澡,真是赛过天堂也。
第二天早上,发现肌肉酸痛,膝盖破皮。尤其是胸大肌,大腿,腹部,肩膀,脖子,整个胳膊,全部停止工作了。这时,一个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休息吧,今天下午不用磕了,等身上不疼了再说。
下午下班的时候,我坐在地上,仔细地思考了一下,让后两个我进行了猛烈的战争,一个我认为应该继续下去,这点苦受不了,算什么男人;另外一凄凄怨怨地说,不要磕了,等到身上不疼了再说嘛。
最后报告提交到我的这里,我批准:继续磕,不可以放弃,这次不磕,身上的疼痛永远不会好。
列位,我觉得身上的疼痛倒在其次,恰好的是,这时的疼痛可以帮助你入静,进入状态。最难过的是,在磕头的时候,耐不住寂寞心里面就像万马奔腾,又像猫爪在挠,而且这种感觉是摸不着,看不见,只有不去理会它,过了一会,它就没有了。
然而,突然之间,灵光一闪,它又回来了,这一次比上次还强烈。这时候,一个任务,100个头,这个目标就是你唯一的救星,一定要磕完,这才是打败任何心魔的有力武器。
就这样,日复一日,大概一个星期后,身上的疼痛消失了。身体素质明显好起来。有一次,几个朋友爬山,轻松自如地爬上了山顶,没有任何气喘吁吁的感觉。我觉得,磕头的时候,前面的准备工作很重要,轻松的站立,两阳目视天地交会之处,缓缓回收,闭眼很重要,要从眼角开始闭起,眼睛不能闭死。磕头的时候,闭死了就别管了。
在磕头的时候,有一次,我感觉到一股子黑色如墨汁的东西,从我的身上冲到了脚底,有时候,我又感觉我在在坟坑里,周围全是大便,好臭呀。有时候脊椎骨一股子暖流在流动,身上那里疼痛,这股暖流,自动就流向该处,然后那里不痛了,比吃药打针官用百倍。立竿见影。
有时候觉得自己很高大,似乎佛就在我的前面,空空灵灵。有时候身体是透明的,非常快乐。同时还有许许多多其它的感应,由于一个人和一个人不同,我就不详细地说道了。
我身上的疾病很多,都是小时候在西北,天冷,风大,不注意保暖,留下来的病根,吃了无数的药,打了无数的针,不见有丝毫的好转,恰恰相反,旧病不去,新病反添,2000年的时候又换了肾结石,尿路结石。鼻子不能摸,一抹就冒出来一个红包,又痛又痒,难受死人了。还有很严重的胃病和颈椎病。
医生说,你的肚子里有一溜的石头。
那时,我才33岁。总之,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试想,这样的一个病人,如何能够很难好地工作、学习。
现在,我的身上,从内到外,无一处不是减轻或者痊愈。
2005年6月17日,凌晨一点多钟,腰部一阵剧痛,将我从梦中叫醒,到了四点多钟的时候,开始尿血。我开着车就去医院挂急诊,躺在输液床上,越来越疼,越疼我就越念佛,好几次几乎都不想念了。由此可见,念佛事多么地难。没病没灾,念起来优哉游哉。疼痛一来,如果没有平时的努力,那时就什么都没有了。过了几个小时,没成想,不疼了,尿道结石和肾结石,有全部排出来(我捡到了一块小石头),照了B超,啥也没有,打了个消炎针,回家了事。
无论磕头有什么功德,没有持之以恒的毅力,一切都是空谈。我想谈谈我是如何克服这种障碍的。磕头之初,只是想着消业,能够有好的福报,没有想过成佛做祖。
磕头的时候,那个心烦的感觉,就像是在地狱中的烈火在烧烤,说不出来,道不明白,这种烈火如果听之任之,不去对抗,势必一无所获。后来接触过许多学佛人士,都克服不了这个烧灼的感觉而退出。
本人在磕头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这个烧灼的、厌烦的,不想继续的感觉。它只要一出现,我心里就高兴:嗯,你来了,我陪你好好玩玩。我在心里面看着它,让它烧得旺旺的。我知道它是没有多少燃料的,要不了一会,就会熄灭。果不其然,它熄灭了。然而过不了多久,它还会来,我就当它是只猫,我陪你玩,你累了,你就歇了。
这样日复一日,现在它偶然还和我玩玩,但是已经驯服太多了,几乎没有什么痛苦的感觉了。确实,人几十年没有练过自己的心性,它就像是一匹烈马,你不制服它,它制服你。你把自己的真性,当作一个骑手,游刃有余地对付它,驯服后,你不是一个真正的大英雄吗?
每天下班,疲惫不堪;每天早上,眼皮象挂了一个铅球。这是一种苦,非常苦。但是六道轮回的苦和娑婆世界的生老病死之苦,这又算得了什么?因此,越是在苦难中,越是一心想佛,念佛的人,才是一个真正的修行人。
体验一下,牙痛的时候,痛得要死,或者发高烧,神志都不清晰了,你是否还有正念,没有埋怨佛,怎么还不来解救。
如果这时候,神志清晰,佛号不断,年年相续,我想,此时应该就是正念了,阿弥陀佛绝对不会不给你加持,临终不会不来接引你。因此,苦难是试金石。
因此,克服自己的惰性,你越不想磕头,就偏偏反其道而行之。                       发表于 2007-12-7 12:46
相关栏目:拜佛体会讨论请进入:佛教论坛 > 有问必答

——————【欢迎护持无量光佛门网系列网站(查看汇款账号)】——————